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不属于当世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6-06    作者:辰东

那声音飘渺,但却真实,他化千古,这是何其骇人听闻的手段?

让人吃惊,几疑在梦境中!

那滴血很璀璨,映照诸天万道,断下岁月长河,烙印古今间,沿着粗糙的石壁向下流淌,令混沌塌陷。

小狗崽倒退,不由自主,它浑身毛发倒竖,着实惊悚了,有生灵“他化千古”,这是极度骇人的事。

那生灵是要纵横千古,化掉无穷岁月,还是其他?

“亘古亘今,都是他所化吗?”水晶头骨也提到了一种看法,则更为恐怖了,这个念头不能起,不然过于吓人。

禁区之主摇头,那不现实!

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的沉浮,他化千古,若是揣测下去,有诸多妙义,蕴含着极致大恐怖,当真不可去细究。

不然的话,太过可怕!

粗糙的石壁,那刻图浮现,如同一部厚重的历史画卷,铺展开来,在那滴血的映照下,不再模糊,逐渐清晰。

他们能看到那段岁月的记载了,有文字,有刻图,镌刻着沧桑,那是岁月的沉淀!

“怎么可能,他诞生于帝落时代?”小狗崽目瞪口呆,灵魂都觉得发冷,难以相信,死死的盯着石壁。

那简单的线条,粗犷的画风,非常的原始,记述了昔日之事,发生在无穷岁月前。

一个年少年,从大荒中走出……

他由弱而强,不断蜕变,在人道领域中,一步一步成长,他决战于大世,沐浴群敌之血,踏出自己的路,坚定向前。

荒,那是他的身影,铭刻在粗糙石壁上!

怎会如此,真有轮回吗,他是那个时代的生灵?

还是说,他是从这里回到了帝落时代?活着轮回。

可是,一个生灵的真身怎能临近那里?长年累月的活在那里,会扰乱岁月长河,改动过去,乾坤将大裂!

过去已逝,不可改变。

就是无上仙王,哪怕可以追溯时间长河,遥望未来,但也只是过客,真身不能长久降临,更不能更改任何因果。

谁可扰乱岁月,谁能肉身回到过去,并与那一世生灵交集,并被纪录下来?

这不现实,扰乱了太多,因果太大!

仙域,敖晟王城。

这一刻,敖晟仙王正在推演,盘坐蒲团上,混沌气起伏,如同汪洋一般浩荡,淹没了仙王洞府,让亿万里星空都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他法力盖世,无以伦比。

但现在,他面无表情,一双眸子深邃的吓人,渐渐如同两口黑洞,汲取诸天大道碎片,法则垂落,将他包裹。

“不在这一世,从这部古史中消失。”他冷漠自语。

古洞中,一丈石室内。

石壁上的原始痕迹,不断呈现,讲述昔日旧事。

“他跟暗黑真龙族对上了,杀的好惨烈,只身大战该族十几名强者……”

石室外,几人都在盯着,看着石壁上的可怕记载,像是在经历着一个人曾经的岁月以及他的喜怒哀乐。

“屠夫!”

禁区之主的面色变了,瞳孔急骤收缩,他所说的那两个字,听着可笑,但是却事关重大,可以说惊天。

他与水晶头骨、金色骨掌等三个老妖怪曾经谈及过,提到过几个生灵,将一个分封于六株不死仙药中的生灵戏称为卖假药的,将一个斩杀世间诸敌、横推天下无对手的冷酷强者称作屠夫。

“年轻时代的屠夫,他果然是帝落时代的生灵,是那个时期的修士!”

“那是少年屠夫,在那个时代跟荒对上了!”

可惜,依据粗糙石壁上的记载,两人有过对峙,但是却并没有决一死战,就那么错过了。

“有些遗憾,真想看一看屠夫年少时有多强,居然没有跟荒对决,不曾血战!”

并且,屠夫离开了那一大界,从此消失。

石壁上,一片痕迹隐去,另一片刻图就会浮现,讲述千古兴衰事。

禁区之主等人略过其他,只看跟荒有关的记载。

“他诛杀了上苍一脉八子!”

金色骨掌发出神识波动,这般叹道。

所谓上苍一脉,当世早已不可见,但可在很多个纪元以前,那却是无上种族,血脉强大到不可想象。

不然的话,何以敢以上苍为族名?

“他斩掉开天神祇一系十三位后起之秀!”

水晶头骨动容,凝视石壁,见证了一段辉煌的古史,看到了一个年轻人的可怕战绩。

一页又一页历史篇章被翻开,一段又一段岁月流转,帝落时代,那里有荒的身影。

此时,石昊在何方?

