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河中击斗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小船顺流而下,但速度并不是很快。独孤败天到也不着急,一路上不是睡觉就是跳到河里游泳,好不惬意。期间,他曾上过几次岸,买了些吃的东西。如此一连行了两天,这条小河终于汇入一条大运河当中。河面宽阔了许多,但河水反倒不再湍急,平静了许多。

河上逐渐热闹起来,来来往往的船只明显多了很多。在这条大运河上,他的这条小渔船明显寒酸起来,和人家的大客船和货船一比就像漂浮在水上的一根长木。他不得不小心起来,万一被这些大船撞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太阳渐渐西沉,最后消失在地平线,天色暗了下来。月亮升了起来,皎洁的月光照在波动的河面上,宛如大片大片洁白的羽毛。同样的月色却少了一个活泼调皮的萱萱,独孤败天坐在船头,酒喝的甚是没有滋味。少了一个和他斗嘴的人,没想到一下子变的这么冷清。

晚上河中行船比较少,他不担心和人撞船。将衣服脱下,“扑通”一声跳进河里,凉凉的河水顿时让他身心一松,烦闷一扫而空。独孤败天水性很好,可以说是河中泡大的,小镇外那条小河给他童年带来了无穷的欢乐。想到那条小河,一下子就想到了司徒家三兄弟和那一干混混儿朋友,还有他的家人。不知他们怎么样了,他在心里默默念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独孤败天游完泳后感觉浑身清爽,躺在船舱中沉沉睡去。半夜十分,突然“乓“的一声,小船大震,他一下子惊醒过来。赶紧起身穿衣服,还没等他走出船舱,就听外边嚷道:“是哪个杂种的船,挡住了大爷们的去路?”

独孤败天听的心头怒起,明明是他们撞了自己的小船,还如此嚣张,不由得火往上撞。穿好衣服,拿出那张仿制面具戴在脸上,走出舱外。

只见一条大船,横在河中,看意思是要截住他这条小船。船头站了十几人,大多是水手,其中有几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手拿折扇的年轻公子,面白无须,虽然很英俊,但是目光阴冷,嘴唇微薄,一看就知道此人工于心计,属于那种阴险的人物。还有一个背背双抢的高大汉子,满脸的落塞胡须,长相很是凶悍,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显然内功有些根底。另外一人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肋下悬着一口短剑,虽然没有柳如烟那等美艳,但也很俏丽。

独孤败天这副身躯在配上这张面具很是不凡,让人不敢小觑。刚才骂人的正是那个大汉,见独孤败天这副容貌,看起来比他还要强悍,当下语气不由一缓:“呔,那汉子,你的小船为何阻挡我们的去路?”

独孤败天哑着嗓子道:“笑话,河面这么宽,况且我的小船是靠边行驶,我怎么会阻挡了你的船呢?你们撞了我的船,我还没有向你问罪呢。”

大汉道:“你的破船值几个钱,你知道我们的船有多贵吗?撞坏了你赔的起吗?快向大爷们道歉。”

独孤败天暗骂:给你娘的道歉,你做的什么梦?明明是你们不对。真没想到你这么又蠢又笨,连胡搅蛮缠都不会,我刚才还以为你是个人物呢,原来是草包一个。

独孤败天道:“你这个大草包是谁呀?你脑子绣豆了?怎么会说出这种蠢话,如果我拿一锭金子砸烂你那个一蚊不值的榆木脑袋,也算我有理?”

大汉气的哇哇爆叫:“你、你这个长胡子也不打听一下我是谁?我要在你身上刺一百个窟窿。”他却忘了他自己也是一副落腮胡须的样子。

独孤败天现在说话根本没有什么顾忌,“我管你是哪来的草包,你撞了我的船后又骂人就是无理。”

“哇呀呀,气杀我也。”

“气死你活该。”

大汉道:“我要杀了你。”

独孤败天道:“你烦不烦呀,刚才你说过一遍了。”

“真是气死我了。”

“烦,这也说过一遍了。”

大汉怒道:“小子你过来,看大爷怎么教训你。”

“你弱智白痴呀?是你要对付我,干吗要我过去?”

