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章 仿制面具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要想练成一身绝顶的武功,名师、天资、心法等诸多要素是密不可分的,很幸运的是诸多要素我都具备,练出这身武功在正常不过了。你不要一脸沮丧的样子,武功讲的是顿悟,只要你有信心一切皆有可能。就像你刚才那样,不是瞬间就突破了一个级别吗?”

独孤败天暗暗的想: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一副好心肠,自己稍露沮丧之色,便被她看出来了,还如此善解人意的安慰自己。呵呵,小丫头还是有可爱的一面。不过,我独孤败天岂是那种轻易服输的人,太小看我了。

想到这,独孤败天道:“小丫头,你太小看我了,我想和你打个赌,赌我必先你一步达到圣级。”

“你个大白痴又在做梦了,想赢过我?那是不可能的。”接着笑嘻嘻的道:“马夫,我们准备出发。”

“什么?”独孤败天悲哀的发现,美少女又记起前茬的事了。

突然间,另他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美少女突然将自己的“脸皮”扯了下来。

“啊,妖怪。”独孤败天吓的惊呼出声。

如花的容颜下是一张平凡的脸。

独孤败天再次吃惊,嘴巴张成了你怎么回事?”

“笨蛋,连这都不知道,还闯什么江湖。你没听过仿制面具吗?”

“不可能,刚才你戴着它的时候,表情惟妙惟肖,就像真人一样,怎么可能会隔着一层面具呢?”

“武功都有高低之分,面具的真假程度当然也有优劣之分了,你没见过如此好的面具只能说你少见多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

独孤败天暗想:这个小丫头的话虽然说的比较可恶,但不无道理,刚才自己不就被她那“不可能”的武功惊呆了吗。

“马夫别发呆了,喏,戴上它。”美少女从身上又拿出一件仿制面具。

独孤败天拿在手里感觉轻若无物。仔细看了看,是一张中年人的面孔,浓眉,落腮胡须,这样的面孔还真和独孤败天高大的身材相配。

一时好奇,他便把这张面具戴在了脸上,顿时变成了一个粗犷的大汉。面具不仅做工精良,惟妙惟肖,而且透气效果很好,皮肤一点也不感觉憋闷。

“小偷你的面具可真不错,这些好东西不会也是你偷的吧?”虽然知道了美少女的恐怖武功,但是独孤败天却一点也不感觉害怕。这个有趣的女骇很容易让人亲近,虽然有时很“可恶”,但很快就会让人把她的“坏”忘掉。这可能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最大不同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这个女孩天生就有一股易让人接近,使人起好感的气质。

想到这个女孩的气质,独孤败天不禁想起了那个让他心醉又让他心碎的女孩——司徒明月,每次想到她,他的内心深处便会传来丝丝隐痛。

他又想起了李诗,第一眼看见她时,完全是惊艳的感觉,此女只应天上有,感觉她美若天仙,但清冷如月,很难让人接近。后来和她单独谈话时看到她脸上的镇静从容,配上她那艳冠天下的倾城容颜时散发着一种圣洁的光辉,使人忍不住亲近,但丝毫不感有亵渎之意。再后来发生的一连串冒犯她的事情,才发现她也有小儿女的一面。特别是在他家里他假装昏迷时李诗一边数落他,一边拿粉拳捶他,最后被他吓得如一只受惊的小兔般逃了出去,那副表情真是可爱极了。想到这里,独孤败天不禁露出了笑意。

“喂,臭小子傻笑什么呢?”

“我在想一个人如果有好几种不同的气质,你说可不可爱?”

“你在说我吗?不要那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说着嘻嘻的笑出声来。

“少臭美,现在我真的发现你的脸皮厚度雄居天下第一。那么厚还不知足,还要戴上一层人造的。哦―――原来你长的并不漂亮,切,人造美女。”独孤败天一直受瘪于美少女,现在终于找到了打击她痛处的话题。

美少女却一点也不生气,笑嘻嘻的道“傻瓜,你就知道现在的这张面孔是我的真正容貌?”

“难不成比现在还要丑?”

“你真聪明。”

独孤败天不禁狐疑起来,自己认为这个少女是一副小孩子心性,其实不然自己还真是没有看透她呀!一只聪明而又狡猾的小狐狸。

“干吗让我带面具?”

