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战意滔天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公子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说出来让小女子也分享一下。”

“呃,没、没什么。”独孤败天心里暗暗地想:“开玩笑,告诉你,我心里正在笑你呢,你不和我横眉冷对才怪。”

正在这时传来阵阵惨呼,独孤败天大惊失色,赶紧向回跑。李诗也不由的面色一变,紧随其后。

只见混混儿和黑衣、灰衣人已经厮杀在了一起,司徒三兄弟的脚下倒了好几个黑衣人和灰衣人。但是好几个混混也已倒在了血泊中,眼睛睁得大大的,无神的望着天际,死不瞑目!鲜红的血格外刺目。独孤败天几乎肝肠寸断,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刚才还好好的,如今已是人鬼两途。

独孤败天肝胆欲裂,大吼一声:“住手。”

可是双方早已经杀红了双眼,谁也不肯停下。

“败天,兄弟们……呜……好多兄弟都被这帮畜生杀了,要替兄弟们报仇呀,呜……”一个混混浑身是血的爬到独孤败天脚下。

独孤败天双眼通红,掏出黑玉石冲入人群,见人就砸。一会工夫五个敌人已经被砸碎了脑袋,同时他自己身上也多了五道深深的刀痕。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液,完全的以命搏命。三道刀伤又换来三条大汉的性命,此时败天有如一个血人。两个丑公子却浑不在意,好像手下的死与他们无关一般。

这时混混们都已倒了下去,司徒世家的三兄弟也浑身是血。尽管他们的武功已经臻至一流高手境界,但好汉架不住人多,身上已中了无数刀剑。

这时李诗大声喊道:“骆金龙,刘风,你们太过分了,你们想赶尽杀绝吗?”边说边飞身飘来,护在独孤败天和司徒世家三兄弟身前。灰衣和黑衣人见她过来,均停下手来不再攻击。

骆金龙和刘风理亏实在无话可说,率领众人就想离开。

独孤败天大叫:“你们谁也不能走,血债血还!”声音冰冷无比,虎目含泪。

司徒三兄弟也是双目含泪,站在独孤败天身旁,道:“你们这帮畜生,血债血还,无论你们走到哪里,我司徒家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众人大惊,名震汉唐帝国的司徒世家那可不是好惹之辈。

两个丑公子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露出狠唳之色。

李诗明白了,他们要杀人灭口。赶紧只用他们四个人听的到声音道:“你们四人还不快走,他们要杀人灭口。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四人齐摇头。

李诗又道:“留下性命,以后再报仇也不晚呀。现在他们人多势众,你们浑身是铁,又能碾得了几颗钉。即使我帮你们也不行,他们人太多了。”

四人神色坚定,独孤败天双眼通红,道:“我们四人小时侯去溜冰,不小心掉进冰窟窿,是他们舍死相救,我们才能够活到现在。如今杀他们的仇人近在眼前,我们怎么能苟安性命而独自偷生呢。”

李诗幽幽地叹了口气退了开去。

四人又被围在了中间,面对如此多的敌人毫无惧色,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有的只是对兄弟的悲情和对敌人无比深刻的仇恨。

“杀”

四人肩并肩手持从敌人死者手中拣来的钢刀冲入敌群,刀剑翻飞,血花飞洒。司徒三兄弟将传《明月心经》发挥到了极限,穿梭于敌人当中,刀刀见血。当然他们自己身上也溅起无数朵血花,鲜血长流,染红了衣襟。

独孤败天凭着超强的体魄,快速的穿梭敌人之间,右手钢刀上下翻飞,撩、挑、劈、刺、砍、剁、削,血雨纷飞,同时左手黑玉石,上崩下砸,用极小的代价斩杀了数人。

“老鼠精”骆金龙和“矮冬瓜”刘风一看三人如此不故性命的拼杀,连忙将身后的十几人换上。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几人立刻感觉到了压力。

尽管独孤败天天资卓绝,但毕竟习武时日尚短,现在勉强算得上一个二流高手,身上负伤最多。司徒泯月虽然比独孤败天要强,但他天性善良,对敌时不够心狠,身上也受了不少伤。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赶紧护在二人左右,时间不长,二人便血染长袍,倒了下去。

李诗赶紧过来,将二人护住,拖出战场,发现他们只是晕了过去,忙为他们上药止血。

独孤败天身上连中数刀,最后被人踢翻在地。数刀齐向他身上斩去。

刹那间,独孤败天绝望了,恨,好恨,为什么?兄弟们就这样白死了?恶人丑陋的嘴脸为何还在那里狞笑,为什么不是他们死?自己这些兄弟虽然打架、赌钱、逛妓院,在那些顽固而正直的老夫子眼里绝不是好人,但也绝不会是坏人。打架是自家兄弟之间娱乐,即使打外人,也是打那些真正的流氓、地痞,从不欺负弱小。赌钱,堵的是自己的钱,从不偷抢,还经常施舍那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逛妓院,用兄弟们自己的话说是正常的生理需要,总比那些道貌岸然,表面谦谦君子,背后男盗女娼的人强上万倍。为何自己这些真性情的兄弟们都要惨死,而那些真正的坏人依然逍遥的活在世上?为什么?为什么?贼老天,你混蛋!

就在刀即将砍到时,败天身上多了个人。

“不”独孤败天绝望的大叫。血花飞溅,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可爱而又活泼的少年,一个从小到大不停喊自己为姐夫的少年,为救自己即将从此消逝。

在场的人震惊了,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攻击。这是怎样的友情、亲情。四个人明知必死,也要替自己的兄弟报仇。一人即将死于非命时,另外一人用自己的身躯承受了所有的刀剑,用自己的身躯延续了兄弟的生命。

李诗不禁潸然泪下,飞快的跑过来,为司徒泯月止血上药,想要挽留住他飞快消逝的生命。触目惊心,后背纵横十数道伤口,血肉模糊一片。

独孤败天艰难的爬起身来,心中绝望无比。看着血泊中那张苍白的脸,他眼睛模糊了。这个人不仅是整天喊他姐夫的可爱少年,更是心中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的弟弟,姐弟两人的脸如此相象,最后重合在了一起。没有人注意到黑玉石突然明亮起来,又渐渐暗淡下去,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

“啊……”独孤败天右手握刀,左手持黑玉石,仰天长嚎,发泄心中无比的怨气与刻骨的仇恨。就在这时,左手黑玉石处传来一股滔天的战意,是的,不是错觉,是一股意识——————滔天的战意。下一刻,独孤败天明白了,这就是黑玉石的秘密。战天老祖传承千年而不灭的战意,历经千年而不衰!这是何等的强悍、执着。独孤世家的后人怎能另人任意欺凌,一块经过老祖之手的玉石受到杀气激发尚能如此,何况是堂堂热血之人!

一股力量从玉石深处无穷无尽般传来,如龙归大海,遍游体内。体内原本微弱的真气在经脉中不断流转,逐渐壮大。走奇经,入八脉,进十二正经,灌任、督天地二桥……海纳百川般,尽归丹田。然后再从丹田出发,循环往复。

独孤小败的身体劈劈啪啪响个不停,体内一条又一条未知的经脉被冲开,同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通体是汗。仅盏茶工夫,全身经脉尽通,身上的伤口也不愈而合。一块小小的玉石转赠而来的力量,转眼间就造就了一个武林高手,千年前的拥有者是何等的强悍,这是跨越千年的传承!千年前,傲视群雄,千年后,依旧战意滔天!一个武林的神话就此展开!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