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歌舞双绝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待独孤败天醒来时已经中午了,这一觉他睡的甚是香甜。店里的伙计来过几次见他睡的如此香甜,不忍心打扰他,只得将洗漱用具给他放下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独孤败天起来后先漱了漱口,然后擦了把脸。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才想起脸上还戴着一张面具。忙把面具摘下来,仔细的将脸洗了一遍,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戴上它。这张面具现在可是他的护身符,如果没有它,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说不定会从哪跳出个冲动的武林高手将他给“替天行道”了。

昨夜的一切仿佛梦境一般,难道真的是南柯一梦吗?答案显然是否定,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独孤败天走出屋外,深深的吸了口“新鲜”空气,其实早已不新鲜了,此时已到了午时。

他向前院大厅走去,路过萱萱屋子的时候,运足功力仔细的听了一下,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这个小丫头可真懒,到现在了还没有起来。本来还想叫她一起去吃饭,现在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独孤败天径直来到大厅,选了一张没人的桌位坐下。此时虽已是吃饭的时间,但奇怪的是大厅中没有几个人。他要了一碗粥,几个馒头,又点了几个荤素搭配的小菜。本想再要一壶酒,但感觉一个人喝没有意思,便又作罢。

正在这时外街上传来一阵喧哗。

“柳姑娘马上就要过来了。”

“真的吗?”

“我们要见如烟姑娘。”

……

……

……

“不行,我们负责如烟姑娘的安全,绝不允许任何人见她。”

“我们只看一眼。”

……

……

……

接着又是一阵吵嚷声。

独孤败天暗暗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所谓的如烟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带着疑问,他将店小二叫了过来。

“小二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吵闹?”

小二听到独孤败天叫他小二哥,望向他的神怪怪的,但还是耐心的在那里为他解释。

“客官,您真是走运,今天柳如烟姑娘从这里路过,说不定您能够一饱眼福呢。外边的那些人都是等在如烟姑娘的这条必经之路上,准备一睹芳容。”

独孤败天道:“柳如烟是谁?”

小二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有些不相信的说:“客官,您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咱们清风帝国大名鼎鼎的‘歌舞双绝’柳如烟您竟然没听说过?”

“我不是清风帝国的人。”

“哦,原来如此。这也难怪,如烟姑娘虽然在清风帝国家喻户晓,但不知为何,她很少接受他国的邀请出去演出。不过这次您来到我们清风帝国可真的是不虚此行。我跟您说如烟姑娘……”

独孤败天一边吃着饭,一边听店小二在那里“唠叨”。

“如烟姑娘长的那叫一个美,就像仙子下凡一般……”

独孤败天:“哦,原来这么美呀。”

店下二好象打开了话匣子,在那里滔滔不绝。

“客官,您知道她为什么叫歌舞双绝吗?那是在赞美她的歌声和舞技在我们清风帝国无人可比,绝对的无双。”

独孤败天道:“我还以为她的歌舞是天下无双呢。”

店小二道:“我知道您可能不相信,但如烟姑娘的歌声和舞技确实无人能比,您要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一定会相信的。”

“你亲眼看到过,亲耳听到过?”

“没有,但我表哥的叔叔的侄女的丈夫的婶子的小姑子的儿子曾经亲眼看到过,亲耳听到过。据说如烟姑娘的歌声简直是……不是有句话吗,什么‘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

“对,就是这句。虽然好象是在形容曲子,但用来形容她的歌声一点也不为过。他的歌声简直太美妙了,比树上的百灵还要动听……她的舞技更是‘出神入化’……”

独孤败天望着满脸激动的店小二不禁感到好笑,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子竟然让他如此如醉如痴。同时对这个柳如烟也有些好奇起来。

看到独孤败天嘴角的笑意,店小二道:“客官您不要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您听到外边那些人的吵闹声了吧,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曾看到过如烟姑娘的表演,这次得知她将从此路过,特意在这个必经之地等了一上午了。”

“哦?他们曾看到过那个柳如烟的表演?”

“是呀,说起来柳姑娘可真是个天大的好人。去年帝国好多地方都发生了旱灾,她为了救助灾区四处奔波,请那些大商团捐款,还到各大城市义演,筹集资金。当时她曾来到到过离我们这里不太远的烽火城义演,我们小城里好多人都去看了,可惜那时我有事走不开。”说着露出一脸遗憾的神色。

独孤败天笑了笑道:“你今天不就有机会看到她了吗?”

店小二道:“不容易呀,外边有好多的卫队在保护她的安全,不让任何人接近。”

独孤败天怀着愉悦而又好奇的心情终于吃完了他的午饭,擦了擦嘴。一下子摸到了满脸的落腮胡须,这才想起他现在在扮演着一个三十七、八岁壮汉的角色。这才明白为何他刚才叫店小二为小二哥的时候,小二露出古怪的神色。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大汉居然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为哥,确实让人感到奇怪。还好他不是什么江湖人。

独孤败天来到客栈外一看,只见街上人山人海,彻底阻塞了交通,甚至连街道两旁的房上都是人。一群士兵都快被城里的百姓淹没了。这个柳如烟的魅力还真是不小,独孤败天内心不禁也有些期待她赶快出现,看一看这个传奇女子到底怎样?

