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仙路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4-10-08    作者:辰东

残叶嫩绿,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还有生机,不曾毁灭。

石昊将它们捡起,内部符文已经磨灭,但还有丝丝缕缕的生气在弥漫,他不知道当年这里发生了怎样的激战。

短暂沉默,石昊决定继续向下行,看一看到底有什么在呼唤他,不看个究竟,心中总是难以放下。

当然,这是在还能下行的情况下,如果实在太危险,只能调头了。

这个时候,他取出了丹炉,用以护体。

深渊越发的黑暗,岩壁粗糙,如龙鳞般张开,有很多的缝隙,更有让人心头悚然的波动不时扩散。

“咚!”

丹炉剧震,响声如雷。

石壁符文闪烁,击在丹炉壁上,若非丹炉护体,石昊多半就要坠进深渊中了。

“才一千五丈远,就已经如此,还有多深,我能下去吗?”石昊皱眉。

“当!”

当沿着石壁攀爬到两千丈深时,丹炉遭受剧烈冲击,那岩壁上冒出各种纹络,如同锤子般,打向他。

丹炉发光,隐约间传出龙吟凤鸣声,光华大作,笼罩了他的躯体,护住这块区域。

潜行这么深,已经看不到其他生灵,这已经算是各路强者的极限距离了,再下去的话多半有大恐怖。

当那波纹散去,岩壁恢复宁静时,石昊稍作休息,一阵迟疑,还应该前进吗?这深渊像是无底洞啊。

“丹炉超凡,防御力惊人,但到最后肯定也撑不住,还有别的办法吗?”他思忖。

哗啦!

石昊传上了破烂甲胄,那是从元天秘境中得到的,浑身都是大窟窿,随便一抖就会落下不少锈迹。

但是,他知道,这东西超凡源自广袤的无人区,可能有极大的来头,与雷帝有关!

出乎他的意料刚一穿上这甲胄他就觉得暖洋洋并且甲胄发光,异常的灿烂。

这甲胄跟此地共鸣,像是有所感应,居然晶莹透亮了起来,就是那些锈迹都在发光,景象无比的惊人。

“咦,下方发生了什么怎么有光团闪耀,难道又是一件仙器出土了?”

深渊上,很多人观看模糊间看到了一点光亮在那里闪烁,令很多人都吃惊。

崖壁上,石昊心头震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定了定心神,而后开始继续下攀。

这一次超乎想象的顺利,沿途上那些波纹都消失了粗糙的石壁恢复宁静,根本就没有一点危险了。

“有古怪,这破烂甲胄在怎么在这里复苏了,难道有雷帝留下的什么东西?”石昊真的很吃惊。

他像是一条披着甲胄的壁虎,快速下游,转眼间已经是三千丈,中途没有一点变故,深渊中寂静,黑暗无边。

他抛开其他,利用这个机会快速下潜。

四千丈、五千丈……

转眼间,已经下潜八千丈,这若是让人知道一定会震惊,有几人可以走到这里?太不可思议了。

终于,石昊听到了噼啪声,见到了一串灿烂的火花,就在下方。

而这个时候,他身上的甲胄更为明亮了,散发蓬勃气息,并且发出雷鸣声,冒出一道又一道电弧。

“嗯?”

石昊睁开天目,见到了那里的景象,不是深渊底部,还在途中。

崖壁上,有一些闪电,虽然很微弱了,但是始终不散,在那粗糙的石头缝中游动,让人恐惧,神魂都为之而震动。

“好厉害的电弧,可怕的闪电余波。”石昊变色。

在那里,分明有仙道气息弥漫,那电弧惊人,凝聚在一起,漫长岁月过去了都不散开。

除此之外,还有触目惊心的血,虽然干涸了,但是依旧散发着让人寒毛炸立的气息。

这是两种不同的了力量,一种属于雷电,另一种带着肃杀气与阴冷,其主人被雷电击杀了。

“雷帝,他曾出现在这里,杀过可怕的生灵!”石昊做出这样一个判断,难怪他身上的甲胄发光。

还要下行吗,已经八千丈了,他居然见到了雷帝留下的残余力量,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虽然觉得这里很危险,但是石昊却越发的好奇了,心中波澜难平,很想看清深渊底部到底有什么东西。

“拼了!”

