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剑胎之秘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9-24    作者:辰东

石昊惊诧,呆立当场,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它在叩首,这剑胎有什么来历?

葬士,诡异、神秘、强大,便是异域修士听闻都要胆寒,脸上变色,今日一名强大的葬士被惊扰出世,结果在这里竟是如此表现。

它形体威猛,能有一丈高,背负一对宽大的腐烂羽翼,漆黑雾气翻涌,如同一个魔神从地狱中走出。

毫无疑问,这名葬士很强,银色瞳孔如同刀锋一般,隔着有段距离,就让人皮肉剧痛,要裂开了。

石昊的俘虏,异域的那名年轻修士,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完全被吓住了。

这一刻,在他的眼中,石昊绝对是一个大魔王,连葬士都在朝拜?这没天理,让他寒毛都倒竖。

因为,他被石昊扔在地上,观看角度不同,不知道葬士是在膜拜剑胎,而且他也不认为这口拙朴的剑有什么来头。

他所看到的是,石昊镇定的站在那里,俯视葬士,任它叩首,而自身很矜持,也很自负,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其实,石昊是身体僵住了,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不知该怎么回应。

忽然,他心中一凛,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还有杀气,立即横剑在胸前,守护己身。

因为,这名葬士膜拜完毕后,霍的抬起了头,盯着了石昊,那双银色的眸子实在太亮了,有些刺人,并且有一股杀意弥漫。

呼!

大风呼啸,黑雾滔天,这名葬士直接探出一只大手,漆黑如墨,向前抓来,对石昊果断的动手了。

拜剑胎跟跟臣服完全是两码事,它虽然敬畏剑胎,但是对石昊却没有什么敬意,居然要直接格杀。

石昊挥剑胎,并且向后极速倒退,他压根就没有抱幻想,没那么容易脱险,指望一名传说中的葬士臣服,那不现实。

噗!

地上那名俘虏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黑色大手抓烂,成为一团血泥,他死的很冤枉,到最后都满是不解。

锵!

石昊震剑,格挡那只大手,跟它血拼,他不能束手就缚,哪怕知道希望不大,也要力拼到底。

很明显,葬士对剑胎敬畏,带着一股天生的惧意,居然不敢触及剑胎,它在倒退。

这很矛盾,它膜拜剑胎,却想杀持剑胎的石昊,它心情复杂,银色瞳孔中都在闪耀诡异的光芒。

“磨哒骨坎……”

它张嘴,吐出一串晦涩难明的话语,这太古老了,根本无法辨别,不能探究是何年代的语言。

石昊也算是经的多见的广了,了解很多种语言,甚至连异界语都能说上几句,可现在却发懵,一点也听不懂。

当然,他也明白,如果能听懂那才怪呢,葬士太古老了,连安澜、俞陀都要去挖掘,比他们都岁月悠远,根本无法考证是何年代的生物。

接着,葬士眉心乌光点点,扩散开来,形成朦胧涟漪,在释放古怪的神识。

这一次,石昊终于透过神念,模糊的理解了它的意思,它在问剑胎怎么出现他的手上,速速道出。

之所以很模糊,是因为以神识力诡异,没有生之气,带着浓郁的幽冥之力,跟石昊神识相冲,两者不相容。

石昊谨慎戒备,捕捉到一缕识念,大致了解后便快速倒退,怕元神被侵蚀!

“剑胎有什么来历?”并且,石昊反客为主,这样追问葬士。

“磨哒骨砍哀默……”葬士声音发寒,大声呵斥。

这一刻,石昊想到了很多,这根本不是行尸走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古尸,不是简单的死后通灵,因为它居然有记忆,有意志!

葬士很有可能是一个族群,一个神秘而强大的未知种族。

它们终年在葬土下沉眠,在等待一个时机,迟迟不肯复苏过来,有不为人知的惊天垩大秘。

当然,关于这些不是石昊一个人的猜测,有许多都是那名俘虏告诉他的,异域有不朽有过诸多猜想。

葬士冷漠,关于石昊的喝问,它根本不回应,只想从石昊这里了解到一些什么。

轰!

