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不舍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5-12-31    作者:辰东

城很大,但就是缺少生气,因为人太少了。

古城巍峨,尽管有些残破了,但依然不失雄浑大势,可惜,只剩下一些妇孺,一些病残守着这里,城太大,人太少。

“这是王的栖居地。”

独臂老人将石昊引领到一座矮山前,处在城中,只是山脚下长满了蒿草,这个地方宁静无声。

山体上,有干涸掉的黑色血迹,枯寂而缺少生机。

还剩下一位王,如今怎样了,是否真的还活着?就是城内的人也不了解详情。

非到生死关头,七王中的最后一人很少出手了,因为想要维持孤城很艰难,只有他还活着,此城才不坠,才可借用天渊之力!

“参见王!”独臂老人带着崇敬,带着虔诚,在这里行礼参拜那座矮山。

“石昊见过古祖!”石昊也很认真,在这里施礼,带着尊敬之色。

无论如何,七王都是英雄气盖世,是可敬的,带着各自的族人在此战斗,永不后退,拒敌边荒外,用血有生命守护着九天十地。

忘不了在黑色古船上的祭坛所见到的画面,七王呼啸,战天斗地,带着族人,包括妇孺、老弱病残,跟敌人血战到底。

尸体一具又一具的倒下,血垩染的古城,功绩盖世间,可是外界却无人得知,岁月将他们的功与名埋葬。

忽然,矮山发光,很柔和,也很祥静,向外扩散。

“我已知你意,带走那些孩子吧。”这是对独臂老人说的话,没有威压,也无能量波动,一切是那么的平静。

但是,石昊却感觉到了一种恢宏正大的气势,不压人,但是却绝对正气磅礴,不可侵犯,堂堂正正。

独臂老人当即老眼发酸,浑浊泪水滚落,当即跪倒在地,颤声道:“谢王上!”

“是我等无用,苦了孩子。”七王中的最后一人,这般说道,轻轻叹息,很萧索,如凋零的黄叶落下。

随后,矮山的光内敛,但却也传出最后一句话语,那是冲着石昊说的,只有两个字,道:“活着!”

这是在叮嘱,还算是在告诫,亦或是预见了什么?

仅此两个字,石昊预感到,这是暴风骤雨的前夜,大波澜要开启了!预示着要血流成河,尸骨成山,或许会死很多人!

七王中只剩下最后一人,他很低落,似不看好九天这一边,这是在提点石昊吗,活下来最要紧!

离开这座矮山已经很久,独臂老人都没有说什么,一个人在出神,目光有些呆滞。

他知道,最后一位王,内心深处是无尽的倦意还有悲凉,征战千古,战气落尽,血与魂终要归于黄土中。

城中,孩子都很沉闷,不爱说话,一个个静悄悄的,哪怕是第一次看到石昊,也都只是默默的观望。

这是大战造成的压抑所致,平日城中根本没有欢声笑语,他们没有童年,没有稚嫩,没有快乐,有的只是在生存中挣扎,守着这座城。

这些孩子大多都失去了父辈,缺少应有的温暖,面对的是冰冷的土地,冷冽的兵器,还有血与骨。

“当……”

钟声响起,全城所有人顿时双目光束大盛,包括孩子们也快速跑动起来,冲向城墙各处。

在他们的手中,持着各种法器,都很神秘,也很强大!

石昊当时就是一惊,这些孩子非常的矫健,远远超越外界的同龄人,如同一头又一头小猎豹般迅速,散发的杀气比之凶兽有过之而无不及!

哪怕是几岁的孩子,也显得异常矫健!

但孩子终究是孩子,他们手持兵器,只是培养一种意识而已,更因为是城中实在无人了,青壮都已战死!

“发生了什么?”石昊问道。

“有敌来犯。”独臂老人答道。

他带着石昊,冲向一个方位,横渡虚空,快速来到一面城墙上,看向下方。

一层光幕已经腾起,守护住了整座古城,那是符文形成的光幕,可阻挡不朽的攻击。

在城下,有一头凶兽,体型庞大,它拥有两颗头颅,一颗是祖鳄头,金黄璀璨,另一个为鹏头,威猛狰狞。

它的身体很大,拥有祖鳄身,但是背后还有一对巨大的金色翅膀,那是鹏翅。

显然,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种族,当独臂老人见到后,当即神色就是一凝。

石昊曾听闻,能到达城墙前的多为不朽者,这是一头真正的不朽生灵吗?

庆幸的是,三藏与神冥不是在这个城门方向,不然的话危矣!

“还好,只是尸体,有人借其躯体再次掂量帝城。”独臂老人长出了一口气。

这只是一头凶兽的躯体,不朽的生灵借尸显灵,针对古城,而且最近频繁如此,依照老人的猜测,大决战马上就要到了!

老人一挥手,让孩子们动手,他们间的交流很简单,几乎都不用话语。

而这虽然不是真正的不朽大敌,但也很可怕,独臂老人居然交给了孩子们,让他们出手。

一群孩子沉默着,但都很果敢,早已站在城墙上一些特别的区域,手持法器,默默祭起符文,催动神圣力量。

轰!

这面城墙像是复活了,发出微光,而后浮现一道巨大的剑芒并向前劈去,斩向那头古兽!

秘宝!

