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各自上路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5-04    作者:辰东

那群人在哀嚎,恸哭,声音响彻云霄,踏着长空而来。

五口朱红色的大棺,很压抑,载着五条龙的残体,连全尸都没有留下,甚至有的棺中只剩下一滩血。

谁能想到,堂堂王家五条龙,叱咤风云,呼啸九天十地间,就这么的死掉了,而且是被王长生亲手击毙!

“啊……”有人在大哭,落下血泪,但是又能如何?

报仇吗,那就意味着要弑祖,五条龙的后代百感交集,心情酸苦而又复杂,居然落到这一步。

不过,他们知道,王家避过一劫!

曾经相同的因,却结出了不同的果,事实就是这么难料。

仙域法旨降下,金家、风族等家垩族内部愁云惨淡,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逼着他们自己动手,进行大清洗。

而王长生所在的王家,却不在此列。

这一日金太君仿佛在一下子苍老了十万年,满脸老皮褶皱,雪白发丝干枯,随风坠落,她如同油尽灯枯。

“噗!”

前方,一个男子的头颅飞起,伴着一声低吼,还有族内成片惶恐的叫声,金太君麻木的挥动手中的长刀。

这一日,她亲自动手,斩杀了很多后裔,其中有她的亲孙子,甚至还有他的亲女儿。

她的这一脉,简直要被杀光了。

王长生是自己动手,格杀五子,而她则是被逼着动手,必须要斩掉跟黑暗生灵有过来往的子嗣,惨不忍睹,这一脉人丁凋零。

还有风族,该族老祖同样被仙域强者传下法旨,强行逼着斩杀族中勾结黑暗生灵的人。

这位老祖早已成道多年,可今日却险些道心崩坏,因为他总共还有七个儿子,都在被斩杀的名单上。

他曾有很多子嗣,不过有些亲子都先于他老死在岁月中,还有的夭折,七个儿子如今是该族的参天垩大树,结果全部毙命。

这是一场狂风暴雨,席卷了修炼界。

并非夸张,许多修士有感,这几日间,天穹上在下雨,带着淡淡的殷红色,那是世间强者殒落过多所致,引发天地异象。

两个大家垩族,直接就垮了,死了太多的人!

人们从中也感受到了仙域强者的恐怖,就这么逼两族老祖杀自己的后人,生生让两教走向没落。

但是,金太君与风族老祖都活了下来,并未被击毙,仙域传下法旨,让他们戴罪立功,灭杀黑暗生灵。

“好狠,仙域这帮人可真不是什么善类啊,够铁血,够绝情,不过我喜欢,哈哈……”在这种关头还能笑的,自然是曹胖子。

他们受够那几族的恶气,今日两教近乎全灭,让他们高呼,大快人心。

天下风雨飘摇,各族修士莫不心颤,居然发生了这种事,长生家垩族真的曾经背叛,要跟黑暗生灵同流合污,反过来杀他们。

“唉,王长生收尸练功,心志如铁,金太君诛己心,自身半崩,这就是差距啊!”

拓古驭龙、天角蚁等人谈论,对前者十分忌惮。

不管怎么说,烂木箱丢失,至今成迷,人们不知道它落在何方。

喀嚓!

一道又一道大裂缝浮现,那是九天十地对碰,末法进行时,如火如荼,这已经是两个月后了,数个长生世家被清洗,险些除名!

而这个时候,末法时代正在大步走来。

“啊……”有人曾听到,郑德准至尊大叫,他的寿元无多,生命在最近两个月以来急骤缩减,躯体不断干枯。

这种变化太恐怖了,大德之人郑德险些老死!

同一时期,九天十地发生了一些非常恐怖的事,有不少名宿坐化,老死在岁月中,灭绝于末法时代。

在此期间,仙域真正撤军了,而今只剩下了小股,在维系着最后的平衡。

毫无疑问,他们也要撤走,这片天地终究要寂静。

在这两个月以来,石昊连着送走了几批人,拓古驭龙、卫家四凰中的两人,跟他挥手,最终进入了仙域。

十冠王、谪仙虽然只点头,但是,也算是同为对手、竞争者一场,惺惺相惜。

有些人石昊曾经去送,而有些人则不去理会,比如六冠王宁川等,他不曾前往,若有机会,他或许直接斩杀。

仙域有些道统派垩出强者接引,故此,有些人石昊不便去送,除非是知己,真心朋友,不然他不会去冒险。

“哥,你真的不走吗?”

