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欺天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5-25    作者:辰东

种子已成!

石昊的体龘内有很多的门,一道又一道,都没有彻底关闭,皆留下一道缝隙,各自溢出一缕清光,汇合在一起凝结为一枚种子。

这看起来很神异,门很多,此时不是很真切了,但更显得神秘。

这些门如同道藏,如同连着不灭的古地,传递着无上的能量,石昊很有一股冲动,伸手开启一道门户,看一看后方究竟是什么。

只是,如今不可能做到。

“肉身的力量。”远处,那个女子自语,她着实被惊住了,就这样成功了吗?

她看到了一个奇迹,有人在他面前踏出一条不同的路,很玄异,十分惊险,差点就死掉,但终究是成功了。

短暂的平静,她心神中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轰隆一声,灵魂都跟着为摇动,她知道这是天大的事!

不曾有过的一条路,被人走通了!

石昊无喜无忧,在这里闭上了眼睛,默默的回味,刚才的经历其实很凶险,看似顺利,但一个弄不好就灰飞烟灭。

而且,就是到了这一刻,他心中依旧不宁,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皮肤不由自主在颤栗。

为什么会这样?

他要参悟这枚种子,他的道初成,以身为种真的成型了,一枚种子悬在体龘内最深处,发出清光,跟肉身还有精神融合在一处,不分彼此,很充实与饱满的感觉。

石昊识念一动,种子发光,自门中调动力量,他觉得体龘内澎湃,被清光挤满,仿佛可以斩尽神魔!

这种感觉十分好,忍不住想仰天长啸,肉身与精神都强到极致,抬手间似可以直接摘星捉月。

但是,他的心神依旧有些不宁,不曾彻底放松下来,石昊睁开眸子,精光流转,他要让自己更加强大。

毫无疑问,以身为种成功,如今用它跟自己的宝术、天功结合起来运转,会更加惊人,且与众不同。

“我先从哪一方面入手?”

石昊迟疑,先是提高攻击力,还是防御呢?

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凭着一种本能,他先选择了柳神的法,总觉得先要自保才行。

因为,肌肤在不由自主的绷紧,越发让他不安。

这种体悟太奇异了,肌体自身预警吗?石昊诧异而发毛,那些门在体龘内开启,也着实让其体壳更为神秘了。

柳神的法注重生命精气的养成,终极就是长生。

一刹那!从石昊的体龘内冲出千万根神链,同时他的那枚种子在发光,跟那些神链相遇后,彼此共振。

凝视这些金色链条,石昊的双目深邃无比,像是可以看透世间万象、一切本质,他在破译此法。

瞬息间,他用种子内发出的清光开始编织那些链条,依旧是金色的,但是有些不同了,纹络有变化。

这是破译,进行重组,而后以自己内道的纹络阐释,还原出柳神的法,这是从最本质上理解与悟透这门法。

毫无疑问,这是一门浩大的工程!

石昊此时真个彻底破译、以内道的纹络全面再组成功的话,将十分惊人,甚至可以说震世。

此际,他沉浸在一种奇异的境地中,全身发清光,演绎柳神的生命大法,恍惚间,这一切都模糊了,消失了。

岁月悠悠,天地茫茫,他觉得自己化成了柳絮,包裹着一枚种子在飘渡,最后落在了泥土中。

起初,这里很干早,没有水泽,长期被太阳炙烤,经年累月,让他这枚种子濒临死亡。

最后,一点雨雾出现,它疯狂的汲取,而后散发出惊人的生命力,开始生根发芽,从干枯状态中挣脱。

“好强大的力量!”

就是在妙境中,石昊真身也忍不住自语,因为小小的一粒种子,身在泥土中,经年累月下来,上方早已被巨石封死了。种子生根发芽后,却顶开了巨石,甚至是从石缝中钻出,最后将那石板冲击的裂开。

这是生命的力量,初生时看似稚嫩,但却有最雄浑之气。

石昊大受触动,过去也曾看到过,被封死的街道与路面,有草木冒出嫩芽,活生生撕裂坚硬的石质地面。

而现在在悟道境中,看法更深刻了。

新生的气息浓郁而磅礴!

