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震古烁今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1-02    作者:辰东

生命怒绽,独臂老人等身死道消。

大漠寂静,帝关城墙上,一群孩子跌坐在地上,肝肠寸断,泪水长流,大声哭嚎着。

只是,这一切都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死去了终究是死去了,再也回不来。

“爷爷!”

一群稚嫩的大哭声,让帝关城墙上很多人的眼角也有晶莹,看着那些老弱病残悲壮谢幕,他们心中抽动。

悠悠铃声响起,金背老牛又动了,迈开蹄子,拉着古战车向前而来,要过天渊。

战车中,一片混沌,看不清,只有一只手探出,依旧托着原始帝城!

安澜无匹,战力震古烁今,就这样托着那座城,他掌指发光,要横渡过天渊区域。

帝关上,所有人都从头凉到脚,谁还能挡住他?

“不朽之王!”

千百万大军发出大吼声,天地都在颤栗,大漠都在剧烈摇动!

大军分开,为战车让路。

“他们略占优势,要打破平衡了,强渡天渊!”城墙上,一位名宿开口,这该怎么办?

此时,一切都仿似无用了,实力差距摆在那里,没有真仙,没有至高强者,根本就不可能阻击。

这让人绝望,是绝望之局!

“该我们出手了,原始帝关内的人能舍生忘死,焚命怒击,我等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城墙上,有人大吼。

只是,他们不是真仙,不是不朽,能挡的住吗?

有心驱敌,却无力!

“我不想死后被后世人说是懦夫,哪怕不敌也要一战,以我血溅青天,明我志!”一些统领纷纷大喝。

城中,原本萎靡的气氛被引爆了,生死见惯,还有什么可怕的,最大不过是死!

“杀出去,拼了,就是现在,就是此时,血溅青天!”各族高手纷纷大吼。

情绪被引爆,所有人都不再低迷,战意高昂。

就在此时,一名老人排众走出,叹了一口气,制止了众人,道:“你们都退后,让我去。”

“师尊!”齐宏叫道。

他是五灵战车原本的主人,是齐宏的师傅,一位老至尊,被称作青木老人。

城中的几位无敌者守护帝关,这么多年来一直跟异域的至尊对峙,在这座城池呆了大半生。

在他壮年时,驾驭五灵战车,曾威震天下,所向披靡,在至尊中都是佼佼者,难逢敌手。

如今虽然血气枯败,但是依旧是至尊,是城中的无敌者。

他要出关,一个人去战斗。

齐宏等冲了过去,怎能放心,他师尊虽然强,但怎么能挡得住不朽之王的脚步?

“迫不得已,我们得提前动用那块碑了。因为,机会稍纵即逝,等他真正走过天渊,什么都晚了。”青木老人说道。

他白发披散,有些清瘦,早已有了决断,要出关去一战。

因为,安澜现在以大法力托住了原始帝城,正在一点一点的走过来,现在或许是最后的出击机会了。

若是等他过来,再也没有一点办法,无人可敌!

孟天正站出,刚要开口,被青木老人阻住了,道:“不要争,不要多说,让我去,这里由你坐镇!”

城墙上,安静了,其他几名至尊也都沉默了。

最后,他们一起消失,去搬一块古碑,送青木老人出关。

帝关前,霞光一闪,青木老人出现,背着一口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那碑起初不大,只有一人多高,但是他却背的相当吃力,随着他迈步向前,石碑变得越发高大,雄浑起来。

青木老人很吃力,宛若凡人在负岳而行。

这里距离天渊中心还很远,但是他的脊背都快被压断了,随着他一声大吼,轰隆一声,整座碑离开他的身体,变得巍峨如山。

它越发雄浑起来,高耸入云。

青木老人的腰背挺的笔直,他转过身体最后看了一眼帝关,而后蓦地回头,再也不肯向后看一眼。

他浑身发光,符号万千,跟那座碑仿佛绑在了一起,带着它一起向前而进!

“师傅!”齐宏大呼,眼中带着泪,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师傅了,以后再也见不到。

城墙上,所有人都沉默,心中压抑。

风已起,大漠中沙尘飞,老人挺直脊梁,迈开大步,朝前奔跑,人们知道,他此去将不复还!

