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 不死传说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密室里,独孤飞羽和独孤言志在听完独孤败天关于独孤战天的“武论”后不胜唏嘘,老天真的是开了独孤家一个千年的大玩笑。

独孤败天道:“爷爷,你看,黑玉石变成了极品玉石。现在你再去拿它当酒喝或者骗傲月的爷爷,他们一定抢着要。”

“你这臭小子还敢打趣爷爷,呃,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切,地球人都知道。”

“什么?”

“哦,小镇人都知道您的‘光辉历史’。”

“呵呵,是吗?没想到你爷爷我还是个名人呢?”

“……”独孤败天无言,他一向自诩脸皮厚度第一,今天他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败天,我和你爷爷有话和你说。”旁边的独孤言志打断了祖孙二人的“交锋”。“你曾经舍身成魔,你知道后果吗?”

“不知道。”

“能够达到武圣级的高手古来少有,遗留精元石的更是罕见。即使偶有精元石现世,被人得到后也很难将其中的精元吸收掉,像你这种舍身成魔的情况更是罕见,这种几率几乎为零。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曾经有一个人也如你般舍身成魔,成为强绝一时的嗜血魔王。此外他还成就了一副不死之身,身死魔成,魔死身生,循环往复,不死不灭。”

这独孤败天听着这仿若神话般的传说,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独孤言志看了他一眼,继续讲:“因为他的出现,整个大陆都处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下,武林精英几乎损失殆尽。这不仅是武林的一场灾难,也是大陆的一段浩劫。据传说出现了一位半仙之体的傲世天才,以无上神功拼弃了一世苦修的功力才将其消灭。所以古人立下遗训:‘见舍身成魔者杀无赦。’”

独孤败天不禁面色一白,道:“爹,你不是要大义灭亲吧?”

独孤飞羽笑呵呵的道:“傻孩子,你爹怎么舍得杀你呢?就是他想,你爷爷我还不答应呢。”

“是呀,傻孩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杀你呢,即使与全大陆为敌又能如何?”

独孤败天不禁有些哽咽:“可是,如果我以后真的……”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

独孤飞羽道:“看把你吓的,呵呵……放心,你不会那样的,你就是想成魔也不行,凭你还没那个资本。”

独孤言志接着道:“你已将得到的精元全数消耗在你的那些在鬼门关转了好几圈的朋友身上。成魔的条件是:舍身成魔后需要得到精元石全部的精元,达到圣级高手的境界才行,你是一点精元也没得到,不过精元石还是对你产生了影响。一旦你达到圣级高手的境界,那么你就有可能成魔了,有了一副不死魔身。”

独孤败天激动的大叫道:“就是说我一辈子都不能好好的修炼武功,万一我功力大进,就有可能成为不死之魔了?”

独孤飞羽笑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呀?千年来有几人达到圣级境界,不过你尽管放心,不要压抑自己不去练武,放心大胆的去练。传说中的那个家伙虽然成魔了,但也许你能成仙呢,那时的大陆人由于受不死之魔荼毒太深,心存恐惧,才定下了那个狗屁臭规矩。依我看,当初那个不死之魔也许在成魔之前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后来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出于报复,殃及了许多无辜,再加上有人煽风点火才造成了当初的惨剧。是否成魔完全取决于一己之心。”

独孤言志也道:“你爷爷说的对。当初在树林时你不是也双眼血红,初步入魔了吗?后来你不是照样救了你的朋友吗?当初那个不死之魔也许在成魔之前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后来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出于报复。你想想,在树林当中如果你的那些朋友都真的死掉,你会怎么做?成魔与否,取决于己心。”

独孤败天面露微笑道:“对,成魔与否,取决于己心。即使真的成魔又如何?魔亦有情!在树林之时,我就知道了一切善恶皆取决与本心。”

独孤飞羽笑笑道:“好,你有如此想法就好,这下我们就放心了。”

独孤言志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解决,不过却有些麻烦。”

“爹,什么事情?”

