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二章 魔亦有情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缓步走向他的那些兄弟。先来到司徒泯月身旁,望着满脸苍白浑身是血的“小舅子”,双眼不禁有些模糊。是他用身躯挡下了所有的刀剑,用他自己宝贵的生命挽救了自己。将他扶起后坐下,双掌抵在他的背后,精元源源不断的传去。过了一会,微弱的心跳声从他身上传来。独孤败天长出了一口气,将他平放在地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走向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用同样的方法将二人微弱的生命保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

他所用的方法是从精元石中得到的信息―――――逆天夺命,完全是逆天而行。

这时李诗的心境已平静下来,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恍若南柯一梦。一个武功平常的少年突然间舍身成魔,武功突飞猛进到王级境界,如魔神般杀光了所有冒犯他的人。更让她难以想象的是这个可恶的小子竟然将自己抱在怀里调笑,还将自己的贴身玉坠抢了过去。想到这里,李诗又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恼恨不矣。师傅说的对,自己的武功离大乘还差的远。父亲早就将自己武功最高境界时的神韵赋予在了玉坠中,可惜自己离那个境界还差的远。一想到玉坠就想起了那个卑鄙、无耻、下流的混帐小子。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颇不寻常的问题,那个混帐小子不是舍身成魔了吗?舍身成魔之后,应该满身都是血杀之气,可是刚才他的表现怎么看也不像成魔的样子。那为何他的双眼是血红的两点光亮呢?还有他说他就要死了,这是为何?

“独孤败天,你先停下来,你那样做有什么用呢?我有话要问你。”

独孤败天转过身来静静地望着她,疲惫不堪的脸上满是汗水,双眼虽然闪着诡异的红芒,但也不似先前那样血红发亮了。

“你、你怎么了?”说着赶紧走过来紧盯着他。

“我已救活了几个兄弟。”说着指了指平躺在地上的泯月几人。

李诗走到几人身旁,用手摸了摸他们的心脏,惊讶的张大了小嘴。“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四人明明已……”

看着美女吃惊的样子,独孤败天顿时觉得赏心悦目。“没什么,任何人在遭受意外伤害之后,如果身体不是破损的特别厉害,一个时辰内的死都算是假死,如果有人以自身精元为其补充生命之能,都可救活他。

“你不是舍身成魔了吗?为何还……”

“魔亦有情。”说完向他的兄弟走去。

“魔亦有情,魔亦有情,魔亦……”李诗不停的喃喃念着,她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可恶的少年了。刚才他还百般调笑自己,一副坏坏的样子,而现在却一脸的严肃。舍弃自身的精元来挽救他人,她也听说过,这完全是以命换命,逆天的行为。即使他有精元石的庞大能量作为后盾,他一人能挽救几人,看来他真的是要牺牲他自己了。这帮少年一个个都有情有义,朋友的安危重于自身的生命。虽然她内心里很是恼恨独孤败天,这时也有些佩服他了。

此时的独孤败天浑身乏力,两眼虽然是红色,但早已暗淡无光了。十四人已救了七人,他再次从口袋里拿出黑玉石,左手紧紧的握着,右手抵在一个混混儿的后背,精元源源不断的传去,过了一会儿,微弱的心跳声传来,他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接下的两人很是让他心痛,一个左手被切了下来,另一个右臂齐肩而断。能否将两人救活他实在没有把握,身体被残成了这个样子,独孤败天心疼的眼泪都掉了出来。他只希望该死的贼老天不要再降厄运给这两个人了,让他们能够平安的活过来,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一手抵住一个混混儿的后背,一手紧握黑玉石,缓缓催动精元,好长时间,黑玉石都变成了灰白色,那个混混儿微弱的心跳声才传来,独孤败天知道他得救了。

当救完另一个断臂的混混儿时玉石已经变成了白色。李诗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她这次是为精元石而来,现在正是夺取精元石的绝好机会,但她知道绝不能再伤害这群有情有义的少年了。

独孤败天面对最后五个人时,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逐渐消逝,只是机械般的对着一个兄弟催动精元,完成之后,再去找下一个人,神志早已迷迷糊糊。

李诗心里虽然恼恨他,但看他宁可舍弃自身生命也要为他的那些兄弟续命不禁有些感动,动了恻隐之心。走过去,抵住他的后背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过去。虽然没有为他输送生命精元,但这也帮了独孤败天很大的忙,他的身体借助外来的真气得以恢复一些力量。

李诗心意虽然很好,但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独孤败天得外来真气相助,力量恢复了一些,精神不禁为之一振,将自己最后残存的那些生命精元统统输送到了最后一人身上。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兄弟有了心跳声,很奇异的一种感觉。他此时的功力可以说约等于零,偏偏感觉到了对方的心跳声,对他来说,这无疑是比仙乐还要动听的声音,总算把自己的兄弟都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独孤败天缓缓地放下了他的手臂,转头冲李诗笑了笑道:“美人,你的手好软呀,我的后背也不错吧。”

李诗真是哭笑不得,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鬼门关打转还不忘记调笑自己。这个宛若仙子般的聪慧女子感觉自己在这个说话做事不按常理的家伙面前处处被动,自己的智慧毫无用武之地,平日的沉着、冷静再也不能保持住。“猪头,你去死吧。”说着松开双手,紧接着甩了他一巴掌。“啪”很响脆,想想这个坏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李诗感觉很是解气。

独孤败天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脸上还挂着笑容。

李诗不禁感到好笑,打了他一巴掌还笑的那么甜。“看把你美成那个样子,我再让你美一美。”“啪”又是一声脆响,李诗感觉甚是惬意,自己终于占到上风了,总算出了一口怨气。忽然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独孤败天的笑容依旧保持不变。

“喂,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猪头又想耍什么花招?本姑娘可不怕你。‘趁你病,要你命。’你这个混蛋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杀了那么多人后,还脸不红,心不跳的调笑本姑娘,你不是很威风吗,起来呀,大猪头。”

独孤败天还是一动不动,脸上笑容依旧。

李诗终于猜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把手伸到他的鼻端,呼吸早已停止,再摸摸他的心脏,心跳也早已停止,身体都有些凉了。

“啊,猪头你就这么死了。不行,我还没揍你一顿呢,起来。”

独孤败天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就这样面带笑容安详的死去。

李诗也是很伤感,虽然这个家伙对自己很无理,但他的本性还不算很坏,尤其是他刚才舍身救人的情景更是让人感动。这个家伙一会儿嬉笑怒骂;一会儿一脸坏笑;一会儿又一脸的严肃。这个人总体给人感觉是坏坏的,是一个有些卑劣的的人,但他刚才的救人之举又显得那样的伟大。

世上谁能不死?

人总是要死的,谁能过的了生死之关?要想勘破生死除非武功达到极至,超越传说中的那个境界,这条路又有谁能走的到尽头呢?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