随后,他化成一株幼苗,茁壮成长,遭受风雨的洗礼,逐渐强大。

直到有一天,它太过繁茂,须天立地,引来了闪电,将它劈的树冠折断,通体冒出火光。

不过,他活了下来,此后经历了数不尽的磨难。

树成精了,因为是植物,本身就代表了生命,而他所经历的更是与众不同,会遭天地惩罚。

九天上的雷劫落下,将他化成了灰烬,只留下一截断根,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他又复苏了,再次生根发芽。

随后,它更加的强劲,生命精气喷薄。

这就是柳神的经历吗?居然蕴含在其宝术的本源规则中!

接下来,石昊破译了更多,柳树被雷霆毁灭的次数已经数不过来了,最后上升到了仙刃的斩伐等。

而且,后期还有了祭灵的力量,以及仙道的光晕笼罩等。

深奥、艰涩,这是一条九死一生的长生之路,也是生命的极尽之路。

“我想看到柳神在仙古经历了什么,并且想探寻当年为何降落在石村。”

可惜,那些生命的印记太复杂,他虽然在破译这种宝术的本源特质,但有些东西是不可能真的清晰见到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昊沉浸在生命气息的汪洋中,被浓郁的绿光包裹,被金光洗礼,两色交织。

一种是初生的气机,一种是后来不断遭受洗礼、所积攒的力量气息的弥漫。

石昊终于彻底醒转,他用内道的纹络阐释柳神的生命大法,演绎到核心的东西,到底深到什么层次,现在无从检验。

“你该走了,你体龘内有了一枚种子,在哪里进一步体悟都行,没有必要继续在我的坐关处了。”不远处那女子说道。

石昊点头,站起身来,嘣的一声身上一些破烂的茧全部断开,彻底消失,露出一身紧致的肌肤。

并非光华璀璨,但是很有弹性,有生命朝气的光泽,返璞归真!

“该出去了,过去了几个月,还是几年?!”石昊真的不知道,修炼时,岁月不可感知,他忘记了其他。

“嗯?”

石昊悚然,此时寒毛倒竖,在他站起来的刹那,觉得末日来临了,早先的不安与心惊肉跳成真。

哧!

一道剑光斩过,从天而降,要斩下他的头颅!

这是来自谁的攻击?肯定不是那女子,因为她也很惊愕,正盘坐在远处的虚空中。

锵!

石昊张嘴吐出一片清光一那是体龘内种子散发的,凝结成一口剑,跟那道锋芒撞在一起,火星迸发。

“好强!”

石昊发毛,因为那道剑光太犀利了,绝对可以轻易的斩掉一群天神的头颅,强大的离谱。

“当!”

接着,大钟悠悠,数十口齐鸣,从天而降,化成了秩序神钟,荡出涟漪,要将他粉碎。

这太可怕了,简直可以覆灭成片的神魔,毁灭万物,不可阻挡。

这是怎么了?让人发懵!

“天地责罚!”

此际,石昊头脑中灵光闪耀,第一时间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不安,他的心神不宁,居然源自这里。

进入道种内,盘坐天地胎盘中,他没有遭受反噬,那个女子很好相处,原以为很顺利。

可是,谁能想到,真正的危机在最后关头!

“哧啦!”

成片刀光斩来,雪亮的刺目,直通天地尽头,太庞大惊人了。

大钟悠悠,神塔一座座,各种兵器显化,从天而降,全面镇压石昊!

这是从未有过的劫难,可怕的惊人,比之石昊所遭受的任何危局都要严重,这是要灭绝他!

远处,那名女子发呆,眸光流转,连她都没有料到是这个结局,也曾推演,但是不曾看到这个场面。

这是绝人之路啊!

简直不留一点希望,因为此际冲来的各种光,各种兵器,任何一种都可以抹杀教主级的强势人物了。

惨烈的抹除,杀灭所有痕迹!

这就是天地的惩罚,因为石昊鸠占鹊巢,盗取了天机造化,给予了他最严苛的回应,彻底的斩尽杀绝。

原本,他这条路就是逆着乾坤,是违背天心的,以身为种之所以古来皆败,就源自于此,会被上苍斩灭。

其他人寻到完美的种子,跟自身融合,是得到了认可的,会得到庇护,因为他们在秉承天地意志,挥洒大天地之威。

而以身为种完全不同,是要逐渐的壮大己身,跟大乾坤要并驾齐驱,最后甚至要超脱出去,超越!

虽然目前还是一枚种子,但是苗头已现,故此遭遇无情抹杀!