出现在这个世界时,他曾发懵,经历多年杀伐,冷静下来。

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也是一个可怕的世界,曾听到仙王呼喝声,看到过漫天的仙王血洒落,毁掉亿万里土地。

他曾险些被血雨淋中,九死一生,避过灭顶之灾。

这个时代太可怕,征伐不辍,万族竟道,这是一个难以想象的辉煌大世。

但是,随着有一日的到来,天崩了,诸天高手决战,毁掉了平衡,万物遭劫。

盛世落幕,无上高手都不见了。

同日间,天地步入末法时代。

并且,这一界干枯了,跟其他界的通道被截断了,不能往来,就此绝天地通。

石昊木然,末法时代初临,让他误以为回到了九天十地。

这段岁月太漫长,举世茫茫,所有生灵都不认识,没有一个故人。

他知道,自身不在九天十地,而是在另一片时空,只能接受现实。

早先时,他以为这只是考验,在某一个小世界中,早晚能找到出口。

甚至,他也曾怀疑,这可能是幻境,是一种考验,终究要破开迷雾,返回去。

但是到头来,他吃惊的发现,猜想错了,直觉告诉他,这乾坤是真的,末法时代到了。

这是一个大世界,真的不能再真。

“一切都是真实的,我误坠何方?”

接下里,石昊沉默了。

他行走于这片天地中,修行,寻觅真相,悟道于末法时代。

他了解到很多,内心有波澜,有猜测,但是,在这世间他能向谁诉说?

这一切,他只能埋藏在心中,他不属于这个时代,但却跟它产生了交集,不虚幻,正在真实的发生。

“他化千古,将我化来了吗?”

石昊唯有修道,可是,这段岁月当真难熬,这里步入末法时代,镇压当世的生灵,无人可成仙。

时光流淌,岁月无情,一晃就是九千年!

他已经不再年轻,真实年岁已过万载,那朝气蓬勃的状态在末法年间、最艰难的时代,怎能保存?

石昊两鬓斑白,峥嵘岁月逝去,他即将要走过人生最巅峰状态,如那红日般开始西倾。

“我会在这个世界老死吗?”

石昊严阵以待,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他精研所有秘术,完善自己的法与道,身体五大秘境越发璀璨。

不灭经、原始真解、仙经等,都是他所修行与参考的重要的法!

他保住巅峰状态,长时间都没有下滑,虽已白发披散,但生生让那血气鼎盛了数千年,而这时他已经一万数千载。

血气终究开始走日渐亏损,走了下坡路。

古洞,石室外。

禁区之主等人观看粗糙石壁上的记载,都蹙起了眉头,帝落时代,走向末法日,那天地压制的太过恐怖了。

因为,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仙王血都曾倾泻,苍穹上,各种法则狂暴,镇压所有妄想成仙者!

这是一个不可能成仙的时代!

总的来说,比之当今的九天十地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恐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帝落时代遭遇大劫,死的强者太多,他们化道了,成为规则的一部分,镇压那一世。

谁想突破?都要过那一关,根本无法打穿那无穷的法则压制!

帝落,末法时代。

石昊日渐衰老,最后一根黑发也转白了,曾经如玉石般晶莹的肌肤,渐渐出现不少细小的皱纹。

到了后来,他的血气终于开始枯竭,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步入人生的晚年,此时,他两万七千岁了。

到了这一世,曾经的成道者,他所见到过那些很强的生灵,都早已坐化不知道多少年了。

他是一个孤独的苦修士,本就不属于这里,而今又看着曾经遇到过的那些强者,全部尘归尘土归土,石昊越发沉默。

因为,很多年以前,便早已没有了跟他一个时代的修士,所见只是枯骨,两万多年前的生灵都早已死尽。

茫茫大世,一个旧识都没有。

甚至,那些后来的强者,也都已先他而坐化了。

大世更迭,换了不知道多少代人!

血气枯败,步入晚年,石昊如那天边的残阳,垂垂老矣,但即便如此,他也熬到了三万载那道关卡。

他活过了三万年,这不是至尊在末法时代所能拥有的寿元。

这三万年来,他完善自己的大道,道行不断得到淬炼,周身无暇,通体无垢,实力越发的恐怖了。

可惜,天命不在,寿元终有尽头。

石昊活到三万多岁,生命无多,白发迟暮。

这一刻,他心中有憾,莫名离开曾经的天地,来到这不属于他的纪元,很多人从此再也看不到了。

临死前,都不能再相见!

怎能甘心?

一些熟悉的身影,浮现心头,他心有执念,不愿“散道”于天地间!

“成仙!”

石昊仰头望天。

到了这个境界,虽然血气干枯,但是,他的道行却越发深不可测,修道三万多年,对诸天的感应敏锐到极致。

他看到了,在那天宇上,有一层很厚重的光幕,其他人捕捉不到,唯有他功参造化,一双天目才能看的真切。

“那是大道法则,是殒落的诸天真仙所留,还有无上强者的烙印,封堵了前路,冲之不过去就无法成仙。”

唯有击穿,才能脱樊笼!

明天三章,今日就一章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