正在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柳姑娘过来了。”

人群立时骚动起来,人声鼎沸。士兵们赶紧冲出人群,和这些百姓分了开来。只见远处一辆马车正向这里驶来,旁边的卫队比这里要多上好多。

人群开始向前拥挤,此地的士兵赶紧拔出刀剑,同时弓箭手弯弓搭箭。可是人群却没有退却的迹象。局势顿时紧张起来,两方人马大有一触即发大打出手的可能。

正在这时飞奔过来一匹快马,马上是一位年轻的将官,快马如飞而至。

年轻将官离老远就喊:“大家不要冲动,柳姑娘马上就要过来了。她会接见大家的,但请大家将道路让出来,闪到两旁,因为柳姑娘在见完大家后还有急事要赶去开元城。”

紧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下来,人群缓缓闪向道路两旁。那些剑拔弩张的士兵顿时长长的出了口气。

马车终于驶近了,最后停在在众人眼前。

车帘慢慢被打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可爱的小鼻子,红红的嘴唇,一副调皮的样子。独孤败天有些失望,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歌舞双绝”?分明是一个调皮的小丫头吗。

然而众人还是将目光紧紧的盯在车上。正在这时车上又走下一位紫衣女子,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很美,非常的美丽。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眉目如画,白皙的脸颊,挺直可爱的鼻子,红红的嘴唇,确实算的上是一位绝色佳人,足可以与司徒明月和刚开始见到的戴着面具的萱萱有的一拼。

四周鸦雀无声,众人都看直了眼。

独孤败天心中也是异常震撼,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这个美女虽然很美,但比起艳冠天下的李诗毕竟还差了一些,早已见过李诗绝世容颜的独孤败天当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失魂落魄。

毫无疑问,这个美女就是柳如烟,而刚才的那个小丫头一定是她的婢女。

柳如烟缓缓开口道:“首先我要感谢大家对如烟如此盛情。不好意思,让大家在这里久等了。”

人群之中立时发出喊声:“能够见到如烟姑娘的芳容是我们的荣幸。”

柳如烟道:“这次我仅仅从通州城路过,而不为大家演出是有原因的。”话声一顿,接着道:“大家还记得四十年前的那段历史吗?败月帝国挟五十万大军侵犯我国,铁蹄所至,敢有反抗者鸡犬不留。不到一年我清风帝国半壁大好河山沦陷在铁蹄之下,帝国处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是谁在民族危亡之时如彗星般崛起,重整旗鼓,收拾残部?是谁仅以十五万大军破敌三十万?是谁于万军之中取敌帅首级,挟无敌之威大败敌军,尽复我清风帝国大好河山?——是我清风帝国第一城的城主李老将军。”

“李老将军万岁。”

“李老将军万万岁。”

震天的呼喊声响彻小城。

辉煌的历史总能够鼓舞国民的爱国热情,使人们涌起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英雄的作用绝不下于国家的辉煌历史,英雄的传说能够使年轻人的血液沸腾,坚定自己的理想;同样能够使老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国家的辉煌又总是和英雄联系在一起,两者都是民族的骄傲。

待到激动的人群平静下来,柳如烟接着说:“四十年前的那场战争我们赢的并不轻松,帝国死了无数的好儿女。而我们的无敌统帅李老将军也是身负重伤,四十年来时时受着内伤的折磨。有谁知道老将军的爱妻在刺杀敌军统帅时,为了掩护李老将军不幸身亡。这四十年来,老将军在**上时时受着伤痛的折磨,在精神上更是受尽了对亡妻的无尽思念之痛。可是就在昨天老将军突然病危,大家知道老将军病危时的情景吗?老将军躺在病床上喃喃低哼他爱妻生前那些最爱听的歌谣。”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不禁有些哽咽,她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道:“当今圣上得知,派人骑快马传旨,要我连夜赶往开元城为老将军轻唱。”

听到这里众人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哭声一片。

“我们耽误了柳姑娘的时间,我们对不起李老将军呀!”

“呜……祝老将军早日安康。”

“我们是罪人呀。”

……

……

……

士兵们也哭了起来,他们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

独孤败天也是感慨万千。

李老将军在人们的心目中绝对是国家的骄傲,民族的自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英雄的背后总是隐藏着无数的辛酸,外人看到的只是他们头戴光环时的高大形象。有谁会想到荣耀的背后隐藏着这样凄惨的故事呢。

好长时间众人才平静下来,但各个面现戚容。

柳如烟开口道:“今天我只能为大家献一首歌,改日再向大家请罪。”

众人齐喊:“不,我们是罪人,我们对不起李老将军,已经耽误了你的时间。”

柳如烟挥了一下手,众人的声音马上静了下了来。

婉转忧伤的歌声飘荡起来:“每日凋谢的玫瑰皓月离去,碧绿、清新、明亮,宛似白桦林中疯狂的女王……

我微微一笑,她俯身吻我一下并将我的心带走,滚动在蔚蓝的天上!

给它戴上繁星的王冠,并在怀中将它摇荡,在云朵上守护着它,在水面上映出它的形象……

将它放在玫瑰丛中,使它浸透玫瑰花香,毫不动情地将它置于无垠的空旷!

赋予它温和、透明、金黄,当黎明时将它送回我流血的胸膛,我的心像凄凉的宝贝一样,如同睡意朦胧的星星,湿润、芳香……”

马车早已远去,众人还沉浸在歌声之中,一个个泪流满面。

独孤败天的眼睛也有些湿润,李林老将军伤感的故事使他心里有一股酸酸的感觉。而柳如烟那忧伤哀婉的歌声却触动了他内心的情伤,司徒明月那张娇艳的俏脸再次从他的内心深处浮现出来。他深知,这段感情早已随风远逝,但他还是不能忘怀,伊人明艳的娇颜时时在心中浮起,这是他永远的痛。

擦了一下眼角,他转身朝客栈中走去。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