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一战平异域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7-17    作者:辰东

荒,就这样的崛起,杀到不朽之王远走,堕落仙王遁去,四方大敌皆溃败,一路逃亡,不成样子!

这种战绩,前所未有,一战惊天下,辉煌照古今。

一个人的神话,横推天下诸敌,没有抗手,几大巨头死的死伤的伤,就这么败走宇宙边荒,逃向远方。

荒,成帝了吗?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他到底达到了什么层次,众人怀疑,这就是真正的帝,还是接近了那个领域?

石昊纵横天地间,杀出了仙域,跨过无垠虚空,来到异域,他没有立刻闯进去,而是立身在虚空中。

轰!

无尽瑞霞澎湃,向着他的身上涌去,他在调理伤势,希望可以愈合。

他伤的很严重,满身血迹斑斑,裂痕密布,如同最精美的瓷器遭遇过猛烈的撞击,而后强行拼凑在一起。

这是他突破所付出的代价!

体内有一团光在沉浮,在跟他肉身激烈对抗,那是他的神,虽然初步融合了,但是不稳固,要破体而出。

大道符号绽放,无穷瑞彩流淌,将石昊包裹,如同在涅槃,要破茧重生,他的气息越发的强大了。

噗!

可是,到头来石昊却咳出一口血,身体一阵踉跄,伤势太重,居然不能痊愈。

他蹙眉,这伤势难以尽除,而且在缓慢加重,虽然不是太明显,但是他可以感受的到,这是生死大威胁。

“焚我道身,斩我伤痕。”石昊低吼,下一刻,以身为种,全身每一寸血肉都在爆发,释放永恒的气息,精元滚滚,法力如海,冲涮血肉,洗礼神魂。

体内那团光也在共鸣中。

他在消耗精血,竭尽所能改变自己的危险状态。

可惜,效果依旧不佳,到头来他也只能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中,伤势不增不减,就那么的稳住了。

在此过城中,异域诸王虽然看到了他的状况,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无人上前,皆遁回异域中。

因为,不久前石昊大杀四方,实在震慑了他们,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最终,石昊踏足了异域,杀进来了,既然伤势如此,而今无力改变,那就任它不增不减吧,他要杀敌!

今日若不除掉群敌,若是日后他有意外发生,因伤势而殒落,那就太遗憾了。

不过,石昊自信,那所谓的伤势难不住他,终究可以渡过这一关。

“荒来了!”

异域,有人大吼,声音震动了四方,所有不朽者都凛然,各族修士莫不心中大震动。

而今,荒的威名早已传遍异域。

可是,回想往昔,他只是一个小修士,更在曾为阶下囚,怎能料到,他而今成长到了这一步,成为各族心腹大患。

“现在,没有人可以制衡荒了,他……可能成帝了!”这则消息像是飓风一般在异域传出,引发剧震。

仙域一战的消息没有办法掩盖了,就在刚才,有人得悉了,而后传了出去,简直像是山崩海啸一般,万族惶恐。

当年,荒还在人道领域中,今日他却破开王境,这种对比,反差太大了,让人难以接受。

但是,各族却不得不接受,他现在杀来,引发一场大动乱,强大的种族都惊悚了,怕被清算。

轰!

石昊降临,俯视异域,眸光流转,像是岁月长河在起伏,那种气息让周围的生灵直接颤栗,不受控制的跪伏了下去。

那是他们的躯体,他们的肉身背叛了他们的意志,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

“你不回界海,逃进异域,一样是自寻死路。”石昊平静的说道,盯着某一片星空宇宙。

那里有一位强者,手持黄澄澄的葫芦,正是瞿忡,来自界海的巨头,带着几人躲在星辰后方。

他面色发白,不是他不想回界海,而是怕落单,死的更快,故此跟随昆谛等人逃到这里。

刀王惨死,跟他一样来自界海,同为巨头,他们实力相仿,当真是被镇住了,意识到跟荒的距离太大,远不是对手。

再加上蒲魔王、无殇、九头怪物相继殒落,他怎能不惊悚。

一只大手横空,覆盖天宇,向着那片宇宙星空镇压而去,石昊的血气恢宏而磅礴,震动了乾坤,无远不届。

“荒,我与你拼了!”瞿忡大吼。

他祭出自己的仙王法器,那葫芦巨大无边,如一堵黄金大山般压落而来,它超越了诸多星体,挤满这片星空。

砰!

黄葫芦发光,撞在前方大手散发的光幕上后,滴溜溜转动,快速缩小,落在了石昊的手中。

大手趋势不减,拍击而下,打在瞿忡的身上,他浑身骨骼炸开,根本就防不住,身为一代巨头也只能饮恨。

“啊……”

他大叫,被毁掉躯体,元神想要逃走,结果被石昊一把抓住,有些事想问对方,了解界海的秘密,故此刀王与瞿忡的元神都被他扔进法则池中。

其他几尊堕落仙王,跟着在这里爆碎,石昊粉碎他们的元神印记,没有留下性命。

这一幕,被各族强者看到,一个个莫不胆寒,无比的惊悚,王者不可灭,元神可永存,这成为了过去。

并不是很难,就直接斩杀巨头,诛灭王者,荒到底有多强。

“破王成帝啊!”

