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败了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1-14    作者:辰东

葬士,这一族出现了,有男有女,都很年轻,乘坐一辆黑金战车,从地下出现。

葬地,离这里不算十分遥远,他们沿着地下古葬脉而来,让帝关前有了变数。

“别误会,我们只是来看热闹,没有出手的**,沉睡这么久,想看一看当世英杰有多强。”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

这是突兀出现的一股势力,谁敢放松?

就是异域也不敢大意,哪怕他们很强,能俯视天下,自信满满,但是面对葬区也忌惮无比!

因为,不久前,不朽之王曾亲自去造访葬地,以十分郑重的态度面对,且一去很多日,让人吃惊。

不朽之王何其超然,高高在上,俯瞰岁月长河流逝,坐看人间天骄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世上一切很难入他们法眼,可是面对葬地,他们极度重视!

“我们退后一些,诸位请继续。”其中一人说道。

石昊很意外,因为,这么快又见到了熟人,三藏与神冥也在,不过一直没有说话。

“奉葬王之命来观战。”终于,神冥笑了笑,露出一嘴晶莹的牙齿。

这几个生灵都是黄金葬士,其中三藏的圣洁、神冥的魅惑,都格外的引人瞩目,想不注意都不垩行。

过去,人们对葬区了解太少,而帝关这边甚至都不知道,直至近来才洞悉。

黑金战车,带着岁月的斑驳气息,哪怕当中掺杂着少许黑暗仙金,可它还是被腐蚀的暗淡了,布满裂痕。

那是时间斩下的,岁月所留,透发着某种古老的底蕴,镌刻着大道的痕迹!

“几位,可作壁上观,待我等破开帝关,请你等去共踏此界!”一位至尊开口,对几名年轻人并不轻视。

这让人心中一惊!

石昊有理由怀疑,安澜、俞陀入葬地时,跟那里的葬王达成了某种条件。

不过,如今早已没有什么退路,还有比异域叩关更糟糕的事情吗?

“嘿,葬地的朋友,你们好,久仰了!”异域有年轻人开口,并且是帝族,向那几人打招呼。

从身份与地位来讲,黄金葬士跟帝族相仿。

“你们照旧,当我们不存在。”一位女葬士说道。

“好,我们速战速决,尽快杀了这些人,再与诸位相叙。”手持天戈的那名帝族青年开口,而后吩咐道:“还不去杀了他们,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不要浪费时间。”

可以说,这相当的轻慢,带着侮辱,看不起帝关这边的人。

“嘿,哈哈……我先来,那个谁,自以为是的无名之辈,你过来,先从你开开杀!”

异域方向,走来一个年轻男子,身穿银色战衣,英姿勃发,但是现在却在大笑,很随意,不像是要大战。

他在点指金展,相当的轻狂,带着不屑。

“我名金展!”金展冷声道。

他心中憋着一股火气,恨不得长啸,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轻蔑过,对方带着不耐,就想随意打法掉他?

这一次,他是为了崛起而战,若帝关宁静,平息下来,这将是他一笔辉煌的战绩!

怎能让荒专美于前?他不服,荒能屡战屡胜,他又差几分?当日虽然被荒击败,但他心中有太多的不甘。

金展自信,他脱胎换骨了,远胜从前,可以在这帝关前一战而动天下!

“什么金展银盏的,都是死人一个,不用多提,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杀了你也不会增加我的光彩。”

那银袍青年非常不客气,直接就这么嗤笑,以冰冷的目光看向金展。

哪怕石昊对金家反感,此时也觉得异域的这个修士太过了,嚣张的不可一世,真的以为帝关好欺吗?

“来,来,来,让我取你人头。”银袍年轻人走来。

“杀!”

金展怒了,这般羞辱让面色如血,长发倒竖,眼神凌厉,向前杀去,动用了该族的大神通。

这一脉体质强横,最喜炼体,金展上来就是一记掌印,轰杀出千百道符光。

轰隆一声,大地剧震,乾坤间大道规则浮现,这是金展的实力体现,他如今在斩我境中体悟极深。

“哧!”

一道银芒出现,对面的年轻人抬手就是一刀,捏刀印,斩虚空,断天地!

他相当的随意,但是攻击力惊人!

