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章 极尽蜕变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6-07-30    作者:辰东

石昊心伤欲绝,披头散发,仰头望着天,眼角挂着一行血迹,他咆哮着,有一股绝望的情绪在蔓延,其音如惊雷,震动诸天万域,气息磅礴无匹。

认识的人,不认识的强者,一个一个都殒落了,若大的天地,同时代的没有剩下几人了。

连亲子都死去了,化成血与魂,倍感凄伤,在乱世中血祭自身,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其的凄怆。

立身于准仙帝绝巅,本应俯视诸天,傲视古今,可是他却有亲不能见,有子保不住,故人、长辈一个个都被封印,死的死,伤的伤,不断殒落。

这个乱世,太残酷,诸王都在悲啸,在泣血,下场都很凄惨,很可悲。

曾经辉煌到极致的仙域,而今走向衰败,整片天地都在龟裂,都要被打残了。

流血的黄昏,诸神的黄昏,众仙的黄昏,所有激昂的、灿烂的、强大的、不朽的……那些人,那些传承,那些大族,那些神话,都在破灭。

一个时代的结束。

一种文明的终结。

一个纪元的终点。

石昊恨欲狂,杀到浑身是血,整个人癫狂,怎能不心酸,怎能没有遗憾,一腔热血尽归此战中!

界海中,大浪翻天,尸骨沉浮,随着准仙帝呼啸出的音波而剧烈浩荡。

三位准仙帝同时出手了,一起围攻石昊,阻止他进一步蜕变,怕他真个在这一世成就仙帝果位。

那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决不能容忍。

“杀!”

羽帝拍动一对神圣羽翼,伴着炫目的光雨,他整个人如同披上不死战衣,手持弑帝战矛,向着石昊奋力刺去。

羽帝绝世强大,气势散开后,震裂诸天,界海内,那浪花代表一个又一个残界,在他溢出的光雨中不断破灭。

那杆战矛赤红如血,威势太盛烈了,矛锋上缭绕着岁月长河,刺透万古,到了眼前,威力绝伦!

当!

石昊轮动仙剑,劈了上去,这个地方一下子被湮灭了,界海炸开,混沌铺天盖地。

接着,两道身影快速纠缠在一起,炽盛的剑芒以及可怕的矛锋,如同刺目的闪电一般,一道又一道在在这里划过。

随后,血雨倾盆,诸天异象纷呈。

那是界海在演化。

在当中,有种族兴衰,有强者覆灭,有开天之景,有末日之象。

这些都是昔日发生之旧事。

轰!

这里沸腾,两大强者碰撞。

此地是世界之海,一朵浪花化作一界,但是,在他们恐怖的威势下,滔天巨浪以及附近的大洋却要被蒸干了。

“杀!”

苍帝出手,整个人顶天立地,屹立在界海中,像是存在亿万载岁月那么久远了,他庞大的躯体散发符号,神秘莫测。

那是咒语,化作有形大道纹络。

在此地,他构建祭台,整片界海都是逝去的无穷残界,一下子引发了共鸣,形成前所未有之恢宏祭台。

“十方俱灭!”

他咆哮着,跟羽帝的目的一样,阻挡石昊蜕变,怕他真个成为仙帝!

一声爆喝,天地皆动,风云滚滚,界海内浮现一座前所未有、撑破苍宇的古老祭坛。

它散发恐怖威压,镇杀石昊。

“嗡!”

石昊的法则池子浮现,同样变得的巨大无比,简直要将界海收了进去,并飞向前去压制祭坛。

“纳命来!”

鸿帝断喝,紫气东来,喷薄无量光,宏大的力量伴着他,令他整个人升华,极尽璀璨,像是紫色烈日中孕育的一尊帝王。

在铿锵声中,鸿帝的身上披上了一层紫色的甲胄,那是他一身的精粹,法力、精神等凝结在一起。

他的本源大道符文流转。

轰!

身披帝王甲胄的鸿帝,绽放滔天的紫霞,右掌如刀锋,向着石昊劈斩而去,璀璨光华长达亿万里,斩断了界海!

生死大搏杀。

三位准仙帝阻击石昊,不让他蜕变。

此时,石昊体外血迹斑斑,他被绚烂的大道符号包裹着,风驰电掣,在界海中纵横冲杀,血拼三帝。

此时,他的体表上,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但内部却有一股勃勃生机,的确像是在经历着蜕变。

吼!

石昊大吼,在绝望中血拼,激战三位准仙帝。

想到那么多人死去,再也见不到了,他的胸腔中,恨与怒化作火光,战意沸腾,杀到疯魔,整个人疯狂。

血在溅,神魂在嘶吼,身体在颤抖,怒意填充心海,有无尽的杀伐之气在爆发。

石昊拼命,自身的力量缓慢增加着,裂开的老皮下有晶莹闪耀,像是要打破人体牢笼,挣脱出一个全新的真我。

吼!

羽帝嘶吼,电闪雷鸣,血雨倾盆,阻击石昊的变化,准仙帝一旦拼命厮杀,昔日所杀戮的强者,各种灭世景象,都浮现了出来。

看着神圣,羽翼雪白而灿烂,但是成为准仙帝的存在,怎么可能是和平崛起的?

