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章 离开通州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道:“不说算了,那你告诉我,大陆的王级高手真的不足二十人吗?”

萱萱笑了笑:“呵呵……那十几人是众所周知的,但隐姓埋名或笑傲红尘的高手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要比已知的多。其实,江湖到处藏龙卧虎,真的很精彩,就看你怎样去面对。”

独孤败天笑道:“我就说吗,江湖是个好玩的地方,怎么样和我去玩吧。你不说,我不说,有谁会知道?”

萱萱笑道:“傻小子,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独孤败天道:“萱萱,你和我说一下武林中高手的名字,还有一些门派的特征,免得到时又闹笑话。”

萱萱道:“大陆上有那么多的门派,我怎么可能一一给你道来呢。不过有些门派你是必须知道的,像汉唐帝国的雾隐峰,这个门派门人武功都很高强,一向以武林安危为己任,说的上是一个正派。门中多女子,男弟子很少。门派中每一代都会出现几个出类拔萃的高手,是以历经千年而不衰,在大陆上享有盛名。”

独孤败天内心中一动,那不是李诗的师门吗,他在心中暗暗记下。

“大陆上拜月教你也要特别注意……”

“还有几个大家族……”

“另外……”

萱萱详细的将江湖的形势对他讲了一遍,独孤败天在心中暗暗记下。

这些可都是经验之谈,对于他这个刚出道的菜鸟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

“对了,萱萱,我还有些话想问你。”

萱萱道:“你这个小子都问了这么多了,真服了你了,还有什么要问的?”

“你先发个誓,不许生气,不许打我。”

萱萱很好奇,究竟是什么问题非要如此呢。当下说道:“好吧,我发誓不生气,不打你。”

“萱萱,你是不是妖怪啊?”

“什么?你这个混蛋,竟敢如此取笑我,看我不……”

“打住,你发过誓了。再有我还没问完呢。”

小丫头一脸怒气的盯着独孤败天,挥了挥粉拳又放了下来。

独孤败天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继续道:“萱萱,想不到你生气的样子这么可爱。其实我想说的是,你才这么大丁点,怎么能练成那么高深的武功呢?不可思议,你说你不是妖怪是什么?再有,你不是曾经说过可以叫你‘误落凡尘’吗,听着就像个妖怪。”

萱萱气恨恨的道:“独孤败天,你说够了没有,你真的让我生气了。第一,你敢说我是妖怪,我要打你十巴掌;第二,你居然说我生气的样子可爱,再打你十巴掌;第三,你竟然那样形容我‘那么大丁点’,又是十巴掌;第四,你是猪脑子,误落凡尘不可以是仙女吗?再记十巴掌。”

独孤败天道:“喂,萱萱,你可发过誓的,你得遵守你的誓言。再说,我也是有些好奇,你年纪比我还要小,这一身功夫到底是怎样练成的?说话难免有些激动,所以……”

萱萱道:“够了,臭小子,你自作聪明,妄想用话套住我,才说了上面那些消遣的话吧。本姑娘不吃这一套。叫你自作聪明,再给你加十巴掌。”

“不行,你别过来,你说话可要算话呀。”

萱萱突然不生气了,笑嘻嘻道:“臭小子,只怪你自己太笨了,想气本小姐?居然想出这么拙劣的一个法子。”

独孤败天道:“你到底遵不遵守你发的誓?”

萱萱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小白———人家真的很生气,你让人家出出气好吗?”

“不行”

“人家是女孩子吗,让着人家一些。”

“那你骂我一顿吧,但不许打我。”

“你真的不让我出气?真的?我发怒了。”

通州城外,一片小树林中“乒乒乓乓……”“哎呦……行了,我受不了了……”

不久林中走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少女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今天真是太高兴了,真是开心。”

接着林中又走出一位,只见这位鼻青脸肿,衣服褶皱,“今天太倒霉了,萱萱你说话不算话。”

“笨蛋,你没听说过女孩子喜欢说反话吗?她们说是的时候就是不是,说不是的时候就是是。”

独孤败天傻傻的道:“哦,我总算明白了。”接着又道:“萱萱你爱我吗?”

