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舍身成魔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旁边的众人先是听到独孤败天体内劈辟啪啪响个不停,接着又看到他身上的伤口自动愈合,不治而愈,不禁惊的目瞪口呆。究竟发生了什么?众人迷惑不解。

此时独孤败天身心具难受异常,身体的痛苦还好一些,玉石突然向他的大脑传来一组组的信息,狂乱的信息使他几乎疯掉。

玉石中的信息可以说使独孤败天的人生发生了一个转折。

独孤败天由于痛苦而闭合的眼睛缓缓睁了开来,众人再次震惊,这是怎样的一双眼呀?血红的两点光亮。瞳人、眼白都已变成了红色,恐怖的两点血红,闪闪的发着光亮。

蓦然间,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从独孤败天身上发散出来。高大魁伟的身材如山似岳,霸气凛然,长发随风飘扬,俊美、刚毅的脸颊带着一丝冷笑,如太古魔神临世,俯视众生一般。周围的残枝败叶纷纷飘舞而起,未及身丈内,纷纷暴烈开来,变的粉碎,随风飘扬。

力拔山兮气盖世!

“从此,我独孤败天正式走向武林,独孤战天的子孙,身体里的血液是无敌的传承,千年的沉寂就此结束吧!没落的独孤家将在我手中复兴!大陆将在我的脚下颤栗!不败的神话再次中兴!”睥睨天下,惟我独尊的气概振荡着每个人的心神。

这种毁天灭地、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气势使在场的每个人都胆颤心惊。

“你们这些肮脏的杂碎不仅打我独孤家的主意,还杀害我好友。你们不死,天理难容,杀!”林内顿时真气激荡,杀气冲天。

最简单的招式,左手隔空一掌向众人扫去。澎湃的真气如汪洋大海般向众人涌去,靠前的一排大汉首当其冲,惨叫一声,身子便软软向下倒去,吐血而亡。右手挥刀一劈,凛冽的刀气瞬间就撕破了众人的胸膛。

接下来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独孤败天纵身投入人群,左手玉石崩砸,右手钢刀挥洒,撩、挑、劈、刺、砍、剁、削、斩,血雨纷飞,飞溅的血水将他全身都染红了。最简单的招式给敌人造成了最大的创伤,简单的动作,简单的攻击方式,妙到毫巅,如羚羊挂角,无可寻迹。林内,残枝败叶漫天飘舞,澎湃的真气和凛冽的刀气纵横激荡,杀气冲天。

李诗花颜失色,这是怎样的武功啊!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繁复招式,有的只是直接有效的杀招守式,劈就是劈,砍就是砍,挡就是挡。没有障眼法的繁复变化,舍弃了华而不实的糟粕,所有的招式都只求结果,直接的杀伤,准确的防御,简单、明了、有效。这是专门杀人的武功,这难到就是王级的功力?方才还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他怎么可能瞬间就达到如此境界呢?

李诗这次是专为独孤家而来。师门长辈的话还在耳旁:“最近大陆武林传言,千年前独孤战天遗有精元石,各派人马纷纷出动寻找独孤世家的后人,你必须先一步找到独孤家,并得到精元石,以免落入‘有心人’手中,必要时可以使用非常手段。”

这时,看到独孤败天那血红发亮的双眼,李诗心神俱震,一段可怕的记忆跃上她的心头。典籍密室中一本残破的古书记载:“凡功达化境者,涅槃皆可置精元于物。正者得之,肉身成圣,功至化境;血杀得之,舍身成魔。”

看着独孤败天手中挥舞的黑玉石李诗恍悟:“舍身成魔,难道是舍身成魔?那岂非要见人就杀,这可如何是好,怎样才能制服他呢?天下间达到王级功力者不到二十人,而且都雄霸一方,短时间哪里去找。”绝美的容颜泛起淡淡的愁意,不过她还是没有走,决定先观察一会儿。

这段时间对于“老鼠精”和“矮冬瓜”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手下一个一个的倒下去,血染黄土,林中到处都是血雾,尤其是那个屠杀者:魔神般俊美妖异的面孔,血红发亮的双眼让人心胆欲裂。眼看家族中的精英一个个损命,他们不禁后悔万分,为什么要杀那些“乡下人”呢?一时骄横跋扈,却没想到惹来这样一个杀星。唉!悔之晚矣。