这一日,石昊暗自送了秦昊一程,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要进仙域了。

因为,秦昊身上的那块仙骨来头蹊跷,秦长生为他创造了一个机会,引起某一仙王世家的注意,要研究此骨。

秦长生早已打定主意,他不想发生“长生祸”,那像是一个可怕的梦魇,时常徘徊在深层次休眠的心田间。

一个纪元以来,他都不安!

他秦长生,还有穆长生,在加上王长生,令他时内心最深处难以安宁。

“魔女,你当年喜欢的男人到底是谁,该不会就是我吧?哈哈……”石昊为魔女送行,开起玩笑。

昔年,魔女曾脸皮很厚的说道,自己早有喜欢的人,石昊不是她的菜,相当的彪悍。

“来呀,等你哪天功参造化,从这一界生生杀进仙域,你就是我的菜了!”魔女笑着,给了石昊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过,最后离别前,她却又收起了笑容,不再戏虐,轻轻一叹,走过来,轻柔地抱了抱石昊,而后走向远方,道:“你保重!”

魔女远去了,就此不见。

“你不走吗?”石昊问曹雨生,他将王大、王五、王家老八的法阵提炼出来,将法阵刻印在曹雨生的体内。

可惜,王家另外五条龙直接被秦长生斩杀了,再也得不到他们身上的残阵。

“我就不走了,我的道在这一界,改天情况不对时,将我自己埋下就好了,千百万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曹雨生拍着胸膛。

可是说着说着,他的眼圈就红了,道:“就是那个时候不知道我是否还记得你,是否还记得自己,是否还记得一些不想忘记的人,一个纪元后,或许两个纪元,我还能见到谁?”

曹雨生没有走,但是独自一个人隐居了,暂时从世间消失。

补天道,举教迁徙,所有人都要进仙域,清漪最后一个上路,她不断回头,向后看去,像是在等什么人,想要看到那道身影。

最后,她逃了,借助法阵,不断横渡虚空,暂时离开补天道。

她怕石昊真的出现,怕有人伏击他,因为接引他们这一教的是一个非常的强大的古老道统。

事实上,并未有人阻击,不过她还是离开这里。

一片幽静之地,清漪独自站立,不久后,一道身影落下,站在她的身后,传来温和的声音。

“是清漪吗?”

白衣丽人转身,神色复杂,美眸转动间,有千言万语,可最后能说什么?她终究是要离去。

“我们两人终究是融合归一了。”到头来,她的美目中蕴含着水汽。

“我已知道,你已不是曾经的清漪。”石昊点头,默默站着,不再说话。

“清漪本就是我!”那绝代丽人强调,但却有种柔弱感,她想抓住什么,证明什么。

“此生,你的愿望是成仙?”石昊问道,想成仙就要去仙域,别无选择。

很久,清漪都不说话,最后才抬头,眸子中蕴含着水雾,有晶莹滚落而下,带着光彩,凄婉而伤感。

“我想成仙,可我又很矛盾!”她在艰难的选择,最后转过了身躯,看着天边。

“你会成仙的。”石昊点头。

“跟我走,或者,你等我,我会找人庇护你,让你进仙域!”清漪看着他,很认真。

“不了,我的道不在那里,我要在这方世界寻找,成就圆满大道。”石昊摇头。

“你是怕我做不到吗,一定可以。”清漪落泪。

“你走吧,便是身在末法时代的这方天地,我也不会被困住,末法时代得证大垩法才是真!”石昊语气坚定。

很久,清漪都没有说话。

她知道,那不现实,从此一别,多半就是永远,再也不可见。

此时,她眼中不断有晶莹滚落,怔怔的看着那个人,像是要把他烙印进心里,哪怕一个又一个纪元过去,还能记得,永不忘记。

“我希望,成仙路上见,那时还会再相逢。别无所求,只想你能平安,千百万年后还能出现。”清漪落泪,而后大声说道。

最后,清漪上路了,带着伤感,带着悲,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清漪还是月婵,越走越远。

“我想,很多年后,我或许会后悔的。如果还有机会再相遇,我一定会做出另一种选择。”在远方,她迈进仙门,带着失落,带着怅然,带着无尽的遗憾。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路,九天寂静了,能走的人都走了,留下一片凌乱。

仙域大军最终都撤退了!

而此时,黑暗大军也不见踪影,黑暗物质都消退了。

因为,末法时代到了!

石昊一个人在黑暗退潮后的大陆上垂钓,他看到了诸般景象,见到了某种真垩相。

“黑暗造就了一切。”他像是孤独的钓者,一个人垂钓万古生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