石昊早已松手,放出了那口仙剑,跟羽帝手中的赤红战矛碰撞,而他自己也捏拳印,同羽帝激烈厮杀。

噗!

羽帝的一只翅膀被撕了下来,血光澎湃。

因为,石昊的力量在缓慢变强,某种变化真实的在发生,不知不觉间他的力量充沛了,鼎盛起来。

羽帝嘶吼,背后血淋淋,被扯断一只翅膀后,那里伤口可怖,骨茬儿森森,血液止不住的喷涌。

石昊杀红眼睛后,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徒手撕裂神圣古翅,依旧向前轰杀,誓要铲除三大祸患。

三大准仙帝急眼,以命相搏。

“纳命来!”石昊声音低沉,眼睛血红,杀到了疯魔的地步,小石头血祭自身,诸多故人殒落,仙域四分五裂,深深的让他绝望了,此时他处在一种奇异的状态中,如同入魔了。

但是,从杀意上来说,他也很专注,盯上了羽帝,一心想要搏杀掉他,以最强手段针对仅余独翅的羽帝。

轰!

浪涛冲天,界海爆涌。

这个地方,光华冲霄,极度盛烈,拳光划过古今未来。

石昊再次撕下羽帝另一只翅膀,鲜血淋淋,淌落而下时,将界海都被染成了炽盛光彩。

羽帝不久前聚集而来的精血所造就的法体又残破了,血精在消逝!

“啊……”羽帝痛苦的嘶吼着,猛力震动躯体,轰杀向石昊,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挫折。

大战了这么多年,石昊早已看出,羽帝一身法力源泉尽在翅膀中,那对他非常重要,故此被石昊拼命撕裂。

在此过程中,石昊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左肩头被矛锋刺穿,胸膛被羽帝的掌指划开。

但是,一切都值了!

此时,羽帝再次逝去大量血精与法力,身体衰弱。

石昊接连下杀手,掌指划过,剑诀繁奥,破开永恒,让岁月长河都暗淡、模糊了。

砰!

羽帝翻飞了出去,身体破烂,被斩了数十上百道剑光,体魄上裂痕密布,骨头都断开了许多根。

但是,他终究为准仙帝,哪怕额头都被斩裂了,但依旧没有消亡,还有一战之力。

另外两大强者长啸,拼命阻挡。

羽帝若是败亡,他们的处境肯定也很不妙。

轰!

石昊踢开海面上一只破烂的翅膀,一拳轰向鸿帝,跟他那覆盖着紫色帝王甲胄的手掌碰撞,一时间火星四溅。

因为,此人现在挡在最前面。

在震裂人耳膜的碰撞声中,石昊的拳头滴血,有他自己的,也有敌人的。

鸿帝瞳孔收缩,面上有痛苦之色,他的体表暗淡,尤其是手掌那里,紫色甲胄破开了,那是道行的凝聚,甲胄是他的本源精华铸成的,现在遭创。

唯有在最关键的大决战中他才会动用这副甲胄,现在被人破开了。

“啊……”鸿帝大吼。

这个时候的石昊,化作疯魔,正在跟他不死不休,占据上风后,一边避开另外两人,一边轰杀他。

现在,鸿帝成为了石昊要击杀的目标!

羽帝暂时衰弱了,不足为虑,石昊要在第一时间斩掉当中威胁最大的生灵。

噗!

石昊的拳印,终于轰进了鸿帝的胸膛中,将他震的四分五裂。

荒现在考虑的不是彻底杀死对方,因为那太难,需要耐心的磨灭才能成功,他现在要做的是瓦解对方的战力。

鸿帝惨叫,这一次遭受的创伤太重了,他元神之火都被震散很多,一身凝聚而来的精血更是耗尽,全部溃灭。

紫色的帝甲破碎后,令他伤到了本源。

“杀!”

石昊从鸿帝那破裂开来的躯体中中穿行而过,眼睛猩红,如同黑暗中的两盏血灯笼,杀意无边,盯上了苍帝。

生死大战,石昊眼角挂着血迹,发狂时,清秀的面庞都略显狰狞了。

为了亲子,为了兄弟,为故人,他此时是冷酷的,无情的,暂时泯灭了部分情感,只有杀戮二字浮现心间。

在大战中,一颗人头飞起,石昊粉碎了那座祭坛,将那苍帝的头颅斩落下来,轰爆其躯。

同时,他向前扑杀,对三位残帝猛攻,要彻底磨灭。

石昊的身上有一些老皮脱落,有一股勃勃生机在弥漫,他被重创的身体,在慢慢恢复中,一股恐怖波动蔓延开来。

“你绝不可能成功!”

羽帝大吼,万古未有之事,怎么能在一个后来者身上发生?

他们不甘,不忿,但却无力阻止了,因为自身难保,被越来越强盛的荒杀的逐渐衰弱,这样下去必定殒落。

轰!

这个时候,时间长河某一个方向,有几团光突然间极尽璀璨,射出炽盛的神虹。

仿佛石昊的蜕变影响到了其他时空领域!

此际,一片寂静的宇宙中,漂浮着的一具残尸,眼皮簌簌而动,要睁开了。

并且,那残尸发出了声音,穿透进界海中,缓慢而低沉:“何必,何苦!”

四章啊,压力山大!(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