“镇仙碑,随我去镇杀那个不朽的生灵,斩了那个王!”

青木老人低语着,吟诵古老的咒语,而后大吼了起来,他浑身爆发无量光,血气燃烧,滚滚沸腾,冲向那辆古战车。

同一时间,那面碑发光,血淋淋,上面有各种符号,都是仙道规则,带着肃杀之气,向前飞去。

“镇杀啊!”青木老人大吼。

传闻,这面碑很特别,一旦催动,可以镇杀真仙,斩杀不朽的生灵,但是,用过后便也耗尽法力。

这是当年仙古遗留的一面禁忌古碑!

迫不得已,帝关提前亮出底牌!

“拦住他!”

千百万大军中有生灵喝道,有至尊出列,甚至有一头银色的不朽生灵跟在战车旁边,也要出手!

“蝼蚁而已,一面旧碑,何足道哉!”

战车中,无人说话,安澜沉稳,一只手托着天空中的城池,是拉车的莽牛在开口。

金背莽牛,体形庞大,带着混沌气,声音沉闷,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大漠。

异域,所有人都止步,没有动作。

能够给安澜拉车的古兽,岂是凡种?

天空中,那面碑放大,漆黑如墨,带着血迹,所有符号发光,压盖世间,释放仙道规则力量。

这是镇仙碑,只要祭出,连仙都可杀。

如今,安澜正在对抗原始帝城与天渊,这或许是唯一的希望了。

帝关,城墙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不安、压抑,各族强者都在等待,心脏跳动的厉害。

就等那一刹那!

所有人都希望可以起效果,能够扭转战局。

轰隆!

镇仙碑发光,镇压而下,在那里还有一个老人,跟随它而下,他浑身都是血,把自己当成了祭品,催动此碑!

“师尊!”后方,城墙上,齐宏大吼,热泪滚落。

很多人都心痛,又一位可敬的老者要逝去了,能杀伤不朽之王吗?

战车内,安澜寂静,纹丝不动,不起波澜。

只是,这辆战车饱经战火洗礼,铭刻上了太多的痕迹,此时发光,有刀痕、有箭孔……绽放不朽之芒。

哪怕只是一辆乘坐的战车而已,也自动发光,纹络等交织而出,斩中那面石碑。

喀嚓!

带着血的镇仙碑断成数截,崩开了,从战车四周坠落在地,根本就没有办法临近。

噗!

青木老人的身体也被斩中,当场爆碎,化成一团血雾,就这么逝去了。

至尊殇,天地有感,会显化异象。

然而,战车这里,那些斧痕、箭孔等,道纹流转,磨灭一切,才要显化的天哭等景象直接崩散!

“区区一只蝼蚁,也敢在不朽之王面前动刀兵,死不足惜。”金背莽牛开口,话语张狂,震动天地。

这深深刺痛了帝关内很多人的心,一位至尊舍生忘死,拿命去挡敌人,以血精催动镇仙碑,却这么死去了。

可是,金背莽牛虽然嚣张,但是却让人无力反驳,真的挡不住。

人们绝望了,帝关的底牌都出动了,还是无用,若是让安澜顺利过来,天地都要逆转,这一纪元注定要覆灭。

绝望之境!

“愚昧的生灵,弱小的种族,螳臂当车,自不量力。”金背莽牛冷笑道。

被一头牛嘲讽,且是被一头拉车的坐骑讽刺,让人愤怒,但却无奈,真想杀掉它,斩尽来犯的群敌。

可是,形势比人强,不朽之王叩关,无人可敌!

“还剩下什么,只剩下最后一张牌了,祭出第一杀阵!”城墙上,出现一名老者,年岁太大了,身上满是尘土,足有几寸厚,像是被尘封过一段岁月。

这是帝关中年岁最大的至尊,他带着无奈,还有一丝悲凉,要出动一座杀阵。

“没有补齐,法阵不完整。”孟天正叹息。

到了这一步,不成王,谁也挡不住安澜的战车!

世间相传,有杀阵号称第一,可是从来没有人见到过,都说可能不存在于世间。

谁也没有料到,帝关中有残图,被人摆下了!

“杀!”

