第六百五十七章 天蝉衣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4-06-18    作者:辰东

石昊五根手指并拢,看起来流动霞光,异常晶莹!

虽然是手掌,但是比神兵利器还锋锐,足以斩断血肉之躯,能劈开诸多宝具。

噗!

赤霞一闪,晶莹而鲜红的血液溅起,染红湖水。

然而,紧接着又叮的一声,发出一声金属颤音,让石昊愕然。

他抱着月婵仙子这条莹白的修长玉腿,分明感受到了温度,是血肉之躯,怎么现在传出了金属颤音?

他的右掌切开滑腻的肌体,鲜血都淌了出来,可是又被阻挡住了,仅斩落进去一点而已,被一层符文挡住。

并且,这曾符文还在闪烁,迅速冲出,在其体表化形,成为一层神辉,使那只手掌不能前进。

这是血肉之躯,还是一个金属人?他有点不解,他相信,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少有人肉身可与他争锋。

他也知道,补天教有金身液,重瞳者石毅当年就是倚仗此液,在肉身上可与他对抗,不落下风。

相信,月婵主身一定也用过大量金身液浸泡真身,练成不坏的仙肌玉骨。

但是,眼前所见不是这么一回事,这根本不是血肉之躯应有的感觉,莹莹发光,冷硬若金石。

与此同时,月婵主身展开反击,眉心内有一团金色的能量绽放,如同火球,又若一尊神在发光,神魂波动惊人。

石昊眉心再次一痛,一个踉跄,不过却并未松手,且唯一洞天光芒璀璨,镇垩压一切让对方涌过来的神魂之力衰竭。

“当!”

这一次,他猛力一拳轰下,然而结果更为明显,月婵的腿火星四溅,当当作响,让人愕然这绝非血肉。

“天蝉衣!”

突然,仔细凝视后,石昊明白了,他真切的感觉到,月婵的体表浮现出一层甲胄,与血肉交融,透明而没有颜色。

但是,它却在绽放圣辉,演化符文,挡住了他的攻杀。

这是传说中的稀世秘宝难以祭炼,世间罕见。

因为,它需要太古传说中的“天蝉”的透明羽翼,而这种东西价值无量!

相传,世间没有几只天蝉了,每出现一只蝉翼都会被拍出天价,连教主都会去光顾,参与竞拍。

因为这种材质很特别,可与其他几种绝世神料熬炼在一起,成为一种透明胶质再加一些虚空仙金等,堪称无上瑰宝材质!

以这种材质炼成的神衣防御力惊人,远胜其他神圣宝衣不然何以让教主都心动呢?

况且,天蝉一族不可惹,虽然只剩下了几只而已,但据传该族有个老祖——天蝉子,法力盖世!

故此,该族即便要消失了,数量少的可以数的过来但也没有人敢惹,更遑论是取蝉翼做神衣。

“好东西!”

石昊深刻感觉到了蝉翼神甲的非凡,透明无暇难以攻破,这当中混合有虚空仙金、奇异法石等。

由于这种稀世宝衣太过难得月婵平日不敢露出,被怕人盯上,融在仙肌玉骨内,只有在危险的时候才会浮现。

“当!”

石昊再次尝试,一拳落下,五彩缤纷,神霞四射,依旧没有击破天蝉衣。他知道,这样硬攻是不行的,这透明神衣中有虚空仙金等无上宝料,肉身根本撼不动。

就是教主来了,也难毁这种材质。

锵!

月婵拔出一柄神剑,瑞光绽放,五色神芒流转,绝世锋锐,向着石昊的头颅斩来。

她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石昊攻自己的那条腿,展开绝世杀戮,出尘仙子流露出她冷酷的一面,施出惊天一剑。

“嗡!”

虚空一颤,石昊的唯一洞天发光,遇到这种攻击,它光彩照人,让虚空扭曲,透发出一股强大的场能,影响空间稳定。

禁锢虚空,这不是唯一的体现,洞天还有可磨灭外界涌进来的各种符文,也就是能消弱各种宝术攻击!

这口神剑落下,当即就放缓了,不仅绽放的瑞霞等各种骨文暗淡,自身也将被定住了。

月婵主身倒吸了一口冷气,对方那是洞天还是护体圣光,为何这般的恐怖?真的有万法不侵之神威。

这类似的手段,她曾在下界看到过,当年那个拥有至尊骨的少年开辟十个与众不同的洞天,连在一起,化成璀璨神盘,可以禁锢一切。

然而,那个少年死掉了,在一年前殒落。并且,那个少年至尊的十大洞天并不能磨灭符文,只能禁锢而已。

眼前这个人是谁?