“笨蛋,以你现在是这座小城武林人的公敌,不改变一下容貌,不出半天就得被人‘替天行道’。”

独孤败天道:“小丫头谢谢你了。”

美少女道:“傻瓜弟弟,我再给你一个天大的好处,你要不要?”

独孤败天道:“有好处你会想着我?”

“我知道一个地方埋藏了好多的珍宝,一个特大的宝藏。我想那里一定会很刺激,很好玩的,我想到那里去看看。你去不去?当然宝物肯定会有你一份。”

“你不是要我给你做马夫吗?”

“逗你玩呢,嘻嘻,如果你愿意做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为什么让我和你一起去?”

“碰巧遇上了你,算你走运。”

“那好,我和你去。”看到“小狐狸”开心的笑了,独孤败天有了一股被人算计,上了贼船的感觉。

两人出了小院,并没有碰上追杀独孤败天的人。仔细一想也对,现在已是下午时分了,谁会为了一个白痴似的狂妄少年耽搁一下午。

“喂,美女怎么称呼?你不能总是让我叫你小丫头片子吧,没有的话我帮你想一个,小草、阿花、金枝、玉叶、小强、小白。怎么样?自己选一个吧。”

“那些可爱的名字留给你自己用吧,愿意的话可以叫我误落凡尘,仙子姐姐,广寒仙女。不愿意的话,可以叫我萱萱。你又怎么称呼?阿猪?阿猫?”

“你的名字叫‘误落凡尘’?真好笑,那你肯定是该入地狱,苍天呀,你为什么让她误落了呢?”

随后独孤败天挺起胸膛,作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道:“听好了,我的名字就是————独――孤――败――天。”

“真好笑,摆出那副德行,你以为你是谁?像你这样又俗又土的名字,就象这条大街上叫阿黄,阿狗的一样多,一抓一打。”

独孤败天真是郁闷,还以为自己的名字够威风呢,没想到被人如此数落。

“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会让全大陆的人都知道独孤败天这个名字。”

这条街道行人很多,熙熙攘攘,很是热闹。他如此的大声叫嚷,惹得路上不少行人都停下来看他。萱萱将脸扭向一边,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但众人还是对他俩指指点点,两人赶紧狼狈的逃离了众人的视线。

“独孤败天你的名字太长了,叫你小白怎么样?”

“什么?名字怎么能胡乱叫呢,不行。”

“我偏要那样叫。”

不平等条约被强行达成。

“萱萱,干吗到茶楼来?我们不是要去……”

“你给我闭嘴,现在我是老大,一切听我的,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小丫头凶巴巴的样子还真有一副黑道老大的“风范”。

独孤败天知道刚才他差一点就将偷盗宝藏的事情泄露出去,不好意思再和她拌嘴。

两人来到茶楼的最高层三楼,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此时正是盛夏季节,微微清风从窗口吹进来,凉爽而惬意。

萱萱要了一壶碧玉春,浓浓的茶香顿时让独孤败天口中生津。折腾了大半天,他早已口渴,此时又被如此浓郁的茶香吸引更是忍受不了。当下不待伙计招呼,自己抓起茶壶倒了一杯,仰头就喝,接着又如此连喝了三杯。这时他突然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回头一看,只见满茶楼的人都在呆望着他。就连倒水的伙计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再看萱萱,只见她低着头,用乌黑飘逸的长发遮住了自己的脸颊。

“萱萱,你怎么了?”

萱萱小声道:“笨蛋,呆子,你没看见别人怎么喝茶吗?来这里喝茶的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品茶,哪有象你那样鲸吸牛饮的。这个茶楼的名字叫‘一品楼’,是清风国最有名的茶楼之一,这个小城就是因为有这个百年之久的老字号茶楼而出名的。别看我,真是太丢人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独孤败天听后,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我高兴,我乐意,我就喜欢这样喝。这个茶楼有规定说客人不可以大口喝茶吗?你们看什么?我有那么帅吗?”他现在一脸的落腮胡须,让人望而生畏,那些慢慢小口品茶“有头脸”的人,一个个吓的顿时低下头不敢看他。

萱萱瞪了他一眼,见他将一壶茶喝完之后,赶紧付帐,当先匆匆离去。

“萱萱,你不渴吗?”

“渴”

“那你刚才怎么一杯也没喝呀?”明知顾问。

“别烦我,现在去吃饭,然后找家客栈去休息,晚上我们去寻宝。”

独孤败天识趣的跟在她的身后。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