“矮冬瓜”弯弓搭箭,冲着独孤败天就是一冷箭。长箭如闪电般飞向独孤败天,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如此近距离,应是必杀的一箭。但长箭在独孤败天身前三尺处突然凝住了,接着寸寸粉碎,随风飘散。

这恐怖的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老鼠精”和“矮冬瓜”二人对于自己武功的信心彻底被击破了,不故自己手下的死活转身就逃。手下人彻底绝望了,对家族的忠诚,即使明知必死,也没有一人退缩。而此刻自己所忠诚的家族的少主居然没有下任何命令,先于手下而逃。绝望的人转眼就变成了死不瞑目的尸体。踏着众人的尸体,独孤败天手中钢刀甩出,同时脚下踢起的一柄长剑也闪电般飞出。“噗”、“噗”两声,正中“矮冬瓜”和“老鼠精”的后心,两人倒下,结束了他们罪恶的生命。

林中血雾缭绕,刺鼻的血腥另人欲呕,加上地上数十具尸体,说不出的阴森恐怖。血雾中一个高大的身影一步步向李诗走来,李诗却没有一丝慌意。如此阴森恐怖的场景站着一位绝代佳人,显得有些诡异。绝代佳人白衫飘飘,脸上镇静从容,倾城的容颜宛如一轮新升的名月,照亮了阴森的树林。

美妙的声音如翠玉落盘般传来:“你的那些朋友并没有都死去。”

“我知道,他们所有人都死不了。”

“他莫非疯了?受了如此打击,也许真的疯了。”想到这,李诗不禁有些黯然,一群原本快乐无忧的青年就如此毁了。

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独孤败天道:“我没疯,他们都能活过来,也许你能看到全过程,也许没机会看了。你的生命取决于你自己的诚实与否。”

李诗激凌凌打了个寒颤,闭上眼睛刚才那场血腥屠杀立刻浮现在脑中,她绝对相信独孤败天的话。

“好,你问吧。”

“你为何而来?”

“寻找独孤战天的后人。”

“目的何在?”

“寻找独孤战天遗留的精元石。”

“为什么?”

“为了防止武林中的‘有心人’得到。”

“‘有心人’指的是哪类人?”

“大陆上各国通缉的要犯,武林中的凶徒,还有一些势力庞大有野心的世家、教派,这些人都欲得精元石而获取其中的力量。”

“这样说来你也算是一个有心人了。”

李诗听了后脸一红,是呀,自己的师门虽然是为了防止精元石惹起纷争,危害大陆,危害武林,故而出面争夺,但这种行为何尝不算是抢掠他人的东西呢?

“你凭什么能够确保得到呢?”

“必要时可以使用非常手段。”

“哦?‘非常手段’,是美人计吧。哈哈……”

“不是的,你胡说,师傅没有这样说。”

看到这个镇静而又聪慧的绝色美人竟然方寸大乱,脸上飞起两朵红云,露出小儿女神态,独孤败天不禁一呆,如此倾城容颜害羞的神情格外的引人遐思。

独孤败天如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向前掠去,一把就将李诗搂抱在怀里,坏坏的笑道:“精元石就在我手中,我成全你,让你施展一次‘非常手段’,看你如何将它得去。”

李诗不禁又羞又气,枉自己还是一个一流高手,如普通柔弱女子般竟然被一个男子楼在怀里。

无论李诗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独孤败天的两条手臂如同两根铁条般牢牢的楼着她的手臂和细腰。

“哈哈……你的‘非常手段’太不够‘温柔’了,我来教你。”说着,低下头来在李诗如白玉般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李诗简直呆住了,被独孤败天搂抱在怀里,居然又被亲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啊……”尖叫出声来,“你、你混帐、流氓,放开我,呜呜……”

“乖,宝贝不哭,哥哥给糖糖吃。”

“呵呵,你,你混蛋,呜呜……”明知道他在调笑自己,李诗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李诗又羞又气,这个混蛋居然把自己当作小孩子来哄,还取笑自己,真是太可恶了。张嘴就在独孤败天**的肩头上咬了一口。如果武林中人知道雾隐峰的传人在对敌时居然咬了敌人一口,不惊诧的下巴掉下来才怪,同时也要艳羡这个被咬的人。