甲胄发光,还能护他前进,石昊再次上路,这次速度更快了,如同在俯冲,化成一道流光沿着石壁下行。

一转眼一万三千丈过去了,居然还没有到底!

“到底有多深?”石昊心头凛然。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鲲鹏法自行运转,他背后浮现一对翅膀,在此共鸣。

“鲲鹏!”

石昊下行一段距离后,他的天目看到了一块区域,那崖壁上有几片破碎的鳞片以及两根断羽,属于鲲鹏!

“它也在这里战斗过?!”

石昊变色,越发觉得可怕与诡异,这个地方简直逆天了。

还有一滩紫黑色的血,浸染在鲲鹏鳞片上,很明显,那紫血是一个生灵被击杀并化掉后所留。

“一滩脓血?!”

鲲鹏在此激战,杀了这样的一头生灵?

石昊凝视,那紫血半干涸,但是却有无尽杀意,他盯着看了又看,没有接近。

“这是上一纪元的战斗,是一处可怕的战场。”石昊震惊的同时,也在思忖。

最强大的生灵怎么都杀进这深渊中了?而且,居然没有将此地毁掉,看来这石壁中蕴含着无上的符文,有盖世法阵!

他心中不安,但依旧上路了。

这一次更快,他一路贴着石壁俯冲,路途上看到了一些残迹,都是战斗所留,甚至还有不曾干涸的血,杀气惊世,根本无法临近还有一段距离呢,就让人身体要炸开了。

石昊避过那些区域,极速俯冲。

他来到了五万丈深处这次的战斗痕迹中有残羽引起他的注意仔细凝视,他心头惊颤。

那很有可能是凤羽!

不过,真羽的符文都毁灭了,插在石壁上,周围有一大片暗红色的血迹,已经干涸,被凤羽真纹磨灭生机。

为什么这是怎样的一个古渊?

他觉得,这似乎是一条路,无上强者在激战,边走边厮杀,故此造就了这样的痕迹,不然怎么都冲进了此地。

下行到九万多丈深处时,石昊听到了阵阵呜咽声,很近了,很有可能快到底部了。

而也就是在这里,他再次感应到了柳神的气息,不久后发现一根金色的枝条,长着一串黄金叶片。

它属于柳神,至今还有神力波动,不过已经无比衰弱,近乎磨灭。

但这依旧让人震惊,毕竟已经过去了一个纪元,生死搏杀后所留下的一段枝杈还能如此,已经算是无比逆天!

那柳枝长一丈,钉在石壁上,莹莹发光。

“什么?!”

突然,石昊震颤,那石壁向里凹进去,临近后,他看到了一个残缺的生灵,被柳枝钉杀在当中。

“这就是敌人吗?”

这是一副残缺的骨架,异常的高大,可惜只剩下了胸骨,其他部位都消失了,被顶在墙壁上。

“到底什么样子?”石昊凝视。

看这胸骨,这头生灵的身高应该最起码在三丈以上。

“噗!”

突然,随着石昊的到来,带起阵阵神力波动,那骨骼化成齑粉,直接碎掉了。

这让他震惊,那绝对是无上生灵,即便万古过去也不可能朽坏,怎么一下子解体了?

是了,他立刻明白了,这应该是那金色条柳枝所致,镇压了万古,将它彻底化掉了。

柳枝还在,虽然失去了无上神威,但是保住了形体,还有淡淡仙道气息溢出。

石昊激动,向前攀爬,小心翼翼,谨慎的尝试,居然成功将金色柳枝拔了出来,并未遭到任何的伤害。

他将枝条收进了乾坤袋中,保存起来。

这是上一纪元的柳神。

传说,柳神化种,历经涅盘,由一枚种子再次生根发芽,它是否还记得过去,是否有着重大的使命?

