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大风波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7-11    作者:辰东

王家的这代家主一阵迟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他竟要写这样的法旨,家垩族妥协了,居然答应了这样的条件。

而且,还要公诸于世!

书写法旨的意义就在于此,告知世间,王家不会找石昊的麻烦,彼此间恩怨纠缠已经结束。

看似化解了仇怨,彼此日后和平共处,不再引发争执。可是,这当中的隐情不会是秘密,很快就会传开,那个时候,这法旨就会让王家难堪了。

因为,这是孟天正打上门来的结果,是逼迫王家下的法旨,这将是一场天垩大的风垩波!

对于王家此代家主来说这是一种耻辱,被逼写出这样一张法旨,实在丢人到家,他还有什么颜面?

自古至今,王家从来没有被人胁迫过,更不曾签下对自己不利的契约,可是今天却要打破惯例。

法旨一出,注定会引发惊涛骇浪,外界要对王家投来怀疑的目光,将伴随各种非议,情况会十分糟糕!

因为,人们会觉得,王家这次算是服软了,这是一种无力的体现!

“耻辱啊,这不仅是我身为家垩族此代之主的耻辱,也是王家的耻辱,怎能这样服软?”王家家主长叹。

此时,大长垩老带着石昊已经前往王家的神药园,亲自去采摘几株神草,对后面的事不在意,静等王家法旨传天下。

紫色的岩石一块又一块,从桌面大到十几米高,应有尽有,这是一片紫莹莹的石林,可是大长垩老却告知石昊,这是王家的仙药园。

没有草被,也无土壤,怎么会有神草生长?

很快,石昊就明白了,何以为是王家特有的稀世神药,走进这块区域深处他见到了七八株神草扎根在紫色的巨石上。

“这是紫府草,是稀有的神药,在别处无法寻到。”大长垩老解释,这种药草可以让人元神坚固,不可摧毁。

光听名字就可以知道它的稀珍,因为紫府对的穴窍是元神位置,这个地方若能坚固,自然可以保证百劫不坏!

“此地来历神秘,别看这些紫色的石头普通,但有传说这是仙家高手紫府破碎后所留。”大长垩老说出这样一则秘辛。

这让石昊震惊,仙家高手的紫府碎块?这一刻,他很想将地上的所有岩石都捡走,这是无价之宝。

难怪可以长出紫府神草来,没有比这更珍贵东西了。

“可惜啊,岁月流逝,时光侵蚀,再好的东西都会精华渐散的,你看现在只有这么七八株神草了,早先可比现在多。而且,在太古初期时,这里曾经长出一株仙药,紫府长生草!”大长垩老叹息。

石昊心中不能平静,王家果垩然底蕴深厚,这块药园子的来头过于吓人,仙家高手的元神紫府碎块,曾结出一株无价的仙药。

大长垩老在这里只采摘了一株紫府草。

按照他所说,其实半株就够了,多服食也无用。

这一株药如果配合上八珍麒等其他神草,足以供应数人同时享用而达到最理想的效果。

“王家有平乱诀,可以修成元神剑胎,而这紫府草对他们的价值就更不可想象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家视此草为命根子,如果大长垩老想采第二株,估计王长生都会坐不住。

任何一株紫府草的诞生都需要很多万年,太珍贵了!

随后,大长垩老带着石昊赶向王家另一处药园子,瑞气腾腾,采摘其他几种神草。

当然,虽然同为神药,但是对于王家来说却没有紫府草意义大,因为别的神药有替代品,而紫府草则不垩行,关乎王家修炼平乱诀的强大程度。

“不错,这几株药在外面可是不好找,王家的药园子真是丰盛,恨不得常留此地。”大长垩老赞叹。

守护药园子的几名老者脸色黑黑的,可是却不敢多说什么,因为跟大长垩老比起来,他们的所谓强大实在微不足道。

“那里是什么?”石昊发现,几座神药园围绕着一块密土。

“王家的长生药园,处在神药园中心,是一处禁地,除却王长生外其他人不可踏足半步。”大长垩老说道。

“他们家有长生药?”石昊愕然,而后心头剧震,那可以让人窥破仙道,得望长生啊。

“只是一截干枯的药根而已,从太古发现一直培育到现在,浇灌了也不知道多少种神泉、灵液,都没有让它发芽。”

当然,这药根还是有了起色的,不再干枯,有了一点生机,将来说不定真能复苏也说不定。

石昊一阵无言,真的不愧是长生药,枯寂一个纪元都能有复活的希望,太逆天了!

“法旨可曾写好?”