月婵惊疑!

这个人体外的光团相极了一口洞天,并未威势更盛,能磨灭符文,可禁锢一切有形之质!

“锵!”

月婵艰难的将神剑拔回,而后再次动用神魂攻击,也许这才是最有效的,不然说不定神剑都要陷落进去,就此丢掉。

最让她难堪的是,几次用力挣动,都没有将左腿收回来,被那个少年抱在怀中,死不撒手。

这疑似“洞天”的光团太诡异了,无比可怕,禁锢一切,磨灭所有符文。

“嗯?”月婵惊颤,感觉大事不妙,连天蝉衣的符文都被压制了,逐渐暗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唯一让她庆幸的是,天蝉衣坚固不朽,教主都难以击穿,是无价神宝,石昊尽管暂时压制符文,但撼不动。

这场对峙如果被别人看到一定会睁大眼睛,觉得香艳而旖旎,两个人姿势太亲密了。

但事实上,充满了危险!

月婵神魂如仙剑,随时准备将另一个人劈杀。

石昊则洞天无敌,释放宝辉,禁锢对方一条腿,正想将其整体拉扯进来,永远镇垩压。

“开!”

月婵轻叱眉心内晶莹点点,竟出现一个拳头高的小仙子,神圣不朽,散发恐怖威势,让人震惊。

石昊一凛,对方的神魂太强了这么的近的距离内可以斩杀一族的年轻至尊!

还好,他也足够强,洞天与众不同,破尽万法,将神魂力都能挡住,隔绝在光团外部。

“这样可不行……天蝉衣不错,能否扒下来?”石昊抱着那条晶莹雪白的美腿,轻轻摩挲,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他在感叹宝衣厉害。

结果落在月婵仙子眼中,这毫无疑问是一种调戏,是一个色狼的做派。

“你……混蛋!”她美眸流动瑞霞,无比迫人,以道音呵斥,那张美丽的让人窒息的绝世容颜露出怒容。

石昊诧异,而后醒悟。

他“不知悔改”,并且“变本加厉”,哈哈大笑,抱着那条腿认真摸索,像是在欣赏一件旷世艺术品。

“这腿很长,很滑腻与白皙不过目前来看还不如一只赤羽鹤腿、饕餮腿来的实在,能吃上两天。”石昊舔了舔嘴,一副很回味的样子。

月婵生气,这是什么人啊,有这样比喻的吗?

她一声轻叱,眉心刺目无比,最终竟扑出一道淡淡的虚影,向着石昊的洞天攻击而来,虽模糊,但是强大到让人心悸。

石昊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月婵的最强底牌吗,神魂强大,难道类似于其他初代的先天宝术,是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

她的神魂居然可以化形成为兵器,一会儿为剑,一会儿为矛,无坚不摧,要斩进洞天内。

这一刻,石昊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不得不严肃对待。

“给我开!”

石昊抱住了月婵的那条玉腿,竟要活活将她立劈。

“嗯,黑色的,带花纹的?”在这关键时刻,他突然来了这样一句。

月婵先是愕然,而后俏脸通红,难以保持圣洁无暇,这混蛋太缺德了,看到了她的内衣,这样奚落。

最后,她又恢复冷静,催动离体而出的朦胧虚影,斩进洞天中,要与石昊决战。

石昊试了几次,无法将对方立劈,他从容不迫,取出一个丹炉,掀开炉盖,将一些水倒在那条修长的玉腿上。

一瞬间而已,电闪雷鸣!

并且,他提着丹炉,开始砸那条腿,动用了神秘的法器。

“当!”

月婵的朦胧魂影出现在洞天中,竟也持有大杀器,那是口黄金鼎,流转神圣光彩,与丹炉相撞。

“不好!”

月婵主身变色,在其大腿上,闪电狂暴,将她震的气血翻涌,若非有天蝉衣护体,这条腿多半保不住了。

那河水中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雷霆?

不过,这并非最可怕的,让她心悸的是,有一股诅咒的力量蔓延,包裹了她,进入了体垩内。

“给外开!”