可惜,岁月太久远,很多的人事物都断了,不能判断。

“来到底部了!”

石昊心头一颤,足足下行了十万丈远,他终于到了底部。

这深渊下,骸骨无尽,到处都是,各种生灵都有,一眼望去,宛若到了死亡的国度。

很明显,这都是进入深渊冒险、从石壁上跌落下来的强者,无尽岁月累积,到处都是。

“是它……在呼唤我?!”石昊心颤。

骸骨等不能吸引他心神,而是另有一物。在这深渊中心,很干净,那些骸骨等没有一具坠落在那里,柔和的光辉笼罩着。

那里有一座祭坛,无比的宏大,异常的古老,散发着混沌气,像是与天地共存,亘古长如此。

祭坛有损,已经半毁,但是那种气息,那种沧桑,还是让人颤栗,想要立刻跪拜下去,对它叩首。

祭坛上有各种血,有银色的、有黑色的、有紫色的、有蓝色的、也有鲜红的……

至今都不曾干涸,像是经历过最为惨烈的大战,那些血液即便被祭坛柔和的光笼罩着,也有无尽的杀机!

石昊灵魂悸动,第一次感觉到,仙古的生灵有多么的可怕,很明显那些血内符文还在,杀气不曾消退,故此恐怖无比。

这可不是仙殿传人的那团仙血,当中所蕴含的杀气早就磨灭了。

这些都是最原始的无上宝血,保留了当年的仙道威势!

石昊有一种感觉,这样的血液,任何一滴打出去,都足以击杀教主等,太强横了,无以伦比。

除此之外,祭坛上还有折断的柳枝,残碎的翎羽等,景象可怕。

“是你在呼唤我吗,为何如此,跟我有什么关系?”石昊震撼过后,花去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轻声问道。

祭坛模糊了,在其周围出现各种虚空裂缝,恍惚间,石昊觉得时空扭曲了,时间长河都仿佛在逆转。

“这里……”

石昊倒退,有一股难以说清的奇异的感觉。

隆隆声传来,恍惚间,那祭坛完整了,不再残缺,古老的气息弥漫,这里模糊了下来。

“那是……九龙拉棺?”

石昊心头颤抖,朦胧间,他看到了一些生灵大战,而后没入铜棺,九龙拉着铜棺从这座祭坛冲破封锁,逃向未知的天地。

“是了,柳神他们败了,仙古纪元覆灭,这是……一条仙路,他们从这里逃走。”石昊如梦呓般,看着那模糊的场景。

那是昔日景象的重现吗?他呆在这里。

他曾在三世铜棺那里看到,仙古纪元全部被葬下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只有九条拉着铜棺逃走。

“败了,他们败了……”石昊重复着这句话。

嗡的一震,这里恢复宁静,祭坛又残缺了,不再完整,柔和的光笼罩。

祭坛上,各种血液触目惊心。

“为什么,要呼唤我来这里,没有道理啊?”石昊清醒后自语。

突然,祭坛又一次发光,这里更为模糊了,而且时间似乎紊乱了,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残缺的祭坛上,虚空扭曲,整片世界都仿佛要消失了。

“三世铜棺不是离去了吗,难道还有什么?”石昊盯着祭坛。

忽然,他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古老的残破祭坛。

这一次,不是有什么器物从这条路离去,而是有东西过来!

一口鼎很模糊,像是从极尽遥远之地而来,竭尽所能,要在祭坛上显化,但总是难以真正出现。

隐约间可见,那口鼎三足两耳,鼎口浑圆,内部混沌澎湃,外部散发出一丝丝天地母气,有至高神圣的气息。

只是,它太模糊了,不能真正的窥探全貌,它始终难以出来。

咚!

祭坛一震,石昊看清了一些,那鼎略有真实显化。

“有血!”

石昊看到了,这鼎上粘着触目尽心的血,而且不只一两种,殷红刺目。

若隐若无间,他听到了一种呼唤,有人在叫他,需要他过去,参与大战!

“我……能做什么?!”石昊震惊而又愕然。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