“你……”萱萱气的无言以答。

独孤败天道:“我知道一个美若天仙的帝级高手怎么会爱上我这样一个臭小子呢,你肯定不爱我,不过用你们女孩子的话来说就是你爱我,我没说错吧,萱萱,你爱我。呵呵……萱萱爱我。”

“独孤败天,我……你、你是不是还欠揍?”

“怎么?还想揍我?来吧,反正都打了这么多下了,再来几下也无所谓。”

萱萱这次真的拿他没辙了,刚才知道他在开玩笑,想“轻轻的”教训他一顿,结果出手还是有些重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尽管他现在说的话把她气的牙都痒痒,但也不好意思再出手。

独孤败天嘴角露出了笑意,心中想:“终于把你气的无话可说了,哎呦,疼,这代价确实划不来,等老子武功大成了##¥……非要¥#·%·#¥……”

此时正是盛夏季节,天气异常炎热,独孤败天满身都是汗,衣服黏在身上异常难受。反观萱萱,却见她一滴汗也没有。独孤败天不禁大奇,凑身过去,顿时感觉丝丝清凉之气自萱萱身上传来。

“喂,死小白,你站远一点。满身的汗味,臭死了。”

“萱萱,你怎么一滴汗也没有出?我都快热死了。”

“连这都不知道,功力达到王级境界就能够寒暑不侵。”

独孤败天羡慕道:“真是太好了,武功还有这等妙用。萱萱咱们商量一下,你可不可以和在地下宫殿时那样,传一半功力给我……”

“想的美,别做梦了,前边不远处有一条河,你去那里凉快一下吧。”

一条河流如玉带般蜿蜿蜒蜒缓缓流向远方,河水异常清澈,可见鱼儿自由自在的在水中游来游去。光站在河岸边就让人感觉身上凉快了许多。独孤败天穿着衣服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河里,浑身上下顿时感觉凉爽异常。接着在水中游来游去,像个欢快的鱼儿。

萱萱很是羡慕,但她一个女孩子家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到河里去游泳。只得站在岸边用河水将手帕打湿,转过身去将面具摘下来擦了把脸。

独孤败天在水中一边翻着水花一边叫道:“萱萱,干吗那么辛苦,下来游泳吧。”

“你要死呀。”

独孤败天哈哈大笑。

看着河水如此清澈,萱萱确实心动,但有独孤败天在这里,她是说什么也不肯下去的。独孤败天不停的在河里翻着水花,扎着猛子,一会扎进河里,一会冒出头来。他在水中游的甚是高兴,这么热的天气,能够遇见这样一条河流简直是天大的幸福,现在浑身上下凉爽异常,说不出的舒服。

独孤败天又一猛子扎进河里,再次露出水面的时候,手中抓着一条一尺多长的鱼儿。“萱萱,接着。”

鱼儿被抛在岸上后乱跳个不停,萱萱看着不忍,又将鱼儿放入了水中。

看着他在水中如此游戏,她更是羡慕,再也忍不住,开口对独孤败天道:“小白,你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不许到上游去,听到没有?你要是敢到上游去……”说着用手比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独孤败天道:“放心吧,我对未成年少女不感兴趣。”

“你……”

看着萱萱发怒,独孤败天心里直发毛,忙道:“我是说,面对你这样一个仙子一般的少女,我这个凡夫俗子是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的。”

“哼”

萱萱不理他,径直朝上游走去,一小会就消失在了独孤败天的视线中。

见萱萱走远,他跑上岸来,将身上的衣物脱个干净,又将面具摘下来,扔在岸边。再次回到水中,顿时感觉又舒服了许多,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

一直到太阳快落山时,独孤败天才懒洋洋的爬上岸,将衣服穿上。

又过了好长时间萱萱才从上游慢慢的走下来,头发湿湿的。

“小白,我们就此分手吧,你去闯你的江湖,我去那些神秘的所在地玩玩,那个面具就送你了。”

独孤败天满脸委屈道:“什么?萱萱,你这么快就把我甩了?”

