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绝代佳人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道:“你们这帮小子明明自己想去看美女,还要找这种烂借口。不过,你们想都不要想。那些人绝对都是真正的高手,我们惹不起。”

司徒皓月也一脸凝重之色,道:“那些人的功力也许和我们不相上下,但他们身上的那股杀气却强的可怕。”

司徒傲月也道:“不错,隔着这么远,我们都能够感觉到那股杀气,说明那批人都曾经杀人如麻。也许是某些家族中豢养的死士,是专门杀人的人。”

众人商议,决定绕道而回。

可是这帮人还未走出十几步,就听见后面传来破空之声。那些人发现了他们,追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这些人分为两个阵营,一边穿黑衣,另一边穿灰衣。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每个人浑身都透着一股凛冽的杀气。且目光阴冷,面无表情,一看就是冷血之辈。

最后到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人身材高挑,不过长相实在不敢另人恭维。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四个字:贼眉鼠眼,就像是一只老鼠精。另一人长相一般,但是身材臃肿,整个一矮冬瓜。众人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就这样一对活宝还要耍酷、摆谱,争女人。难怪李姓女孩哪家也不去。不过以这两位的容貌来看,被追求的那个女孩也应该漂亮不到哪里去。不过却没见到那个女孩。

那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冷森森道:“你们是谁?为何在这里?”

混混儿当中有人道:“关你屁事,我们干什么有必要告诉你吗?”

“轰”

众人皆笑。

独孤败天一听,坏了,这可不是耍嘴皮子的地方。这两帮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尤其是领头的两个年轻人冒着股邪气,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自己都有一股想扁他妈的冲动。但自己这边除了司徒世家三兄弟外,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怎么能和对方匹敌呢。

“妈的,哪来的野小子,竟敢对我家公子如此说话,找死。”一个黑衣大汉边说边向那个混混冲去。

独孤败天连忙拦住他,道:“这位大哥且慢动手,我这位兄弟是吃糨糊长大的,脑子不灵光。不太会说话,我们都叫他二傻。诸位大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看就知道是做大事的人,何必跟傻人一般见识呢。”

独孤败天心里暗骂:“我靠,没想到我会说出如此恶心的话。”

那个混混儿极度郁闷中。

“唉,要说可怜,那边的两个猪头妖最可怜了。刚出生就被人遗弃在森林里,是被一头野猪养大的。直到十几岁被镇里的老猎人发现,才得以结束四肢着地,满森林乱跑的非人生活。其实这次我们来这片森林,主要是陪这两个猪头妖回来看一看抚养他们长大成人的老母猪。”

独孤皓月和独孤傲月心里暗骂:“独孤败天你才是个大猪头,我XXX。不就是刚才打架的时候‘不小心问候’了你屁股两脚吗。娘的,等着瞧。”他们想发作,又忍了下下来。

“哈哈……”

对方听了后大笑。混混儿自己这边也暗笑不矣。

矮冬瓜道:“猪头妖,你和野猪生活了十几年,一定会说猪语了,讲两句让大家听听。”

独孤败天一听完了,本来他想开个玩笑,和这帮人套套近乎,没想到这帮人如此得寸进尺。司徒兄弟是什么人,那是那可是司徒世家当代家主司徒惊云的公子,怎会受此侮辱呢。

脾气最为暴躁的司徒皓月怒道:“我日你个矮冬瓜,我清蒸你,活煮你,生炖你,妈的,你真是找死。”

司徒傲月也道:“你们真是找死。”

两兄弟露出的气势让这些人不由一惊。

独孤败天知道今日不能够善了了。

正在这时一个如同仙乐般的声音传来,“诸位暂且息怒。”

一妙龄女子白衣飘飘,秋水为神玉为骨,宛若九天仙子临尘一般,徐徐而来。美丽无双的容颜如梦似幻,世间一切的美在此倾城容颜下都要黯然失色。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双方人马都瞪大了眼睛,只有浓重的呼吸声。

独孤败天也是一阵意乱神迷,心里暗暗的想: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难怪两个丑八怪要拼个你死我活,若是能娶得如此倾城佳丽为妻,一生无憾。瞧你俩那副德行,要是你俩娶得美人归,天理何在!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要吃也是被我吃。突然他脑中浮现出另一张俏脸――――司徒明月,心里一阵阵隐痛。

独孤败天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回过神来。再看看自己旁边的那些人——————标准的色狼,一个个如中魔咒般,目瞪口呆。就连司徒三兄弟都眼放色光,那两个丑公子就更不用说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靠,恶心。

独孤败天平息了一下内心激动的心情,才敢再次正视这位李姓姑娘。

“姑娘真如传说中的仙子一般,清丽脱俗,馨香淡雅,请问姑娘尊姓芳名?”

