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天庭不可立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7-03    作者:辰东

自古至今,妄立天庭者都死了,没有一个落下好下场。

这根本就无意外,甚至有快破开王境者,见到成帝曙光了,但到头来也是凄凉落幕。

若是一代人也就罢了,而是几代都如此,数个天庭,先后大崩,祸及各自的种族,近乎全灭!

“屠夫,身在界海,这是一个盖世高手,在界海中都可尊之为无上巨头,他的祖上曾和人共同完善仙域修行之法。”盘王述说。

屠夫的祖上,那当真是功参造化,同几个老仙王一起实力逆天,都敢杀到界海那边去,敢打落下来接引古殿。

但是呢,到头来几个老仙王还是都死掉了,他们共创的天庭大崩。

最后,那几族只有屠夫与一两人躲避过劫难,其余全部殒落,血脉灭尽。

“嘶!”

石昊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还真是邪性。

这件事他曾听闻过,在五十万年前,世界树之巅的那个背生金色羽翼的女子曾跟他提及过,让他不要随便立天庭。

“到底是什么导致的?”

石昊猜测不出,看向盘王,向他求教。

毕竟,这是一个活的岁月无比久远的仙王,他了解的肯定比石昊要多。

“不知道啊,情况太复杂,有各种传闻……”盘王摇头,但还是讲述了一些。

有古代仙王说,天庭可能是被诅咒的,在那帝落时代,曾发生过一些大事纪,不允许它再现了。

也有人说,黑暗与不祥,天生跟那天庭对立,一旦真有人立下它,就会被找上,到头来要全灭。

还有人说,天庭或许存在过,曾十分鼎盛,强到极致,可惜在帝落时代耗尽了气运,从此厄难相伴。故此,后世人谁敢立天庭,就等于在偿还大气运。

说法不一,一个比一个玄乎。

石昊皱眉,他有些不太相信。

“这件事真的说不准,总之你不要妄立就好了,免得惹祸上身。”盘王提醒,在下界也就罢了,毕竟不曾涉及到更高的仙道更次。

在这一界就不同了,事实上,很多古老的的家族都眼红,谁不想借用天庭之名,若是立下,必然影响巨大。

可是,有谁敢呢?

“还有一种说法,堤坝世界的岸上不是一行淡淡的脚印吗,有人猜测,这是帝落时代跟天庭有关的生灵所留。”

也正是因为那双脚印,导致一代又一代仙王,前仆后继,追寻着它,进入界海,要抵达终点。

“穿越黑暗之地,尽头之后有终极秘密啊。”盘王慨叹。

石昊露出讶异之色,就连天庭的秘密到了最后都指向了界海的尽头?

黑暗之地、接引古殿、天庭等,居然都有同一个目标!

“筑神庙吧,世间各族生灵常诵我等名字,可让仙王元神越发坚固不朽!”盘王说道。

仙王之下,其塑像被供奉在神庙中,所得或许只是信仰之力,而仙王则意义完全不同了,可固元神。

“还有这种讲究?”石昊讶然。

他一直以为,于天下筑巨宫,得到万族祈祷,所得到的只是愿力,跟信仰有关,能构建出神体。

现在看来,还另有秘密。

常诵一个人的名字,等于在加持其元神,可令他越发的强大,元神万劫不坏。

石昊仔细了解了一番,随后更是亲自体会。他刚从异域杀回来,各族不少生灵都正在诵他的名。

“唔,有些益处。”

他觉得对自身来说,意义不会那么深远,因为这跟他的道不是很契合,他以身为种,最本质的意义就是,不假天地外物,从自身寻道。

得众生之力孕养元神,哪有自己修行来的力量可靠?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虑,盘王解释,道:“那只是辅助而已,仙王不会全部寄托希望于外,都以自身修炼为主。但是,有辅助终究是有好处的。”

“这个世界是平衡的,仙王要付出什么呢?”石昊问道。

“庇护追随者。”盘王解释。

若是有人****诵其名,足够虔诚,仙王也许会有感,尤其是其中的朝圣者,会被保护。

“甚至,有的仙王刻下真名,告知世人,虔诚道姑,他会降下一缕法身,于生死关头救助。”

盘王说了这么一段话。

所谓真名,是蕴含着咒语的名字,呼唤真名就等于在吟诵一段咒语,于冥冥中向仙王祈祷、沟通。

仙王温养元神时,所留下的庞大的愿力,会生出感应,可能会因此降下一道法身。

当然,吟诵真名是要付出代价的,非一般强大的家族不敢轻易吟诵仙王真名,因为事后是要献祭的。

献祭,或者是送上稀世宝物,如仙金、世界石等。或者,引导更多的族群供奉仙王神像。

石昊恍然,他想到了异域,那些不朽之王的的真名,不能轻易呼唤,不然的话会出大问题!