回到王家的祖殿前,大长垩老直接询问,这让许多人心中生怒,可却不敢喝斥,也不敢跟他对峙。

王长生已经走了,去闭关,没有再理会后面的事。

九条龙中的王大、王二等来了几个,都眼神不善,身上仙气弥漫,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立刻出手。

“好,我写!”王家这一代的家主长叹,因为他已经看出,九条龙中的几位祖宗来了都不说话,那就意味着他抗争也无用。

“怎么能如此,玄祖,我反对,我王家哪怕经历仙古大战都不曾覆灭,更遑论是现世,为何要妥协,一个孟天正就能逼迫我们到这一步吗,要出手才对!”

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者走来,身段高大,很是彪悍,他望着王大,这是王大的玄孙,是王家的一个强势人物。

“你家老祖都发话了,你还想阻拦?”大长垩老笑道。

“我反对,不能写法旨!”这个身材高大的老者,眼瞳神光刺人,盯着当代家主。

王大也很想说什么,但终究是没有做声,只是眼神带着凶光,看向远处的石昊,又看了一眼大长垩老。

“当初,是我下的决断,要铲除一切后患,现在我依旧是那个态度,对外不能软!”那个白发老者说道,坚持己见。

“哦,你对外很强硬,那么我问你,这一次我的弟子遭你王家加害,是否也是你下的命令呢?”大长垩老面色微冷。

白发老者高近一丈,不显老态,反而有种强悍的气息,他毫不惧怕,声音很冷,道:“他那么弱小,还入不了我的法眼,只是偶尔得悉,随口提了一句不应坐视未来虎患。”

“这么说,跟你有莫大关系,因你而起?”大长垩老严厉喝斥。

“是又如何,我王家的决断,外人凭什么干涉,你纵然神通盖世,也难在我长生世家逞威!”

白发老者说道,他眸光闪动,因为他一直对当世家主之位很眼热,如今是个好机会。

现在,当代的家主要写耻辱性的法旨,而他表现的这般强势,将来若是运作好,会有很大的机会取而代之。

“王大,你真的有一个好玄孙啊。”大长垩老冷酷的笑了笑。

“孟天正你想做什么?”王大惊醒,大声喝道。

“我曾说过,你王家敢动我的弟子,我就从九头龙开始击杀,一个一个的来,绝不会手软。不过刚才已经达成和解,就不会施展辣手了。但是,眼下元凶出现,就是他曾经导致我弟子险些遇难。我自然要讨个说法!”大长垩老寒声道。

谁都没有想到,大长垩老突然变得这么杀气逼人,跟刚才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

那白发老者当场心虚,他忽然意识到,作秀过头了,可能让自己身处险境了。

“你……想怎样?这里是王家,不朽的长生家垩族!”他大声道,色厉内荏。

“啪!”就在此时,大长垩老出手,王大见状应了上去,跟他对了一掌,结果直接踉跄倒退,不能挡住。

“噗!”

下一刻,那个百发老者脑袋被打烂,如同西瓜炸开,死于非命。

“别以为我孟天正好脾气,一些后世小辈在我面面叫嚣,我可以不理会,但是一而再扬言要除我弟子,这不能忍!”大长垩老森寒的说道。

“你……”王大原本暴怒,自己的一个玄孙被当着他的面击杀,怎能忍受?可是,见到大长垩老此时杀气腾腾的样子,他被镇住了,一时间竟难以嘶吼出来。

“走!”大长垩老说道,带着石昊离去,并且大袖一卷,带走了那张法旨。

因为,王家当代家主刚才已经写好。

很快,大长垩老离开了王家,从长生古地消失不见。

“孟天正,你这老匹夫,我跟你没完!”王大吼啸,他愤怒到极致,今日所经历的太憋屈了。

大长垩老带着石昊远去,在路上就将那张法旨丢进了一个依附天神书院的大教。

结果,这张法旨的内容在当日便以惊人的速度传遍无量天,所有人都知道了。

“什么,王家服软了,就这么的低头了,要‘化干戈为玉帛’吗?”

许多人简直不敢相信,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并且,许多人都通过一些重要渠道去求证,结果震惊的得悉了大长垩老驾临王家,并跟王长生一战的事。

这引发惊天波澜,不局限于无量天,还向其他疆域传去。

最起码,九天十地内的一些长生家垩族都知道了,一些最古老的门派都明白了,荒是大长垩老的逆鳞,不可欺。

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垩事,孟天正为了一个少年登临长生家垩族,不惜一战,传出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

“这少年不能碰,看来孟天正对他寄予了太高的希望,现在谁碰他谁死!”

“这件事是一个警钟,那个名为荒的少年如今不可轻慢,更不能主动去招惹,不然孟天正会发疯。”

这是长生世家中的一些重要人物传出的话语,可见这件事情影响有多么的巨大!

九天上,一些古老的门派都在告诫族人,不可乱来。

在一场很大的风垩波席卷各地时,一件更大的风暴爆发了,可是九天十地上的各大巨族还不知晓。

域外边疆,跟世界另一岸毗邻之地,那封印也不知道多久的一座雄关龟裂,而后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崩开了!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