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神识感应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两人再次静心凝神,放出神识小心翼翼的捕捉这股温暖力量的脉动。

就在刹那间独孤败天仿佛听见了有如心脏跳动的声音,他知道这就是那股内息的波动,时间在这时静止了,外界的一切感应全部消失,只有那股细微的跳动声。很奇妙的一种感觉,跳动的声音仿佛自千万年前传来,透着无尽的沧桑和倦意。他似乎感觉到了千年前、万年前封印者那饱经沧桑的疲惫身心充满了无力回天的茫然和绝望,玉石的温暖是封印者最后一丝希望所化。接着他的神识仿佛穿越了无数的空间,寒冷、阴暗、毁灭、阳光、希望、憧憬、绝望、欢喜、忧愁……各种各样的心情接踵而来,他的心情也变的喜、怒、哀、乐百味杂陈。

萱萱却是另一翻感受,神识开始捕捉到的那丝细微波动如扬扬洒洒的春雨般润物细无声;接着似万马奔腾般声震大地,再后来犹如惊涛骇浪般席卷天地。她深深的感觉到那是绝代高手的惊天一击,毁天灭地,挡者披靡。绝代高手吸气运气,一气阿成的动作如在她眼前一般,是那样的真真切切,她不由得痴了。

独孤败天缓缓的睁开眼睛,这时萱萱也同时醒来,两人挽在一起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分开了。

“你感觉到了什么?”两人异口同声。

独孤败天道:“我先说吧,我感觉到了封印者的心情,像经历了百年、千年一般,我仿佛穿越了封印者一生的心情。尤其是他最后的那段情绪,是那样的茫然和绝望,仿佛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在那一时刻我和他仿佛相通一般,跨越了千年、万年,最后我们两人重叠在一起。”

萱萱道:“原来如此,一段奇妙的神识修炼。”

“你在说什么?”

“刚才你也许真的经历了他一生的心情,‘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我们所能理解的,但它确确实实发生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你的神识修为有了质的飞跃,提升的幅度难以想象。”

独孤败天道:“不可能吧,我怎么没有一点感觉?”

萱萱大惊:“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的感觉和刚才一模一样?”

“对,根本没有什么变化。没关系,神识修为没有提升又能如何?只要没有倒退就行,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大幅度的提升?”

萱萱完全不顾一个女孩子应有的形象大叫道:“天那,你这个混蛋、猪头、白痴,我简直要嫉妒死你了。刚才我拉着你的手,你我功力相通,那时你和我一样,神识上的修为同属帝级。而刚才我们在用心感应玉门中内息的波动时,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手分开了,分开后你的神识感觉居然还和刚才一样。天那,这跳跃了多少个级别呀!老天不公,要是让我跳跃一个级别,我就达到圣级了。”

独孤败天嘴巴张成O型,最后激动的又叫又跳:“老天,老天,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接着一把抱住了萱萱,“滋”的一声亲在了她的香唇上。

萱萱顿时一阵惊恐,紧接着羞愤交加,“劈劈啪啪”一连抽了独孤败天四、五记耳光。“你这个混蛋、流氓,要死呀?我要杀了你。”说着拔出那把断剑向他刺来。

断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他的心脏刺来。独孤败天知道自己得意忘形,不小心“踢在了老虎屁股上。”

冷森森的剑气自断剑发出,断剑在距他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有如实质般的剑气已经将他的前胸衣衫尽数撕裂。他深深的感觉到下一时刻断剑将刺向他心脏,要是换作以前的他绝对没有如此的感应,会在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一刹那被剑洞穿心脏。然而今非昔比,刚才玉门那短暂的奇遇使他的神识得到了锤炼,有了质的飞跃。强大的帝级神识深深的锁定在断剑运动的轨迹上,身体向旁闪去。虽然神识达到了帝级修为,但身体的实际功力还滞留在普通的一流水平,身体上的动作远远及不上神识的感应。

断剑带着鲜红的一串血花自他的身体内拔出,飞洒的鲜血使萱萱暴怒的心情平静了下来,手中滴血的断剑“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独孤败天如虾米一样弯腰蹲在了地上,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玉石地上清脆有声。

虽然很恼怒独孤败天的贸然侵犯,恨不得将他立即杀死,但看到他这副样子又不忍下手了。

萱萱语音颤抖:“小白,你伤的严重吗?你、你没事吧?”

“我要死了,你那剑深深的刺进了我的心脏。唉,想我一代英才独孤败天竟然命丧于此,心有不甘呀!”

萱萱都带了哭腔:“你死不了,我会救活你的,你一定要坚持住。”说着就要检查他的伤势。

“不用浪费力气了,没用的。没想到最后一吻竟然是死亡之吻,难道这是对冲动的惩罚,对死亡的奖励?天那,那就再惩罚、再奖励我一次吧。萱萱,反正我也要死了,你再给我一个死亡之吻吧,让我在幸福中死去。”

“色狼、流氓、猪头,你这个下流的混蛋竟然敢骗我,我打烂你那张说谎的嘴巴。”说着一把将独孤败天从地上抓起。

“别,萱萱,我可真的受了重伤,你再这样折腾我,我可真的要死了。”

萱萱道:“活该,谁叫你这么坏,要死了还要占人便宜。”

一道深深的伤口出现在独孤败天的右肩头,汩汩的鲜血不断的向外流出。萱萱赶紧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疗伤的药物帮他止血,包扎。看到独孤败天呲牙咧嘴的样子,她感觉很是解气。包扎完毕又在他的左胸上狠狠的捶了一拳,痛的独孤败天直跳脚。

过了好长一会他才平静下来,“萱萱刚才你感觉到了什么?”

“我的感觉很奇怪,我听到了一些声音,不过我感觉那是一个绝代高手行功运气的声音。我仿佛感觉到了一个绝代高手的惊天一击,那一击的威力仿若能够毁天灭地一般。”说着比划起来,两手交叉于胸前,向外推去。“轰”的一声巨响撞在了玉门上,翻涌的气浪将她一下子推出数丈。独孤败天更惨,身子如一根稻草般被抛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包扎过的伤口又渗出丝丝血迹。

“小魔女,你要杀我就明着来吗,何必用这种方式来折磨我。”

“对不起,你误会了。这就是我感觉到的那个招式,我只用了一半可的力气,就有如此的威力,真是太惊人了。”

独孤败天道:“真的,我试试。”说着摆出相同的姿势,两手交叉于胸前向外推去,结果什么反应也没有,连一丝微风都没搅起。

“笨蛋,你急什么,我还没告诉你怎样的运气呢。先气沉丹田,然后气走十二重楼……”

独孤败天按照她说的运气之法去做,随后双手向外一推,“轰”的一声,虽然没有萱萱那般的威力,但也气势惊人,掀起滚滚气浪。

“以你一个一流高手的功力打出这般惊人的一击,足以说明这招的威力之大,很可惜只知道这一招的运气之法,要是通晓整套的心法,那将是怎样的一副情景呢?不过我相信只要勤加揣摩这一招的心法,一定能够推出整套的功法。”说着露出一脸的憧憬。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