“他真的做到了,开古今未有之神话!”

各族震撼,莫不恐惧。

尤其是诸王,而今绝望了,他们究竟对九天十地做过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当年,可是不分种族,不分强弱,连凡人都给屠戮一空,在仙古末年时,九天十地空空荡荡,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荒来了,这注定会是一场大清算吗?!

石昊迈步,沉稳如山,接近异域中心古地,那里有一座神庙,古老而沧桑,散发着淡金色的光彩,无比神圣。

昆谛在这里,逃了回来,他几近绝望,荒无限接近帝者了,让他沮丧,无奈,他盘坐金色古庙附近。

还有几位王也聚集在这里!

这是他们最后能据守的地方。

到了现在他们还不愿接受,不相信有人居然破开了王境,这是开古今从未有“盛事”,但对他们来说却是绝望的结局。

“赤王、蒲魔王、无殇,都死了,你这小辈!”昆谛眼睛中冒冷光,杀意漫天,但是却有种无力感。

“杀人者人恒杀之!”石昊冷冷的回应。

当年,九天十地一群英豪全部战死,又向谁去诉说?

再者,异域是入侵一番,九天十地被动防御,遭遇了那样的灭世惨祸,他一点也不同情异域诸王。

“尔等该落幕了,送你们上路!”石昊冰冷无情的说道。

“你以为杀了我等就算是覆灭了我界?不可能,我界最强者在界海,自帝落时代消失,一走就是无数个纪元,说不定早已成帝了说不定,早晚会清算你!”

一位不朽之王歇斯底里,在那里疯狂的大叫着,当末日来临,强大如他们也做不到平静面对死亡。

“有人想逃吗?”

石昊抬头,看向异域某一个方位,而后抬手间,一道剑光飞出,璀璨无匹,撕裂异域界壁,向前斩杀。

噗!

血光闪耀,一位不朽之王被斩落下来,元神印记挣扎着,但又被后续的剑光不断劈中,烟消云散在这里。

他想逃向界海,就此不回头,结果还是殒落了。

异域虽然大,但是石昊而今修为何其恐怖,一念间,俯瞰大宇宙,王者想逃走怎么瞒得过他呢?

“荒,你今日要行绝灭之事吗?”

远方,两尊王者并立,朝这个方向大吼,他们庞大无比,站在一片大地上,不朽之气浩荡,席卷**八荒。

石昊一眼认出,那是三千州的罪州,曾被安澜一把抓来,那一州的人都死了,堕入黑暗中。

现在,有一人左手持古盾,右手持黄金长枪,顶天立地,体形耸入云层中,向这方向凝视,而后猛然刺出了那杆长枪。

正是安澜!

他与人负责守护异域,没有去仙域围猎石昊,而今显化出来,他开始拼命。

因为,现在就是想逃都不可能了,荒的神念强大,封锁四方,想要进出这一界,都在他的神识笼罩下。

哧!

璀璨的长枪,神芒爆现,恢宏而磅礴,远隔亿万里,就这么破碎天地杀来,太强大了,无坚不摧。

“啊……”石昊咆哮,这是他此战中第一次失态,看到安澜,他想到了太多,整片罪州啊,无数生灵都毁在对方手中。

吼!

石昊大吼着,他的身躯暴涨,耸入宇宙中,法体无边无沿,大到让整片异域都在崩塌,都在龟裂,承载不住他的躯体了。

在他的体外缭绕着无上仙光,弥漫着混沌气,就这么地变大,比之安澜看起来要大的太多了。

如一个巨人俯视着蚁虫!

噗!

石昊抬手,覆盖了罪州以及周围的广袤大地,那刺过来的金色长矛当场折断,喀嚓一声,碎成数百片。

轰!

无穷的光雨落下,压迫的安澜低头,身体被压弯,而后再次下沉,最后便一动不能动了,尸体僵固在那里。

这是石昊的最强一击,不给他任何机会,抬手间,让他元神溃散,被粉碎成灰烬。

哧!

金光一闪,那断裂的长枪熔化,成为金色液体,封印了安澜的躯体,使之保持那低头的姿势,矗立在那里,成为永恒不灭的塑像。

吼!

旁边,俞陀在大吼,挣扎着,但是在石昊这只大手下的覆盖下,他的命运跟安澜一般无二,低头、近乎下跪般,死在那里。

随后,他的兵器也亦被大手熔化了,成为金属液体,封在他的体表,使之成为万古长存是雕像。

两大强者就这么的殒落,俯首低头,如同在跪拜罪州死去的亿万生灵。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震撼莫名。

“荒,你欺人太甚,今日要覆灭我界,不会让你如愿的,你去死吧!”昆谛如同受伤的老兽一般,嚎叫着。

他祭出了起源古器,跟几位仙王一起催动,召唤黑影,希望能灭杀荒。

并且,这一次的昆谛发狠,一掌拍开自己的胸腔,祭出心头血,洒落在起源古器上,他将自己献祭了。

“前辈!”

