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引道入体

所属目录:完美世界小说    发布时间:2014-03-08    作者:辰东

石昊心头当时就是一凉,那模糊的冷笑是如此的不屑,充满蔑视,高高在上姿仿佛透过大劫显化出来。

这是在灭世荒域吗?

大劫在继续,石昊落在山头,并未有妄动,而是静心凝神,盘坐在一块大石上,抛却愤懑与杂念,让自己空明起来。

呼呼风声如雷,天地间有各种光飞舞,那是规则化成的神剑,斩杀十方,还有黑色的战矛,洞穿一切。

敢有阻抗者,杀无赦!

天地罗网张开,不想放过一个神圣,这是扫荡,若有漏网之鱼,以战矛钉穿,带向苍穹,确保不被遗漏。

真相很残酷,若然洞悉,莫不胆寒,身体冰凉,强大如尊者,以及残喘过下来的神明也被掳走,这是何其疯狂?!

但在大劫中,也孕育道缘,有莫大的机会。

大道偏移,上界洞开,有符文坠落,有大道显化,更有莫名奥义浮现世间,谁若有大造化,便可逆天而行,在此危局中“采摘”。

石昊放开思绪,让自己空明,便是为了争那天机,夺自己的道缘,捕捉那莫名的轨迹,窥探秩序奥义。

风很大,这天地染血,犹若红毛旋风,悲咽着,凄厉无比。

但凡修士,这一日都心中惶恐,本以为陨星为虚,大劫已过,不曾想到这才是开始,这天地异象震慑人心。

“凡人呢?”有人心颤,在这样神鬼尽出,天地更迭的特别时刻,常人还不被吓死?这世间注定要大乱。

然而,城郭依旧,凡人无感,竟看不到这种种鬼神怪相。

这是何等的手段,只针对修士,不对凡人显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慈悲”,残忍的“慈悲”,十分矛盾。

许多心思敏捷之辈,窥出端倪。修士揣摩符文,观天地五行,看规则变化,自然有特别之处。一些人跳脱出来,以凡人的眼光看这个世界,而后反而推演,竟也琢磨出大劫中的一些道理,开始领悟。

石昊盘坐大石上,在大道偏移,乾坤倾覆的特别时刻,陷入深层次的入静中,捕捉那道则碎片。

虽身处劫中,但是他浑身却莹莹透亮,眸子不时开阖,望见虚空中有诸多符号闪烁,显出瑞光。

这便是机缘,石昊忘我,只知道窥探那种难得在世间显化的奥义,那是大道的边角,那是它在化形。

而今,他投入进来,用心去揣摩,用神去锤炼,自身越发晶莹,竟散发出一种香气。

这不是境界的提升,而是自身鼎炉的塑造与再炼,石昊引“道痕”入体,洗尽尘气,熬炼真身。

真如柳神所说,大劫中亦有新生,更有大造化!

若是能捕捉到,自然是一场天缘,对日后的修行有莫大的好处,这在筑基,以最坚固的神石筑成不朽的道基。

此时这个世间,不少人觉察到了,但凡惊才绝艳者,莫不在出手,在捕捉大道轨迹,引其有形之体与己身共鸣。

特别的时刻,大道于世间显化,捉到一鳞半爪,对于诸强来说便是一场天大的造化,将受益终生。

石昊盘坐,一股白气绕身而行,带着清香,洗尽烟尘,让他空灵若神若圣,不沾染人间烟火气,越发圣洁。

他得到了极大的好处,眸子虽在开阖,但只是一种本能,捕捉道则,探究本源,万物在心中浮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体悟。

“轰隆!”

他被一股道气托起,在山巅沉浮,犹若海中的小舟,起起伏伏,要争渡的彼岸,跨越人道苦海。

然而,也有激浪,也有飓风,随时会将他掀翻。那便是大道,太过磅礴,凡人怎能驾驭,动辄会船翻神灭。

石昊依旧在争渡,并未形状,最后甚至踏出小船,徜徉海中,沐浴无尽浪涛。

这是十分危险的举动,与无穷大道相融,个人是在太渺小了,随时会被拍翻,化成齑粉,万世不存。

表现在现实中便是,石昊将虚空中密密麻麻的符号全部引导向体悳内,与肉身宝藏相合,在筑就肉壳宝船。

这是在“积势”,造就大道根基,只为了来日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是在开辟自己的无垠天地。

引道入体,借无尽符文洗礼自身,这是筑就不朽体壳,积蓄自身的潜能,只待他日冲天,将会跃起的更高。

甚至,那可能是鲤鱼一跃,化龙乘风,就此质变,脱胎而得证己身至道。

大劫四日,石昊盘坐虚空中,被一片符文环绕,将他包裹,身体悳内外皆如此,最终那些符号凝聚,化成一道火,灼烧其躯。

这是淬炼,引道熬身。

最后,甚至化形,那些大道碎片所显化的符号已经连在一起,构建成一个鼎炉,将他装在当中,烈焰腾腾,炼其真身。

“轰!”

