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相逢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4-08-30    作者:辰东

“不行,得赶紧去找打神石,为我护法。”他觉得,身体正在发生变化,必须得找个安静的地方。

大雨倾盆,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随后,石昊动容,下方的山地居然一片焦黑,倒了很多座山峰,大雨都难以浇灭青烟,有雷弧在闪耀。

他渡劫时,相隔这么远,山地还是被毁了一大片,可见刚才多么的凶险。

“见鬼,你还活着。”打神石从远处飞来,刚一见面就说出这样一句话,气的石昊就要揍它。

“吓死人了,刚才雷光无穷,从天上倾泻而下,我以为你化成焦炭了,正琢磨为你弄个衣冠冢。”打神石叽咕。

皇蝶也飞来,刚才景象的确惊人,这个地方被雷光笼罩,如银河垂挂,惊的它们只能远遁观看。

“快,带我离开,我要闭关。”石昊当即就盘坐在了地上,因为胸骨发光,他浑身难受,跟很多蚁虫在咬一般。

一道神芒破空,打神石发光,裹着石昊远去,这个地方绝不能呆了,刚才渡劫声势浩大,可能被一些凶兽察觉了。

远离这里,他们降落在一座山谷。

石昊胸骨疼痛,吞下去的雷劫液化成最本源的生机冲向那里,这是至尊骨再生的征兆吗?

他相当的惊异,雷池中的宝液果然超凡,居然让他胸部酥酥麻麻,要长出东西,不过又不太像。

因为,身体其他部位也有些不适。

“我已将滋养至尊精血引向全身,还能在胸部集结吗?”他很怀疑。

果然,这次不太相同,他从头到脚都在发出微弱的光,当然胸部那里最亮,整具躯体像是都要生长,发生某种变化。

与此同时,石昊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竟难以睁开眼睛了,睡意袭来,无论怎么反抗都不行。

最后,他倒在了花草间,陷入沉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苏醒,恍恍惚惚,睁开眼睛,朝霞灿烂,大片的金色光芒洒落在他的身上,暖洋洋。

雷雨早已停了,此时已是清晨。

打神石躲在远处,带着戒备之色,盯着他看了又看,皇蝶也是如此。

“怎么了?”石昊问道。

“你还问怎么了,半夜三更,你浑身流淌鬼画符,差点闹出人命。”打神石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半夜折腾了?详细说一说。”石昊蹙眉,他并不知道。

“谁知道你怎么回事,躺在那里挺尸,可是身体自动流动各种乱七八糟的符号,就跟开启了六道轮回门似的,妖邪的要命,很是不祥。”打神石强调。

石昊哑然,他没有一点印象,只觉得睡的很沉,看来这是他的肉身发生了某种变化,做出了一些本能的反应。

他认真检查自己的状况,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除此之外,身体有点异样,但是说不出哪里不同了,猛然用力,催动原始真解,他发现身上有很多神秘的光点。

“至尊血吗?”

石昊惊疑不定,总觉得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一时间却弄不明白。

人体很奇妙,可以开启武道天眼、他心通等,有各种潜在宝藏,石昊觉得,自己的变化貌似在某一宝藏中。

他现在找不到,应该与至尊骨与血有关。

“先不管了,反正是向好的方面蜕变。”石昊穿上一件法衣,带着打神石走出山谷。

在此期间,他取出一些雷劫液喂皇蝶,将那块石头羡慕的恨不得化成血肉之躯,也去吞上几口。

石昊细细体悟,这一次渡劫成功,真的强盛了很多,前所未有,站在了他目前所能达到的一个巅峰上。

至此,他觉得可以从容很多了,只待三千州天才大决战,以战绩检验!

“所谓的六冠王在找我?”

石昊露出异色,这么一个被载入古书中、强大到离谱的青年至尊,又一次出世了,居然在寻他。

白衣如雪,六冠王宁川超凡入圣,在他出生时就与众不同,背负天图,额生龙纹,那个夜晚,从母体出来时,神光普照,天地皆亮如白昼。

有人说,他可能是一位无上禁忌人物转世!

可是,转世从未有真实例证,这也只是说说而已。

还有人说,他与仙有关,继承了仙道根基,有无上烙印与还在母体中的他相合,造就出他不可比拟的大道路。

“我为额骨腾圣光、罪字崩云的罪血后代而来,大道需守护,不容亵渎。”这是他来到罪州所说的话。

当石昊得悉时,眼望远空。

恍惚间,他仿佛透过时空,见到一个白衣大敌挤压满了天地,气血滔天,大道轰鸣,龙吟贯穿九重天,在远方等待。

“大言不惭!”

石昊冷声说道,不管那个人是谁,多么的超凡,他都无惧,若进仙古,决战到底!

