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先天剑罡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眼前的一切如梦似幻,仿若仙境一般。两旁坚硬的石壁突然变成了发着淡淡白光的温玉,前方的通道竟然是白玉雕成。白玉通道的上方每隔不远处都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白玉为床,金作马”已经代表了天下的极富,没想到此时此地他们居然发现了一条白玉明珠通道。

独孤败天激动的拉着萱萱跑到白玉通道内用手摸了摸,他们更加惊讶,通道居然没有一丝缝隙,居然是一个整体。二人不禁狐疑,难道是一块巨大的玉石雕刻出来的?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仿若置身于梦中一般,然而那股毁灭的气息瞬时使他们警醒过来。

二人继续前行,踩在玉石上发出的脚步声在通道里听来清脆悦耳。途中经过数个玉室,里面桌椅、床铺……一切的一切都是白玉雕成的。厨房更是夸张,连锅、碗、瓢、盆居然都是玉做的。这里除白玉和夜明珠外根本找不到一件其他物件。

很明显这里曾经有人住过,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呢?难以理解。

走着走着,通道的前方又出现一个玉室。这个玉室有些特别,玉室的门明显比其他的玉室门多了一些雕刻。一副百鸟朝凤图雕刻的栩栩如生,图中的凤凰仿若展翅欲飞出一般。门的上方雕刻着三个古篆:藏宝斋。

独孤败天兴奋的大叫:“发了,发了。萱萱你看,藏宝斋,真的有宝藏,哥们见面一人一半。”

“你这个小子见钱眼开,这里白玉明珠到处皆是,你至于这样吗?”

“喂,我说萱萱,你什么时候这么风格高尚了,白天的时候你可还做过小偷呢,把我身上仅有的那点金币都给刮去了。”

“切,我是看你好玩,逗逗你。”小魔女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算了吧。你看这个地方玉石明珠遍地都是,而这里还要写个藏宝斋,这意味着什么?”

萱萱听的心中大动,道:“难道里面有绝世武功秘籍或者藏着千古神兵?”

“对,用你的话说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两人迫不及待的冲向玉石门,但这次并没有像别的玉室的门一样被轻易的推开。两人不信邪,推了N次后还是纹丝不动。没有办法,便开始找机关,结果忙活了半天却丝毫没有收获。

“怎么会这样?干脆用内力将它劈开算了,虽然有些“焚琴煮鹤”的感觉,但总比入宝山却什么也得不到强吧?”

萱萱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说不定弄开玉门以后真的有秘籍或神兵呢。当下不在迟疑,一掌拍向玉门。

“乓”

玉门丝毫不动。萱萱大惊,这是什么玉石,怎会如此坚硬,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她帝级功力的强撼之下,世上少有东西可以不毁。刚才这掌下去,她怕碎裂的玉石飞溅伤着她和独孤败天,故意加了几分力道,玉门应该化为粉末才对,怎么会这样呢?

又连续硬撼了三掌,结果玉门还是纹丝不动。独孤败天也看出不对劲来了,伸出左掌用力打去。

“乓”

震的手臂发麻,而玉门却丝毫没有反应。

“小白你让开,我用剑来试一试。”

萱萱右手持剑,运足功力朝玉门劈去。被灌以功力的短剑发着耀眼的光芒劈向玉门,“叮”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玉门却连一丝划痕都不曾留下。

萱萱真的发怒了,俏脸紧绷,双目神光湛湛。再次积聚功力,短剑先是发出耀眼的光芒,接着剑尖处发出一尺余长的金色剑罡,璀璨而又绚丽,剑罡有如实质一般在剑尖处吞吐不定。

独孤败天简直看傻了眼,号称无坚不摧的先天剑罡居然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催发出来,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以前对她是否真的达到了帝级境界还有所怀疑,现在终于确信无疑了。

以萱萱这么小的年龄便练成了先天剑罡足可以傲视当代了。

金色的剑罡发着璀璨的光芒劈向玉石门。

“叮”、“嚓”、“当”

先是一声清脆悦耳的“叮”声,短剑前方的剑罡直劈在了玉石上,在玉石上仅仅留下了一道划痕。接着短剑“嚓”的一声脆响,一柄上好的精钢剑在先天剑罡的贯注下从中间处断裂,断剑掉在地上发出“当”的一声。

萱萱没有一丝沮丧之色,反而露出兴奋的神情,高兴的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道玉石门被无上高手以特殊手法加以封印了。”说着拉着独孤败天在玉门前转来转去,上下打量。

“你怎么知道?”

“我们可以试一试。”

说完拉着他走向通道另一旁,拿断剑在玉石壁上轻轻的划了一下,玉石碎屑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槽。

“果然如此。”

独孤败天道:“那我们岂不是入宝山空手而归。”

“不,也许我们的收获是难以想象的。呆会儿以手抵在玉石门上,含内力而不发,静心凝神放出你的神识,用心去感应那道门上力量的波动。那些力量波动是封印者的内息走向,绝对是圣级高手以上的内息波动,细心领悟,终身受用无穷。”

独孤败天不禁欣喜若狂,他闯江湖的目的就是要见识一下各家各派的神功绝技,来完善他自己的《九转》功法。如今眼前竟然有一部绝世心法,怎不让他激动。同时他对萱萱的感激是无以言表的,这个小魔女平常虽然很可恶,但面对这种绝世宝典时,却丝毫不藏私。

两人手抵玉石门,静心凝神放出神识仔细感应那股微弱的波动,微弱的波动让人难以捉摸。如一个调皮的孩子般,躲躲藏藏,越想抓住他溜得越快。正在这时那股恐怖的气息似有感应般,感应到二人似乎正在对付玉门,它对玉门内的气息好象有着着深深的敌意,直袭而来。

面对恐怖的波动,独孤败天和萱萱首当其冲。原先他们手挽手功力相通,时时戒备着那股恐怖的躁动,但现在由于贪恋玉门上的内息波动而放松了警惕使得它趁虚而入。两人如受重锤敲心般全身剧震,头痛欲裂,仿佛有千万支铁钉钉在头上一般。

独孤败天在心中大叫:“啊,我要死了吗?不,我还没有让全大陆的人记住独孤败天这个名字,我不甘心。”

萱萱也是异常难受,她明白这是一种精神攻击,正在攻击着她和独孤败天的神识。如果他们两人坚持不住,就会神识消散,即使躯体完好无损,也只是两个无意识的白痴。

“小白,我也难受的要死,但我们千万要坚持住,说不定躲在暗处的那个该死的家伙也快坚持不住了呢。”

“我知道,我一定要活着出去,生命是属于我自己的,我决不会放弃。”

令人难以抵挡的神识攻击一重接着一重,源源不断的袭向他们。就在两人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玉石门自他们的手掌处传来丝丝的温暖,如荒芜沙漠深处传来的悠悠驼铃,似空旷原野传来的一缕笛音,顿时使两人精神一振。

手掌处越来越热,全身都暖烘烘的,如沐春风般,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通泰,那股阴森恐怖的气息被一扫而光。

萱萱道:“快用心去感觉它。”

两人再次静心凝神,放出神识小心翼翼的捕捉这股温暖力量的脉动。

就在刹那间独孤败天仿佛听见了有如心脏跳动的声音,他知道这就是那股内息的波动,时间在这时静止了,外界的一切感应全部消失,只有那股细微的跳动声。很奇妙的一种感觉,跳动的声音仿佛自千万年前传来,透着无尽的沧桑和倦意。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