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炼仙壶的主人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7-08    作者:辰东

鹤无双面容俊美,让许多女子都黯然失色,金色的长发,深邃的眸子,他丰神如玉,浑身金光璀璨,如沐浴朝霞一般。

可现在,他却应劫了,浑身都是裂痕,血迹斑驳,身体在瓦解,在炸开。

“啊……”他仰天大吼,满头的黄金长发披散着,而后舞动了起来,眼中写满了不甘。

他是不朽之王,超越许多帝族嫡系,成为这一纪元的佼佼者,可是到头来却要死在界海中了。

尤其是,这个敌人还是曾经的对手,而今竟拉开了这么大的距离,他已然不敌!

“我真的不甘啊!”鹤无双嘶吼,绝美的面孔上写满了疯狂,有一股妖邪的气质。

他焚烧自身,释放体内最强潜能,想要逆转这一切,改变结局命运。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石昊面无表情,大手合拢的刹那,鹤无双的肉身在血光中寸寸碎裂,不朽王骨在炸开。

“昔年,你我第一次争锋时,我仅在残缺天地中修炼有成,大战过后,我曾在异域完整法则下重塑真身。”

石昊淡漠的说道,到了而今,鹤无双早已不被他视为对手,连赤王都杀了,何况是一个新晋的不朽之王?

当年,他在残缺天地中修炼,都可以跟鹤无双拼个两败俱伤,后来完善大道根基,谁与相抗?

再说,他所修炼的不灭经是完整法,而鹤无双不过修了残缺法,他而今更是创出新体系,开辟新天地。

这样如果还不能镇杀鹤无双,要跟他血拼,那才不正常。

鹤无双,容貌完美无瑕,是一个绝世美男子,但是石昊对他却没有一点怜悯,更无好感。

此人手段残忍,天角蚁的几个姐姐与兄长都是被此人残杀的,事后更是将天角蚁的姐姐等人喂了他的坐骑。

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当年,天角蚁跟石昊一同去寻不灭经,见到鹤无双后,听到他冷酷的讲述当年的血腥与残暴,险些疯掉。

石昊知道,那是天角蚁永远的痛!

“噗!”

鹤无双哪怕再愤怒也不行,他咆哮着,挣扎着,但依旧被石昊一把攥成了一团血雾,喋血界海。

轰!

在那血肉中,在那不朽王骨间,有元神冲起,快速重组。

“我是不灭的!”鹤无双赤红着眼睛,虽然被人毁掉肉身,但他相信,不朽之王元神永恒不灭,荒想要彻底镇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在我面前谈不灭?你还不够看!”石昊说道,大手再次覆盖了鹤无双。

他的手碾压,哧的一声,将鹤无双的元神撕裂,而后六大秘境一同发光,炼化其元神。

“不!”鹤无双悚然,他感觉到了毁灭的危机,元神在变弱,被削掉了不朽之光,他真的要殒落了。

但是,到了最后一步,石昊又是一叹,他收手了,将鹤无双封印在那口池子中,当中有赤王、敖晟等。

他知道,天角蚁心中有一根刺,那是一股难以磨灭的执念,想跟鹤无双决战,亲手杀死他。

石昊留下鹤无双的元神,要带回去,让天角蚁了结。

随后的几年,石昊横渡界海,他看到了太多战斗,有的仙王迷失了,被黑暗侵蚀,有的强者很清醒,目光冷冽。

到了这个层次,都有种大道无情的气韵,再次回归,这种人物极度危险。

石昊轻轻一叹,他想了想,没有在深入下去,踏上了归程,因为,真要走到海的那一边,耗费时间太惊人。

到了这里后,所遇到的黑暗风暴就有很多重了,越向里走越危险。

这些风暴是大道符号,如同涟漪一般纠缠在一起,它们不会磨灭,只会在无边界海中浩荡。

故此,时间越久,黑暗规则形成的风暴越多,界海也就越危险。

当回归时,石昊着实发费了一番苦功,不断推演,寻找归路,不然的话很容易迷失,在这界海中,不能以常理度之。

轰!