李姓小姐见独孤败天如此镇定,而且眼神清澈,没有丝毫邪念,很是诧异,也有些赞赏。

“李诗,可否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独孤败天,年方十九,未婚。”

美女不禁莞尔,众人再次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如梦方醒,纷纷对独孤败天怒目而视,连司徒三兄弟都不例外。两个丑公子更是不约而同的道:“大胆野小子休得无理。”

独孤败天不禁咋舌,美女的威力真是不同凡响啊!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的这帮兄弟纷纷效仿他。

“在下司徒皓月,年方二十一,未婚,品德高尚,有……”(被人打断)

“在下司徒傲月,年方二十,未婚,用情专一,有爱心……”(被人打断)

“在下李虎,年方二十,未婚,有责任心,有事业心……”(被人打断)

“在下刘志强,年方二十,未婚,武艺高强,天天洗脚……”(被人打断)

………………

………………

………………

………………

就连腼腆的司徒泯月都“在下”了半天,只是没有说完,总是被人打断。

独孤败天听的目瞪口呆,这帮小子什么跟什么吗,一点也没有创意。跟自己学也就罢了,什么“责任心”、“爱心”说了也就得了,连“天天洗脚”都拿来炫耀,唉,丢人呀,独孤败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矮冬瓜道:“你们如此冒犯李仙子,是否活腻了?”

老鼠精也阴恻恻的道:“乡下小子真是没见过世面,连追女孩子的话都不会说,胡乱说些什么。”

“关你屁事。”这次混混儿们非常默契,异口同声,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老鼠精”和“矮冬瓜”的脸实在挂不住,恼羞成怒:“来人给我杀了他们。”两旁的大汉纷纷拽出刀剑。

“且慢”,李诗再次开口:“两位公子可否给小妹一个面子,不要动手,我有话和这位独孤公子说。”

两个丑八怪立刻换了一副表情,眉开眼笑:“李小姐和我们客气什么,你们没听到李小姐的命令吗?还不退下。”

“多谢两位公子,独孤公子我们可否单独谈一下?”

“当然可以,荣幸之至。”

在一片能杀人的目光注视下,独孤败天随同李诗向人群外走去。他不知道李诗要和他谈什么,但内心激动无比,仿佛刹那间司徒明月给他造成的伤害彻底好了。

李诗向树林深处缓缓前行,动人的身躯,迷人的幽香,另人心醉,使人遐思无限。惹得身后众人又是一阵意乱情迷。两人远离众人,走进树林深处才停下来。

“独孤公子是前方小镇上的人?”

“对”

“公子器宇不凡,一定出身于名门世家吧?”

“哪里,我只是个乡下小子,怎敢言出身名门世家。”

“哦,独孤家在镇上还不算是一个大家族吗?”

“呵呵,整个小镇只有我们一家姓独孤,哪里算得上是大族呀。”

李诗听了后,眉宇不禁露出喜色。独孤败天不经意间正好瞥到,不禁有些狐疑:她是冲着我们家来的?不可能,武林中谁还记得独孤家世家,独孤世家早已成为武林历史名词了。看我长得帅要嫁给我?虽然自己很希望如此,不得不承认那更是天方夜谭了,自己还没狂妄自恋到那个地步。相较之下,还是前者可能性大些。那两个丑八怪那么多人马都对她客客气气,她的来头一定不小。如此天香国色,兼且神秘莫测的绝世佳人来到小镇,就是为了一个没落的武林世家?那两个丑八怪难道也是……

打定注意,独孤败天决定试探一下。

“我们家族虽然现在没落了,但也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

“哦,曾经出过皇帝?不过我没听说过有哪一个王朝曾经复姓独孤呀?”李诗虽然极力掩饰,但独孤败天还是从她的眉宇间感觉到了她的内心是极其兴奋的。

果然是冲着独孤家而来的。

“没有当过天下百姓的皇帝,却出过武林的皇帝。不知是哪个年代,一位先祖曾经横扫武林,睥睨天下,败尽天下各路英雄,武林独尊,万众景仰。”独孤败天对老祖独孤战天是发自内心的敬佩,独孤战天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天人,是超越神的存在。说话时语气难免有些激动。

李诗也不禁悠然神往,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了,发出了内心的真正微笑。“大陆史上达到‘武圣’境界的人屈指可数,原来是‘武圣’独孤战天的后人,失敬,失敬。”

“往事如烟,那是先祖的成就,后辈无能呀!”独孤败天不禁感叹。

独孤败天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李诗就是冲独孤家而来的。

独孤世家没落如斯,还有什么值得武林中人关注的呢?

接着,李诗又和独孤他聊了些很平常的话题。独孤败天心里暗暗心惊,这个美如天仙的女人不仅聪明还特别谨慎小心,问话,打探消息毫不留痕迹。他心里亦有些得意,如此聪明的绝色佳人还是被自己经窥破了她心中的秘密,如果她知道了的话,那是怎样的一副情景呢?想着,想着,他不禁傻笑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