“哎呦,宝贝这么急就想齿臂留痕,别咬了,哎呦,再咬我就真的和你洞房花烛了。”

李诗吓得立刻松开了小嘴:“独孤败天,你赶紧放开我。我刚才可是要帮助你对付刘风和骆金龙的,你就这样报答你的恩人吗?”美人梨花带雨,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美女恩人看在刚才你很诚实的分上,我就放了你。真是遗憾呀,要不是还要救我那帮兄弟,我就真的和你洞房花烛了。”

“下流,无耻。”

“美人你再骂,我可能会改变注意的。”

李诗吓得赶紧闭口。

“宝贝,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能放你。”

“什么条件?”听着独孤败天一口一个“宝贝”、“美人”、“美女”的胡乱称呼,李诗恨得咬牙切齿。在大陆上雾隐峰的弟子的地位是极其崇高的,走到哪都受人尊敬,哪里让人如此轻薄和调笑过。如今居然为了自己的自由和人谈条件,这个平日聪慧的绝色佳人已失去了往日的从容,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小女孩。

“条件很简单,不用你为难,只要你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杀我就行。”

李诗心中暗想:“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杀你,哼,我现在就想杀你。”口中却道:“好,我答应你。”

“嘿嘿,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怎么办?”

“我说话一定算话,至于相不相信那是你的事。”

“嘿嘿,我当然相信你。不过,为了表示你的诚意,我看把你脖子上挂的玉坠送给我当作证据算了。”

“啊……色狼,你、你往哪里看?”李诗语音颤抖。

“嘿嘿,你放心,我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了你脖子上的一根红线,至于你衣服里那些圆润光滑的东西我没看到。”

听他这样一说,李诗更是羞愤愈加,又不禁哭泣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独孤败天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她,另一只手飞快的从她身上取下玉坠来。玉坠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绝色美女,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柔和圣洁的光泽。独孤败天简直呆住了,这哪里是什么雕刻,分明是一个有血有肉缩小版的李诗吗。只不过此刻的李诗梨花带雨,显得楚楚可怜,一副小儿女模样。玉雕则是面带微笑,浑身充满圣洁的气息,使人忍不住在她面前自惭形秽。

“你这混蛋听到没有,把玉坠还给我。”

独孤败天陡然惊醒,没想到一块小小的玉坠居然让自己如此的出神,竟然没听到李诗的话语。连忙将玉坠揣在了自己的裤兜里。

“呃,干吗还给你,不是说好要拿它当作证据的吗?”

“不行,那是父亲十年前亲手为我雕刻的,我怎么能送给你呢?我好久没看到父亲了,好想他。”不禁露出一副可爱的小女孩神色。

“你父亲真厉害,十年前就能知道你长大后的样子。不过那个玉雕美女好象比你多了股气质,哎呦,干吗?怎么又咬我?”

“要你管,放开我。”

“宝贝,你这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比你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亲切多了。”

“你……”

“好了,就这样了,这个玉坠我要了。”

“不行。”

“不行也得行,我要定了。”

“你、你太霸道了。”

“发个誓,不要回玉坠。”

“你这个无耻、下流、卑鄙,愚蠢的大猪头、大混蛋,我恨你。”李诗无奈的发了誓。

“好了,你自由了。”独孤败天松开双手放开了她。

“啊……你这个混蛋,猪头。”看着自己雪白的衣裙被独孤败天的血裤染的一片血污,李诗又忍不住叫了起来。

“哈哈……”看着她的衣裙上的血污,独孤败天也忍不住坏坏的笑起来。

看着他那暧昧的神情,李诗愈加羞愤,要是能打的过他,早就拿剑杀了他了。

“你以后也许没有机会恨我了,请让我救完我的兄弟,如果我还有命的话,你再和我算帐。人在临死之时,都会做些疯狂的举动,有些是毫没道理的,有些是心中压抑的想法。刚才冒犯了,不求你原谅,方才我很幸福。我的品质可能有些恶劣,对不起你了。”此时独孤败天心中确实难受异常,因为他又想起了司徒名月。

难忘初恋,因为在那青涩中饱含热情,在那无忧中藏匿童真,在那关爱中深显纯真。

难忘初恋,因为曾经的山盟海誓犹萦于耳,因为过逝的音容笑貌仍现眼前,因为往昔的心有灵犀至今未散。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