黑色的大爪子再次拍来,可怕无边,山地崩塌,石昊口中咳血,这仅是余波而已,正面被避过了。

这一次,他举剑胎,向前劈去时,葬士又惊又惧,猛的一咬牙,居然直接向前抓来!

石昊有些不解,对方分明这么强大,为何如此惧怕这口剑胎?

嗡!

虚空剧颤,剑胎轻鸣,发出奇异的光华。

下一刻,石昊终于知道,葬士为何这么惧怕了,它当场颤栗,不断的倒退,不敢临近这口古剑。

在强大的外界压力下,特别是在葬士独有的死气刺激下,剑胎发光,璀璨如神虹,横贯这里。

这口剑胎全面爆发了,释放出强大的威能。

成片的光雨洒落,煌煌剑光惊鬼神,压盖天日,太过绚烂与刺目,圣洁无暇,宛若飞仙的光雨。

而在剑胎上,更是浮现出一个人形生灵,举霞飞仙,那是剑胎上的印记,这一刻真实浮现。

此情此景,让人很怀疑,如同有人在飞仙,过于炫目。

当然,这还并不是全部,因为这些石昊早在很久以前就见到过!

在这神圣画面之下,另有隐情,也是葬士所惧怕的原因所在。

人形生灵飞仙,在其脚下,在光雨外的暗淡之地,浮现出更为壮阔的景象。

那是一片古葬区,坟头无数,大渊漆黑,古穴成片,不知道葬下了多少生灵,这场景很模糊,宛若在染血的残阳下,在傍晚中,在昏暗内定格的画面。

鲜血在流淌,成为河流,漫过一片又一片的葬地,无声而可怕。

一座不起眼的古坟是裂开的,有一口铜棺横陈,唯独它没有被血水浸染、临近,而在铜棺上坐着一个人形生物,一只手抱着膝,侧着头,望向染血的夕阳,一动不动。

这很模糊,非常的不真切,无论石昊怎么努力都看不清楚。

但是,这画面绝对是震撼的,让石昊发呆,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觉得发瘆。

要知道,这片景象,就在飞仙画面之下,都是大罗剑胎映出的,是它造就的!

一柄剑胎,两种烙印,两个场景,第一次齐现,被石昊捕捉到。

上方,光雨密集,神圣无比,有人形生灵在飞仙。

下方,葬区连绵,血水流淌,一口铜棺横在坟头上,一个生灵坐于棺上。

不远处,那名葬士十分惧怕,自然是对血色残阳中的葬区以及那口铜棺还有坐在上面的生灵恐惧。

怎么会如此?

在石昊的认知中,大罗剑胎是神圣的,同时也有杀伐气,是仙家宝具的粗胚,可现在居然发现了这样的一面!

“我以前没有见到过,神圣飞仙烙印之下竟还有这样一幅画面?”石昊震惊。

他仔细盯着手中的剑胎,在其上果垩然还有一些模糊的痕迹,是那葬区的景象,此时因为剑胎轻鸣,显现出来,造成两种画面齐浮现的场景。

他意识到,这剑胎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还要久远!

在三千州时,一些人认为它是天然形成的宝具,因为它最早是从古矿中的一块岩石中挖出来的。

持有它的历代剑主最后都不能善终,皆死的很惨,它很不祥。

而在九天上,也有一些人盯着它看过,觉得它很像是昔日一位仙王的佩剑,看着十分眼熟。

而在异域,同样有强者认识,昔年,夺不灭经时,鹤无双因缘显现,曾言这剑胎跟炼仙壶一般久远。

同时,鹤无双还曾贬此剑,哪怕它再逆天,也是边角料铸成的。

可是,而今看来,所有人都错了,这剑胎的神秘程度不可想象,远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古老,来头大的了不得。

因为,它涉及到了古葬区,这名葬士认得它!

须知,葬士不属于此纪元,就连俞陀、安澜都在挖掘葬区,认为它们太古老,需要掘开古地才能洞悉。

石昊确信,剑胎多半贯穿了几个纪元,有常人无法想象的根脚!

此时,剑胎振动,上方是飞仙之景象,下方是葬区的可怕画面,让人惊悚。

那名葬士在后退,它很害怕那个坐于铜棺上的生灵。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