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鼻祖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3-11-08    作者:辰东

“祭灵大人!”补天阁众人高呼,全都大恸,守护了他们一世的祭灵就这样走到了生命终点,直到老去、战死。

净土中,所有门人都悲啸,这个结果令他们难以接受。祭灵给予了他们太多,化解厄难,征战上古,而今却神火熄灭,悲凉落幕。

在补天阁众人沉浸在大悲中时,其他生灵以及至强者则心头震撼,充满了怀疑与不解,浑身冒寒气。

那个灰发老人到底什么来头,补天阁的祭灵竟是他栽种的?这也太吓人了,无不颤栗!

这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实在有点让人有点头皮发麻,就是吞天雀、穷奇、嶷山的人形生灵等也都心惊,觉得遇上了大麻烦。

“活的久,并不代表一定强大,算不了什么!”穷奇低吼,它谨慎戒备。

“吼……”

灰发老人大吼,状若魔神,他一只手握成拳状,另一只手持着断剑,盯着天空中那片光雨,看着燃烧起来的神藤,空洞的眼神出现伤感。

“老家伙,竟敢偷袭我,再来一战!”吞天雀叫道,它非常愤怒,刚才竟被斩落一只爪子,虽然已经接续上,但对于它来说依旧是一种奇耻大辱。

它张口一吸,这个虚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要将鬼爷吞没进去,其名号称吞天,自然有其至强宝术。

披头散发的老者空洞的眸子依旧,但是那只持剑的手已经在抖,他突然猛力摇头。发出低沉的嘶吼,满头灰发舞动。

“杀!”

灰发老人大喝,心中有悲,那祭灵在化神灵雨。不可能活下来了,令他充满了恨与杀意,这一剑蕴含了无量的杀气。

一声轰鸣,那黑洞被切开。灰发老人如一头魔神般闯了进去,断剑如虹,上面的黑色锈迹脱落,散发出无尽神辉。

两者激烈大战,符交织,以最强冲击力撞到了一起,发出了无以伦比的光华,驱散了黑洞中的雾霾。

“噗”

鲜血迸溅,鬼爷空洞的眸子中带着一种慑人的杀意。他带着一片血迹出现。断剑发光。如一轮太阳,天空中那吞天雀怒鸣,鸟喙被削断了一截。鲜血淋淋。

要知道,它庞大无比。长也不知道多少里,即便只断落下一截鸟喙,那也是惊人的,将远方的大地砸沉、崩塌。

众人骇然,鬼爷好强,激烈争锋过后,让吞天雀遭创,凶猛的“一塌糊涂”!

吞天雀击天,在九霄上怒鸣,不断盘旋,痛彻骨髓,它实在难受无比,身体上最坚硬的鸟喙都被砍掉了一截,这让它情何以堪?

要知道,它号称吞天雀,一些宝术与其喙有着最为紧密的联系,居然是这个部位遭创,令它愤懑。

“嗡”

符闪烁,吞天雀召回鸟喙,开始修复伤体,进化为纯血生灵后,生机旺盛如海,很难被击杀,这也是它傲世的资所在。

南陨神山的人形生灵、穷奇、嶷山的人形生灵也都吃惊,这个老者的强势超出他们的预料,也太恐怖了,注定将有一场恶战。

“我走了……”最后三个字传来,祭灵干枯的藤蔓与黄叶彻底燃成了灰烬,在空中纷纷扬扬飘洒。

同时有大片的光雨落在大地上,洒进水泽中,泥土中以肉眼可以看到的见的速度生长出一层绿芽,生机勃勃。

它老去、死在这里,回归大地,由那片上古院落而生,也由这里而亡。

无尽的光雨飞舞,许多人张开手臂,大口的吐纳,进行洗礼,这是神灵雨,等上几生几世也很难遇到。

“祭灵大人!”

补天阁众人全都握紧了拳头,声音响彻天地,蕴含悲意,但却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前辈!”小不点也在低语,见到它这样落幕,心中很不好受,想起了在老藤下悟道与修行的时光。

天空中,一个青皮葫芦闪耀,弥漫出一缕缕混沌气,被一片光雨包裹着,悬浮在那里,这是神种,祭灵唯一留下的东西。

穷奇第一个探手,向前抓去,它们所为何来,就是为了得到神种,现在成为了无主之物,横陈眼前,焉能不动心?