两界,或许有些区别,但是关于呼唤真名,应该是大同小异。

“我若立下神庙,我不用他孕养元神,只是积聚愿力法体,于他不在时镇守天庭,也可以供奉上一些神将,让他们得享造化。”石昊说道。

盘王变色,再一次告诫他,天庭不可立。

两人间谈了很多,盘王认真指点,告诉了他成为仙王后的许多门道,可以让他少走许多弯路。

他告别了盘王,去见故人。

“石昊!”

太阴玉兔哇呀呀的大叫着,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五十万年过去,她居然还是一个小丫头,依旧十几岁的样子,像是永远也长不大。

她身段柔软修长,银色长发披散到腰际,光华灿灿,一双眼睛很大,赤红如珊瑚,美丽而有灵气。

其他人都是一怔,因为而今石昊杀出赫赫威名,虽然还是当年的他,但是有些人心中有了不少顾忌,不敢如从前那般随意了。

毕竟,他是仙王了,可以跟仙域最强大的巨头分庭抗礼,可以诛杀仙王,各族都无可奈何。

但是,太阴玉兔都不管这些,张牙舞爪,叫喊着就冲了过来,美丽的小脸褶皱着,气呼呼的喊着:“你一下子消失五十万年,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伤心,白白流了那么多眼泪!”

石昊闻言,哪怕身为仙王后,心若铁石,也还是一阵怅然,五十万年啊,错过了很多个时代,许多人都老去了。

同时,他心里暖呼呼,用力揉了揉太阴玉兔雪亮的长发,简直要在上面编织成一个鸟窝了。

“啊,我跟你拼了!”

太阴玉兔叫嚷着,奋力挣扎,她旁边的一直雪白麒麟缩了缩脖子,这可是十凶的后代,正是昔日被她抱在怀中的小家伙,而今早已成长了起来。

其他人也都傻眼,谁敢跟仙王这般打闹?

“别拼,回头请你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石昊笑呵呵。

当年,这只兔子嘴里嚷着吃素不吃荤,可是每次都是大口吃石昊烤的美味,而且每次都还喝醉,耍酒疯。

“可惜,曹雨生不在了。”太阴玉兔突然哭了。

因为,在过去时,经常是他们三个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我相信,他还在,我会去将他带进仙域来。”石昊说道。

当年,葬地居然崩开,这件事出乎他的预料,什么人敢杀向葬区?

昔日,一个黄澄澄的葫芦,从天而降,喷薄混沌光,将葬区外围那里打崩!

“真的吗,他还活着?!”太阴玉兔的眼睛瞪圆了,而后高兴的叫道:“好,将他找来,带进仙域!”

十冠王来了,谪仙来了,大须陀来了……

这些人再相见,都是感慨万千,当年同世争霸,竞逐谁是同辈第一人,而今分开五十万年后,彼此间,差距越来越大。

“你能活着就好,当年我们听闻噩耗,真的都很难过,为你惋惜……”邀月公主说道。

有太阴玉兔在前,其他人也都放开了,不至于再觉得束手束脚,都渐渐放松。

石昊吩咐天庭的人准备酒宴,招待昔日旧友,这是一次很热烈的聚会。

五灵战车的主人齐宏、拓古驭龙、卫家四凰仅存的一女、小天王……一大群故人都来了,包括石毅,也到了这里。

让石昊蹙眉的是,不见秦昊,而且其他人也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生死不知。

“爷爷!”

