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最后的寂静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7-20    作者:辰东

堤坝上,一行淡淡的脚印,很是醒目,虽然足迹很淡,可是却真实烙印在上,在这里很难找出其他过多的痕迹!

“这……”

一群人发呆。

“原来如此,准仙帝才能留下痕迹!”

很久后,有人喃喃自语道。

在不远处,在堤坝的另一侧,也有一行淡淡的脚印,不知道起始于何年代,这曾经成为诸天强者谈论的焦点。

它也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前进的动力,深入界海,追寻其痕迹,前往界海那一端。

在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的修士看来,那个人或许为帝,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所有人都给予了他足够的重视。

“原来是准仙帝!”

时至今日,人们才终于弄清楚最早那一行足迹的主人究竟有多强。

当想到这些,人们心头不由为之一沉,如果那个生灵是准仙帝,他前往界海深处,是去平定动乱吗?

可是,为何这么多年来,黑暗风暴不时爆发,从来就没有止住过。

人们惊悚,准仙帝都无奈吗?

“当年,留下足迹的那个人,难道战死在界海尽头——黑暗之地?!”

这个猜测,让许多人都不安,堂堂准仙帝依旧不能安然无恙,还是要死去吗?他们想到了荒,他孤独的上路,结果会如何?

这一刻,人们心情沉重,如果连准仙帝都奈何不了界海尽头的大恐怖,这世间又有谁可以去解决大患?

俯瞰万古,亿万载岁月沉浮,一个又一个纪元逝去,终于出了一个荒,他这样的盖世高手都要失败的话,那就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

“荒天帝,你要挺住!”

有一位老仙王说道,看着界海,那里迷蒙一片,无比昏沉,早已失去了石昊的身影。

他们的年岁都比石昊大,有的人也不知道活过几个纪元了,但是现在却都是满脸凝重之色,在提到荒天帝三字时,很认真,非常郑重。

这是他们的认可,石昊矗立天地间,早已无敌了,他的威势让人们忽略了他的年岁。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数千年过去,仙域很平静,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界海中,也是风浪不大,虽有王者回归,但是却没有闹出大风波,都像是在安静的等待着什么。

因为,现在诸天强者都已经听闻到,这世间有准仙帝,连起源古器都被他开启,并降服了。

谁敢乱来?

这么短的时间,想必荒天帝还没有走远,亦或是他根本没有离开,如是挑起纷争,绝对有灭顶之灾。

回顾数十万年来,荒不止一次进入界海,但都回来了,谁能保证这一次他不会再次突兀掉头归来?

在当世,有哪个人敢挑战荒?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事实上,不要说这一纪元,就是望穿古今,自帝落时代后就没有人可以站在那一高度了,他注定天下无敌!

“荒天帝,当真了不得!”

有人叹道,即便很多年过去,诸王提到这个后起之秀,也是一脸的神色复杂,但都不得不称赞一声。

自末法时代崛起,强势冲霄而上,有仙王阻路,他都能九死一生的闯过来,最终登上了修士所能达到的绝巅。

“自古至今,以帝者自称的有几人?”

细细思量,真的有一些,无不是惊艳之辈,或者是功参造化的绝代巨头,或者是某一体系的开创者之一。

比如仙域体系,比如葬王体系等,但到头来,他们的结局呢?

“一旦建立天庭,以帝者自居,最终都惨死了,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可惜,可悲,可叹!”

这像是无解,又像是被诅咒了,辉煌之巅就意味着死劫,不祥,最终举族皆灭。

“汪汪汪……”

一只狗在叫,个头不小,很精神,眼神锐利。

它现在有牛犊子那么大,方头大耳,眼赛铜铃,皮毛黑油油,光滑而发亮,体格无比健壮。

“仙域怎么残破了不少,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真是狠啊,大战都到了这个地步,太凶残。”这只狗咕哝。

在它的旁边,还有几人,其中一个胖道士发丝乌黑,面庞晶莹,很是富态,行走在仙域中东看西看。

毫无疑问,他是曹雨生,那只狗为昔日的小狗崽。

当年,他们垂垂老矣,进入暮年,都快老死了,但是却依旧发狂,拼命,满头白发披散着,背着石昊闯进葬地,哭吼着,求葬王,只为救活他。

后来,他们实在坚持不住了,选择了葬士的路,深埋万物土中,进行蜕变。

或许,也可称之为尸变!

还有一男一女,跟在他们的身后,正是神冥与三藏,正是两人唤醒曹雨生,并将记忆水晶还给了他。

那水晶中的记载,让一人一狗记起了前世今生,怎不感叹?他们曾大哭,曾呼啸,一睡就一百六七十万年,还能见到谁?

还好,天角蚁寻来了,进入葬地找到了他们,而今又带着他们进仙域。

天角蚁,满头金色发丝根根晶莹,成为十凶级强者后,他依旧在苦修,力之极尽,若是走到终点,他的成就不可限量!

“荒,石昊,我的兄弟,我们终于还是来晚了,你……竟然独自上路,哪怕让我送一送也好!”曹雨生大呼。

尤其是,当来到天庭遗址时,他的眼睛都红了,那一座又一座大坟,还有一人多高的蒿草,以及断壁残垣等,无不在述说着此地的凄凉。

他能够想象,石昊当年离开时的心情,一个人的天庭,一个人去征战,一个人的不归路!

