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杀伐气滔天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11-18    作者:辰东

击杀帝族?孟天正的话语不高,但是,却如雷霆横空,震的人心中骇浪滔天,为之剧震。

多少年来,谁可伤帝族?那是不败的种族,是无敌的象征!

当然,一般人也见不到帝族,他们数以十万年都不会现身,数量稀少,蛰伏在祖地,潜心修行。

除非遇到不可战胜的敌手,其他各族才会去请他们出世,但是这一纪元,几乎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也只有石昊在边荒外厮杀时,才惹出一个所谓的年轻大人,以及今日出现一位帝族至尊。

“哈哈……”那名帝族大笑,黑色的甲胄,高大的身影,很模糊,仿佛站在天地的尽头,但是却无比慑人,笑声若惊涛骇浪拍来,让整片战场群雄颤栗,身躯要爆开。

还好,他有意控制,不然异域大军百万也会受到冲击。

“从未有人敢与吾这般对话,让我赤普来看来一看,你有几分本领!”帝族至尊赤普沉声道。

锵的一声,一道寒光闪耀,一根漆黑的兵器出现在他的手中,那是一杆天戈,金属的冷森气息迎面扑来,杀气滔天。

喀!

他一步迈出,天地都在抖动,天戈横扫,黑雾吞天,席卷大漠,如同盖世魔主复苏,恐怖绝伦。

在黑雾中,冰冷的天戈发出铿锵声,可斩杀人心魄。

嗡!

天戈扫来,金属长杆微抖,虚空都跟着爆鸣,如同混沌天雷炸开,当场让大漠中冷如地狱,冰寒刺骨。

一刹那,有黑雾涌到域外,卷下星体来,震撼人心。

天戈横击,域外星体摇颤。

哧!

孟天正拔剑,灰暗的剑胎刹那发光,璀璨夺目,神虹射出,他迎击帝族高手赤普,劈向那杆天戈。

当的一声,整片战场都在摇动,大漠翻腾,沙粒所组成的浪涛击天,不要说云朵被拍散,就是虚空都被震开,出现千万道裂缝。

还好,其他人早有经验,都知道边荒战场的残酷,其他至尊出手,隔断这种冲击,不然的话后果难料。

一杆又一杆大旗被掷出,隔绝那里,不然的话,两人交手造成的冲击波破坏力太大。

很明显,这杆天戈非常不一般,铭刻着不朽的符文,是一件瑰宝,只要赤普迈进不朽领域,他这兵器也会刹那晋阶。

“锵锵锵……”

火星四溅,孟天正持剑胎跟赤普大战,两人快速交手,瞬间便各自出手上万式,全都是绝世手段,他们如闪电一般缠斗在一起。

“锵!”

剑胎一震,撕开虚空,到了赤普的眉心前,直指其元神。

“当!”

赤普弹指,击在剑胎侧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那里绽放出刺目的光泽,伴着三千多条秩序神链。

这让帝关上的人心惊肉跳,赤普的手指太坚硬了,居然敢硬撼剑胎,这是何其可怕的一个生灵?

“截仙指!”异域,有一位至尊开口,眸子发出神虹,死死的盯着那里。

所谓截仙指,号称可以截仙,横击至强者,这是一桩十分可怕的祖术,在异域赫赫有名,可以击仙。

外界虽有流传,但都是残缺的法,很不全,完整的心法只有赤普一脉掌握,号称一种镇教祖术!

轰!

远处,铁血战旗翻卷,猎猎作响,依旧想横扫万军,可惜被乾坤袋挡住了。

“孟天正,你还妄想将荒带回去吗,不可能!”大漠深处,有至尊冷冷的说道。

喀嚓!

乾坤崩,有一股莫大的吸力席卷万物,仿佛要将整片战场都容纳,都包裹进去。

那是一幅画卷,仙光普照,十界图浮现,铺天盖地,覆盖整片大漠。

“你敢!”

因为,这个时候十界图发威,一刹那就收走了不少人,一道又一道身影倒飞向天空,被十界图纳入当中。

砰!

异域方向,飞来一柄残缺的紫金锤,接着还有其他残器,一同镇垩压十界图。

帝关方向,青木老人等轻叹,虽然早已知道无效果,但还是有些遗憾。

异域带来了仙道残器等,可以化解这等攻击。

十界图一抖,噗的一声,刚才被收进去的千百生灵都落出,在虚空中爆碎,而后化成了灰烬。

这就是至宝的威力,无以伦比!

哗啦啦!

铁血战旗还有十界图倒飞,悬在帝关人马的头顶上空,将他们保护在下方,出城的各族高手都心有暖意。

在这种时刻,孟天正还在想着他们,怕他们出现意外。

紫金锤、乾坤袋等横陈在另一边,跟这边对峙,随时戒备着,也准备找机会出击。

“孟天正,我先将荒送走,你慢慢受死吧。”大漠深处,那位至尊冰冷的说道。

而后,所有人都看到,一辆囚车缓缓而动,当中困着荒,他带着枷锁,缠绕着粗大的铁链,身囚笼中,被带走了。

看着缓慢,但是那辆车很特别,在穿越虚空,眨眼间就到了地平线的尽头。

“石昊!”

清漪、长弓衍、天角蚁等都早已来到帝关外,身在战场中,也想在这里搏杀,可是,却也只能看到这一幕。

夕阳下,天地见赤红,一个孤独的少年身带枷锁,被困囚车中,越行越远,只给他们一个背影,渐渐消失。

最后,荒彻底不见了!

许多人大吼,但是却改变不了结局,石昊被带走,驶过最后的天渊区域,进入异域所掌控地界内。

吼!

