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欠蛄族的债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12-06    作者:辰东

“恭喜,贺喜,六位小道友一个个都收获巨大,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将来与各族古祖比肩也说不定。”

蛄易笑眯眯,身体佝偻,满头白发带着淡金光泽,这般向帝族的几位至尊道喜。

这些人都觉得一阵肉麻,因为,跟这老家伙平日的风格不相符。

“跟古祖比肩?这种话就不要多说了。”俞陀一脉的中年强者说道。

其他人都闻言都一阵凛然,十分的忌惮,甚至内心中有种惶恐,在这片世界等阶森严,不朽之王号称无上,没有人可以比肩!

在这片大界中,只要虔诚的呼唤他们的名字,就会有法身显现,那种盖世威压,简直不能理解。

须知,古界异常浩瀚,广袤无垠,比之九天十地所有地域加起来还要辽阔很多倍!

赤蒙泓、余禹、索孤等几人也站了起来,同一时间望向石昊,脸色冷漠,眼中有杀光一闪而没。

这些帝族年轻强者有的真想击杀石昊,沐浴其血,证得所向披靡之无敌名!

还有人只是因为这一次的同炉熬炼,生出杀心,因为仔细去想,这一次他们因荒而变强,可谓是沾光,令他们心中有根刺,想要出手,在此一战而决出谁更强。

“养蛊!”蛄易的声音微弱不可闻,但几名年轻人耳畔还是隐约间听到了那两个字。

这让他们眼中的光更冷冽了,所谓的养蛊,那便是将一群神虫放在一个密闭的罐中,让它决斗,血拼,只有一个王能活着走出。

这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几人心中都很不舒服,他们几人曾经同处阴阳炉内,便被这样比喻吗?

赤蒙泓、余禹脸上杀意更浓,这若是传出去,有损他们威名,同时他们觉得,这一次的确是荒成就了他们,欲杀之证道!

很快,他们离开石谷,很多人带着笑容迎了上来,表示恭喜。

“诸位道友,这边请,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我安排了酒宴,有仙古陈酿,一会儿共饮一杯,如何?”蛄易说道。

一群人离开这里,被领进一片开阔地,那里依山而建,有一片金属殿宇,流转出阵阵仙雾。

这是蛄族重地,只有贵客以及不朽登门,才会被接引到这里,可以说今日来的这些人算是被高规格礼遇了。

“这殿宇啊,当年可是承载了太多大人物的足迹,是一处值得后世强者观瞻之地,上一纪元,有无终仙王、轮回仙王等一些盖代强者登临过。”

安澜一脉的修士这般说道,带着感慨。

其他人心神一震,全都仔细凝望,这金属殿宇昔日是从九天那边移过来的,在那之前,曾为蛄族迎接仙王之重地。

“小友,不简单,算得上一个天纵奇才,你是专为战而出生的。”蛄易带着温和的笑,走向石昊,仔细凝视。

“上仙酿!”随后,蛄易命人上酒。

“不会真的是仙古时代的酒吧?那都过去多少年月了,就是保存下来,还能喝吗”一些人带着疑惑。

很快,有人抬来一口酒缸,色泽晶莹,是以玉石挖刻而成,带着流光,同时还有一种仙韵内敛,返璞归真。

金色殿宇中,传来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而后一片赞叹。

“好浓郁的酒香!”

噗通!

并且,当即就有人醉倒,承受不住这种芬芳。

单若是酒的话肯定不至于此,所有人都知道,这所谓的陈酿中带着莫名的道韵,有一股秘力流淌。

这应是稀世宝酒,许多人惊叹,纷纷举杯,看着那粘稠如果冻般的酒浆,还未饮就醉了。

随后,成片的人倒下,因为,酒刚一沾唇,就醉倒在地上。

“这酒真烈啊,是专为不朽者酿造的吧?”赤王一脉的至尊喝下一杯后,身体居然摇晃起来。

而后,他盘坐在殿宇中,也不理会其他人,闭上眸子,这种酒液蕴含道则,值得体悟。

很快,这座大殿中便安静了下来,再无人说话。

“小道友这边请。”蛄易叫走石昊,离开古殿。

殿宇内,赤蒙泓睁开眼睛,他并未喝酒,眼中露出冷冽的光芒,寒声道:“蛄族,你身在我界,难道还心在帝关吗,想被灭族吗?!”