最终,当旭日东升时,这一切散开,天地恢复清明。

这已经是第五日的清晨,石昊睁开了眼睛,感觉到了不同,自身内外带着一股如兰似麝的清香,这是与身体近道,已然有成的表现。

一般情况下来说,便是尊者都断无这种成就,当中的个别人除外。

昔日,他的肉身坚固,可比肩西方教的金刚不坏身,而今又已与道亲近,容易在体悳内构建符文,体壳与法道同进。

修道路艰难,越到后面越不易,随时会船毁人寂。

而今,他多了一种保障,肉身宝船坚固,并孕有道光,时时护持,孕养精气神,这是体壳宝船与精气神共济并进的结果。

石昊抓住了机缘,在大劫中筑下了自己的大道根基,静待他日生根发芽,耸入高天,遮蔽苍宇。

风止了,漫天流光消失了,没有了血光,也没有杀劫。

抬望眼,那天空中朗朗,三大法器消失,早已不见踪影,世间没有了杀伐气,一切都很祥和。

“四天四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石昊轻语,他下山走向远方。

凭着感觉,他知道,这世间一定发生了很多事,也许举世都在颤栗与喧沸。

大劫就这样过去了吗?石昊不知,他这皱着眉头,认为绝不可能这么简简单单。

因为,他呼唤小塔,它却依旧不严不动,在装死,显然还有危机。

最后,他强行开启世界宝盒,逼迫它讲解,它在复苏,很是不耐烦,告诫他,暂时安全了,但大劫没那么简单。

“对你来说,应该没大问题,但于我来说,依旧充满了未知,不要扰我。”

小塔很郑重,告诉它暂时不要与它联系,无论如何,便是石昊遇险,它也只能蛰伏,不能出手了。

第一波也许结束,想打开界门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便是上界巨头也难以连续开启,需等待时机才行。

石昊走出大山,前往有人烟的地方,这片地域属于石国,因为他是从西疆入内的,自然身在石国境中。

一日后,他进入一座巨城,听到了诸多休息,一时间被惊憾,心中震动不已。

四日间,阴风怒号,规则神剑与战矛横空,擒杀尊者,横扫荒域,简直不可想象,那种杀机与战意,令修士现在想来还发毛。

一时间,所有尊者销声匿迹,不知是不是全被擒杀了,谁也说不清是否有人躲避过大劫,活了下来。

毕竟,人们在四天四夜的鬼哭神嚎中,还见到了天地异象,有神明被斩杀,血光冲霄,久久不散。

各地发生了太多的异事,难以尽述。

最为令人吃惊的是,火国皇都惊变,而今那里半毁,半座都城成为废墟,另外半座内滚滚黑云伴着血光,滔天而上。

“什么,火国皇都遭遇大劫,就此除名了吗?”石昊震动,他不知道火灵儿与其父是否逃过一劫,希望他们先一步去了天神山。

不然,这何其惨烈。

“近几日,那留下的半座内,一株倒下的古树中,喷薄雾霭,一片浩大的战场显化,对抗高天上的意志。”有人轻语。

石昊一震,果然那里有古怪,火国曾经的祭灵神树下封印有了不得的东西。

“那当中还有上古神哭之音,大劫都不曾将那里毁掉,遗漏了下来。”

石昊很想去走上一遭,奈何而今身在石国,距离那里还很远。

毕竟大劫才结束,所传来的消息也只局限在石国与火国,其他更远的地方还没有消息,石昊决定先前往石国皇都看一看。

这一路上,他听到了很多消息,甚至有一则惊世传闻!

“这下界有东西,吸引着上界,必须要下来探查,仔细寻找,千古来莫不如是,只是一直不曾被得手。”

只是,不知道这则消息是谁透露出来的,无论如何,敢这般说,能透这样的大秘者,都了不得。

显然,有漏网之鱼,而且还是了解大劫部分秘辛的人。

“只是想要下来谈何容易,必要遭反噬,总是博弈的上界巨头也可能遇险,需假手他人,代为寻找。”

这样的消息不知源头,若隐若无,在一些修士间传出,令人凛然,心中惶恐。

还不曾到石国皇都,石昊听到了另外一些消息,补天阁、不老山、西天教等都有人在迅速赶来,要入石国皇都。

“嗯,何意?”石昊不解,问同在路上的一名修士。

“据传,这是要谋国,石皇消失了,天下不稳,这些大教驾临,要扶植傀儡,甚至直接自己主掌。”

石昊震怒,虽说他对武王府等没有好感,但毕竟也姓石,有同一个祖先,石国基业怎能旁落。

“上界的人想寻找东西,但自身下不来,自要借下方的力量。”同路的修士叹道。

虽说这是秘闻,可是却被一些修士传开了,无需多想,这世间有了解秘辛的人活着。

“月婵仙子、不老山的异人等皆带着成批的强者到了,很可能要推选他人,掌控石国。”

听闻到这些话,石昊已经能确定,域外的不朽大叫,与上界关系太不一般了,也许是代言人也说不定。

“你们下不来,为了一己之私,敢这样逆天行事?”石昊眼望高天,他知道这是大劫的一部分因由,但足以让他愤怒了。

“要谋石国,痴心妄想,那东西你们别想得到!”石昊冷笑。



下一篇:
回首页: 完美世界小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