石昊喝道,手持丹炉猛砸,并且再次倒出一些天河,席卷月婵全身。

瞬间,洞天外也是雷光,狂暴无匹,将月婵淹没,最为可怕的是诅咒顺着她的口鼻、肌肤等进入体垩内。

天蝉衣很逆天,但是并非包裹了全身,脸、颈项等都露在外面,可沾染诅咒。

“给我吧!”石昊大喝,全力出手,与那神魂对轰,与月婵肉身相搏,两者纠缠在一起。

这混蛋……月婵诅咒,对方竟在扒她的天蝉衣,奋力抢夺!

“去死!”

月婵怒了,从眉心飞出去的神魂遭遇诅咒,一阵虚弱,她不得不倒退,收回虚影。

而也在这个时候,石昊得手,从她腿上摘下一块巴掌的甲胄,晶莹透明,绚烂夺目。

月婵利用这个机会,挣脱束缚,逃了出去,目光冰冷无比,盯着这名可恶而可耻的对手。

石昊欣喜无比,将这块甲胄融入膝盖,一瞬间而已,它快速蔓延,化成透明蝉翼,护住了整条左腿。

这种神衣只是几块甲胄而已,融入体垩内,可以蔓延向一大块区域,这是左腿的神甲!

月婵灵动的眸子中杀意浮现,这天蝉衣是她回到上界后才拥有的,是她非常喜欢的宝具,今日竟莫名失掉了一块。

没错,在她看来,这场战斗莫名其妙,让她羞愤,怎么遇到了这个少年魔王,如此失利!

“传说中的天蝉衣啊,我居然也能拥有部分,诸多教主都得不到,自身越强大这法衣越强,真是期待啊。”石昊无比满足。

这让月婵恼怒,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在她面前这样得瑟。

“仙子,打个商量如何,将剩下的宝衣卖给我吧。”石昊开口,一脸的灿烂。

月婵一语不发,端庄而圣洁,集中力量,准备绝杀。

“哧!”

一道剑光扫过,湖底崩塌,引发大地震,这是月婵的攻击。

石昊怪叫,急忙冲向前方,去追逐银龙莲,道:“你把我的圣药惊走了。”

“哪里走!”月婵在后追杀。

很快,石昊追上了那几条银光,捉住后,将它们合在一起,银霞绽放,化作一株莲,它很特别,叶片与花朵还有根茎都带着银色鳞片。

芬芳扑鼻,它是一株圣药,拥有奇异的形态!

月婵杀到,再次展开绝世攻击。

石昊转身,道:“喂,我们两个虽然有一腿,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月婵娥眉倒竖,灵动眸子中杀气透出,这家伙只是抢走了她左腿的天蝉衣,就变成有一腿了,如果传出去,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哧!

剑芒动天,一下子将方圆数十里的湖水蒸干,更远处的水泽快速涌来,填补此地。

这样一来,自然惊动了天空中的人。

“月婵,你躲在下面,是不是想伏击我,怎么与别人先战起来了?”魔女的笑声传来,依旧如过去,肌体曼妙,黑发如瀑,美丽动人,狡黠而空灵,有一种特别的神韵。

她在与一个蓝衣男子激战,非常激烈,石昊并不曾见过那个人。

而在远处,还有各种大战,这是一片乱战之地。

石昊醒悟,月婵果然是想伏击魔女,只不过被他撞破了。

“我说错了,是你我各有一腿……天蝉衣。”石昊说道,进一步解释,按照他的说法,也可以简称为,有一腿!

“狂徒,脸皮比城墙还厚,你哪里走!”月婵主身追杀。

石昊止步,冷笑道:“缺少天蝉衣护体,我看你如何防御,今日擒杀你!”

“诸位,他采摘到了银龙莲,各位清楚这种圣药的作用,是炼制神火丹的一位主药!”月婵突然大声说道,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响彻苍穹。

尊者境后便是神火境,对于所有初代来说,马上就要临近了,不过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突破,要不断的压制。

因为,上界三千洲的天才大战,那种机缘只对尊者最有用!

而且,每一个人都想点燃最完美的神火,以便将来可以在神中无敌!

显然,神火丹是一种稀世宝药,可以在生灵点燃神火时,保驾护航,淬炼神焰,使之进一步完美。

银龙莲稀有,故此神火丹也很难炼成,世间罕见。

“诸位,她身上有天蝉衣!”石昊也毫不留手,在这里揭底,拉她一起下水。

“轰!

天空上短暂寂静,而后爆发无量光,全部向着二人打来。

一群强者扑杀,俯冲而来。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