穷奇,浑身血红色,它又像虎又像牛。阔口獠牙,很像凶虎,而眸子与头上的角则似莽牛,非常凶猛。

它浑身长有刺猬一样的毛发,根根尖锐,通体为暗红色,像是沐浴过鲜血,而后又干涸了般,煞气非常重。

此外,它还有一对翅膀,宛若魔翼,鲜红而可怖,可以震裂天地。一对碧绿的眸子,宛若鬼神般,望人一眼,魂魄不稳。

“祭灵早该死去了,苟延残喘到现在,终是守不住这个衰败的古教,神种将属于我!”

它速度极快,双翅一展,风雷大作,让人生畏,符淹没天地,璀璨无比,且带着血光,将其他人都阻挡在外。

“滚!”

灰发老人喝出一个字后,手持断剑,直接就劈开了那片符。而且铿锵作响,穷奇以刺猬毛祭炼成的一件宝具,直接就炸开了,无数的赤红神针飞舞,差点伤到吞天雀等人。

激烈争锋,恐怖大战,两者间迅速碰撞,而后噗的一声,穷奇惨叫,一只血色的大爪子被斩断,坠落向大地,比山岭都巨大,鲜血喷涌。

人们骇然,就是天空中几大至强者也都变色,灰发老者的表现太可怕了,让人悚然,伤吞天雀、断穷奇爪臂,这也忒惊人了。

“砰”

鬼爷一把将青皮葫芦抱进怀中,脸上带着无尽的伤感,道:“再见了……再也见不到,你做的很好,让我有愧。我的补天阁,却要你来守护。”

这些话语一出,所有人都心颤,他到底是谁?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尤其是补天阁的弟子。就更加震撼了,老人话语中的意思让他们心跳加快,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祖师吗?

“你究竟是何人?!”吞天雀大喝。

穷奇也睁大碧幽幽的眸子。杀气弥漫,道:“你到底是谁?”

虽然已经能猜到,但是他们想证实,这也太可怕了,老者的身份与地位有点吓人。

“我是谁?”灰发老人自语,眼神略带迷茫,而后猛然睁开,爆射出两道神光,直接就震散了漫天的云朵。道:“我是一个弃徒。开创了补天阁!”

“什么?!”所有闻听到此语的人都惊撼。身子皆一颤,这也太惊人了,老者是补天阁的开派祖师?

“您真的是……我们的教祖?”补天阁阁主、慕炎、柳老等都全都声音发颤。这实在让人震撼,不敢相信这一切。

而其他生灵则是感觉一阵恐惧。这得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物啊,亲手缔造了这片净土,居然还在人间?这不真实,很虚幻!

很多生灵都被吓坏了,攻打此地,想获取机缘,究竟是福还是祸?

九天上,嶷山的人形生灵、穷奇、南陨神山的生灵、吞天雀也都震惊,而后释然,难怪老者会这般强大,竟然是一代鼻祖,开创了补天阁,他为上古的风云人物,为一代巨头,有这样的修为也算正常。

下方,补天阁众人无比激动,鼻祖还活着吗?所谓的上古灵异,竟然是他!许多人大吼,忍不住长啸起来,眼泪都要落下了。

“祖师,杀尽他们,为祭灵大人报仇啊!”

“不要放走,一定要杀了了他们!”

有人哭喊道。

小不点站在人群中,也相当的吃惊,鬼爷竟然是补天阁之祖?他的小脸有点发绿,当初总是被老人跟着,半夜睡醒就能见到,他曾将对方当做衣架用,脱下的小衣服,都扔在了老人的身上。

“他是一个弃徒,究竟是被什么门派所弃?”二秃子咕哝,心底冒寒气,阵阵发毛。

“这……也太惊人了,补天阁的鼻祖都出现了?!”大红鸟吓的一哆嗦。

这一刻,嶷山的人形生灵脑后生出神环,浑身符交织,如临大敌,他做过小西天的祭灵,知晓一些上古隐秘,深知这等鼻祖多么的恐怖。

南陨神山的人形生灵,也神色凝重,脚下金光大道敛去,他手中出现一件金色的宝具,竟是一杆金骨幡。

至于吞天雀与穷奇就更不用说了,凶光毕露,浑身战血沸腾,符燃烧,将精气神提升到了极尽境界。

灰发老人的状态很不稳定,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他猛力摇头,而后睁开了眼睛,趁清醒之际,突然将葫芦神种掷出。

“嗡”

虚空中,出现一片金色的涟漪,宛若通道般,载着葫芦远去,没入天际尽头。

“你扎根在哪里,未来的补天阁就在哪里新生,门庭可以毁灭,但传承永不绝!”灰发老人说道,声音不高,但却震动了苍穹。

补天阁众人大受触动,跟着一起高呼,重复这些话,像是看到了灿烂的希望。

“老匹夫你……”南陨神山的人形生灵大怒,真要与神种错过了吗?

