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 魔死身生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李诗随同独孤言志来到书房后不敢有丝毫耽搁,详尽的将在镇外树林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将涉及到精元石的武林中的一些情况也说了一些。当然,独孤败天调笑她的事情理所当然的略去了。

独孤言志沉吟半晌才道:“没想到小小的一个刘家和骆家也敢虎嘴捋须,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如果没见识过独孤言志不经意间露出的武功,李诗一定认为他在说疯话。骆家和刘家虽不足以雄霸天下,但那也是威震一方的势力。现在她绝对相信独孤家有这个实力,这个在武林中人眼里早已没落的家族其实有着另人难以想象的实力。

“我知道你是雾隐峰的弟子,已经掌握了不少关于独孤家的详情,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相信你已经看出来了,我的武功并不像你们所想象的那么糟糕,是吗?”

李诗心里暗暗嘀咕:岂止不糟糕,简直高的吓人。口中却道:“前辈武功高强,高深莫测,确实出人意料,和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很不相符。”

“独孤家真的早已对武林不感兴趣了,我们想就此淡出武林,‘可是虎无伤人意,人有伤虎心。’独孤家并不怕事,谁想骑到我们头上来作威作福,我们会给他已颜色的。等办完败天的丧事,我要让骆家和刘家就此在武林中除名。”

李诗激凌凌打了个寒颤,她绝对相信独孤言志的话,一个初失爱子的人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独孤言志自言自语:“败天小时侯很可爱。虽然有些调皮,在外面经常和人打架,但在家里他很乖。”

李诗暗想:早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在家里居然会伪装,小时侯就那么坏,难怪长大后那副德行。

“他很聪明,而且根骨奇佳,是练武的奇才。但他生性好动,却又懒得习武。只是近一年来才习得一些浅显的武功。如果他从小习武,以他的资质,此时早已名动天下,又如何会落的如此下场。”独孤言志满脸悲戚。

李诗默默的站在一旁,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好好的诉说、发泄一下呢。

正在这时,院子里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我孙子怎么会死呢,他在哪里?”

独孤言志和李诗从书房出来正好看到独孤飞羽回来,一个老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这就是当年的那个浪荡子?李诗真有些不敢相信。

“爹,败天他真的……”

不理会独孤言志,独孤飞羽径直来到放败天的担架前,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闭目沉思,若有所悟,最后双手抵在他的头上。众人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望他,希望奇迹能够发生。过了好长时间独孤飞羽才松开双手,然后大叫道:“我的孙子————没死。”

众人听完之后恨不得捶老头一顿,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大喘气。李诗也有同感,恨不得痛拔一顿老头儿的胡须。众人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大喜大悲了好几次,众人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大声地欢呼。老夫人和夫人更是喜极而泣,微笑着流着泪。

过了好长时间大家才逐渐平静下来,老头儿道:“言志,你怎么这么不冷静,把你娘都惊动了。”

“是,爹教训的是。”

“还不叫人将败天抬进屋里。”

众人小心翼翼的将败天抬进屋里,老头儿才接着道:“败天只是假死,脑中还有波动,心跳和呼吸也并没有停止,只是变的很慢、很缓而矣,你们都回去吧,相信过不了几天他就会醒过来。”

众人纷纷离去。

李诗因玉石的缘故留了下来,同时也想将自己的玉坠要回去。她看到司徒傲月临走时和独孤败天的母亲嘀嘀咕咕,还不时向她这边望来,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果不其然,一会儿的工夫,独孤败天的母亲就走了过来,热情异常。李诗受“宠”若“惊”,浑身的不自在。

待到众人都离去,只剩下独孤飞羽一人时,老头儿才喃喃自语:“舍身成魔,身死魔成,魔死身生。”

此时的独孤败天正在神游太虚,大梦连连。期间发生了一次特别的事情,玉石再次闪亮了一次,色泽逐渐变的通明透亮,成了一颗极品玉石。李诗想将她自己的玉坠悄悄取回,可是怎么也掰不开独孤败天的手。

在玉石颜色发生变化之后,独孤败天进如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他感觉到自己没有死,而且醒了过来,但就是不能言,不能动。外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李诗想偷回玉坠,却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指时,他觉得甚是好笑,这个绝色美女居然在做贼。后来让他感到恐怖的是:这个美女居然拿起宝剑想要斩下他的右手,犹豫了半天,宝剑总算没有落下来。最后只是骂了句:“卑鄙、无耻、下流的混帐小子。”

独孤败天对李诗有了新一步的认识:这个美女好恐怖——————我喜欢。想到李诗他又想起了司徒名月,一想到她,他的内心就有丝丝的隐痛。

接下来的几天,独孤败天还是一直处于清醒但不能动的状态。期间,他的那些朋友天天来看望他,他的母亲和祖母更是来的勤,白天每隔半个时辰就来看他一次,他父亲独孤言志也来过几次,到是平时最疼爱他的爷爷只来过一次。

独孤败天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他的好酒全部偷光。”

密室当中独孤飞羽和独孤言志正在小声的议论。

独孤言志道:“爹,败天舍身成魔之后真的没有什么后遗症吗?”

“有,但只要他的武功不达到圣级境界就没什么,如果他真能达到的话,后果是很难预料的。舍身成魔,身死魔成,魔死身生。”

独孤言志脸色一变“难道是不死之……”

独孤飞羽也是脸色难看异常,“对,就是不死之身,也叫不死魔身。死后成魔,一切皆杀。如果魔被灭,死而复生,如此往复。”

“那他现在岂不是全大陆武林的公敌,我们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这件事我想只有那个雾隐峰的李诗知道,为了败天,我们是不是……”

独孤飞羽淡淡的道:“一切等败天醒过来再说吧。”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