六冠王宁川已离去,罪州这么大,他不可能还在这片区域久留。

并且,有传闻称,另有古代的怪胎出世,要见宁川。

“离火城。”石昊心中略微激动。

这是他重回火国皇都,认真打探,意外得到的消息,从下界上来的那对父女很有可能在离火城。

消息模糊,但能有这样一条线索就不错了,石昊立即动身,他要去见火皇父女,这两人都曾对他有恩。

曾出手相救,也曾让他在火族祖地修行,甚至火皇还亲自为他讲道、指点。

大战就要开始了,石昊希望在进仙古前,能够见上火灵儿一面,不然的话就不知多少年以后了。

他不想多年后物是人非,心有遗憾。

离火城,周围火桑很多,带着赤霞,一些数千年的古树更是跳动炽烈的火焰,热浪袭人。

火族,以火为基,以火立教。

他们自然亲近火,故此居住地附近载满了这样的老树。

石昊行至,来到大片的火桑林边缘,这里有人在劳作,采摘桑叶,喂养火蚕,不时有大火涌现。

林中,温度不低,火蚕爬在叶片山啃食桑叶,一个个带着赤霞,符光流转。

这种生灵吐出的丝坚韧无比,可以炼制成宝衣,算是一种异虫,且有不弱的战斗力。

一些少女在在采桑,照看火蚕。

“嗯?”

不经意的回头,石昊看到一道侧影,正在采桑,他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怔怔出神。

那身影转过,背着一个竹篓,里面赤霞绽放,堆满了火桑叶,她粗布麻衣,但肤色如雪,天生丽质。

火灵儿!

没有千辛万苦的寻觅,也没有落难后的邂逅,很平淡,也很自然,就这样见到了。

可是,石昊却心弦一颤,心中涌起一股特别的情绪。

火灵儿身材高挑,双目清澈,美丽天成,脸上有汗,她如普通的采桑女般,很自然的做这些事。

衣服很粗糙,也很简单,都洗到发白了,她宁静而空灵,在那里劳作,这与她过去活泼火热的样子大不相同。

一国公主,如今竟在这里采桑。

石昊心中有些发堵,默默的看罢,就要上前。

这时,火灵儿转身,背着竹篓,向一个方向而去。

石昊不说话,在远处静了片刻,而后一路跟了下来。

一座茅草屋,房后是火桑林,房前是竹林,很幽静,也很返璞归真,院中有一些树墩,是天然的座位。

太过简朴,甚至可以说寒酸,曾经的琼楼玉宇,宫殿成片,而今已成烟云。

灵儿放下竹篓,提着木桶,来道到旁边不远处的河畔浣衣,高挑的身躯,美丽的面孔,她认真而宁静。

不知道为何,石昊心中更加有些发堵了。

火灵儿心有所感,猛的回头,向边望来。

那个男子一身青衣,人很清秀,眼睛清亮,带着一丝激动,还有一些心疼,正在怔怔的看着她。

这一刻,火灵儿的心猛的悸动了一下,那少年,不一样的面庞,可却有一双同样清澈的眼睛,以及同样的气韵。

“你是……”火灵儿心颤,怔怔的看着他,不想落泪,可是眼中却出现了水雾,有晶莹滑落下。

“是我。”石昊向前走去。

“哐当!”

木桶坠在地上,火灵儿眼中的泪水不断落下,颤声道:“你……还活着。”

这些话,代表了太多。

“嗖!”

茅屋后面,火桑林中,一道灰影扑来,带着罡风,它从数丈长不断缩小,最后不过多半尺,扑棱着一对小翅膀,挂在了石昊的身上。

“小狼。”

这只灰色的小狼,是石昊从百断山得到的狼神后代,后来交给火灵儿养着,这么多年过去,它通灵的鼻子依旧第一时间嗅出了那种熟悉的气味。

石昊抱着小狼,大步冲向河边,迎向火灵儿。

“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活下来……”火灵儿带着笑,但却在落泪,打湿了脸颊,有一种真正自然的美。

七神下界,传遍很多大教,上界不少人都知道,火灵儿就是从下面上来的,怎会不关注?

当年,听到石昊迎战七神,最后殒落,她黯然神伤,无法接受。

最后,听闻一个名为秦昊的少年上来了,是石昊的弟弟,更是让她柔肠百转,思及故人时,每每落泪。

小狼化成多半尺长,跳到地上,用嘴叼着石昊的裤脚,让他跟随。

茅屋后的火桑林中,有一座土坟,没有墓碑,没有棺椁,只埋有少年的战衣。

石昊心弦一颤,回头看向火灵儿。

她脸上带着泪痕,道:“听到消息,我不相信,但又不能不接受。”

这是她为石昊立下的衣冠冢,就在茅屋不远处。

石昊眼睛发酸,看着她,久久难语。

“我们担心死了,灵儿常神伤,哭泣。”小狼开口,它是狼神的后代,自然很不凡。

石昊心中大动,来到上界,时间不长,可是却经历了很多,一直在生死险境中度过,却不知道远方一直有个人挂记,为他黯然落泪。

“你……就是荒,也是那个额骨腾圣光、罪血崩云的人?”当火灵儿听他慢慢道来,讲述所有的经过,分外震惊。

石昊帮她擦去脸上的泪,点了点头,告知了所有。

“当……”

悠悠钟声破空,传遍大地,这一刻不论相隔多么远,所有修士都听到了。

石昊霍的抬头,他知道,百川汇海,三千州天才大决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

“你……这样去,太危险了,六冠王、仙殿传人还有其他,这些人都很无情。”当听到钟声的刹那,火灵儿也知道,这一世最激烈与灿烂的碰撞将要开始了。

“不要担心,等我回来,无论他是六冠王、仙殿传人,还是其他更厉害的人,若是针对我,统统镇杀。”石昊说道。

依旧如过去,宛若在百断山相逢时,他张扬而自信。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