“就是关于你曾经舍身成魔的事情,绝不能让武林中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如果事情透露出去,不仅是你死,连整个独孤家都要从此消失。”

独孤败天一笑道:“知道这件事情的如今只剩下那个李诗了,我有办法不让她说出去。”

独孤飞羽来了兴趣:“哦?臭小子你有什么办法?我们正发愁是否要得罪雾隐峰的人呢。”

独孤败天笑嘻嘻的将树林里发生的“独孤败天版的事情”讲了一遍,说完之后掏出李诗的玉坠雕像给他们看。“我们可以将已经没有了精元的精元石交给她,让她带回她的师门。表面上看,我们给足了她师门的面子,其实我们暗地里和她达成个协议:她不准将树林里发生的事情说出去,而我们也不拿玉坠做文章,不过有些对不起她了。”

独孤飞羽道:“为了家族的存亡也只好如此了,我和你父亲不好插手,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吧。”

“是,爷爷。”

这几天,独孤家热闹非常,独孤败天醒来之后,他的朋友们都来庆贺,一连闹了好几天。独孤言志也由得他们去,毕竟这些人经历了生离死别,心中的高兴激动是在所难免的,年少轻狂,自己年少时不也是如此吗?独孤飞羽更是亲身参与其中,老头喝了几杯酒之后,尽显当年浪荡子风采,斗酒、赌钱,甚至提议要去立春院。他的那些朋友哄然应好,不过老头很快便醒悟过来,找个借口溜了,众人哈哈大笑。

今天李诗向独孤家一家人辞行,望着她那迷雾的瞳子,明静如水的脸庞,独孤败天有些不敢正视。今天他又旧事重提,拿玉坠威胁了人家达成“不平等条约”,心里很是愧疚。

李诗临走时却是坦然一笑。

望着芳踪已渺的远方,独孤败天的内心多少有一丝丝失落。

成长,是我们的必然

少年,是我们永远的不舍

谁是谁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轮转。

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

我看见你的面容浮现在苍蓝色的天空之上,

于是我笑了,因为我看到你,

快乐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独孤飞羽在独孤败天眼前晃了晃手说:“回魂了,人都走了,还傻看什么?”

“爷爷,我要到江湖中去。”

突兀的话语顿时使全家人怔住。

独孤言志道:“我们早知道你身属江湖,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

“我要到江湖我实现我的梦想。”

“什么梦想?”

“啸傲江湖,品味人生,广阔的江湖有无数的精彩在等着我。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人生应是多姿多彩的,小镇太小了,有更广阔的天空等着我去演义,我要使我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我要让全大陆人都知道独孤败天这个名字。”

看着儿子神采飞扬,满脸憧憬的样子,独孤言志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去江湖的决心了。

独孤飞羽道:“你真的要去闯江湖?”

“对,我一定要去。”

老夫人和夫人不禁神色黯然。孩子大了,理应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但江湖险恶,处处充满危险。江湖也是个大染缸,一入江湖身不由己。独孤家仅此一根独苗,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你既然已经决定了,爷爷你。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记住你还有个家,不为你自己,为家里人,你一定要保住性命。”

“呵呵……爷爷,你太小看我了。”

“你爷爷说的是实话,你的武功也就二流水准吧,江湖是一个讲实力的地方。你不能就这样走,在家呆上一段时间,我和你爷爷传你一些绝技。”

“哈哈……爹,咱们家的三流武功我都练了一年多了,要练那些“绝技”,我还不如练那个九死一生的《惊涛千重》呢。这次我去江湖就是要见识一下各家各派的神功绝技,结合《惊涛千重》创出一套属于我自己的武功。”

独孤飞羽淡淡的道:“孩子,还记得我给说过的《明王不动》吗?以前不教你,你,是因为觉得你的性情根本不适合修炼这门以修心养性为主的功夫,但现在可以拿出来给你参考。”

《明王不动》————一本修心养性,以练气为主的功法。练成之后,后劲绵绵不绝,以独孤败天的性子要单独修炼它,确实不适合。

《惊涛千重》可谓至刚至猛,而且功法诡异。对敌时,内力如惊涛拍岸般,一波接着一波,另人难以抵挡。但未练成时,易伤经损脉,可谓利有多大,弊有多大。

如今《明王不动》结合《惊涛千重》给他不少的启示,一静一动,可谓各有千秋。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