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黯然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5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的心苦涩到了极点,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今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他没有想到曾经和他海誓山盟的月儿会对他三心二意,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走进厨房,拎了一坛酒回到屋中,拍开酒封,一仰头将一坛全灌到了肚中,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刚亮,司徒世家的三兄弟就跑到了独孤败天家中。

“败天,醒醒,快醒一醒。”三人又摇又晃,终于将独孤败天弄醒。

司徒泯月道:“姐夫,你别睡了。我姐姐哭了一夜,今天一大早就收拾东西,要起身回无双国去了。”

独孤败天惊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司徒浩月道:“败天,你赶紧去追,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独孤败天呆呆的坐在床上,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对司徒明月说的那些话。

“月儿,你不必自责。过去我们还小,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爱情不仅是一种承诺,还是一种责任,它还需要两个人的心永远在一起。

……

回到你的刘师兄身旁吧,我虽然只看了他一眼,但可以感觉出他是真心爱你的,他能给你带来幸福。去吧,祝你们白头偕老。”

他又躺在了床上,慢慢闭上眼睛。她就这样走了,不仅是因为自己伤了她的心,更因为她心里真的有了那个刘师兄。

司徒傲月着急的叫道:“败天,你赶快起来呀,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

三人动手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

独孤败天怒道:“你们放手,她的事与我何干?我已和她一刀两断,从此再没有关系了。”

三人楞住了,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他。

“姐夫,你真的不再喜欢姐姐了吗?”

“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

“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和我们三人说,你已经不喜欢她了。”

“我想要一份完整的爱情,如果一段爱情已经分为两半,或有了污痕,还不如不要。如果再继续下去,那将是一段畸形的爱恋,将在无尽的痛苦中结束。与其如此,还是趁早结束吧。”

司徒三兄弟默然。

“你们三人来的正好,我们昨天没有打成架,今天继续,就在我家后院。”

独孤败天硬拉着三人来到后院。

司徒三兄弟没有用花俏的招式,也没有用强劲的内力,完全像小时侯那样,三个人一齐冲向独孤败天,用蛮力和他扭打在一起。

“乒乒乓乓”

院子里响成一团。

半个时辰后,四人都躺在了地上,一个个面目淤青。

过了一会独孤败天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他们三人淤肿的脸颊哈哈大笑了两声,接着又大哭起来,随后又默然,转身朝屋中走去。

三人面面相觑,一阵默然,随后转身离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独孤败天似乎真的迷上了武学,整天和他父亲学武。当然都是一些基本的武功招式。

近几年独孤败天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强悍。几乎是十天半月才去找他那些混混儿朋友打一次架,主要是每打一次架,混混儿们都要“歇上几天”。现在他是三两天便找他们打一次架,混混儿们叫苦连天。

此外,由于司徒明月的风波,司徒惊云特别允许司徒浩月兄弟三人每星期出来一人,陪独孤败天打架解闷。

独孤败天是在麻木自己,每次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走到家中时,仿佛便感觉心灵的创伤好了一些。

终于在一次酒醉之后,他被一帮混混儿朋友架着走进了妓院。迷迷糊糊当中,他感觉有人在脱他的衣服。他一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啊”

一声惊叫。

独孤败天睁眼一看,是个妖艳的姑娘。“你是谁?”

“我是牡丹。”

“这是哪里?”

“这是立春院。”

“什么?这是妓院?”

“是……是的”牡丹望着独孤败天满脸的怒气吓得哆哆嗦嗦。

独孤败天开使很愤怒,后来又释然。这帮混混儿朋友,虽然不是很正派,但和自己的交情还算是真挚的。这些人和他的感情是从小到大打出来的。他们一定是看自己这些天太过苦闷,想让自己“放松”一下,不过有些过分了。

“你叫牡丹?”

“是的。”

“你们这里除了陪客人睡觉以外,还有什么服务?”

“陪客人喝酒,给客人弹曲唱歌。”

“好,你就给我弹唱一曲吧。”

牡丹怀抱琵琶,边弹边唱: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澹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帏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绿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歌声哀婉,独孤败天心中大恸,这正好勾起了他心中的那缕忧思。听了这首歌曲之后,他心有所感,感觉心里舒服了许多,这首歌曲好像唱到了他的心里。

自此之后,长风镇多了一个浪子,经常流连于立春院。熟悉的人知道独孤败天只在立春院喝酒听曲,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彻彻底底的变成了长风镇的混混儿之王。

消息终于传到了他家中,他父亲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陈婷抚摩着独孤败天身上的伤痕,内心痛惜无比。

“孩子,当你经历过爱人与被爱,学会了爱,才会知道什么是你需要的,也才会找到最适合你,能够相处一辈子的人。但很悲哀的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三个人通常不是同一个人;你最爱的,往往没有选择你;最爱你的,往往不是你最爱的;而最长久的,偏偏不是你最爱也不是最爱你的,只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出现的那个人。

理想与现实很难重合到一起,你太感性了,你要学着改变。你不是一般的人,你不要忘记你爷爷和你说过的话,你这辈子可能要走一条艰辛的不归路。也可能是一条前无古人的光明大道,这辈子你注定了不凡,可能要经历种种磨难。怎么能为小小的儿女私情而整日忧思呢。”

这些话在独孤败天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过了好长时间他才如梦方醒。“娘,我明白了。”

“去吧,你爷爷探望老友回来了,他在后院等你。”

独孤败天的爷爷独孤飞羽已经年近七十岁,鹤发童颜,飘然若仙,很有一派出尘的味道。

“爷爷,你找我?”

“呵呵,乖孙儿。听说你最近吃喝嫖赌样样都精通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和我年轻时有的一拼了。”

独孤败天不禁脸红了起来。

“我找你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和别人不同。你出生时,耀眼的血红之光直冲霄汉。手握凝血而生,左手‘败’,右手‘天’,名字与生俱来。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