随蛄易走出的不仅有石昊,还有蛄宏,曾跟六小帝一同进入阴阳炉,也曾在那里得到巨大好处。

“宏儿,你不要跟着了。”蛄族的老者说道,仅带着石昊,返回石谷。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到了这一刻,连石昊都露出了疑色,这老家伙先废他,而后又等若间接成全了他,最后用阴阳炉锤炼其身,不然哪有那么容易重塑真身。

“呵呵,当年啊,我们这一脉也生在九天,那段岁月太璀璨了,仙王横空,不朽之王怒吼,大战激烈,甚至还有更古纪元的生灵走出,参与进来,绝世强者辈出,那种辉煌简直无法想象啊。”老者感叹。

可以想象,那是何等的飞扬的年代,不朽之王血拼,仙王叱咤风云,血染两界,当真是惊心动魄,震古烁今。

“事实上,依据前贤推测来看,那一纪元只能算是小战,真正惨烈的一战将在这一纪元发生,黑暗笼罩大地,血溅各界,诸天沉沦,来一次真正的大清算。唉,生在这一纪元,我既惶恐,又激动啊,那一天何时到来,究竟会发生什么?”蛄易叹息,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上写满了激动,还有一种惧意。

“你想告诉我什么?”石昊问道。

“我想说,生活在这样一个号称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大世,真的很不易,我族要拿回昔日的荣耀,不然活不下去。不成仙王,终究是蝼蚁,连庇护一族都做不到,面对即将到来的最辉煌与血型的年代,各族都要争那一线生机。”蛄易叹道。

“会有什么动乱,谁将出来清算?”石昊询问,这是他最为渴望知道的真相。

“看着大世凋零,聆听盖世强者的葬歌,到时候你便知道了,无上人物辈出,一些强族归来,将杀伐滔天,血浸多个纪元。”蛄易说道,他在颤栗,有激动,还有对未知的敬与畏。

因为,就是他也没有真正弄懂,这些都是那已逝故老的遗言,是前贤的推演。

不过,现在他可能要弄清楚了,因为他即将要走进那个地方,再次觐见那位无上存在。

“你对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石昊问道。

“向你们这一族讨债,欠了我蛄族一位不朽之王!”蛄易冷声道。

他身材矮小,有些佝偻,此时挺直腰背,高声道:“当年,我族原本可以出现一位盖世强者——仙王,但却被石族祖先阻击了!”

石昊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两族间还有这种恩怨?他的背部一阵发寒,这么说来,这个老者并非带着善意而来,而是要算账,跟石昊早先的一些猜测相冲突。

“我石族先辈一个个顶天立地,为了守护边荒,前仆后继,血染边荒,相继战死,想来阻击你蛄族一定有他坚定的理由!”石昊说道。

“嘿!”蛄易笑的有些冷,非常森寒,没有多说,但是那眼神着实有些吓人。

喀!

石谷裂开,有一条石阶道路通向地下,正是阴阳炉所镇守的地方,宝炉还在,此时悬在半空中,缓慢沉浮,带着仙雾,一片朦胧,但仿佛可以压塌万古诸天,那种压力让人要窒息,血肉都要崩开了!

蛄易带着石昊走进地下。

“以身为种,早在仙古年间就被提了出来,而我蛄族之祖便是其中的推演者之一。”蛄易说道。

地下很暗淡,非常干燥,通道很长,这是一片地宫,主路笔直的通向一个方位。

石昊心中微惊,因为,不久前他已经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声,阴阳炉漫长岁月以来都不出世,是因为在帮蛄族古祖镇压法体,助他存活。

阴阳炉就在石谷中,那么这地下……难道栖居着该族之祖?

路的尽头,是一间石室,很简朴,石门粗糙,没有花纹等,更未铭刻着大道秩序等。

“古祖,昔日您在那关键时刻法体被破,仙王根基断裂,今日我为您送来一粒种子,他……以身为种成功了,并且被千锤百炼!”

蛄易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很虔诚,也很严肃,在这里以额头触地,认真叩拜。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