那满身都是尘土的老人大吼着,祭出一张残图,伴着海量的阵旗,还有阵台,从帝关内冲了出去。

“嗯?”金背蛮牛觉得浑身牛毛倒竖,感觉到了危险。

帝关上,曹雨生嘴巴张的很大,他有第三杀阵,但是他师傅说过,跟第一杀阵比较起来,提鞋都不配。

因为,那第一杀阵是多个纪元以来就存在的,天地孕生。

一角残图出世,带着无尽的法旗、阵台等,轰向安澜。

其中,有数百杆大旗后面,都站着一名老者,都是城中的名宿,他们在催动精血,尽一份力气。

而那年岁最大的老至尊则盘坐在残破阵图上,浑身淌血,进行献祭。

轰!

盖世神威压落,要轰杀安澜。

这一刻,战车中,那个人终于动了,不再寂静无声,有一根手指探出,啵的一声,点在虚空中。

接着,这里发生了大爆炸!

轰隆隆!

天崩地碎,血染长空。

所有阵台、大旗都解体,崩开了,那些名宿爆成血雾,至于帝关年岁最大的至尊也是一声长叹,在残图上化成光雨,直接身死道消,痕迹皆灭。

“蝼蚁,全灭,死的好!”金背莽牛大笑。

帝关,绝望!

没有了希望,看不到生路。

不过,也正是因为安澜这一次动用了另一只手,他托着上方的古城似乎不稳,剧烈摇动起来。

同一时间,原始帝城中心,七王中唯一还活着的王似乎得到喘息,猛力发动,天宇浩瀚,剧烈震荡。

天渊爆鸣,至高仙道规则之力降落,轰杀向安澜。

安澜的那只手发光,极力对抗,托着古城,同一时间,那五张法旨也再次震动起来,爆出万古不朽之力。

恍惚间,有五位不朽之王大吼着,一起合力,要毁掉天渊。

咚!

天渊颤抖,被撕裂了,出现一道巨大的缝隙。

那种层次的战斗超越了想象,连仙道最高规则都被撕扯出缝隙,足以震撼古今未来!

哧的一声,那里仙光澎湃,接着一道大河奔涌而出,力量太强大了,引发大道规则混乱,秩序不稳。

“撕裂了时空!”这一刻,就是异域的人,也有不朽的生灵发出惊呼声。

那种力量太可怕了,造成天地秩序不稳,干扰了古界的生死存亡,时间长河都打出来了。

“谁与争锋,一群蝼蚁尔!”金背莽牛长笑。

天地颤栗,时间长河奔腾,让金背莽牛很快闭上了嘴巴,因为它觉得这个地方太危险了,仿佛贯穿了时间之门。

它听闻过,这种最高级别的战斗,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事,超出不朽之王的预料!

轰隆!

下一刻,恐怖气息弥漫,沿着天渊裂缝,一口鼎突兀的浮现,庞大无边,一下子压盖了边荒!

这太突然了,惊呆了每一个人?

它从哪里来,其气息太恐怖了,震动了天上地下。

谁都没有料到,大战时,有一口鼎浮现,竟然渡过时间长河,从时间之门内飞出,降临边荒!

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星辰跟着那鼎一起浮现,在其周围转动,鼎内喷薄万物母气,仙金炼成的鼎壁染着血!

至于鼎口那里,有诸天星辰,全部要被吞进鼎内去了。

“怎么可能,从时间长河中震出一口鼎?!”就是不朽的生灵都震惊了。

大鼎压落,万物母气流转,让大漠震荡,金背莽牛颤栗,它当即就惨叫了一声,腿骨折断,跪在大漠中。

这是何其伟力?

“鼎上还有一个人!”这一刻,有人大叫,看到了鼎口上方的景象。

那里有一个人,身躯伟岸,背对众生,带着血,他像是在另一片时空经历过血战,站在那里,如天帝临尘一般!

什么人,渡过时间长河而来?直接压的安澜的拉车凶兽都跪伏在地?!

关于鼎,关于这个人,大爆料,放在我微信上了,有图文解释。我的微信号是:cd后面加五个4,名字叫辰东。加上我后对我发送鼎这个字,或者发送帝这个字,就能看到我发给你的图与文了。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