这个时候,孟天正发出一声咆哮,震动了天上地下,域外有星体都四裂了,他遥望地平线尽头。

而地上,仙器发光,迅速守护大军。

即便如此,也有人七窍流血,软倒在大漠中,难以承受那种威压还有可怕的音波之力。

噗!

甚至,仙器不曾彻底笼罩的地方,有一些人直接炸开了,身体爆碎。

但早在此前,孟天正的肩头已经溅起了血花,被天戈扫中,已经负伤,深可见骨!

“看来,你很在意那少年,身为至尊都分心,情绪不宁,这很不应该啊。”赤普冷漠的说道。

正如他所说,至尊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杀!”

孟天正只有这样一个字,手持剑胎,向前刺去。

这个时候,清光冲霄,他体内的门在开启,并动用了他所掌握的各种神通秘术,一时间天地爆响。

孟天正发威,长发披散,身上染血,如盖世战神一般,溢出磅礴的战气,滚滚而涌,震慑诸天。

噗!

当大战的白热化时,孟天正一剑扫出,正中赤普的手臂,让那里血流如注,小臂差点断落下来。

“这怎么可能,他能伤帝族,这一纪元,不应该有这样的人才对!”异域的一些人动容,瞳孔收缩。

一个荒也就罢了,很特殊。怎么孟天正也会这么的可怕?

“杀!”

帝族至尊赤普怒吼,自从他成为至尊以来,从未受伤过,走出族人所在的古地,是为了震慑帝关。

结果,他居然负伤了。

两人缠斗在一起,一下子冲霄而上,到了域外,大星破开,他们从一地杀到另一地,不断的血拼。

一刹那,星空暗淡。

接着,又迅速璀璨,那是星体破灭,也是两人燃烧神能,极力血拼所致。

“哧!”

突然间,在他们从地上打到域外,又从域外杀到大漠时,有一道绝世神虹飞来,太突然了,伴着时光碎片,因为那超越了极速。

噗!

避无可避,孟天正的后背被洞穿,那是一个战矛,长过丈,刺透他的胸膛,穿了出来,带着大片的血。

这是一位至尊偷袭所致,那人站在大漠中,刚才突然掷出此矛!

“暗夜至尊!”有人惊呼。

那是异域的一位特殊至尊,名声不是多好,喜袭杀,让人闻风丧胆,他在这个时候动手,又一次成功了。

帝族至尊赤普有些不喜,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略微沉下脸,加速出手。

“大长垩老!”

“孟前辈!”

许多人惊骇,深感震惊,同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万分难受,深怕他在这里殒落。

吼!

孟天正一声长啸,那杆战矛噗的一声飞出,带着大片的血,在虚空中爆碎。

杀!

就在此时,孟天正收起剑胎,手中出现一杆暗红色的长弓,他一抬手,漂浮在虚空中属于他的血,化成血箭,出现在他的手中。

轰隆!

这一刻,日月无光,天地失色,随着弓弦被拉开,乾坤都要大崩了,出现密密麻麻的大裂缝。

哧!

一道神箭飞出,呈赤红色,冲向那暗夜至尊。

噗!

让人震撼性的一幕出现了,暗夜至尊居然躲避不了,因为整个人被定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血光冲霄,这一箭洞穿其眉心,让他头颅炸开,至尊殇!

结果,天地出现各种异象,似乎在哀悼一位至尊的殒落。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是孟兄年轻时用的那件兵器!”青木老人吃惊。

其他几位至尊也都动容,深感意外,非常震撼。

孟天正年轻时代,以身为种,结果不曾圆满,在最后关头发生意外,几乎殒落,半废了很长时间。

那个时候,他的兵器是一把铁血长弓,杀伐气绝世,结果也在那一次跟他自身一样,处在半毁中。

有传言称,那把弓杀伐气太重,有干天和,惹来天怒,故此让孟天正自身也吃到了苦果,从此半废。

因为,那把弓只要一出,就要血流成河,而且还会伤主人自身的性命,极其不祥。

谁也没有想到,多年过去,这把弓又出现了,这是孟天正最早用的兵器。

“此兵不祥,杀人,杀地,杀天,杀仙,杀己,我亦不能控,今日,你们纳命来吧!”

孟天正吼道。

哧!

大弓被挽起,长弓若满日,弓弦轻颤,一道血箭飞出,那是以孟天正的血精为箭羽,射爆了天穹!

“你!”

帝族强者赤普心惊,迅速出手,他身上也有各种秘宝,不信邪,跟孟天正争锋。

喀嚓!

可惜,一面绝世宝盾爆碎了,赤普震撼,那可是马上就要成为不朽兵器的瑰宝啊,让他心疼不已。

噗!

同一时间,他的一条手臂阻挡时,被射碎掉了。

他很吃惊,因为,那一刻,他的身体形体缓慢,只能以手臂阻挡,他相信换作他人的话,刚才都不能动了。

“动仙器!”有其他至尊大喝。

但是,帝关这一边,也有人催动铁血战旗、十界图等,进行阻挡,隔绝那个方位。

“杀!”

孟天正更是一声大喝,再次弯弓搭箭,从他的心口那里飞出一道亮莹莹的血迹,那是一身血精所聚,哧的一声飞了出去。

噗!

刚才喊用仙器的那位至尊当场爆碎,他没有来得及赶过去催动。

但是,孟天正自身也一个踉跄,脸色苍白,显然付出的这种代价非常巨大!

哧!

他又一次弯弓搭箭,胸口再次溢出一缕璀璨的血液,成为长箭,瞄准帝族赤普。

“我说过,千古以来,帝关缺少一个头颅,需要以你界所谓的帝族来祭奠英灵,借头颅一用!”孟天正大吼。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