轰!

金展的掌印化作流光,在虚空中被切开。

“不过如此,就这么一点本事吗?”异域的年轻人笑道。

后方,帝关这边的人都是心惊,金展绝对强大,在同辈中已经算是天纵奇才,没有几人可以比肩。

“这个人不简单,不是一般的王族,他的体内有稀薄的帝血!”后方,有人低语。

这个银袍年轻人很强,在其运转法力时,体内散发出一缕淡淡的帝族气息,令人敬畏。

帝族,无论那一脉都数量极其稀少,繁衍非常困难,因为若是人数足够多的话,足以横扫天下!

一般来说,其他种族跟帝族通婚,若有子嗣,所诞下的九成为帝族,他们的血脉极其霸道。

当然,这仅限于正常情况下。

而在漫长岁月繁衍过程中,总有意外,以及一些帝族体魄有恙等,则可能会诞生出其他族的子嗣。

这种后代体内流淌着稀薄的帝血,比不上帝族,便成为了旁系,但也要强于其他种族。

金展很不幸,遇上了一个!

但是,从金展自身来说,他很不服,觉得受到了侮辱,因为对面有嫡系帝族,可是却不理会他,只遣出这样一个斩我境界的血脉不纯的旁系来跟他交手。

“杀!”

金展大吼,全面爆发了,额头上浮现神秘纹路,甚至长出了角,光彩慑人。

这一刻,他的气息暴涨,实力激增,宛若脱胎换骨了。

他并不是人族,谁都知道,金家虽具人形,但却另有来历,现在他施展天赋能力。

轰隆隆!

天地虚空塌陷,他要禁锢银袍男子,将之击杀。

这一刻,金展是可怕的,额头上的纹络飞出,不断扩大,每一条都如同一条山岭,镇垩压向前。

他在构建规则,在天空中形成一片法界,是规则之域,笼罩四方,能镇垩压强敌!

哧!

并且,在其额头飞出一只晶莹的角,撕裂天地,没入那片法界内,横斩一切!

这只角很特别,徜徉规则中,可以斩道,能够切割秩序,要将那镇封在法则之域中的银袍男子斩杀。

这相当的强悍,那法界轰鸣,真的定住了银袍男子,让帝关城墙上不少人欢呼。

可惜,在那只角落下,将要斩中对手时,那个人动了,突然挣脱,浑身发光,焚烧出惊世战气。

那是帝族之血,虽然稀薄,但是可以破灭所有阻挡。

轰隆!

这个银袍年轻人挥拳,向着金展扑杀,神威凛凛,击穿法界。

两人快速交手,纠缠在一起,如同大爆炸一般,虚空中发出阵阵轰鸣声,神光璀璨,照耀大漠。

不得不说,金展真的强的离谱,比以前提升了一大截。

但是,很可惜,当交手到三十几招时,他被对方一拳轰飞,大口吐血,因为这一刻对方的力量激增,令他招架不住了。

那是帝血沸腾,随着银袍年轻强者发力,打的金展口喷鲜血,面色苍白。

“你太弱了!”

银袍年亲人冷声道,再次向前进逼。

轰!

银袍年轻人动作如鬼魅般,太快了,冲了过去,接连出重手。

金展被打的踉跄,不断横飞而起,遭受重创。

砰!

最为可怕的是,最后被银袍青年追上,一脚踏在他的胸口,让他浑身骨骼噼啪响个不停,断掉了。

他一脚将金展踏在了地上,俯视着,道:“帝关所谓的英杰,当真很弱,土鸡瓦狗!”

他用力一碾,金展胸膛塌陷,鲜血狂涌而出。

后方,一群人怒斥,金家的人急眼了,金展就这么要殒落在这里?

王家人也看到这一幕,一阵轻叹,堂堂金展,一代天纵人物居然这么容易就败了!

前后对比,他们想到了荒,为何有这样的差距,荒可是名动异域,在被囚那一界时,还曾击败过真正的帝族呢!

许多人都听闻,荒曾斩过赤王后人,击败了时间之兽。

真金需要火炼,显然,金展败了,不曾磨砺出灿烂金身,自身要败亡!

这是第一个失利者,在残酷大世中未能证明自己,无法崛起。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