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荒天帝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7-28    作者:辰东

厮杀三万年,即便是准仙帝也快油尽灯枯了,他们时时战斗,一刻不停,这是巨大的消耗。

远远望去,四大强者都跟骷髅一般,血肉干枯,甚至骨头外露,肤色暗淡,没有光彩,精血耗尽!

杀到这等境地,哪怕躯体遭创,也淌不出血来了。

他们可以汲取天地精华,但是,造出的精血抵不上他们现在的消耗,生命衰弱,魂火摇曳,有彻底熄灭的可能。

准仙帝一时间杀不死,但是,同层次的生灵慢慢去磨,终究是能可以让他们消亡的。

可是,即便到了这一步,他们的发出的神通依旧是最强的,不然的话,若是挡不住对手的攻击,可能会遭遇致命威胁。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精血才会耗光,神魂才会暗淡,身体时刻在付出,在消耗,谁能这样承受下去?

界海中,浪涛击天,四大强者厮杀到这里,依旧舍生忘死的大战,对彼此的手段都尽知了,现在拼的是意志。

可惜,自从石昊爆开他化自在身后,就一直无法施展了,已经化不出另一具真身。

事实上,就是没有自爆,他估计也难以化出,因为三大准仙帝一直在纠缠,不给他机会,全力以赴的压制。

起初,石昊疯狂跟他们血战,不愿离去。而三大准仙帝也发疯般阻击石昊,要在这一役中解决掉他,怕让他逃走后留下大患。

而到了后来,他们则是被逼到了这一步,谁敢露出败相逃走,都会遭遇另外一方疯狂的反扑与阻杀。

现在,支撑他们的是一股精气神,是一股必胜的信念!

鸿帝、羽帝心中憋屈,愤怒,他们提前遭遇重创,跟石昊的对决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他们认为,这是导致大战持续三万年的原因。

界海中,黑色浪花翻涌,不时浮现出一具又一具骸骨。

有的是亿万年前所留,有的是最近两三万年来战死的,因为,黑暗大军上路了,已经杀向界海的另一端,在途中遇到阻挡后,一路横推了过去。

有一部分生灵自接引古殿降临,还有一大部分生灵则是席卷界海。

石昊跟三帝之战延续在界海中,他不想让三大强者登陆界海另一端,可惜,再次厮杀千年后,战场还是偏移了。

最终,他们打到了堤坝外面。

岸上,人影绰绰,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发生激战,很惨烈。

仙域动荡不安,死伤了太多的修士,也不知道有多少英杰归于黄土中。

因为,接引古殿降临,杀的各族强者毫无还手之力,他们接引曾经被侵蚀的黑暗族群,加入他们。

庆幸的是,屠夫、卖假药的、养鸡的,足够强大,他们曾在界海中击落两座接引古殿,并抢到一条传送之路,带领海中一批老辈王者回归。

不然的话,仙域可能就覆灭了!

那怕如此,也很凄惨,战到这一日,英杰凋零,仙域被打的四分五裂,当年的浩瀚疆土残破了。

随后,就是“卖假药的”都战死了!

这个生灵身体六分,体悟万道,壮大己身,都沾染上了准仙帝光彩,可惜还是殒落了。

因为,黑暗生灵太多,大军勇猛,当中也有极度恐怖的人物,有比九头生灵强横多倍的生灵,吞噬的仙王更多。

而在百余年前,养鸡的也殒落了,这位女葬王死在多位堕落王者的古咒之下。

不过,她的死惹怒了葬地,多位葬王出世,原本他们是起源古器造就的生灵,得益于被黑暗本源的侵蚀,但是现在却反抗接引古殿。

最为关键的是,葬士的始祖出世!

谁都没有想到,养有一些凰鸟的女葬士乃是葬士始祖的后代!

这位始祖,是第一个接触起源古器的生灵,但是,他已经消失亿万载,沉寂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但是,谁能想到,他又出世了,竟是自封于一个瓦罐中,埋葬于葬地之下。

葬士的始祖,自称葬主,的确无比强大,比之他的后人还厉害一些,但很可惜,依旧差了那么一点不成准仙帝。

他当年去过界海,但又逃回来了,曾有感应,觉察到界海那一端恐怖无边,这多年来一直在蛰伏。

有他的加入,让屠夫的压力减少不小。

葬主身上的准仙帝之光很浓郁,法力雄浑,比之屠夫只强不弱。

不过,仙域、葬地的强者还是越来越少了,不断凋零,一批强者相继殒落。

石昊回归,他挡住三大强者,在临近堤坝的界海中厮杀,这震动了仙域各族,让黑暗生灵也都发呆。

准仙帝大战,这么激烈。

远远望去,那几道身影都杀成骷髅了,浑身残缺,血肉干瘪,实在惊人。

所有人都倒退,杀到这个地步,谁上去都无用,肯定要死,那个层次的战斗他们参与不了。

“荒,他是荒!”

终于,有人大叫出声,非常激动,同时震撼无比。

荒,一走就是数十万年,消失太久了。

石昊在界海中曾孤独的旅行,曾走了很多万年,离开仙域较为久远了。

相对来说,界海中的生灵,比如说屠夫等人,倒是在三万多年前见到过他。

“石昊,你还活着!”

