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轻狂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6-03    作者:辰东

谁也没有料到,石昊胜出,将紫日天君击败!

“还不过来吗?”石昊斜睨,看向金角犀,声音依旧不高,如不久前那般。可是此刻听在众人耳中,完全不一样了。

荒大胜!

此际,虽然他还是云淡风轻般,但是却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声音,全都凝重以待。

金角犀遍体生寒,头皮发麻,寒毛根根倒竖,那平淡的声音听在他耳中如同惊雷般,震的他几乎要摔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荒赢了,紫日天君败了,这个结果让他发木,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落幕。

“你还想让我说第三遍吗?”石昊回头,双目中射出犀利的电芒,瞳孔深邃,整个人都仿佛凌厉了起来。

场内一下子安静了,低语声、议论声消失,人们心头剧跳,不少人都盯着不远处的紫日天君,他会干预吗?

须知,荒现在可是“我行我素”,无视对手,无视所有人,想怎样做就怎样做,这是一种低调的强势。

“荒,大人,请宽恕我的无礼,再也不敢了!”金角犀害怕了,硬着头皮上前,双股战战,忍不住在颤抖,向石昊低头,以谦卑的语气求饶。

此时,他无比后悔,很想扇自己几个巴掌,不久前为何不老实的等待结果,偏要在关键时刻嘴贱,在那里讽刺与奚落荒。

此时报应到了,荒胜出,结果跟他猜想的完全不一样!

而现在荒点名要尝他的味道,这对于他来说实在太惊恐,堂堂一代天才人物,晋升为教主级强者了,居然要沦为食物。

尤其是,当想到关于荒的各种传闻,不由得浮现出自身被架在火堆上,被烤成金色烤肉的画面,金角犀差点瘫在地上。

他越想越恐惧,因为荒可是“惯犯”,不止一次吃掉非人形的敌人,这对于金角犀来说,简直是最恐怖的大魔王。

“你刚才幸灾乐祸,恨不得我立刻被杀掉,现在求饶,转变的未免太快了吧?”石昊扫了他一眼。

“大人请宽恕,我再也不敢了!”金角犀小腿肚子哆嗦,抖个不停。因为,他发现情况很不妙,荒这么的冷淡,摆明是要尝鲜,要吃掉他。

“脱掉,脱掉,错,吃掉,吃掉,全部吃掉!”就在这时,太阴玉兔叫嚷。

她看起来很清纯,银色长发光亮,十几岁的样子,大大的眼睛红如宝石,粉雕玉琢,如同一个瓷娃娃,美丽而精致。

但此时她这般嚷嚷,如同一个小恶魔般,直接吓得金角犀一屁股跌坐在那里,浑身毛孔向外冒寒气,实在被吓坏了。

“你以为埋汰与挑衅过荒,简单一个道歉就算了,怎么也得让我们都尝尝什么味道啊。”曹雨生等人也都笑眯眯,先后这样开口。

“大人救我!”金角犀望向紫日天君,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道兄,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过是稍有得罪你而已,何必要这样咄咄逼人呢?”紫日天君终于开口。

众人一直在关注,等待他站出,看他如何表态,毕竟荒可是当着他的面废掉了书童,压制了吴泰、金角犀,丝毫不给面子。

一时间,这里气氛凝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观望,看事态发展。

“你说的很轻巧,如果换做是你,有人嗡嗡个不停,对你责骂,想让你死,不该一巴掌拍死他吗?”石昊平和的反问道,接着又开口,道:“我很仁慈,不愿杀生,只是取些犀肉尝尝而已。”

金角犀又是害怕,又是无语,荒真将他当成会走动的肉食了?果然是一个魔王!

其他人看向荒时,眼神也怪怪的,觉得不能招惹他,不然的话,在他眼中就会等同于活着的新鲜食物。

“道兄未免不近人情,就不能宽恕吗?”紫日天君冷淡的开口,肌肤泛出紫光,晶莹透亮,还有一道又一道紫气缠裹着躯体,朦胧而灿烂。

“你说的轻松,他对我无礼时怎么不见你阻止,现在倒要表现高风亮节吗?”石昊奚落,道:“你已经败了,如果我是你就会选择退后,一句话也不说,作为失败者老老实实在一边呆着。”

说到这里,石昊向前踱步,大眼很明亮,容貌清秀,气质出尘,来到了场中央,平静的扫视四方。

这种姿态,完全不在乎紫日天君!

那种话语太直接了,毫不委婉,再加上他平淡的样子,实在有种于平和中蕴着强势的洒脱之意。

紫日天君脸色阵青阵红,从来没有人这般轻视他,居然不将他放在眼中,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说他是一个失败者。

这是怎样一种耻辱?他觉得脸上发烫,下不来台。

在过去,他从未想到过自己会被人击败,更没有预料过,会被人这样赤裸裸的奚落他是一个失败者。

荒真的太直接了!

“你是要逼我出手,再战一场吗?!”紫日天君的声音沙哑,心中有一股火气在汹涌,在他看来,这是在挑战他的威严,在践踏他的底线。

“嗤!”

石昊发出一声轻笑,很是随意,道:“不是刚战完吗,你不行,不是我的对手,难道还不服,想要再战一场?”

这种轻描淡写却很有压迫力,让众人越发的安静了,谁都不敢贸然说话,怕引起误会,因为随时会爆发狂风暴雨。

紫日天君心中翻腾,无比窝火,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对方不够识相,他将会动用更高境界的力量!