在荒离开时,他一定在回头,在注视,但只能毅然上路。

随后,曹雨生来到那些古坟前,他哭了。

他坐在拓古驭龙的坟前,向那里倒酒,哭道:“兄弟,曾经在帝关并肩而行,虽然当年修为没有你高,但也敢跟你们一同出城面对异域的小王八羔子们,可是,我都还活着,你们却先一步走了。”

“大须陀,秃子,你怎么也走了,跟你交情不深,但是也知道你算是一个好人,却没有好报啊。”曹雨生抹眼泪。

神冥在旁翻白眼,这胖子虽然伤心,但是也太不会说话了。

“蓝仙,你是这么美丽,也死去了,当真是红颜命薄。”

……

曹雨生一顿哭嚎,最后又到了那全老兵、老将的坟前,眼睛泛红,很是伤感,道:“有许多兄弟,我们都曾一起喝过酒,你们有的来自石村,有的来自天下各地,都是下界上来的啊,却都死去了。我希望,荒能够扫平黑暗,有朝一日,提着祸胎的头颅来祭奠你们,老兄弟们,走好!”

他红着眼睛,让天角蚁也很不好受,他们都是从一个时代走过来的。时至今日,他们那一批人还剩下多少?

“荒,谢谢你!”

神冥也在轻语,遥望无垠虚空的尽头,那是界海的方向。

石昊斩杀黄葫芦的主人,击毙了瞿忡,这算是还了葬地的一桩大因果,将他们大敌除掉了。

“我们在努力成为葬王,希望有一天还能够有与你并肩作战。”三藏说道。

他知道,机会渺茫,若真的到了那一天,情况得有多么的糟糕?石昊都已经成为准仙帝了啊,还要援手吗?

“不管如何,我都要竭尽所能,帮你做一些事!”曹雨生说道。

自这一日开始,曹雨生、变大的小狗崽、天角蚁,他们在仙域中开始建立一座又一座神庙,当中是石昊的塑像。

“兄弟,我知道你很强,但是,我还是害怕你万一……战死,这是我们翻阅葬书得到的一些办法,就跟当年下界的天庭的积聚愿力差不多,希望可以帮你!”

神庙一座又一座,只供奉一个人——荒天帝。

这若是在过去,一定会遭遇巨大的阻力,他们会惹来杀身之祸。

不过,而今的仙域,没有人阻止,各族都知荒,皆在诵他的名。

“这是葬术与愿力**的结合,还有你昔日留下的残血,我们都保留着,而今全部用上了。”

“你若战死,我们为你招魂,你一定会回来,会再现世间!”

他们在害怕,担心石昊一去不归,最终死在黑暗之地,故此,现在用尽手段,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救他一缕残魂归来。

界海深处,石昊祭出一株灵根,正是封印有“卖假药的”分身的那一株,号称第一灵根。

“去吧,你的六魂该合一了,我希望你足够强大,来日能有些手段。”石昊说道。

时间悠悠,岁月无情。

一转眼,就是二十几万年过去了。

石昊孤独的前行,哪怕身为准仙帝,也不能直接渡海而过,这片海太浩瀚了,一般的传送阵根本无法在这里使用。

也只有一些岛屿,才能刻阵,才能让前进的速度变快。

仙域,二十几万年来,一座又一座神庙矗立,越发的恢宏与神圣,渐渐放出光彩。

平日间,各族都有不少人前来祭拜,在诵荒天帝之名。

尽管,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听到荒的消息,不知道他如何了,但是许多人都在感激他。

这么多年来,界海中风平浪静,偶有黑暗风暴爆发时,又被神秘之力撕裂,而返回来的王者也不敢行杀戮之事。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荒导致的,他在界海中前行,在出手,震慑了诸天强者。

轰!

浪涛翻腾,石昊破浪而行。

一路上,他见到一些传闻中的王,曾在古书中留下浓重的笔墨,都真正见面了,他们都盘坐孤岛上,倏地睁开了眸子。

石昊微点头,并不停留,一路杀向界海最深处!

沿途,历代传说中的王,都震惊,界海深处,最大的黑暗风暴正在酝酿,就要开始了,而这个人却只身前往。

轰!

界海深处,黑暗之力爆发,恐怖滔天,像是汪洋倒卷,向着这里席卷而来。

砰!

石昊挥出掌刀,切开风暴,击穿一条道路。

嗡的一声剧烈颤抖,突然之间,发生了一件让诸王震惊的大事。

界海深处,殿宇一座又一座,从虚空浮现,降临下来,每一座之间都有一道神虹相连,如同一条道路。

不过,除却殿宇外,其他地方漆黑一片,恐怖无边,根本望不穿。

“接引古殿,成片浮现,彼此间构建成一条大道之路!”诸王骇然。

石昊瞳孔收缩,但是无惧,他毫不犹豫,踏上了这条路。

哧!

一道光闪过,荒从这里消失了,直闯界海的尽头!(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