当临近界海边缘,踏上归程后,突然间,天地暴动了。

界海沸腾,大道爆鸣,远方有一座庞大的山体压来,恐怖无边,带着瘆人的气息,让人肌体都要炸开了。

别说真仙,就是一般的仙王都要惊悚。

强大如石昊,也在第一时间凛然,他横移躯体,躲避了出去,没有硬撼。

所谓的山体,是一个壶,透发着不朽之气,从那天穹上镇压而下,想要他绝杀在此地!

炼仙壶!

居然是这桩无上秘宝,它有着天大的来头,是异域最强兵器之一,更为可怕的是它的主人,号称禁忌存在。

炼仙壶的主人,活的岁月悠远,相传,他一直沉睡在壶中!

而今,此壶竟然现了,且有一个生灵的气息在弥漫,恐怖无边,带着滔天的杀意,要镇杀石昊。

“为你弟子报仇来了吗?”石昊冷漠的问道。

锵!

他抽出了一件兵器,正是大罗剑胎!

自从他成为仙王后,还是第一次动用这口剑胎。

“无双,神魂何在?”炼仙壶的后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接着人影一闪,一位绝世强者现身。

他瘦小枯干,并不是多么高大,一头银色的长发披散着,根根亮的刺目,瞳孔特别,居然是银色的十字。

昆谛,异域自古至今以来最强者之一,除却进入界海的生灵外,他几乎可以算是当今异域第一人了。

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何等的自负,昆谛,此谛虽彼帝,但终究有些相像,这是他的气魄。

他想成帝!

这么多年来,他除却在炼仙壶中沉睡,便一直在研究起源古器,可以说异域屠戮九天十地,他就是最大的号令者之一。

因为,他想找到那枚种子,开启起源古器。

其他古老年代的王看不到希望,纷纷动身,进入了界海,他却一直稳如泰山,就守在异域中,有超乎寻常的定力。

上一次,石昊杀进异域,炼仙壶被人请出世,轰杀石昊,可是昆谛却没有复苏,不曾觉醒。

而今,鹤无双殒落,却一下子惊醒了他。

这是他的关门弟子,最是宠溺,成为不朽之王后,更是成全了他们师徒的一段佳话,怎能坐视不理?

但是,界海太大了,他一时间也难以找到。

昆谛在鹤无双身上留下过印记,可在鹤无双死去的刹那,就被石昊给抹除了个干净,因为到了这个层次,那种手脚怎瞒得过他?

所以,昆谛数年前就来了,守在界海边缘的堤坝上。

这一战,毫无悬念的爆发了。

轰!

惊世大战,震动各域,界海岸边,有一些强大的生灵登岸,看到这一幕后也都不仅悚然。

这两人太强了,一时间打的界海浪涛击天,大道符文交织,贯穿古今,一道时间长河浮现两人间。

这是一场绝世大战!

“啊……”

石昊杀到狂暴,这是成为仙王以来激烈的一战,他们从海中打到了堤坝上,又从堤坝打到了雷电深渊。

这一路上,山崩海啸,星辰崩开。

“荒,不想死的话,放我弟子出来!”昆谛喝道。

“老匹夫,异域最大刽子手,早就想去斩你了,今日你送上门来了,我要用你血祭历代前贤!”石昊也在大吼。

他杀红了眼睛,跟昆谛大对决,难解难分。

两人交手上千回合,打到天崩地裂,时光都仿佛倒流了,最终他们又杀入了界海内。

石昊满身是血,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

昆谛同样如此,银色瞳孔化成十字,不断劈出十字大裂斩,将界海都要劈开了,造成了恐怖无边的景象。

岸边,星骸太多,都是他们的战斗余波从域外震落下来的。

石昊功参造化后,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苦战,一时间让堤坝与界海中各方生灵都震撼莫名。

“噗!”

炼仙壶飞下,砸在石昊的肩头上,令那里血花溅起,他一个踉跄,若非修炼有不灭经,换作其他仙王,半边身子都要炸开了。

其主人催动的炼仙壶,跟它自身发威时相比,威力也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这口壶恐怖的邪性!

“收!”