吞天魔雀展翅,就要追击下去。

穷奇与嶷山的生灵也要冲起,追向那青皮葫芦。

灰发老人眸子空洞,手中断剑翻转,划出一片莫名的符,竟然直接封天,禁锢了四方,令他们无法离开。

“斩了这个老鬼!”

最可怕的战斗爆发,四大生灵一起出手,攻向补天阁鼻祖,要将他斩灭。

“走吧,来日再建补天阁。”灰发老人冲着下方众人喊道,他的声音有落寞,也有疲惫,还有希望,包含了太多。

“不要放走一个,将他们全部斩杀!”穷奇、吞天雀等喝道。

“走,我们离开!”补天阁阁主喝道,带着众人突围,他知道鼻祖状态不对,时而清醒,时而迷茫,这样可能会出大问题,不能久留。

天空中的大战激烈无比,血雨飞溅,灰发老者肩头被抓下一块血肉后,他彻底发狂,眸子虽然空洞,但是杀意却炽盛到极致。

“噗”

他挥动断剑,将嶷山那个人形生灵的一条手臂斩断,击穿禁锢地,坠落了下来。

“杀!”

老者染血,背后再次遭了一击,而他的剑也更盛烈了,宛若一道魔光从域外照射下来,摧枯拉朽。

“噗噗”声接连响起,穷奇怒吼,一条爪臂被斩断,飞落了下去,接着吞天雀怒鸣,一只羽翅少了半截,被切下。而那来自南陨神山的强者也是小腿一凉,血液冲起,断落下去。

老者威猛的有些吓人,自身受伤后,接连重创他们,一口断剑所向披靡!

“纯血生灵的血肉啊,我想咬一口!”地面上,小不点道,他恨极了天空中几大生灵,而那血肉宝药对他确实也有极大的诱惑。

补天阁众人在突围,开始大撤退,小不点很想冲过去,扛走一条断腿,但却也只能想想罢了,不敢妄为。

突然,莹白如玉、不足一寸高的小塔发光,哧溜一声冲了出去,光影一闪,将嶷山生灵的手臂吞掉,再一闪,将穷奇爪臂、吞天雀的翅膀、南陨神山生灵的小腿都给收走了。

小不点瞪圆了眼睛,向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无人发觉,他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撒腿就跑,不敢接近那片区域,他怕天上的生灵发狂。

哧的一声,洁白光晕一闪,小塔回来了,竟然像是吃撑的人一般,塔身圆鼓鼓,寂静无声,不再动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高空上吞天雀、穷奇等召唤断肢,竟然感应不到了,全都变色,而后发狂。

他们可以接续断体,不怕被斩开,可想不到才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失去的部位直接无影无踪了。

“谁?”四大生灵震怒,这也太滑稽了,竟然将臂、腿、翅、爪弄丢了,情何以堪?!

他们觉得暗中一定隐有至强高手,盗走了这些,当下大怒。

灰发老者攻杀,手中断剑无匹,神音隆隆,璀璨夺目。

然而,就在这时,插入他头颅的那柄古剑轻颤,发出一团朦胧的光,顿时让他身体踉跄,一缕缕黑色的血自其头颅涌出。

“走!”

补天阁阁主、慕炎、柳老等神目如电,见到了这一幕,他们终于知道,鼻祖如此强大,为何还让他们撤走,一是因为其神智有问题,而是那柄古剑镇在其头颅中,实在是一个大患。

当年究竟是何人所为?将一柄剑贯穿鼻祖的头颅,这实在太可怕了,光想一想就让人觉得通体冰寒。

“啊……”

补天阁鼻祖怒吼,满头灰发乱舞,插在头顶的古剑一寸一寸地拔起,铿锵作响,黑血不断淌落下来。

“杀!”四大生灵见状,一起向前冲。

“吼!”

老人大吼,状若魔神,轰隆一声,手中断剑的光芒更盛了,宛若一轮太阳,他与自己的兵器凝结为一体,对抗古剑。

“杀!”

一声大吼,他那空洞眸子竟然有了一丝光彩,向着四大生灵扑杀,断剑炽盛,劈斩四方。

一时间,这里羽毛纷飞,兽爪崩开,鲜血四溅。

灰发老人威武,兄弟姐妹们强悍,求张保底月票。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