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无尽哀意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道:“少在那贪心了,武功岂能只知道模仿人家的,就是你真能够还原出原来的那一整套心法,也不见得适合修炼它。每个人的心性各不相同,真正的高手都会依据自己的心性创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独特武功,从未听说过有哪位高手因修炼他人的武功而超凡入圣。”

萱萱顿时悚然惊醒,望着独孤败天的眼神怪怪的,开口道:“没想到你还能有这番见解,真的谢谢你,我差一点就着了相,坠入下乘。你说的对,武功重在一个悟字,即使真的能得到一篇完整的心法又如何,练到最高境界也不过仅局限于我所看到的那惊天一击,永远不可能超越他。再次谢谢你的提醒,我要走自己的路,创出一套属于我自己的武功。”

“孺子可教也。”

“切,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话声一顿又道:“以我们现在的功力根本无法打开这道玉石门,不要再打它的主意了。走,我们继续前行。”

独孤败天点头同意。

那股恐怖的躁动自从被玉门中那股温暖的力量击退后,就好象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那股恐怖气息的攻击仅限于精神方面,而独孤败天的神识修为有了质的飞跃,此时已不用萱萱拉着他的手保护他前进了。其实他很喜欢被那只温软的小手拉着的感觉,但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说出来。发怒的萱萱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女暴君,说出那样的话简直是杀无赦。

脚步声在白玉通道内发出清脆的回音,除此之外,四周静悄悄的,漫长的通道显得空旷无比。

两人停下身来,想感应一下那股恐怖气息,然而神识什么也没捕捉到。四周是一片死寂,寂静的可怕,一点声音也没有,仿佛陷入了绝对的虚无。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下定决心继续前行。也不知道行了多久,前方豁然开朗,一个白玉大厅赫然出现在两人眼前。大厅墙壁上一幅幅的浮雕栩栩如生,有张牙舞爪的龙;有凶残恐怖的鬼怪;还有圣洁的仙子。浮雕各式各样,千姿百态。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仿若有灵魂一般,似欲破壁而出。

面对那些鬼怪、神龙,独孤败天实在没有胃口看,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仙子猛看,在心里比较着那个最漂亮。

萱萱看到他那副色咪咪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哎呦,你干吗?”

“我们来此,不是为了满足你对着那些美女发花痴的愿望。你看那是什么?”

独孤败天顺着萱萱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大厅的一角有两个黑洞洞的入口,两个入口内漆黑一片,只知道它们垂直向地下延伸,每个入口都有触目惊心的几行血红大字。

其中一个入口的题字是:《恶魔封印》:万魔窟内封群魔,擅入者死。

另一个入口的题字是:《封圣绝印》:大封天下,武圣俱灭,擅入者死。

两个黑洞洞的入口与周围泛着宝光的明珠玉壁显得格格不入。

独孤败天道:“这就是使七大高手受到重创的两个封印入口吗?”

萱萱道:“我想就是这里。”

独孤败天拔出身上的长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大厅的墙壁上挖下一块玉石来。他可没有萱萱那般功力,挖玉石就像切豆腐般容易。他抖手一扔,玉石划着弧线朝其中一个洞口落去。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玉石在距洞口还有三丈远的时候突然遇到一股莫明的阻力,被弹了回来。独孤败天吓得赶紧躲向一旁,“乓”的一声,玉石撞在了大厅的墙壁上。

萱萱道:“这么古怪,让我来试试。”

她也如独孤败天般向其中一个洞口抛了一块玉石,当然贯注的功力不可同日而语。发着耀眼光芒的玉石如闪电般飞向漆黑的洞口,“嘭”玉石超过了三丈处的那道防线,然而却在距洞口两丈处化为飞灰。

这么恐怖的一幕,使两人半晌无语。被萱萱贯以功力的玉石无疑坚如精钢,然而在靠近洞口两丈处便化为飞灰,人的血肉之躯怎能通过呢?即使萱萱有帝级功力护身,她也不敢去冒险,两丈处已如此,谁知一丈处会如何。

正在这时那股恐怖的气息再次出现,但此时它已奈何不了两人。

突然间两人又感到了丝丝的异样,大厅中又出现了几股不同的气息,他们明白这些气息连同那股最恐怖的波动不是被封印者就是封印者遗留下来的力量。

萱萱浑然不将这些气息波动放在心上,因为这些遗留的力量不是被封印就是在封印别的力量,留在外面这一点点根本奈何不了她。

独孤败天却有另一番感受,他感觉有一股力量特别的亲切,仿佛在呼唤他一般,使他不由自主的放开神识去接纳它。那股波动和他的神识如水乳交融般合在一起,仿佛本来就是同源一体。下一刻他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情绪――――无尽的悲哀,内心说不出的难受。

等到萱萱发现他的异样时,他早已泪流满面,但他自己仿若浑然不觉,呆呆的站在那里。

“小白,你怎么了?”

独孤败天浑然没有反应,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

萱萱感觉这个大厅的古怪太多了,一把抓住独孤败天的胳膊,拖着他就往回走。独孤败天如木偶一般任由他拖着走,走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挣开她的小手。

“小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泪流满面呢?”

独孤败天语音沉重道:“刚才的感觉好难过。开始我感觉到了一股亲切的呼唤,接着我和他交融在一起,他是那样的孤单无助,是那样的悲哀,我被那股天下人都负我的悲哀深深的震撼了。我感觉他和我有着莫大的联系,似乎是血肉相连的一种感觉,比在玉门那里的感觉强烈的多。如果说封印藏宝斋的那个人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的话,那么刚才那个悲哀的‘他’就是我自己。”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