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六章 战天遗迷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闲着无聊,将玉石传给他的信息整理了一遍。不过,想想当时的情景还真是很奇妙:

当时他正在忍受**上的痛苦时,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影像。一个雄武的大汉出现在他的面前,高大的身躯,霸气凛然,粗犷的一张脸尽显豪迈,紧接着大汉开口道:

“我独孤战天横扫武林,睥睨天下,败尽天下各路英雄,武林独尊,万人景仰。不料求天道而受阻,虽初窥生死之秘,然而终饮恨收场。特遗精元石一块,留予后人,完我未尝之志。

余一身武功皆自悟,出于三流,超脱于三流,遗‘武论’一篇:

天下武人只知勤修苦练,少有人揣摩‘武’的本质,‘武’源何而来?少有人问津,如是而学,纵苦修一生,也难成大器。可用大、上、中、下四乘来分品武功。

下乘者,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按照先人的教诲修炼,不懂变通,根本不配谈武。这类人根本不懂武,武重在一个‘悟’字,岂能局限于招式套路。

中乘者,能够举一反三,精研武理,自创武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就是常人所说的王级高手。王级高手心中有武意,知修心养性、触类旁通,但他们还没有窥破武的本质,只略知武的源头,达此境界者天下也寥寥无几。

知道武的本质,方能达上乘。上乘者,师于天地,万物皆可为师。心中有武意,无招胜有招,举手抬足间皆是妙理,达此境界者尘世少见,也就是世人眼中的帝级高手。这类人不似中乘武者整日闭关苦修,上乘者或笑傲于山林或嬉笑于闹市,红尘藏奇人,田野现麒麟。

大乘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堪破生死,达圣级。圣级高手已超脱尘世。

余深知,吾之心法《惊涛千重》缺陷甚大,九死一生,机缘巧合下方成之,故仅供后人参考。”

紧接着是一篇晦涩的心法。

诵完心法,独孤战天又讲了一下招式的用法。

独孤败天终于明白困扰了自己家族近千年的问题。“尽学天下三流武功,武功终将大成。”这句话原来只是独孤战天所说的招式用法一段的最后一句话。前边的大意是:武功达到一定境界,已经无招胜有招,但并不是真的无招,只是化繁为简。而三流武功正是大陆公开,公共的武功,流传的最久也最简单,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招式。

这样的招式初创之时可以说都是名震一时的绝技,尽管各家各派敝帚自珍,但时间长了,自家的绝技必然会流传到江湖中,绝技变成了众所周知的武功,因而不能再称之为绝技了。千古流传下来的公共武功当然是凝练的精华,单以奥义来说,这些武功远胜于现今各家各派的那些所谓绝技。但是这些武功毕竟是公共的,你懂,他也懂,所以反而是那些不一定有精深奥义的各家独门武功成了神功绝技。

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武术天才,化腐朽为神奇,最简单的招式到了他们的手里也能成为夺人性命的神功。这些人就是那些功力达到一定境界,真正懂得了武功要义的武人。

所以整段的原意是:武功达到一定境界,配合最简单、最有效的招式,方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此时武功才算大成。

显然独孤战天传下的精元石不知出现了什么问题,不能够成功的开启他的精神烙印,使独孤家的后人只得到了最后一句话:“尽学天下三流武功,武功终将大成。”历史真的开了独孤家一个大玩笑———一个千年的玩笑。

当时独孤战天的影像和这些信息重复了好几遍之后,影像信息突然狂乱起来,变成了精元,不停的冲击着独孤败天,使他身心都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到底发生了什么,天道受阻,是自己达不到那种境界,还是外来因素?还有谁能使早已天下无敌的老祖饮恨收场呢?百思不得其解。

第七天中午,独孤败天忽然感觉自己能够动了。慢慢地爬下床,将玉石放在书桌上,又将掠夺而来的玉坠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小心翼翼的放进贴身衣里。活动了一下筋骨,刚要推门而出,正在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独孤败天这几天早已将众人的脚步声区分开来,此刻正是李诗缓步向这里走来。他赶紧抓起玉石,保持原来的姿势躺回了床上。

门被轻轻地推了开来,貌美如仙的李诗缓步而进,又轻轻地将门关上。眯着眼偷偷的看着她一步步走近,独孤败天的心脏不禁“咚咚”加速跳了起来。李诗坐在床前的椅子上,看了看他之后,照例先是小声的骂了他一顿。骂到激动处,还拿秀拳在独孤败天身上使劲捶上两下,疼的他心中暗暗叫苦。他现在武功又变成了老样子,打是打不过人家的,没办法只有一个字:“忍”。

可是他又实在有些不甘心,在李诗捶的正起兴时,他突然吐着舌头,翻着眼睛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啊……”李诗吓得花颜失色,失声惊叫。

“李诗你还我命来,为何谋杀亲夫?”说着,伸出两只手来,掐向她的脖子。

李诗可谓反应神速,“唰”的站起身来,转身打开房门就逃。

“哈哈……”独孤败天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嘭”房门被震开,独孤飞羽闪身而入,紧接着他的父亲独孤言志也快速而进,后面跟着气得满脸通红的李诗。

“爷爷,爹爹我睡醒了。”

独孤飞羽气得翘了翘胡子道:“睡够了,没睡够再睡两年,一醒来就这么惊天动地。”

独孤败天故作委屈道:“哪有呀,只不过惊走了一只小猫而已。”

李诗气的咬牙切齿,恨恨的道:“独孤败天,你太过分了,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居然如此恶作剧的将脸扭向一边。

独孤言志道:“败天,你太胡闹了,李姑娘远来是客,又是一个姑娘家,你怎能如此无理呢。”

“没有呀,我醒来时感觉一只小猫不停的挠我痒痒,结果我一翻身却将这个李姑娘惊走了。”

李诗无言,总不能说自己正在捶他吧。

正在这时老夫人和夫人都得到消息,来到了他的房中。

“小败,你终于醒了过来,想死奶奶了。”说着拉住独孤败天的手,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娘更是早已泣不成声了,不停的抚摩着他的脸颊。“好孩子,你终于醒过来了,为娘担心死了。”

被两人这样一弄,独孤败天不禁不好意思起来,都这么大了,还当自己是小孩似的。恐怕被李诗嘲笑,朝她偷眼望去,却见这个美女眼圈红红的,竟然感动成这个样子。女人毕竟是女人,刚才还恨的自己要命,现在却被自己家里的亲情感动的眼泪汪汪。多愁善感是女子的天性呀!不过仔细想一想,自己确实让家里人担心了,真有些对不起父母、爷爷和奶奶。

“娘,奶奶你们不要哭了,我不是醒过来了吗,看,我好好的,不过我的肚子快受不了了。”

“怎么了?肚子不舒服,来人,快去请大夫。”

“不是了,娘,我是肚子饿得快受不了了。”

“你这孩子,吓死娘了。”

“爹,娘,爷爷,奶奶我想死你们了。对了,我做梦的时候怎么就梦见爷爷只来这个屋里看过我一次呀?”

独孤飞羽老脸一红,道:“你这个臭小子,你不知道爷爷看到你昏迷的样子就心痛吗?所以来得就少了。”

“哦,呵呵……”

…………

…………

…………

一家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欢声笑语不断。看着这一家人真情流露,李诗心里也充满了温暖。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