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叙旧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09-30    作者:辰东

可惜,最重要的后半句话,被雷声淹没,被那天威所阻。

成仙后,究竟会怎样?

石昊想知道,但是对面那里,有雷霆交织,刺目无比,隔断了长空,动摇了岁月古河。

被狗咬?

石昊想笑,这是漫长岁月后的曹雨生吗?他经历了什么,居然还要被狗追着咬。

不过,看其神态,那应该不是什么苦难,而只是难忘的经历吧。

同时,石昊也有些伤感,一瞬间的情绪当真是复杂到极点。

因为,胖道士可不是帝关中那个小胖子了,而是经历无穷岁月,早已得道成仙的道士,很难想象曾有多么坎坷。

从那简单的言语,石昊已经知道,曹雨生被埋下了九世,每一次都肉垩体尸变,再次爬出古墓,藉此修行。

这何其的残忍,一个活人却要九世葬于地底,靠肉身通灵,发生尸变,这样活过来,一世一世的积累。

每一次尸变后,又都是一生的开始,都要经历红尘种种,人生百态,酸苦甜痛,遍尝世间所有。

走出坟墓,活了九世,看着得到了很多,可是又有谁知,他失去了多少?

每一世都会有难忘的事,刻骨铭心的人,不能割舍,可是,到最后他却只能遗忘,一个人走向墓地,葬下己身。

如果细想,这个胖道士经历了太多,虽然成仙,但又有多少遗憾藏在心间,失去的、逝去的,再难把握与记得。

哪怕他最后站上了绝巅,极尽辉煌,再回首时,也会怅然,难补昔年的笑与酸。

更何况,曹雨生这样葬下去九世,他每次活过来都是通过尸变,另类的轮回,可他还是他自己吗?

就这个问题,也许他自己都不愿面对吧。

毕竟,曾经的元神早腐灭,不变的只是肉身,强大的血肉之躯再次孕育的灵识,虽然成长起来,并最后得到了当年留下的后手——封印在其他器物中的文字记忆等,但终究不同了。

石昊一叹,嘴里有些发苦。

“千百万年后,或者一个纪元逝去,还剩下什么?”石昊自问,看着对面那道身影,就是这位故人也不是纯粹的自身了吧。

石昊不知道多年过去后,究竟会怎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知道,无穷光阴磨灭,这一世的亲朋故友,可能都不在了,或老于岁月中,或战死!

因为,他从曹雨生的话语中,预感到了一些什么,那一日终究会到来。

“荒,兄弟,我还是我啊!”对面,雷霆止住,胖道士仙家甲胄破碎,他大声的呼喊,似乎能猜到石昊在想什么。

“我不是简单的尸变,我修出了九道轮回印记,真的忆起了过去,我还是我!”他大叫着。

他即便修为高深莫测,但此时却也很失态,比石昊情绪波动更剧烈,因为无尽岁月远去,他第一次见到昔日的友人。

尤其是,这个人是荒,一个留下无尽传说、极尽绚烂、但却再也没有出现的人。

上一纪元,太血腥,太黑暗,太残酷,无法言表。

胖道士眼睛发红,能够见到曾经的人再次站在眼前,他双目中竟有泪光,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忆往昔岁月,那些开心的,那些流泪的,种种旧事还有人,仿佛还在眼前,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漂亮与活泼的小兔子、整日叫嚷与好战的天角蚁、强大的十冠王……最后,他只能一叹,千古葬灭!

特别是,眼前这个人,曾经在那个时代,撑开黑暗,一个人杀向远方,渐去渐远。

他曾想帮忙,但是很遗憾,那时,天崩地裂鬼神哭嚎,太过恐怖。

而且,随后他便归于地府下,被埋葬了,带着遗憾。

曹雨生真的不知道,究竟是否有人可以跟荒并肩作战,如果没有,简直不可想象,太苦了,要面对的太多。

哪怕那段黑暗岁月被埋下,在世间留下的仅是传闻,不可追溯,不能探究,但是他也知道,后期的大恐怖会更甚,厉害十倍、百倍!

所以,当曹雨生看到石昊,见他依旧年轻,他忍不住失态,因为他想到了许多,如今稚嫩的年轻人,日后将要踏上怎样的一段路?

他想知道,却无法知道!