这是一种威胁,更是一种警告!

可是,对方却像是没听懂他的话,依旧在那里以胜利者的姿态睥睨他,带着一缕淡淡的轻蔑之意。

没错,就是轻视,傲慢,还有自负,对方高昂着头,在俯视着他,以高姿态面对他这个天君。

紫日天君心中波澜起伏,体外紫色神曦跳动,有些忍受不住,怎么可能有人敢轻视他?太张狂了!

其他人也有些无言,荒真的没有听懂吗?

当然,也有一些人在吃惊,荒这是无畏啊,十分的直接,无比的强势,直面紫日天君,这是在叫战吗?

难道荒还真敢再来一场?是空城计,故意作出高姿态,还是真有那种实力?

“你在逼我出手!”紫日天君寒声道,声音不高,但是却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你算什么,想出手尽管来,手下败将,我不介意再击败你一次,在天神境你差远了。唔,对于你这种输不起的人,我觉得多击败几次,会让你逐渐觉悟。”石昊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越是以这种语气说话,越是让紫日天君脸色发青,幸好其肌肤被紫霞覆盖,别人看不到。

紫日天君真的有点怀疑,石昊是否听懂了他的意思,还是说这家伙纯碎是在插科打诨,故意轻慢他?

紫日天君面沉似水,不管怎样说,他想教训石昊,可是这个时候不经意回头时,他看到了蓝仙、戚顾等人。

几人跟他并列,都号称至尊,此际神色异样,显得有些古怪。

一刹那间,紫日天君冷静了下来,但心中却更愤怒了,因为他知道,那些人在暗中嘲笑他,如此大败,算是耻辱。

而且,他现在似乎还真的是一副输不起的样子,要跟人再战,一旦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会毁他名声!

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最终强忍着怒火,冷冷的说道:“好,此役算我败了,可惜,你我再难有交集,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鸿蒙紫气种的威力!”

这是自负,也是威胁,还有一种愤懑,藉此寻找安慰。

“手下败将,还算知进退,懂事理。”石昊一边踱步一边说道,他站在场中央,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这是赤裸裸的不屑,更是一种轻狂,根本不在乎紫日天君,实在气的的对方想吐血。

毫无疑问,石昊是故意的。看在众人眼中也很无语,荒究竟听懂天君的话了吗,居然这个反应,这么回应。

“还不退下!”石昊斥道,当着群雄的面呵斥紫日天君,他昂首而立,站在场中心,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人们皆发呆,保持沉默,因为此时的情况完全反过来了。

“金角你跟我走!”紫日天君生怒,他决定不顾代价出手了,随便就拿金角犀当个理由。

然而,金角犀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直接向石昊低头,簌簌发抖,道:“大人,只要留下我性命,我愿领罪。”

“唔。”石昊点头。

紫日天君气的满头长发倒竖,牙齿险些咬碎,这个东西太不争气了,居然在这个关头吓的彻底服软。

“嗯,好了,你先闪到一边。”石昊点头,而后看着紫日天君,道:“你还有事吗,没事,就退下吧。”

众人瞠目结舌,这个结果……能让人说出什么?

只有一个紫日天君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差点暴起出手,实在让他觉得羞辱难忍。

“荒,你嚣张什么,不过是在天神境赢了我家主上,如果在更高境界你什么都不是,鸿蒙紫气种将会把你压制到死,你今生今世都没有希望!”

远处,书童艰难的爬起,半边身子都破烂了,骨头碎掉不知道多少根。

“你还真跟个臭虫有的一拼,生命力很强。”石昊沉下脸,轻轻一跺脚,轰的一声,地面摇动,书童被震起,大口咳血,浑身血淋淋,要崩碎了。

关键时刻,紫日天君护住了他,不然绝对化成了血雾。

“你什么意思,一而再的当着我的面出手,真当我好脾气是吗,你若想被废掉,尽可再动手试试看!”紫日天君寒声道,无比森冷,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你算个屁,什么境界征战都随你,我可以镇压你一次,就可以镇压你十次百次。”石昊大声回应道!

忽然,烂泥塘发光,氤氲彩雾弥漫,神圣到极致,让人如沐春风,无比舒服。

“嗯?”

蓝仙、戚顾,大须陀一起落在那里,出现在烂泥塘中,就是紫日天君也一闪身,到了近前,他们要争夺仙家宝藏。

就在这一刻,石昊也动了,身如魅影,如梦似幻,留下一道残痕,直接显化真身在烂泥塘最中央。

“你也敢来?”

四大高手都盯住了他,戚顾、大须陀、蓝仙、紫日天君分别站在一方,而石昊则立于最中心之地。

“你很强,在天神境战胜了紫日天君,但是想要进行更高层次的争锋,还差了一些,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有人冷冷的说道。

显然,四大高手不认为他可以在此跟他们争夺仙藏。

石昊大笑,道:“今日,我就是要入仙真洞府,倒要看一看,尔等能奈我何?!”

他的笑声隆隆如雷鸣,震动四野,让许多人气血翻腾,险些要栽倒在地上。

此时,石昊有一股大威压,还有一种蔑视,无惧四大至尊,哪怕被他们围在当中,也毫不在意。

“你……好大的口气,此地不容入内!”有人喝道。

“你算什么,我看谁敢阻我!?”石昊断喝,声音冷漠,慑人心魄!

诸强全都呆住了,早先时,荒跟紫日天君一人对峙,可是现在却一下子独对四大至尊!(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