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至尊怒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11-16    作者:辰东

帝关,山地间,一座巨宫前。

山岭恢宏,古树参天,巨石横陈。

这是孟天正的闭关地,自从他进去后便再也没有出来,一盏青铜灯挂在古宫门口,在不断闪灭。

它很暗淡,在那青铜灯间,灯芯摇曳,火光随时会熄灭,看的人心惊肉跳。

因为,那是孟天正的魂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法器,这预示了他的处境非常不妙,正于生死间徘徊。

这盏青铜魂灯跟大长垩老气息相通,预示着他的状况。

“大长垩老!”

一些身影站在巨宫前,脸色惨白,异常的震惊,大长垩老自身处境糟糕,在风雨飘摇中,还怎么出关?

这是清漪、长弓衍、太阴玉兔等分出的神念以及灵身等,站在这里,都非常焦急。

“呵呵……”有人在淡笑,很轻,但却很刺耳。

除却清漪他们外,还有其他生灵的真身,也在这里,不过这些人并不是多么的焦躁,而是好整以暇,非常从容。

哧!

远处,神光照耀,很多道身影出现,跟那些神念与灵身等融合,天角蚁等人的真身到了,降落在地上。

“闪开!”清漪轻叱。

平日柔和如她,脾气很好,此时也非常震怒,因为刹那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前方那群很从容的人,是金家的人马,追随他们的神念、灵身而来,不久前竟然还在此阻挡!

这批人真的算是居心叵测,故意拦阻太阴玉兔、清漪等人的神念临近这里,不让他们走进巨宫的范围内。

这可以说算是致命的阻碍,使消息不能传递进巨宫内,从而令清漪、太阴玉兔等无法改变石昊走出帝关的结局。

若非后来看到大长垩老魂灯不断闪烁,随时会熄灭,他们甚至会出手,全力以赴的拦截。

现在,他们没有妄动,不再堵路,但是那种略显收敛、但是可以看到的笑意,还是让人觉得分外刺眼。

“孟前辈自身处于危险中,我劝各位还是不要打扰,我等应为他护法才对,不容在此喧哗!”一位中年人说道,是一位遁一境界的大修士。

他带着平和的笑,但是无论怎么看都显得很虚假。

“你给我滚开,再敢阻路,日后就是有金太君护着你,也照杀你不误!”天角蚁个头虽小,但是声音却很有穿透性,红着眼睛喝道。

金系人马心头都是一跳,虽然境界比这只蚂蚁高,但是却有些忌惮,因为他们曾听闻有五名老兵在守着天角蚁,是他父亲昔日的兵。

虽然那几名老兵不在帝关,还在天神书院镇守洞府,但是日后说不准就会走出。

要知道,王家曾兴师动众,去天神书院缉拿石昊,结果被几名老兵虐到残。

“我们也是好意,都希望孟前辈能挺过这一关,可以活下来,但现在情况真的不是很好。”一人说道。

这个时候,他们不敢笑了,因为来了一大群年轻人,如果再那么表现,可能会犯众怒。

一群年轻人在巨宫外徘徊,心中不安,请不出大长垩老,而且可能还会有噩耗,因为那盏铜灯越发的暗淡了。

它真的要熄灭了!

许多人长叹,或许真的是天意,要灭掉荒,到了现在唯一的希望都失去了,还有什么办法?

此时,人们已经不再希冀大长垩老出手了,他若能安然渡过这一劫并活下来就算是好消息了。

“石昊!”一些人低头,生出一股无力感,清漪、太阴玉兔等人眼中更是含着泪水,现在没有办法。

说到底,还是他们修为不够强,如果一个个都接近至尊境,可以跟那等人物叫板,自然可以阻止这一切。

此外若是一两件仙器在手,他们也有能力去反,跟金太君叫板。

“不好!”大须陀轻呼,连这个古僧一脉的传人,露出惊容,失去了平日的淡定与平和之色。

因为,巨宫前那盏魂灯一闪而灭,一下子暗了下去,那火苗没有再次跳跃起来。

大战老孟天正坐化了?