那些孩子所动用都是特殊的秘宝,可以跟墙体共鸣,催生防御符文与攻杀大术等。

不过,他们的小脸一个个都雪白,缺少血色,很快就有人盘坐下来,默念祭祀文,沟通城内的一些“火堆”。

那些火堆很特殊,都是骨架,有不朽的力量弥漫,他们在借用一丝丝、一缕缕神光,通过法器传导出去。

“这么小就让他们做这么危险的事?”石昊蹙眉,这看着简单,但是却蕴含着大危机。

那不朽生灵的骨架,虽然被符文法阵锁着,每次都是借出一点点力量,但是,万一爆发出小团不朽之火,也足以让他们死去一万次。

此外,那法器传导过程中,若有意外,都将是大厄难。

当然,石昊也得佩服城中的人,创出秘法,可以让孩子们都能参战,都有这种勇气,面对强敌毫不畏缩,各个坚毅。

“这还算危险吗,他们的父辈,祖辈,曾数十上百人甚至数千人一同以生命献祭,抱着不朽生灵的骨骼火焰冲出去,跟随王一起并肩战斗。”独臂老人平淡的说道。

这种事很残酷,血淋淋,完全是在拿命来填,可是他却说的那么平淡。

“呼唤天渊之力,要付出的代价更大。”他叹气道。

那种危急时刻,或许是在对付不朽之王!

噗!

有的孩子小脸煞白,虽然实力远胜同龄人,但终究年岁太小,吐出一口血栽倒在地上。

有人上前,将他抬走,小心照料着。

“生在这里,能怎样?”独臂老人说道,简单的一句话,道出了所有。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想跟外界的孩子一样那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带着灿烂的笑长大,那是不可能的!

在这里,活着就是幸福。

锵锵锵!

城墙不断发光,劈出剑气,将那头古兽逼的倒退。

但终究是一群孩子,哪怕借助各种力量,所启动的攻伐术也不足。

到头来,还是几位老人出手,合力催动,这片墙体爆发无量光,在前方形成一口血色战戟,向前劈去。

“噗!”

兽头被斩落,一缕意志之光遁走。

最后,这头古兽被拖入了城中,当然,经过城门口那里的符光照耀,被净化了一遍,斩灭生机,避免有意外发生。

傍晚,城中有火光在跳动,那是兽骨在燃烧,形成篝火。

石昊坐在一旁,看着那些安静的坐着、一语不发、等待食物的孩子们,他心中难以平静。

“尝一块吧,味道还不错。”独臂老人递给石昊一块肉,正是今日的战利品。

这种肉食蕴含着惊人的精气,是血脉恐怖的古兽才能拥有的,孩子们想要吃掉,需要老人们先帮他们反复炼化。

石昊终于明白,为何这些孩子年岁不大,却一个个力大无穷,实力远超同龄人了。

常年以来,他们都是在以凶兽为食。

这若是带出去,培养起来,肯定是一群潜力超绝的人形凶兽,都是好苗子!

“异域的凶兽体内有一些不祥的物质,吃多了不好,会生怪病,不然的话,仓库中那些古代大战所留下的一些凶兽尸体蕴含的神力更充沛,更惊人。”独臂老人说道。

“不祥?”石昊吃惊。

“嗯,常年食用,不找机会化解掉的话,人会迷失。”老人点了点头,告诉石昊要注意炼化掉。

依照老人的猜测,异域生灵不光是一两种凶兽如此,其他王族等也或多或少有一丝丝,只是量多量少的问题。

“孩子们,今夜去跟你们的母亲,祖母告个别吧,将你们埋在心中想说的所有话都告诉她们。”独臂老人站起身来,对围坐在篝火堆旁的那些孩子说道。

“明天,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你们就要上路了,去一个地方学习更强大的本领,等你们足够强了再回来,接你们的亲人,跟我们这些老头子一起并肩战斗!”独臂老人高声说道。

但是,石昊能听到他声音中的颤抖,那是带着感情的话,触动心灵,这是在永别啊。

一些稍大的孩子,全都站了起来,喊道:“不,我们要留下来战斗,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跟祖先一起战斗,血要留在这里!”

“我们要留下!”

“我们不走!”

“这里才是我们的归宿,哪怕战死,血与骨都要葬在这里!”

一群十几岁的少年情绪激动的喊着,大叫着,因为,他们知道老人是想让他们活着离开,不要再回来。

“都给我闭嘴,现在,回去!好好的陪你们的母亲、祖母多说一些话,清晨给我来这里集垩合!”独臂老人喝道。

篝火熄灭了,城中昏暗。

这一刻,对于很多孩子来说,冲击巨大,如同天塌地陷一般,要离开这里了?

可是,他们生活了多年,从出生一直在这里,舍不得走。

清晨,当一缕霞光出现时。

独臂老人带着一些老伙计,一个一个亲自将那些孩子给拎了出来,集中到广垩场上。

“走吧,谁的本领能像你们的祖辈那样,最差劲也能一箭射下一颗大星来,再给我回来!”一个老头子吼道。

在旁边,站着那些孩子的母亲还有祖母等,她们而今也是战斗的主力,不能离去!

这一刻,孩子们哭了,那些妇女也哭了。

在平日,他们沉默寡语,都不怎么说话,可现在却都喊着,叫着,不愿分开。

孩子们冲向自己的亲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语,且放声大哭。

此时,他们的哭嚷着的话语,比平日加起来都要多很多。

当太阳升起时,石昊带着一群孩子离开,金色的朝霞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似是在不舍!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