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仙古战旗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7-10    作者:辰东

徐家的至宝,是一块破布,可结果却引起王长生神色凝重,更是让王大、王二等人一个个震撼无比。

石昊一阵头皮发麻,因为他听到了无尽的喊杀声,都来自那块布。

大长垩老身上所披着的这块布真的十分破旧,而且很皱褶,上面有一些孔洞等,似乎要彻底烂掉了。

大致可以看出,这是一面旗子,有各种污血痕迹,岁月在上面留下了太多的印记,一看就是古物。

“当年,仙古末世大战,这曾经是一面铁血战旗,被真仙持着,引导各族迎战异域的千军万马……”王长生自语。

便是他,也有些感慨。

“不错,正是这面战旗!”大长垩老说道。

这面战旗,当年也许只是一杆铁血战旗,是一面标志,但是后来意义完全不同了,有仙王战死,曾以它裹尸而归。

而且,不止一位,是两位!

可见那最后一战时有多么的惨烈,这一界最高战力仙王都战死了,以失败而终。

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遍地尸骨。

这面战旗作为裹尸布,曾经带回来两个仙王的破碎的遗体,而他们的精血也不可避免的浸染在此旗之上。

它材质坚韧,原本就是瑰宝级丝线编织而成,再加上仙王最本源的精血浇灌,就越发的不一般了。

很快,它直接通灵!

最后,它落在了徐家手中,进行祭炼,成为了一面刻着仙道法阵的至宝,介于法阵与兵器间。

不远处,有不少王家子弟在观望,当有长垩老小声道出这些秘辛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就是石昊也心头剧震,这是什么?乃是仙古大战中的铁血旗帜啊!

这件东西的意义太非同一般了,不管它的力量如何,单只其自身蕴有的精神就足以震动此界所有人。

它简直就是一部战史,昔日的战旗,它重如山!

难怪耳中传来震天的喊杀声,都是因为这面旗子所蕴含的真义,它本就是源自战场,有无数高手的血曾经浸染它。

若是有朝一日对抗异域,这面战旗毫无疑问最适合重新飘扬起来,让曾经的战魂同在,以敌血祭!

毫无疑问,战旗若真的能再次扬起,注定是一场盛事,伴着热血战斗!

“徐家,他们还真舍得!”王长生说道。

徐家跟王家是宿敌,两族不睦,在天神书院时邀月公主跟王曦对峙,处处针锋相对就可以看出,他们有仇怨。

而他们间的不和,有人说可以追溯到仙古时期!

毕竟是长生家垩族,连恩怨都久远的吓人,而且一直都没有化解,仿佛是死结一般。

“不就是一面破旗子吗,破破烂烂,有什么出奇之处。”远方,天际尽头有人观战,王家的一位高手低语,并不是多么看重此旗。

“哼!”大长垩老重重的一声冷哼,那个人当即爆碎,化成了一团血雾。

“你……”王家九条龙中有几人变色,觉得孟天正太肆无忌惮了,竟敢当着他们的面杀人。

“孟天正,你太张狂了!”王二喝道。

“王家果垩然依旧如过去,对于仙古末世一战根本不在意,连那仙王裹尸的圣物,昔日我界的铁血战旗,都敢羞辱,不放在心上。”大长垩老说道。

这一次,王长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九条龙中有几人不服。

王长生知道,这旗子的意义太大了,对于大长垩老这样的人来说,是无上圣物,甚至更胜过十界图。

先民以血垩染红的战旗,再加上作为两大仙王的裹尸布,这面破烂的旗帜在某些人看来等于一种精神,更是有一种灵魂。

故此,王长生没有反驳,不曾在这个问题上跟大长垩老针锋相对,不然的话,会逼对方越发严重的报复。

“有些麻烦了。”王九开口,对其中几位脾气有些大的兄长传音。

“我就不信,他凭这面古旗就能硬闯我王家!”王大寒声道。

“的确麻烦,这面旗帜介于法阵与兵器间,铺展开来后,我王家的仙道法阵不能奈何,它可以开辟出一条路,我没有料到,徐家会这么的慷慨,敢将这件东西借出来。”王长生暗中对九个儿子说道。

“这……难道还奈何不了他?”王二很不服,想留下大长垩老。

“仙王裹尸布,被人炼制成为至宝后,不说可以在这这片法阵中如履平地也差不多了,最起码可以通行,再加上十界图,孟天正将会对我族古地造成巨大的破坏。”王长生说道。

他觉得,即便留下大长垩老,甚至将他击杀,王家也要付出很难承受的巨大代价。

“这个老匹夫,我恨不得立刻诛他,难道任他闯进我族净土,还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去?”王大愤愤。

王长生神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有所决断,看向大长垩老,道:“今日之事,到此罢手,我不再追究,因为我敬重这面战旗,不想动干戈。”

大长垩老闻言,哈哈大笑,带着揶揄,道:“你会敬重这面战旗?你王家对仙古那一战是否认同都两说,会觉得此旗是圣物?”

因为,他从王家弟子的反应上就明白了一切,故此刚才也不惜直接抹杀该族一个大高手。

接着,大长垩老面色变冷,道:“你说不追究,言下之意像是放过我们一马。可是,你要知道,是我在追究,今日上门讨说法!”