石中天来了,带着阿蛮。

事实上,石昊早已派人去请了,甚至准备自己动身了,只因一些故人在此,他不好立刻离开。

眼下,他的祖父自己赶来了。

祖孙二人猛烈的一个拥抱,哈哈大笑不已,只是眼中都蕴含着热泪。

阿蛮也在笑,帮着他们擦去眼角的湿润,她自己也哭了,这些年真的太不易。

许多人过来,向石中天见礼。

“活着就好!”长弓衍叹道,他出现了,跟石昊碰杯,两人用力抱了一下,彼此都感觉到了当年的遗憾种种。

天角蚁、穆青、打神石等自然是一点也不见外,帮石昊接待与照料各方宾客。

石昊看着他们,天角蚁成真仙了,十冠王亦如此……他一阵思忖,这些人中最强者也只是真仙,能有人成为仙王吗?纵然有,估计也没有人会给他们时间啊。

界海,情况太复杂,随时会杀出一些巨头。

事实上,这五十万年来,有多次大风暴冲击仙域。

“得要降服一些高手才行!”石昊琢磨。

天庭,七彩仙金人早就走了,三大鬼仙后来也进入仙域,甚至想叛乱,反过来对付天庭这些人。

如今,三大英灵中只剩下一个,还活着,依旧在仙道领域。

石昊想到了三千州的边荒,那里有一条龙,名为“天下第二”,那里还有一个黄金道人,其座驾是仙金牛

能否请来两大高手?石昊考虑。

这里是盘王所统治的区域,石昊直接传音,询问盘王。

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他觉得天庭力量太薄弱了,急需要高手坐镇。

“那两个生灵,当年的确很强,一个敢跟真龙争霸,一个可是真正仙金通灵,成为了王者,坚固不朽,打不动!”盘王赞叹。

但是,他话锋一转,很遗憾的告诉石昊,这两人的元神都出了大问题,几乎算是凋零了。

禁区之主、水晶头骨、金色的手掌股几个老妖怪也在叹,很可惜,不然的话,那两个生灵勇力无匹。

可真要是完好,他们也就不会在那里了。

“除非你能炼出一炉大药,或许还有转机,但是,那炉药几乎不可能完成,所需太惊人。”盘王又道。

的确所需惊人,光长生仙药就需要六株以上,此外,还需要一桩世间几乎不可寻到的奇药三生药。

这实在惊人,一株长生仙药就足以让人立地成仙,炼那种大药居然需要留六株以上!

长生药,仙域就有,若是付出足够的代价,可以凑齐。

但是,那种奇药三生药就难说了,因为,它稀有,也太珍贵。

那种药只在葬地出产,而自古以来,只出土过那么一两株,而且都成为了传说。

且,这种药对葬士来说拥有致命的诱惑,因为能帮他们向葬王进化,故此想要从葬土带出来,那势必登天还难!

石昊露出古怪之色!

他决定,要回九天十地走上一遭。

这时,清漪来了,再相见,有太多的话语想说,她此前有过遗憾,伤心很多年,今日终于再重逢。

她不想再离开,要永远留在这里。

只是,当一个少女走来时,又让清漪一阵怅然。

那是火灵儿,堕入黑暗的火灵儿,黑色的长裙,雪白的肌肤,深邃的眸子,带着冷艳的气质。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有离开,连三大鬼仙都和七彩仙金人都离天庭而去,她却依旧还在。

用她自己的话说,相信了石昊所说的一切,她的确有一段“前世”。

昔日,石昊被杀时,她竟然落泪,不由自主,不受控制,就感觉到了大悲,泪水不断滑落,也就是那一日,她决定留下。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天庭闭关,蛰伏不出。

石昊心有波澜,但是,他眼下更想做的是让天庭强盛起来,他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大决战早晚要来。

他自己无所畏惧,他担心这些故人,若是照顾不到,或许一个都剩不下。

真有一天杀到疯狂,他自己什么样,处境如何,都很难说。

“我们去仙王宝藏!”

石昊说道,这一日,他带着故人,请了禁区之主,又邀请盘王,一起前往敖晟、太始、元初的洞府,去取宝藏。

石昊骑坐在金毛犼上,带领天庭人马出动,浩浩荡荡,惊动不少人,各族修士都露出异色。

若是在以往,这些人敢闯入仙王家族的栖居地,一定被会被镇杀,但是今日各族都不敢说什么。

谁都知道荒跟三大仙王家族的恩怨,如今他挟无敌之威,谁敢相阻?

本就是敖晟、太始、元初欺人太甚,结果自身遭劫。

“宝藏太丰厚!”

就是盘王都惊叹,三大仙王的洞府中各种神料等堆积如山,都是他们漫长岁月的积累,底蕴骇人。

一个仙王家族就可威震仙域,统御一方宇宙,三个那就不用说了。

“可惜啊,当时太匆匆,在异域时没有能够将赤王的洞府搜刮!”石昊遗憾。

三大仙王家族,不说其他,先后加起来,光是长生药就得到了五株!

至于神兵利器等,经文秘典等,更是多不胜数。

石昊将三大仙王经翻看了一遍,便交给了天庭众与那些故友,任他们去参悟。

“咦,这是世界石,可以炼成一方大印,足以压塌山川,震裂大宇宙!”

“哇,五行仙金诶,足有桌面那么一大块,炼成什么仙宝都够了!”

太阴玉兔、打神石等人惊喜。

三大仙王洞府被开启,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眼红,包括一些仙王,也都心头震动,但是却无人出手争夺。

荒的威名是杀出来的!

谁要是觊觎的话,先自己掂量一下,能跟巨头赤王比吗?

无穷宝藏被取出,三大仙王的底蕴加在一起,让禁区之主都惊叹连连,这收获未免太大了!

最后,石昊准备动身,前往九天十地,去谋划一番,也要去了结一些旧事。

“葬地真的被打崩了吗?”他决定,要去弄个清楚。(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