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盖世强者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1-04    作者:辰东

绝世大战落幕,可是众人心中还无法平静,这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属于何年代?

太震撼了!

天空中,还是有血雨飘洒,每一滴落下,都可焚灭大星,能截断星河,威力恐怖之极。

不过,那片星斗也是跟他们而涌进来的,不属于这一界。

那口磅礴的大鼎吞吐神辉,万物母气浮现,将散落的血精都吸收了过去,跟着一些星体没入鼎中。

只有残血,被炼化干净后,没有了无上法力的猩红残痕留下,染红天宇。

那个人,踏鼎而行,缓缓降落。

这一刻,那景象是壮阔的,也是举世无匹的!

一口鼎横空,一个人踏在上面,俯视天下,绝世无双,身子修长挺拔,满头黑发披散,瞳孔深邃,英气盖世,仿佛主宰世间。

大鼎古朴,由多种仙金混合万物母气铸成,在它吞吐间,一颗又一颗大星在周围转动,而在鼎口上方更是有一片星河,璀璨无比,随着它而起伏。

那个人,踏鼎而来,身上粘着血,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

这么强大的一个人,却也负伤了,可见经历的战斗多么可怕,显然,其伤不是一人所为。

最起码,在那鼎上还有其他痕迹,有刀痕,有箭孔,有剑气弥漫,各种至强兵器都留有印记,曾爆发惊世之战。

而且,应该就是在不久之前发生的。

因为,那口鼎很惊人,能自主愈合,有些痕迹现在就在变淡,逐渐消失。

异域,千百万大军,如临大敌!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生灵是个变数,突兀横空而来,让他们忌惮。

原本,他们都要破开天渊了,可这么强大的一个生灵出现,究竟是好还是坏?

最起码,若无他出现会更好!

帝关,城墙上,人们都在看着,许多人心中发颤,在希冀着什么,在渴望一些事发生。

只是,一位名宿轻叹,道:“我们的命运,无法寄托在他人身上。就是他有心出手也无力,不属于同一片时空,真要碰撞,后果难料!”

这是骨书上的记载,帝关内修士还不可能触摸到那等境界。

“你,该离去了。”

大漠中,一辆古老的战车中传出平静的话语,很年轻,不苍老,如同一个身在黄金岁月的青年在开口。

那是安澜,他第一次当众说出话语!

一路过关而来,面对各种阻击,他都无视,只是在面对这个神秘强者时,他认真了。

鼎上的人不说话,依旧在降落。

谁都看不清他的真容,那里有迷雾,但是能感觉到,他的外表也处在黄金岁月,因为有一股蓬勃的生命力量。

一双眼睛,是那么的深邃,像是要洞穿万世,窥透天机。

“哞……”

金背莽牛发出闷雷般的声响,它很受煎熬,内心十分惊恐,随着那个人踏着鼎降落,它浑身骨骼响个不停,要炸开了。

喀嚓!

终于,它的四条腿骨都断掉了,早先时是跪下,现在则伏在那里,身体颤抖。

这个场面很惊人,那可是不朽之王的拉车古兽,谁敢触之?

可是,这个神秘强者,就是这么的无忌,缓缓而下,带动着的盖世气息,让那头蛮牛瑟瑟发抖,骨头不断裂开。

噼啪一片脆响,它瘫在那里。

要知道,在此前时,这头金背莽牛非常嚣张,睥睨天下,轻视九天,小觑帝关所有人,张扬的不得了。

可是现在,它居然在发抖,不断发出哞声。

人们震惊,这个神秘强者太可怕了,神威凛凛,这是在挑衅不朽之王安澜吗?

当着他的面,压制其坐骑,何等的强势!

有谁敢找不朽之王的麻烦?眼前这个人敢,正在行动!

帝关,城墙上,一些人握紧了拳头,心潮澎湃,恨不能过去,以身代之,一脚将那战车踢翻!

“你知道,我们是无法交手的,真要那么做,这片时空,你身后的世界,都会发生巨变。”安澜说道,依旧平淡。

在其身后,异域一群强者握紧了拳头,他们不服,安澜古祖为何不出手,将那人击杀!

就是不朽的生灵,也难以保持平静,都憋了一口气,那可是不朽之王啊,在被人挑衅,逼压!

坐骑的腿断了,安澜古祖为何不出手?