堤坝后方的大地上,传来熟悉的寒声,带着情绪波动。

石昊回头,一眼认出,那是天角蚁,他满身是血,已经成为仙王,但是眼下伤的极重,他头上悬着的元母鼎都残缺了,手中的仙金大棍更是断裂一截。

可以想象,这一战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天角蚁是一条硬汉,这么多年的厮杀,早已见惯了生死,可是眼下认出那个如同骷髅一般、正在决战准仙帝的人是石昊后,他还是忍不住双眼发酸,有热泪滚下。

“石昊,你要为曹雨生等报仇啊!”天角蚁喊道。

他是想激起石昊的斗志,让荒更加有战意,因为,他已经看出,石昊是强弩之末了,在苦苦支撑。

毕竟,石昊一个人在大战三位准仙帝!

“曹雨生怎么了?!”石昊在界海中声音嘶哑,这般问道。

“他战死了,魂归葬土,神魂被打散,只有残躯埋入葬土。”天角蚁带着悲腔。

跟他同时代的人都死的差不过了,当年曹雨生跟他一起喝酒一起吃肉,算是同时代的好友,而今却不在了。

死了太多的强者!

比如,小狗崽也葬在曹雨生的坟旁。

混元仙王、仙域中的几位巨头,也都凋零的凋零,殒落的殒落,若非从界海回归一批人,根本挡不住敌手。

然而,从界海回归的生灵也有一部分已迷失,堕入黑暗,与他们为敌。

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到处都在征战。

“其他人呢?!”石昊问道,没有看到天下第二、仙金道人等。

“鸟爷、精璧大爷重伤垂死,被黑暗侵蚀,如今坐死关,在挣扎。”天角蚁告知,神色悲伤。

“黑暗柳神呢?!”石昊问道。

“可能殒落了,遭遇堕落仙王围攻,在最残酷的一战中消失了!”天角蚁答道。

“吼!”石昊嘶吼。

黑暗柳神若是殒落,真正的柳神还有希望复活吗?只剩下那焦黑的根茎与一段木桩了!

界海中,大战越发激烈,石昊发狂,跟三位准仙帝拼命,阻挡他们登上堤坝,他不允许三人跨上去,不然的话,仙域就彻底毁掉了,将不复存在。

这一役,无比艰苦。

石昊很被动,因为他在努力阻挡三人,给予了三大强者机会,不时,对他施展出杀手锏。

哪怕如此,石昊艰苦阻挡了三大强者数百年,仙域依旧很惨烈,杀的日月无光,血流成河。

葬士来援也无用!

自那接引古殿中降落下来的黑暗大军实在过多。

“啊……”

仙域中,有仙王大吼,血雨纷飞,神魂粉碎,光华照亮了残破宇宙。

“盘王!”有人悲呼。

盘王殒落,被黑暗巨头击杀。

“吼!”

屠夫长啸,冲了过去,手中兵器化成璀璨仙光,斩落出手之人的头颅,在那里灭杀其魂魄。

但这依旧不能改变什么,盘王战死了。

“老祖!”盘羿悲呼,冲向那片宇宙,想要抓住什么。

界海中,石昊怒发冲冠,但是,他被挡住了,三大准仙帝围攻他,根本无力援手。

“盘王于我有大恩,以荒之名号令天地大道,若有因果尽加吾身,庇护盘王!”石昊嘶吼。

其音低沉,但是言出即法,这是准仙帝的力量,化作涟漪,笼罩那片星空。

可是这样的施展出无上奥义,让他自身遭遇重击,三大准仙帝皆冷笑,对他无情出手。

远方,残破的仙域中,那片宇宙间,盘王四分五裂的尸体重组,碎灭的元神,有点滴凝聚,没入其躯。

显然,准仙帝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石昊之所以能如此,是因为盘王肉身还在,元神残留点滴。

盘王是堕落仙王所杀,并非准仙帝灭杀,还有一线生机。

哧!

最终,盘王发光,化成一株蟠桃仙树,这是他的本体,被一团光包裹着,撕开虚空,就此消失了。

很可惜,石昊哪怕费力庇护,盘王的意志还是消散了,只留下树体,留下本能,或许千百万年后,新的意志会诞生,唤醒前世残留的点滴记忆。

“嗷吼……”

一头金毛犼的身体爆碎了,石昊双目炽盛,他认出了,那是他曾经降服的坐骑。

“你还有几分力气帮别人?”羽帝大笑。

石昊的确涌起一股无力感,强行干预,庇护盘王,已经让他吃了大亏,耗去不少精气神。

“金毛犼!”石昊低吼,依旧想支援。

“不必了,我先走一步!”金毛犼这一刻竟是如此的刚烈,焚烧自己的残魂,精血如灯油,点燃自己,冲向对手。

轰!

最终,那里腾起阵阵恐怖的光束。

石昊低吼,双眉倒竖!