轰隆隆!

神兵利刃成片,太多了,太密集了,全部打来,轰在石昊的身上,如今那石板都自动退走,不再庇护了。

因为,它已经承受不住,再帮石昊抵御,再帮他掩饰,连它都被牵连,会被击裂。

哪怕它是天地的胎盘也不行,有些东西不可逾越,不能牵扯过深!

神塔、大钟、天刀、仙剑,密密麻麻,将石昊覆盖,不可能躲避,也无法退走,只能硬抗,全部接下来。

那里雷光道道,电弧如海!

那女子呆住了,若是上苍暴怒,将她的天地胎盘也毁掉,那她的路就断了,一刹那,她脸色苍白如雪。

轰!

石昊强大到这一步,也是在刹那便血肉横飞,鲜红的神血染红虚空,此地无比的凄艳。

唯一庆幸的是,他的实力早已暴涨,此时不在压制,突破天神境,成为教主级的强大人物。

这是一场生死大对决,是上天之怒,是石昊的挣扎,他强到更高境界了,可也挡不住。

毫无疑问,对于一个悟道者,一个刚刚崛起的人来说,这是一种严重的打击,在你认为最强大的时候毁灭你。

所有的兵器都是雷电化成的,没有例外,尽管它们很真实,不然的话种子内怎能有这些兵器出现?

到了最后,这些雷电超越了教主级绝巅人物所能对抗的范畴,更高了一个大境界,全面压制,不可力抗。

远处,那个女子一叹,这个少年完了,从古至今不可能有人可以抗衡更高一个大境界的雷电。

甚至,那雷电威能也许不止高一个大境界。

因为,上苍怒了,大乾坤散发杀机,要铲灭这个盗取天地规则、不遵守其约束的人的生命。

砰!

经历了很可怕的对抗后,石昊被不可想象的天威劈的炸开了,形体碎灭,这个景象很残酷,也很震撼,让远处的女子惊悚。

这会不会也连累到她?竟她也牵连在当中。

终究是覆灭了吗?

虽然艰苦对决,百折不屈,但那少年身影消失了,那里只有灰烬,还有血雾。

可是,天地雷劫并没有停止,反而在不断的劈落,如倾覆的银河,如茫茫的大海垂挂,笼罩此地。

不断碾压,不断的爆炸。

那女子心惊肉跳,天地绝杀之后,还不曾放松,乾坤无情,这是要将她的成道之地也毁灭吗?

女子原本是天地交泰生养的灵粹,受庇护,而今要被抛弃了吗?这让她心寒。

她想对抗,但是又怕引来更大的雷劫,直接将她也化成飞灰,什么都不留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雷电终于消失了,这里恢复宁静,天地胎盘保存了下来,不曾毁灭,那女子幽幽一叹。

“咦?”忽然,她目光一凝,看着那片灰烬,看着石板旁。

在覆灭的灰烬中,在破烂的焦骨间,一团清光浮现,那是一枚种子,缓缓浮起,包裹着一团精血还有一颗元神。

欺天!

女子呼吸急促,这是欺天啊,抗争了过去,隐瞒了过去!

一枚种子,犹如生根发芽,缓慢变化,在灰烬中重生,在死亡中涅盘,石昊的元神挣脱出来,那团血蠕蠕而动,肌体不断重生。

天神境就可以断肢再生,更高境界自然不成问题。

尤其是,石昊在最后关头破译柳神的生命大法,以自己的内道演绎,深刻无比,故此在远超他境界的闪电中活了下来。

这是一个奇迹,不可复制。

不曾有人这样跨越大境界力敌上苍之怒。

石昊轻叹,当年柳神坠落在石村时,也曾如此罢,遭遇大劫,在绝望中复生,涅盘再现。

他现在差不多经历了类似的情况,不可抗衡的天罚,但他最后艰难复苏,初生的气息弥漫,万物初长,他此时有勃勃生机散发。

他肌体再生,元神湛湛,目光平和,一枚种子跟血肉和元神融合在一起。

以身为种,初步体现出了它的恐怖之处,在这种情况下都活了下来。

谢谢你!”石昊对女子表达了最真挚的谢意。

而后,他出关了,划刂开这天地胎盘,要走出去。

他不知道究竟闭关了多久,外界怎样了,也许其他奇才早已崛起了吧,他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该出去了。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