萱萱笑嘻嘻道:“对,你这个不听话的家奴我不要了。”

独孤败天道:“萱萱,你真的要走了?咱们再一同走一程吧。”

独孤败天是真的不愿意萱萱走,虽然只和这个迷一样的少女相处了一天多的时间,但他却发现对这个可爱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感觉她是一个调皮的小妹妹,又像是一个可恶的小魔女,还像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忍不住去追求的可爱女子,迷一样的女子。

萱萱道:“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我们不一定顺路。”

独孤败天道:“就是不顺路,我也要跟你一程,就当是我送你一程吧。”

“臭小白,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我什么时候对你差了,你别忘了,每次都是你欺负我。等我武功大成之日,嘿嘿……”

“你武功大成之后又能怎样,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那可说不定。你答应我送你一程了?”

萱萱笑嘻嘻道:“好吧,不过你得给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独孤败天道:“因为你是我闯江湖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还有你偷了我的钱,打过我的脸,骂的我很伤心……”

“停,有第一个理由就行了,还说后边那些干什么。你不说的话,我还忘了,喏,这是你的钱,免的到时你挨饿的时候在背后骂我。”

独孤败天道:“萱萱,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因为我非常佩服你。”

萱萱笑嘻嘻道:“其实也没什么,本人除了天资高外,还遇上了一个名师,武功练成这样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独孤败天道:“我佩服你的是:你的脸皮居然比我还要厚。”

“啊……独孤败天,我要杀了你。”

独孤败天转身就逃,一边跑,一边道:“我说的是真的,以前爷爷总说我的脸皮天下第一厚,无人能敌。当时我还有些沾沾自喜,以为我的脸皮真的是天下无双,谁知遇见你,彻底粉碎了我的自信心。让我慨叹:‘既生天,何生萱’。哎呦……轻点……”

以独孤败天的轻功怎会跑的过萱萱,没跑出多远,就被萱萱揪住了耳朵。

“该死的小白,我知道你是成心气我,哼,你那么愿意作脸皮天下第一厚者,没人会和你挣的。”

“好了,好了,你快放手吧。”

萱萱松手放开了他。

“萱萱,你打算去哪里?”

“我准备去拜月国。”

独孤败天道:“是这样啊,我要去开元城,我们正好有一段路程相同。”

萱萱道:“真的?你去开元城干吗?”

独孤败天先将遇见柳如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既然李林老将军病危,而他又那么有名气,我想一定会有很多江湖豪杰赶往那里,我要去见识一下。”

“臭小子,你是醉翁之意不酒,在乎柳如烟吧。”

“萱萱,你太小看我了,我真的像那种人吗?”

萱萱道:“像。”

“哎,你就那么的没自信,有你这个大美人在我身旁,我会大老远的跑去开元城找柳如烟?”

“少贫嘴。”

独孤败天道:“萱萱,你看太阳都快落山了,不如我们去附近找个人家借宿一晚吧。”

“不必如此,我们可以到附近找个渔民,给他一些钱买下他的小船,然后我们顺流而下,这样可以边走边休息。”

“好主意。”

两人在附近果然找到了一户渔家,独孤败天给了他们十个金币,花双倍的价钱从那对夫妇手中将小船买了下来,夫妇两人很高兴。又给了那对夫妇一些钱,叫他们到附近的的店铺买了酒肉吃食。

两人将小船放下水,随后跃上小船,顺流而下。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晚霞染红了半边天。落日红彤彤,像婴儿红扑扑的脸颊,可亲又可爱,发出柔和的光,将周围的几朵云彩染的一片火红。云边处像镶了金线一般,亮晶晶。

独孤败天和萱萱舒服的躺在小船的甲板上,望着落日的余辉,内心说不出的惬意。小船慢悠悠的顺流而下,河岸两边是开着不知名的野花,阵阵花香传来,另人心旷神怡,水中偶尔有一条鱼儿跳出水面,溅起一朵浪花,衬着远处落日的余辉,说不出的和谐。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