另外几位不朽之王惊悚,怎会如此?昆谛他不想活了,这是要把自己搭进去啊。

另外几位不朽之王散开,因为起源古器发光了,真正要大发神威,会让不朽之王都要遭劫。

轰!

石昊面对它时,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跃跃欲试,要跟他决战。

起源古器喀嚓一声,那像是金属般的箱体龟裂了,逐渐露出里面的景物。

“上一次,我又不是没有领教过。”石昊自语。

但是,很快他发现不对劲,有一股恐怖的力量锁定了他,要跟他厮杀。

“天啊,起源古器裂开了,面对荒时,它开启了。”

一些人惊叫。

轰!

这口箱体裂开,也如同花瓣绽放,炽盛霞光无以伦比,但凡向前望去的生灵,双目都被刺的鲜血淋淋,即将死去。

昆谛嘶吼,他一身血气都被抽干了,眨眼而已,就要油尽灯枯。

那起源古器中一根法杖,不是很长,古朴无比,是由白骨打磨而成,杖体上刻着一道身影,并且凝聚着浓郁的黑暗物质本源。

炽盛光辉由它发出。

“嗯?”

石昊心中一沉,那件法器干扰了他体内的神,令之与肉身的融合紊乱了,他不惧怕这件法杖,但是在此刻出现,太不是时候了。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箱体中的东西干扰到了他的蜕变进程。

噗!

石昊咳血,伤势急骤恶化。

他不断咳血,向后倒退,这一变化惊住了每一个人。

“哈哈哈……”昆谛大笑,他要死了,能在死前见到这一幕,他便不失望了。

其他几位不朽之王也大喜,这真是逆天逆转!

“呃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嚎叫,一道古老的身影浮现,缭绕着时光碎片,缠绕着空间法则,竟然是蛄祖,他掌握时间秩序,精通空间法则。

轰隆一声,他撞飞昆谛,出现在起源古器畔,抱住了它,而后向着远方飞去,时光碎片飞舞,璀璨无比。

随着那口箱子离石昊稍微远一些后,它就自行闭合了。

“你……”

昆谛大怒。

“你何须如此,我不用你这样以命相助!”石昊怅然,看着前方。

蛄祖咳血,惨笑着,他满身是血,肌体龟裂,被起源古器中那根法杖发出的光照耀后,眼看是不行了。

“叛入异域这么多年,我自己都快遗忘不是真心投效了,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为此界效力,一等这么多年,背负千古骂名,我内心之煎熬,有谁能懂,今日终于解脱了。”

蛄祖惨笑着,眼中竟有老泪淌落。

“无终、轮回,你们让我忍辱活着,蛰伏下来,我做到了,但是却无力逆天啊,今日总算出手了一次。”

蛄族低语,眼看活不成了。

他以这种方式救石昊,分明是早已心存死志,根本就不想继续活在世间了。

千古骂名,无尽诋毁,他曾为天纵人物,一代天骄,高高在上,万灵敬仰,而这一个纪元以来,他背负了太多。

“这是黑暗魔龙、堕落血凰、还有无畏狮子,都被斩了,头颅在这里!”

蛄祖虚弱的说道,扔下几颗血淋淋的头颅,这三大强者都曾属于九天十地,可最后却成为异域的座上宾。

“还有两个王者,拉上他们一起上路,我也不亏了,对得起我这个其实不是真正叛逆者的身份了!”

蛄祖在笑,又扔下两颗头颅,血淋淋,属于不朽之王,落在起源古器近前。

就在不久前,他出手了,因为,他掌握有时间法则、空间大道,有意封锁天地,外界居然无知,没有感应到。

他逐一将五大强者击毙,这五人的元神还在,没有灭亡,现在挣扎着,五大强者想要逃走。

“堕落血凰,不知道它是真叛逃还是假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到了今日这种关头,它都什么都不做,我认为,它已经算是背叛了,所以,我送它上路!”蛄祖咳血。

地上,五颗头颅在熔化。

起源古器发光,他们都承受不住了!

“蛄祖!”

石昊大叫,太遗憾了,他真的不想见到这一幕,蛄祖分明有机会活下来,他这是在以死来明志,洗去满身的血与恶。

“哈哈……”蛄祖披头散发,身材高大,面庞有惊人的光彩,他就这么的大笑着,最后这一刻脸色灿烂,像是解脱了。

轰!

那个地方血光崩现,蛄祖同五颗头颅一起,就这样的解体了,化成一团又一团血雾,从此世间不可见。

“蛄,你误我大事!”昆谛咆哮着,还有一口气,不曾咽下,元神之光剧烈起伏。

“死!”

石昊大吼,一掌落下,将昆谛拍击的四分五裂,而后彻底的爆碎,化成血雨,焚烧成灰烬。

“都上路吧!”

石昊霍的转身,冲向一个方位,将另外几位不朽之王全部轰中,令他们彻底形神俱灭,殒落在此。

血雨在飘洒,异域景象恐怖。

只有一个荒,独自站在那里,看着起源古器,看着远方蛄祖的殒落之地。(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