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内道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5-22    作者:辰东

天地大道,宽阔无边!

它无形无质,没有具体规模,更无真正的体魄,它是无上的,高不可攀。

此际,一道恢宏的波动碾压而下,让乾坤颤栗,让石昊生命核心悸动,灵魂都要崩开了,若非身下石板护佑,注定要灰飞烟灭。

他擦净嘴角的血,凝视虚空,体悟那种壮阔,虽然看不到具体的“大道”,但是各种光雨,还有那无形的气势足以慑服人心。

大势,大道!

石昊闭上眼睛,从研究那种细微的因子状态中回归所有神觉,暂时不再纠结秩序的基本组成部分,而是着手于最古朴的“道“。

这所谓的大势,所谓的道,完全是一种最抽象的东西,不像是秩序神链那般,需要去构造。

如果真的要去构造,那么就是无穷无尽的秩序神链交织,彼此相互影响,密密麻麻,构建乾坤间的无形场域。

而这样道,如何去演绎,如何去阐释,几乎是无解的,它千变万化!

想要具体的去模仿,甚至说是摹刻,简直不可能完成。

所谓的悟道,掌握了道则,这些其实都是具体的小规则,不可能是大道的终极奥义。

或者可以说,是生灵截取到了天地大道的一角而已,得到了碎片,悟通了一个片段,而非全面的掌控。

如果洞悉大道全部,那么便真的超脱在上,不仅长生不死,多半也可以称之为上苍了吧。

石昊怀疑,就是真仙也不见得彻底悟尽道,知道全部。

“所谓诸天万道,那应该是说有无穷的大道,无数种大道吗?这样的话,怎能去参悟个透彻。”石昊自语。

远处,那个美丽无暇的女子一头紫发,莹莹发光,眼眸中有彩霞闪过,她很惊讶,一个少年而已,境界还不是很高,居然就要诉足这样的领域了吗?

很快,石昊摇头,他一下子明白了,所谓的诸天万道太具体了,这是一种谬论。

道,只有一个,就是道,非要分成一种又一种,进行人为的肢解,是错误的。

他明白,高境界的修士都会知道,大道无形,没有定势,不可捉摸,唯一高高在上。

只是,自古以来,人们悟道,偶尔截取到一点道则碎片,就觉得体悟到了一种道,明白了一种理。

故此,也就有了人为的划分,什么三千大道,什么诸天万道,什么十大圣道,什么五行大道,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定义的。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道无形,道无体,道不可真正具体的描述出,宏大而又无处不在,不可捉摸。

石昊了然,所谓的三千大道,所谓的诸天万道,都是规则,称不上道,只是前人的细致划分,是“道”的部分烙印。

或许,将所有规则拼凑在一起,才有可能描摹出真正的“道”。

在过去,石昊也在谈诸天万道,希冀超越在上,渴望了悟透彻,从而超脱。

“我也要先掌握数千上万法则后,跟一些古人般,然后去拼凑出大道的模糊体貌吗?”石昊自语。

他进这颗种子内,就是为了跟诸天规则接触,然后具体的学习,悟透,接近真正唯一的道。

石昊伸出手,让一道道从天而降的秩序、规则等缠绕在指端,双目烁烁,盯着他们,如何以它们拼凑出古朴而原始的唯一的道?

时间流逝,一天、两天、三天……

光阴碎片消散,在这里体悟不到岁月,只有它自己独自的流淌,而那悟道的人石化了,一动不动,像是寂灭了。

许多天,也许是数十日,也许是数百天,石昊才复苏,对于他来说仿佛才过了一瞬间,并无多大感觉。

他用各种规则拼凑,想表达出那种大势,想挥洒出大道之威,但是颓然的发现,一切的描述都是苍白的,他展现出了一种强大的“势”,但依旧只是道的一部分,的确悟道了,但还是古朴大道的一段烙印,只截取到了少许。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切都不可捕捉,一切都属于天地自然,强取无用,无为自在。”

石昊一声叹息,有些无奈。

如果说是成为高手,他早已做到,已经足够了,因为他不时悟道,不断捕捉到玄妙的规则轨迹,也就是真实意义上的一种道则。

但是,那真的是只能算是秩序规则,并不是唯一的道的全貌。

他想得到更多,因为他知道,研究三千大道,或许确切的说是研究三千规则等,是不够的,那只是前人揣摩到的道的本相的部分真貌。

而未来的敌人会有多厉害?肯定比古代前贤强,不然先民何以战败?!

“超越诸天万道之上,这很狂妄吗,或许吧,年少轻狂,总得发出一些豪言。”石昊自嘲。

他知道,要超越所有规则之上,才能算是了悟透大道,但是现实意义不大,那更多的是在对抗各种秩序法则,而非道。

“道!”