昆谛轻叱,炼仙壶发光,壶嘴那里氤氲弥漫,居然开始掠夺石昊洒落的精血,要炼化个干净。

石昊一声冷哼,所有精血倒流,并且,他挥动剑胎,扫出亿万缕剑芒,向着壶嘴那里刺去,堵住此至宝。

“你知道吗,自帝落时代开始,这口剑胎历代的主人都横死了,没有一个能善终,你注定也要凄惨应劫。”昆谛冷漠的说道。

“旧俗总是被打破的!”石昊回应,事实上,他倒也想听一听关于这口剑胎的旧事。

“轰!”

两人大碰撞,石昊咳血,那炼仙壶很诡异,突破空间,像是在逆转时光般,到了他的近前,砸在他的胸口。

他再次负伤,吐出血迹。

不过,石昊也是张扬的,霸道的,第一时间反击,迅如鬼魅,纠缠着炼仙壶而进,轰的一声,跟昆谛接连碰撞,最后险些将其手臂折断,一记拳印轰在对方的肩头上,令那里塌陷了下去,骨头断裂。

两者都踉跄倒退!

“他是昆谛,这么多个纪元以来,越发的恐怖了,不算界海内的生灵,他隐约间为异域第一人,这个年轻人又是谁?居然可以跟昆谛争雄!”

海中,有生灵登岸,见到这一战,无比震撼。

“区区一口剑胎,不过是边角料炼制的兵器而已,也敢跟我的炼仙壶争锋?”昆谛喝道。

他再次催动兵器,祭出宝壶,向着石昊镇杀,他的这件兵器真的太强大了,经他催动后,足以可以直接镇杀世间诸敌。

“边角料?”石昊冷冽的笑,露出满嘴雪白的牙齿,他不介意向仇敌询问。

“帝落时代,那个疑似成帝,但却可能不是帝者的生灵,终究沉落了,留下他的剑胎,带着伤体,踏着堤坝,留下一双淡淡脚印,就此消失。随后的纪元里,但凡得到这口剑的人,都惨死,没有一个能活到最后。哪怕仙域体系开创者,也不例外。”

昆谛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哦,这口剑胎是边角料,那主料用来炼什么了?”石昊漠然问道。

“棺椁!”昆谛答道,只有这么两个字。

“三世铜棺?”

“不是!”昆谛没有多说,非常简洁。

但是,石昊却想到了太多,他曾注意到过,当大罗剑胎极致璀璨时,上半截是飞仙光雨,浮现成仙图。而在剑胎下半截,则是流血漂橹,大坟无数,有个生灵在如血的夕阳中,坐在一口古棺上。周围,坟地无数,血水如洪流,淹没那些大坟。

“杀!”昆谛大喝。

他动用绝杀,想救出弟子,准备轰杀石昊。

那炼仙壶越发的璀璨了,壶嘴发光,要将石昊吸进去。

“斩!”

石昊喝吼,大罗剑胎极尽璀璨,有人飞仙,有生灵坐在棺椁上,血与飞仙光雨交织,那景象太诡异。

“当!”

激烈的大碰撞,恐怖的厮杀,两人间,不断有鲜血溅开,那是他们的无上精血。

“噗!”

炼仙壶收不进去石昊,自己却飞来了,快到不可思议,壶嘴如锋锐的利剑,刺入石昊的血肉中。

“轰!”

但是,石昊的拳印也发挥出神威了,他承受了这一击,而拳印则砸在了昆谛的身上。

“噗!”

昆谛大口咳血,胸口炸开了,当世中,有哪个仙王的肉身会强于石昊?毕竟被十道轮回印锁着,还曾修炼了不灭经。

同一时间,石昊祭出的剑胎也噗的一声,斩落下昆谛一条手臂。

“老匹夫,异域最大的刽子手,你纳命来!”

石昊的精血飞出一串,他快速震开了炼仙壶,向着昆谛轰杀而去。

噗!

最后,两者都大口咳血。

昆谛转身就走,没入异域。

“杀!”石昊追击,他披头散发,浑身是血,就这么提着剑胎,再次杀进了异域。(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