一群人当时就懵了,而后万念俱灰,这样一个大高手就如此逝去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

“大长垩老!”一群人大吼。

“孟前辈,你怎能如此?”许多人悲呼,太突然了,也太意外了。

这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吗?所有事情都赶在了一起。

人们绝望了,没有谁可以救石昊了。而且,到了现在时间也完全来不及了。

金系有人嘴角微翘,没有悲伤,有的只是惊异,此外还有一脸的轻松,觉得心头的一座大山从此倒下了。

王系的人马也来了部分,全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孟天正活着的时候给予了他们太过可怕的压力。

孟天正曾打进王家,为石昊出头,跟王长生分庭抗礼,双方非常不睦,现在他这般逝去,令王系人马都觉得如同拨开乌云见天日般。

“大长垩老!”一群年轻人的大叫声震动这片区域,全都带着悲意。

而远处有人却露出淡笑。

“呵呵……”

那是金家的极端分子,从城墙那里赶来,那种神态实在让人生厌,愤怒无比。

虽然只有几人,且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人捕捉到了神色,顿时引起群愤。

就在人么将要爆发时,突然间,巨宫抖动。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里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而出。

并且,那熄灭的魂灯突然绽放,璀璨无比,如同天日一般。

“啊,大战老复活了,他没有坐化,还活着!”有人惊喜大叫。

魂灯灿烂,居然由熄灭而极致绚烂,昭示着大长垩老无恙,他没有性命之忧。

哐当!

巨宫大门敞开,里面冲出一股浩瀚的波动,许多人瑟瑟发抖,忍受不住。

尤其是金家、王家的人脸色顿时僵固了,刚才还有笑意的几人,更是神色惨变,一个个牙齿都在打颤。

噗通!

金系的不少人都软倒在地上,战战兢兢,王家的人也好不到那里去,因为那种波动席卷而来,便是遁一境界的大修士都承受不起。

在此过程中,那盏魂灯由极致璀璨变得暗淡,又再次亮起,反复几次闪耀。

人们一凛,都知道,大长垩老的状态很特殊,有些不稳定,在虚弱与极度强大间徘徊。

接着,一个年轻状态的孟天正走了出来,依旧穿着那件残破的黄金战衣,带着血迹,从边荒战场回来后他就没有换过。

“大长垩老,石昊他……”太阴玉兔哭泣。

孟天正叹息,道:“我全知道了!”

他之所以能醒来,就是因为外界有一股强烈的情绪波动在这里弥漫,影响到了他。

这令孟天正从最深层次的修行中复苏,感应到外界的一切,一怒出关,哪怕他看起来很平静,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大长垩老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砰!”

大长一步迈出巨宫,到了众人的眼前。

当他脚步落下时,金家还有王家的人全都身体剧震,一个个恐惧,脸色苍白无比,趴在地上簌簌发抖,浑身跟没了骨头一般。

这是至尊之怒,一下子让天地失了颜色,狂风怒号,雷霆滚滚,闪电交织,飞沙走石,巨山摇动。

若非是在帝关,他还在克制,地下岩浆都要喷涌,山川都要崩裂。

即便如此,金家与王家的人也承受不了,曾经冷笑、阻拦清漪、长弓衍的那些人,此时更是直接爆开。

他们化成了一滩血迹,直接毙命。

与他们相反,一群年轻人无恙,哪怕至尊散发的气息狂暴无匹,处在盛怒中,他们也没有受到伤害。

因为,大长垩老散发出柔和的光,笼罩了他们所有人,庇护在当中。

下一刹那,大长垩老再次一步迈出,不知道跨过了多少万里,一瞬间就出现在那段特殊的城墙前,来到事发地!

“是……孟前辈!”有人大惊。

所有人都知道孟天正同荒的关系,也知道他不久前陷入最深层次的悟道状态间,如同沉眠,不曾想这么快就能醒转,被惊出。

金系的人面色都变了,而王家、杜家等人也是大惊失色。

人们明白,大长垩老一定愤怒了。

至尊怒,会伏尸万里,流血漂橹,金家或许有难了。

此时的孟天正,处在黄金岁月间,雄姿伟岸,英气慑人,残破金色甲胄带着殷红的血,黑发披散,慑人之极。

他的双目神光璀璨,一眼便看到插在地上的大罗剑胎,顿时剑眉倒竖,他一抬手,那柄剑胎拔地而起,锵的一声,出现在他的手中,被他牢牢的握住了。

群雄变色!

至尊怒,拔剑胎而立,这是要大开杀戒吗?!(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