他注意到了,那片区域格外的与众不同,天角蚁在那里征战,金毛犼在那里战死,盘王殒落地也离那里不远。

“杀!”有人大吼着。

在那里,有一批大军在结阵。

同时,有大旗招展,竟然书写的是“天庭”二字。

很快,石昊看到了,他见到一个年轻人长的跟他很像,极其勇猛,是一位年轻的仙王,搏杀堕落王者,浑身是血。

在那年轻王者的后方,大阵浩荡,仙威弥漫。

有八百老兵,嘶吼着,呐喊着,各自抱着阵旗,组成仙王法阵,跟他一起冲杀。

这一刻,石昊眼中险些有热泪滚落。

那个年轻人,他自然知道,是他的亲子,竟然在这最可怕的动乱年代出世,参与到了这一战中。

然而,让他险些落泪的,最主要的还是那八百老兵。

那是曾经追随过他的老兵,而今又跟着他的亲子出世了!

边荒七王的后人,还有来自石村的青壮,当年曾在末法时代追随石昊,组成八百子弟兵,一路跟他杀向九天。

不过,岁月无情,末法无解,到了后来,只有穆青等有数几人还在他的身边,其他人都消失了。

世间一致认为,八百老兵必然都老死在了岁月中。

石昊为他们立下过墓碑,许多人见到他曾亲自去祭奠。

然而,事实上,他以神源将八百子弟兵封住了,最后跟石村一起消失。

“我等饮过仙王血,早已获得新生,修炼漫长岁月,就当在此决战,死,是战者的归宿,英魂重归故里,有何惧哉!”

八百老兵咆哮着,守护在小石头的左右,组成大阵,跟着他厮杀。

这些老人,石昊曾封印,也曾给他们留下大药、淬炼过的仙血,但却不想他们出世,希望他们安度余生。

怎能料到,连他们也都杀出来了。

天角蚁早先没有告诉石昊,是不想引起三大准仙帝的注意力,怕他们阻击石昊的亲子。

老兵喋血,有人在殒落。

“荒天帝!”

有老兵嘶吼,在大喊,看向界海方向。

“啊……”石昊咆哮着,如同受伤的野兽,看到老兵们都跟着他的亲子杀了出来,在那里大决战,不断有人血溅星空,他眼睛都红了。

“荒天帝!”

像是有所感,八百老兵望向这个方向,大吼着,悲啸着。

轰!

三大准仙帝重创石昊,终究还是登上了堤坝世界,硬闯总比防守容易。

“呵呵,哈哈……”羽帝大笑不止。

“荒,你死定了,登上这片世界,就是你的末日!”鸿帝笑的很冷酷,杀气滔天。

石昊俯冲,来到堤坝上,阻挡住了三帝。

“没用的,已经晚了,平衡已经打破!”苍帝冷冷的说道,他一张嘴,附近的堕落王者,躯体中有黑雾腾起,些许血光没入苍帝口中。

“呵呵,哈哈……”羽帝笑的很张扬,一对巨大的翅膀鼓荡间,他的身上出现丝丝的血迹,多了一些精气神。

这的确打破了平衡!

这些年来,他们跟石昊大战不止,血拼到了最残酷的境地,自身的精血都干涸了,再也无法出现。

因为,消耗太大了。

来到这里后,堕落王者身上竟有三帝需要的残血。

“我等当年曾赐下稀薄的帝血,造就出一些统领,虽然很少,但是足以打破平衡了!”鸿帝说道。

堕落王者中的巨头,当即都干瘪了,殒落了。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虽然他们所获取的精气神不多,但是却可破开平衡。

并且,黑暗生灵身上腾起的黑雾,都疯狂涌向他们,那是最本源的黑暗物质,可以有效的补充他们所需。

这一切都有利于他们。

“此战可以结束了!”苍帝说道。

三大准仙帝认为平衡打破后,他们将慢慢占据上风,可以磨灭石昊,尤其这里是仙域,会让对方投鼠忌器。

仙域一些强者浑身冰冷,他们都听到了,因为准仙帝的声音传遍这一界。

“杀!”

天角蚁大吼,有其他仙王跟着响应,激烈拼搏,继续大战。

“我想杀向那里!”这个时候,有一个年轻的仙王,跟石昊很像,要向荒这个方向杀来。

在年轻王者的身边,那些老兵忠诚无比,浴血搏杀,守护着他。

“父亲,我身上流淌着你的血,我的神魂亦是你生命的延续,我能为你补充一丝精血,一些战力!”小石头在心中低语,在传音。

石昊霍的抬头,他听到了,父子间有莫名感应。

这一刻,他发丝乱舞,眼神可怕,浑身都在微微颤抖,怎能如此!

八百老兵像是也有感应,悲啸着,跟着一起向前杀。

“我有父有母,有长辈,可却不能见,将妻子、子嗣、故人……将石村等全部封印。岁月流逝,一去不回,我只孤独的征战,到了而今,连亲子都要失去吗?啊……”石昊心中淌血,眼角都瞪裂了,他仰天长啸。

他的气势在攀上,他有无尽的悲意与杀意,浑身都在散发炽盛的光!(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