很好笑的一面,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居然站在船头斗嘴架。

船上的水手都被逗笑了。

那个目光阴冷的年轻公子开口道:“师弟不要和他斗嘴了,你过去直接将他拿下。”

大汉恭敬道:“师兄说的是。”

独孤败天没想到这个魁梧的大汉是这个年轻人的师弟,看年龄怎么也不像,给这个年轻人做叔叔到差不多。

“小子,我受不了你了,你受死吧。”说着,那个凶悍的大汉便手持双抢从大船上跳了过来。

独孤败天一看,这个大汉还真不是一般的“卤莽”,就他的那副身躯,从那么远的地方跳到小船上,非把小船砸翻不可,两人都难逃落水厄运。

独孤败天赶紧拿起长桨,冲着空中的大汉就刺了过去。大汉的双抢本来就是那种短枪,怎及得上长桨的长度,在空中无法躲避,被独孤败天重重的刺在了胸膛上。“扑通”一声落在水中。没想到这个大汉还会两下狗刨,又游到了大船的边上,有人赶紧放下绳索将他拉了上去。

大汉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个照面就解决了这个大块头,独孤败天心里感觉很爽。他学着大汉的口气道:“呔,那个汉子,你怎地如此的不禁打,一个照面就跑了,渴了也不用喝河水呀。”

大汉气的又要哇哇爆叫,被那个公子一个眼神就给制止了。

那个公子手摇折扇,冷冷道:“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你聪明的话就别等我过去,自己过来磕头认罪。”

独孤败天学着他的样子,手中轻摇船桨,笑嘻嘻道:“小子,撞了我的船还卖乖。如果你聪明的话就别等我过去,自己过来磕头认罪。”

那个俏丽的女子娇滴滴道:“师兄你还和他废话什么?这个小子油腔滑调,让我去把他擒过来吧。”

独孤败天道:“喂,小美人,我老人家怎么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你别一口一个小子的叫好不好?”

“臭小子等着受死吧。”

“黄毛丫头老子等着你呢。”

年轻公子将手一摆,对着那个俏丽的女子道:“师妹,你不要去,我们用大船撞他,看他过不过来。

独孤败天一听,心道:这个公子果然是个阴险的家伙。独孤败天道:“小辈,既然你们如此想请老夫过去,盛情难却,那我就给你们一个面子吧。准备酒菜,老夫来也。”

那个女子显然受不了他如此说话,大声呵斥道:“你这个死家伙,比我们大几岁,竟敢如此猖狂。”

“我哪里猖狂了,我再猖狂还不是被人家撞了吗?”独孤败天将小船慢慢的划过去,然后飞身一纵向大船上跃去。那个魁梧的大汉一看独孤败天身子也和他刚才一般临空在船的上方,心下恨他刚才的羞辱,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飞身过去,举起双抢就朝独孤败天刺去。

谁知独孤败天是斜飞上船的,等他枪刺过来时,独孤败天突然加速,枪尖刺空在背后。

那个年轻公子道:“朋友报个名吧。”

独孤败天道:“你听好了,我就是清风帝国大名鼎鼎的武圣拓拔天。”

大汉很急噪:“放屁,当今之世哪有什么武圣,拓拔天更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只能怪你孤陋寡闻,你们又是哪几根葱?”

那个少女道:“臭小子,你听好了,那个是我的大师兄陆风。”说着用手指了指年轻的公子,接着道:“我大师兄人称‘逍遥一扇’,你既然是清风帝国的人一定听过大名鼎鼎的遥遥一扇吧?”

“没听说过。”独孤败天说的是实话,他这次从家里出来对大陆武林中的情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萱萱也只是给他说了一些特别厉害的人物,他怎么会听说过“逍遥一扇”呢。

“那我二师兄‘双枪将’马龙你听说过吗?”说着用手一指那个大汉。

独孤败天冲大汉微微露出笑意,大汉以为他听说他的大名,立刻将胸脯挺了起来,摆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

独孤败天很认真的道:“没听说过。”

马龙对他怒目而视。

“你……那你总该听说过白燕子许云吧?”

“许云是谁?你一身白衣,难道是你,但怎么看也不像个燕子。”说着脸上露出一片痴迷的神色。

许云见他满脸痴迷,很不屑,但又很高兴。问道:“你看我像什么?”