正如他的徒儿所说的那般,他终究是被埋在了地下,葬在岁月中,根本不知道最重要的那段古史确切发生了什么!

看着消失的故友,如今又在眼前,看着他依旧青春年少,虽然知道荒很乐观,但曹雨生的内心深处却还是忍不住一阵抽搐,这个年轻人将来是否能一直笑,终要是要背负青天而战啊。

不过,他记起了,最起码在他离开前,荒依旧在笑,只是略带疲惫。

“纵天一战,我相信,在那段岁月你是最强的,会活着!只是,为何不见了?”想到后来的事,荒再也没有出现,他忍不住一声大吼。

因为,见到了年轻时代的荒,曹雨生怅然,更很伤感,恨不得跟踏过岁月古河,跟他相见,坐下来聊个透彻,把酒言欢。

可是,他做不到,也没有人可以做到。

而且,正是因为知道,后世没有荒,不知道他去了那里,更加的心中发堵。

“世界那么大,总有我去的地方,我不会死!”

石昊虽然还年轻,但是却看到过一角未来,能感受到那种万古的独孤与落寞心情,他能理解曹雨生,这般出声安慰。

“对,你不会的,你终究会出现的,哈哈……我等你!”曹雨生大笑,本是一个游戏红尘的人,但今日却鼻子发酸,总是想落泪。

轰!

雷电滔滔,带着仙雾,带着混沌光,全都是长生雷电,劈在曹雨生的身上。

哪怕他们的交谈没有涉及到秘密,不曾谈那些影响古今的大垩事记,但还是遭受了天罚,被天威覆在身上。

这可以毁灭万物,斩杀无上高手。

“为什么,我没有被惩罚?”石昊疑惑。

“因为,那个人强行接引走天威,都加持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主动承受了一切!”女葬士轻叹道。

她心神难宁,无比的震撼,今日所见之事绝对万古罕有,哪怕望穿古今,也很难重现这等可怕的事。

而她今日却见到了,见证了天变,这会成为一段秘史!

不久后,雷电消失,曹雨生呲牙咧嘴,口中诅咒着,一口一个道爷,一口一个贼老天,恢复了本性。

“他们呢?”石昊想知道,但是却也明白,不该问。

可是,他心有颤抖,很想明白的知道那些人都怎样了。

曹雨生自然知道他在问谁,在问那个时代,那些熟悉的人,那些山河,想明白一个结果。

只是,曹雨生犯难,有些事,就是他也不清楚。

“我被埋葬时,他们……”

当说到这里,一道雷霆击穿曹雨生的身体,太过恐怖,那道光实在盛烈到极点,他的肉身四分五裂,遭遇大劫。

这天威难测,要毁灭他。

石昊面色变了,他很后悔,非常自责,不该追问。

很明显,那个胖道士明知道会如此,还在回应,在回答他,无惧生死。

“他们……跟你在一起!”曹雨生大吼,终于是说出了这样几个字,于毁灭雷光中,几乎溃灭。

但是,他的实力真的非常强,口中喝喊着:“渡劫仙功!”

最后,他重组了躯体,没有被击杀,主要是这些话语并不能影响到古今什么,不是重要的因果。

不然的话,他根本没有办法开口。

石昊心中一松,觉得有了希望,前路不是多么黑暗,一切都可以改变!

只是,对面的曹雨生却心中沉重,因为无穷岁月后,世间只闻荒的名,不见其他故人,这多半预示了一些什么。

想到这些,曹雨生也在追问自己,那段岁月的真垩相到底如何?为什么像是被整体的尘封了!

后世,许多人在研究那段古史,唯有荒的名在流传,一剑斩万古,独断岁月,太过恐怖。

尽管荒不见了,但是曹雨生知道,那一世的确有了个结果,清算后,就此平静漫长岁月,不见有人跳出。

“我寻了你很多年,都找不到。踏遍各域,可世间再不能见你生。今天能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很激动,此生无憾了!很多年没有想哭的冲动了。”对面,曹雨生确实想哭,但却在笑,可是比哭都难看。

他的确很激动,握紧了拳头,而后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并且变得严肃与郑重。

他想告诉石昊一些事,哪怕遭天谴,哪怕身死,也要讲述出来,必须要告诉还年轻的荒,这关乎太大了!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