“天渊被撕裂,你我两片不同的时空恰好都在大战,最巅峰级强者的冲击,开启了时间之门,你顺势而下,伤了我的坐骑,还不算风垩波与骤变,可若是再进一步,将是天翻地覆!”

轰!

这一刻,那辆战车发光,混沌气汹涌。

一刹那,整片世界都被照亮了。

安澜出世!

许多人都睁不开眼睛,那里太璀璨了,一个人形生灵迈步走出战车,依旧以一垩手托着原始帝城,而另一只手则持着一杆黄金古矛!

那杆矛太刺目了,黄金光泽照耀古今未来,仿佛万世归一,永恒长在。

这杆长矛钉穿过天角蚁,刺透过仙王,曾神威盖世,惊古今。

安澜出世,他的身上带着光彩,笼罩躯体,无法正视,十分绚烂与刺目,就如同他手中的黄金古矛一般,锋芒毕露。

“真想杀了你,再回去。”一声轻叹,踏鼎而行的人开口,带着遗憾,还有些许无奈。

这样的话语,震惊四野!

帝关,城墙上,一群人激动,振奋,那是何等的狂霸,张扬,绝对的盖世高手。

金背莽牛很张狂,那是基于安澜的威名,让人愤怒。而这个人的轻慢话语,是源自那无敌的气概,令人敬畏。

可谓石破天惊,这个人在动念头,想杀掉安澜!

异域,一群人发呆,千百万大军都震撼,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这一切,那个人太嚣张了,居然敢如此说话。

“你尽可来试试看,哪怕我背负天渊,需一只手托着原始帝城,我安澜一样无敌世间!”

安澜淡淡的笑着,他极度的自负!

地面上,金背莽牛倒退,虽然骨骼断裂数十处,但是依旧在飞快后退,它实在恐惧,那个级数的生灵让它胆寒。

还好,那口鼎还有那个人没有在意它,且此时万物母气不再涌下!

“两难,杀还是不杀?”那人自语,像是在考虑。

这一下子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他是认真的吗?

“如果真想战,你便不会迟疑,你驻留时光无多,回去吧。我有预感,未来会相见,会有一战!”安澜说道。

“为什么?”后方,有异域生灵不解,很希望安澜现在出手。

一团光浮现,俞陀出现!

他轻语,道:“不在同一片时空,真要开战,将天塌地陷,岁月混乱,或许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俞陀开口,道出这些,他知道没有办法开启战端,双方只能克制。

“看来,你在那片时空敌手不算少。”安澜又一次开口,看着对面那个人,因为那人身上血迹斑斑。有些是敌人的,有些是属于他自己的!

的确,这名盖世强者身上有伤,他那么的强大,可还是负伤了,可以想象他所在的岁月空间中,那是何其的残酷。

“唯有如此,才能磨砺出无敌身,纵横岁月长河中。”那神秘强者哂笑,无比洒脱。

就在此时,帝关,城墙上,却有一个人在落泪,激动而又悲伤,带着忧色。

那是叶倾仙,她很神秘,都知道她在帝关,可是平日极少出现,不知道在做什么。

有人说,她一直在闭关。

便是上一次石昊被交出,押向异域时,她都错过了。

可是今日,她却出现,看着虚空中那踏鼎的男子,她心绪激动,一双美目中不断有眼泪淌落。

她的身体有些不稳,甚至有点模糊,但是身上一口仙钟印记轻轻一震,她终于又平静了。

“我跟你不属于同岁月空间,的确无法改变什么,也做不了什么。”神秘男子轻叹,时间不可违逆!

他转过身,踏鼎而立,道:“这不是我第一次渡岁月长河,很不巧,还有过一次经历。只是,很可惜,同这次一般,都不是我想见证的年代。但是,我却也有发现,有一滴血,与我血相近,却属于这一纪元,曾随我而行,可又莫名回转,归于此世。”

一滴血?

他为何说这些话,在给予提示吗?

帝关,城墙上,魔女一颤,她犹记得,三千州天才争霸战时,石昊曾在仙古遗地的万物土中发现一滴血,并得到。

那个时候,魔女还曾亲眼看到过一口鼎,就跟帝关前那神秘强者踏着的鼎一模一样。

那滴血是鼎遗落的。

踏鼎图,也算是战斗景象,鼎怎么吞吐星辰等,还有那人的爆料。木有看过的可以去我微|信看,昨天发过。我的微|信号是cd后面加五个4,名字叫辰东。加上后对我发送鼎字或帝字,就能收到回复了。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