“像麻雀。”

“你……我要杀了你。”说着拽出肋间宝剑,朝独孤败天就刺了过来。

如今的独孤败天今非昔比,比刚出家门时不知要厉害多少。要是前两天,以他的身手还真不是许云的对手。但现在他已是一流高手,对付许云这个刚刚接近一流身手的对手当然非常轻松。见她宝剑刺来,他飞身闪过一边,宝剑刺空,未等她握剑的手缩回去,独孤败天深出右手在她的那只手上轻轻的捏了一下。

许云顿时脸泛红霞,恼怒异常,提宝剑想再次扑上,被陆风阻止。

陆风道:“拓拔天,你有种,今天我本打算教训你一下就完了。你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的师弟师妹,今天饶你不得,你就受死吧。”

独孤败天道:“怕你不成,你们这群人骄横跋扈,明明没理,应要胡搅蛮缠,自取其辱。早看你们不顺眼了,来吧。”

对于陆风他可不敢轻视,凭感觉这是一个高手。当下他静心凝神,严阵以待。

陆风一跃来到他的身前,手中折扇当作剑用刺向他的右眼。

独孤败天暗道:果然狠毒,一上来就下这么重的手,毁人眼目,太阴狠了。

折扇带着呼呼的劲风,快如闪电般就到了他眼前。他赶紧仰头闪过,但脚下却不闲着,右腿踢出,左脚单脚独立。陆风赶忙向后退去。

二人一伸手就大体了解了对方的深浅,两人应在伯仲之间,当下都不敢大意。

独孤败天大叫:“小白脸吃我一记霸王神拳,着。”

拳风刚劲,拳还未到拳风已将陆风的头发吹得飘向脑后。陆风将折扇交到左手,深出右手实实的和独孤败天硬碰了一记。

“嘭”

内劲激荡,船身大震。那些水手一个个站立不稳,跌倒在甲板上,更有两个倒霉的家伙掉进了河里。水手们大惊,爬起来便向舱里跑。

独孤败天和陆风各退了三步,平分秋色。

独孤败天暗暗心惊:这个小子看着一副文弱的样子,想不到有此功力。

其实陆风是有苦说不出,他一向以掌力雄厚自傲,谁知独孤败天的拳头比他的手掌还要硬上很多,震的他手掌发麻。如果独孤败天马上再来一记,他绝不敢用手掌接了。

可是就在此时独孤败天的拳头又来了。

陆风暗道不妙,怕什么来什么。他不敢再以手掌硬撼,用他那把钢筋铁骨折扇朝独孤败天的拳头敲来。

独孤败天暗喜,这个小白脸的掌力看来及不上自己的拳头。他早就看出对方的折扇不一般,当下变拳为爪,抓向折扇。

陆风可不敢敢让他抓到折扇,他明白论功力两人不相伯仲,但独孤败天具有先天的优势。他身材魁伟,身强体壮,刚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他吃了暗亏。当下忙将折扇压低朝独孤败天小腹戳去。

独孤败天可真是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阴狠,先是刺眼,然后又戳向自己的小腹。小腹乃丹田所在,被戳上还不全身功力尽废。当下大吼一声:“小白脸,你找死。”说着闪身躲向一旁,紧接着一个又快又狠的旋风腿,朝陆风的面门踢去。

陆风被他一声大吼吓了一跳,折扇没戳上对方的丹田,却见一只大脚朝自己的面门踢来。吓得他赶紧缩颈藏头,堪堪避过这一脚,但已是出了一身冷汗。

独孤败天哈哈大笑:“小子不用和我老人家这没客气,打斗当中不要给我点头作揖。”

陆风气的脸色通红,“姓拓拔的,你少要猖狂,要不是你突然鬼叫,吓了我一跳,我怎会如此狼狈?”

许云在旁边叫道:“长胡子,你好不要脸,竟然使出如此诡计。”

独孤败天冲她一瞪眼:“哪凉快哪呆着去,懒得理你。”

少女气的直跺脚。

“陆风不行就不要找借口,不服气再来。”

陆风道:“拓拔天,这是你逼我的,让你见识一下《飞花飞叶落天功》,你受死吧。”

陆风整个人的气质变了,一股阴冷的气息自他身上发散出来,这股气息以他为中心不断向外波动,独孤败天自心中发出一股深深的寒意。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