“你……孟天正,你不要太过分,来我王家大放厥词,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王二喝道。

“讨说法的地方。”大长垩老冷冷的回应道,眸子射出两束犀利的芒,杀气滚滚,逼视王家老二。

“你想怎样?”王长生开口。

“很简单,我要你约束子嗣,立誓不要再针对石昊。”大长垩老说道。

“你……逼我父亲立誓?”王大震怒,身上的仙雾澎湃,道:“为了一个蝼蚁,你这般兴师动众,还居然要我父亲做承诺,凭什么!”

大长垩老冷漠开口,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很了不起,高高在上,可在我看来,也仅是出色而已,再有一段岁月,石昊会比你强!”

随后,大长垩老又道:“他是我的弟子,正如你们是王长生的子嗣。我在这里放话,若是日后王家再敢加害石昊,我便从九头龙开始动手,见一个杀一个!”

这些话语,铿锵震耳,响彻整片古地,方圆数万里内的生灵都听到了,引发巨大波澜。

这是谁?居然敢威胁王家!

“道兄,你过分了。”王长生开口。

“这一次,我孟天正一口吐沫一根钉,说一就是一,你王家若是再逾越这条线,我必大开杀戒,九条龙肯定要殒落几个!”大长垩老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在这片古地。

所有人都听到了,终于知道是谁。

“是孟天正!”

“天神书院的大长垩老!”

“他在为荒出头,居然敢威胁我们的老祖宗!”

现场气氛相当的紧张,随时要发生惊世大战。

“为了这些,你便强闯我王家,为何不以书信告知?”王长生说道。

“父亲!”王大怒火难消,觉得父亲不够强势。

“我真身来了,你们还想镇垩压我呢,一封信有什么用。”大长垩老冷淡的说道。

“最近有所体悟,你我过个三四招,我若失利,一切依你所说。”王长生开口,要跟大长垩老交手。

“行,可以。但有一点,你们还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次去加害我的弟子,不能就这么揭过!”大长垩老说道。

“你还想怎样?”王长生寒声道。

他有些按捺不住了,若非忌惮裹尸布、十界图,以及自己子嗣的安危,他早就出手了。

“唔,你想要什么?”大长垩老也问石昊。

此时,石昊心潮澎湃,大长垩老果垩然是神威盖世,来到王家都敢这般强势,跟王长生这样针锋相对,不愧为绝代高手。

“我……想看一看平乱诀。”石昊说道。

当听到这句话,王家所有人都愤怒了。

就是王长生也是嘴角微微抖了一下。

王大、王二等人实在被气到了,一个少年而已,居然敢索要他们这一脉的镇族经书,怎么可能!

平乱诀,至高无上,攻击力举世无匹,号称自古至今的最强三大剑诀之一,是无敌的经文。

在仙古早年,仅凭此诀,便有人曾击退异域人马,保持了一段岁月的祥和,平乱二字正是由此而来。

由此足以说明,平乱诀多么的惊人,战绩辉煌!

“这是不可能的事。”王长生冷淡的说道。

“不能啊?”石昊遗憾。

大长垩老也一阵无言,这不是在要王家的命吗,如果真的硬要索取的话,估计王长生会彻底跟他们血拼,以命搏杀。

“你再换一个条件,算了,还是我替你做主,帮你想吧。”大长垩老说道,他怕石昊又提出什么不切实际的条件,赶忙补充。

大长垩老跟王长生一番交谈,而后两人动手!

他们自然不会动用十界图、战戟等,而是徒手对决,要凭真正的实力一战。

“我近来若有所悟,你小心了!”王长生寒声道,他出手了。

所有人都悚然,怕被他无上的法力波及,化成血泥,但同时又十分的好奇,他到底要展现怎样的盖世手段。

然而,所有人都失望了。

王长生出手时没有神力波动,也无浩瀚规则交织,云淡风轻,大袖飘飘间,以右手捏成鹤嘴形,向着大长垩老琢去。

这是什么?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大神通!

然而,大长垩老的反应也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他神色凝重,盯着对手,而后右腿缓慢摆起,如同猛虎甩尾,抽向那鹤嘴。

“这……”

众人无言,两人这是进行巅峰对决吗?怎么招式这么的普通,没有一点的力量波动,更无秩序等出现。

接着,王长生如同一只灵猿,展动手臂,挥出一拳。

大长垩老则如怀中抱月,以力牵引。

“父亲在做什么,为何不霸气出手,以平乱诀斩了他!”王大低语。

只有王九神色肃穆,无比的凝重,连呼吸都快停止了,盯着那两人,他看出了门道,低声道:“他们化繁为简,化诸天万道为一式,比拼的是无上法!”

“你……老九你在说什么?”王大心惊肉跳。

“看着普通,仅第一式时,父亲就糅合了十凶中几种杀式,你说凶险不凶险?”王九沉声道。

而后,他闭上了嘴巴,觉得要窒息了。

因为,那两人已经对决到了第三式。

“我并未觉得,这种攻势有什么威力。”王大费解。

然而,他马上变色了,因为他身后的一座巨山喀嚓一声龟裂,而后爆碎。

别说是他,就是王家其他人也都面色苍白,这大山怎么能碎掉?

要知道,这片仙家古地共有一万座灵山,每一座都有仙家符文,可现在……其中一座竟然崩开了。

所有人都明白了,王长生跟大长垩老的比试,看着不染火气,很随意,云淡风轻般,但是威势不可想象!

一旦引爆,绝对会天崩地裂,毁掉一切!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