石昊盘坐,手抚石板,双眸湛湛,内心澎湃,他想到了一些,外在追寻很多,已经到了极尽,也许从内在自我入手才行。

“道,无形,没有定势。这天地万物,一草一木,所有都在道则下,都在道的笼罩中。”

石昊自言自语, 而后内视自身,将自己当成了天地。

“我之体,便是乾坤。我的精神,我的血液,我的内在,便是道,这是内在的。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矛盾吗?”

自身个体与真正的与大界并列!

石昊觉得,自身轻狂,唯有“不知天高地厚”,将自己的身体视作大乾坤,比肩大宇宙,才敢作如此对比。

“我的形体就是乾坤,哪怕跟星域相比,渺小若微尘,我的精神就是体龘内的道。”

石昊黑发披散,眸子炽热,若是敬畏,若总是想着诸天万道,仰视天地规则,那么很难有这种狂态。

他内求自身,暂时不再去想外在的一切。

“这是我悟道的本质,早先就有这样的念头了,那就更进一步吧,因诸天间的万种规则入体,跟自身道体印证,两相比较,才能看到与了悟自己的体龘内之道。”

“我求的是自身的道!”

他承认大宇宙古朴的道,但却明白,那种大势不可能全部捕捉到,不可能全部描绘出。

那么,只有真正内求了!

天生万物,一尘一界,而人体也是一座乾坤,也是完美的,完全可以构建出那种不可捉摸的无上“道”。

当然,相对自身来说,它也是唯一的。

“轰!”

石板震动,石昊真的在这样做,这很危险,引各种秩序神链入体,演化其形,在体龘内寻求对照。

规则灿若星河,一条一条,密布其体龘内,随后无穷无尽,简直要将他粉碎了。

当然,石板发挥了作用,始终守护石昊,不让他湮灭。

因为,这是在一颗种子内,这是一个天地胎盘,受此界庇护,在孕青天地宠儿。

如今石昊取而代之,坐在这个位置,自然也享受到了优待。

这是无法想象的机会,观摩万种规则,无穷尽的延伸,交织。

在他的血肉崩坏中,各种神链在灿烂的演化着,而他的血肉又在石板的作用下迅速恢复。

这很可怕,也很残忍,但同样无比的绚丽!

石昊的血液流淌,跟这些规则共鸣,蔓延向四肢百骸,这是道则的延展,他的体龘内的筋脉在颤抖,不断的发光,那是道的碎片,在悸动,在共振。

他的骨头在铿锵作响,那是自身体龘内大道的各种支架,是主体部分。

他的血肉也在簌簌律动,如同无尽树叶般,哗哗齐摇,那是道的形,是在弥补所有欠缺,使之圆满。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昊惊醒了,他差点被外界的无穷规则焚成焦炭,是石板让他复苏了。

“我身体的骨头、血液、皮肉就是内在的道吗?”石昊脸色苍白。

这看起来有些荒谬,被人得知的话,会显得很可笑。

“道是无形的,没有定势,什么都可以是,什么都不可以是。”石昊目光渐渐璀璨了起来,变得坚毅。

“没错,我的体龘内的道,想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我的形体是乾坤,体龘内一切都是道。”石昊一本正经。

远处,那美丽的女子愕然,她觉得这个年轻人可能走火入魔了,在考虑要不要救助。

“我没有疯狂,就是这条路,求体龘内的道!一粒尘,可填海,可破开大宇宙,而我之人躯,虽然渺小,也可破开大乾坤之道!”

下一刻,石昊寂静不动了,诸天规则降落,环绕着他,依旧在明悟,依旧在探索。

其形体对应大宇宙,其内在的道对应外界无上道。

他先是了解秩序神链的组成部分,也就是那些细小的因子,而后又揣摩恢宏的大道,石昊陷入了最深层次的寂灭中。

此时,他如同一个死人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规则,从天而降的无穷法则链条全部缠绕在他的身上,结成了一张网,而后继续编织,继续缠绕。

最后,所有的规则纠缠在一起时,构建成一个茧,很古朴,没有光泽,将石昊束缚在当中。

“以我形为天地,内在脚道。”

很轻的话语从茧中传出,但是却让不远处那女子身形一震,打了个冷颤,她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轰!

下一刻,一团火从茧内冲出,拳头大,先是化成了一面镜子,照耀出无尽道则奥义,而后又化成仙火,释放混沌气,它开始炙烤那个茧。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像是千百世那么远。

那团火焚烧茧,经文声不绝,那茧上的“蚕丝”不断勒进石昊的体内,而后消失,最后又崩断而出。

到了最后,那里一片焦黑,茧在破灭!

“道之茧?”唯一的观看者,那女子惊悚。

以外在道为茧,包裹自身,求内道,求蜕变,其破出,求化蝶。

那女子觉得,这个少年是一个疯子,不可理喻,完全是疯魔了,居然敢这样做,真要逼迫出肉身内的道吗?

很快,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到了焦黑的茧中露出的部分躯体,没有光泽,但也没有被焚碎,她觉得,这个少年可能会成功!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