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飞花飞叶落天功(上)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暗暗心惊,对方明显练了一门极为厉害的阴寒功夫。他感觉有无数的落叶飞花在眼前飘舞,甚至传来阵阵花香,阴冷的气息更盛。

他赶紧集中精神,不敢有丝毫大意。不是错觉,确实是花瓣在飞舞,花瓣朵朵,片片晶莹剔透,落叶片片,片片璀璨夺目。竟然是冰花雪叶,好厉害的功夫,竟然能够六月飞霜。

独孤败天羡慕不已,心想:要是有如此功夫,老子晚上睡觉一定会舒服很多,此等功夫落在这个小子手上真是可惜了,落在我手上我一定会发挥它应有的用处。

神功有知一定会呜呼哀哉,居然有人在这样打它的主意。

独孤败天道:“陆风,你这是什么功夫?居然能够六月飞霜。”

“哼,你真是见识短浅,如此独特的神功你居然都看不出来。难道你没听说过《飞花飞叶落天功》吗?”

“飞花飞叶到是看出来了,但落天怎么解释?”

陆风大怒:“大陆上谁不知《飞花飞叶落天功》的来历,拓拔天,你不要在此装疯卖傻了。”

独孤败天道:“你不知道我老人家从来不行走江湖吗?一个常年隐居在深山中的人会知道此门功夫?”

陆风好奇的打量他两眼,不屑道:“我说哪里来的狂人呢?居然连《飞花飞叶落天功》都没听说过,原来是一个山野之人。”

许云和马龙都吃过独孤败天的亏,现在听说他刚从大山中出来,讥讽道:“山野匹夫,你真是见识短浅。”

独孤败天根本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继续问道:“难道这个《飞花飞叶落天功》很厉害吗?”

陆风自豪的道:“当然,据说两千年前创此功的那位前辈神功大成,破关而出之日,方圆十里飞花飘叶,他随手一挥,空中大震,居然落下一座天宫。从此《飞花飞叶落天宫》威震大陆,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后来心法失传,流传下来的残缺功法大不如从前。《飞花飞叶落天宫》也变成了《飞花飞叶落天功》,天宫的‘宫’变成了功法的‘功’。”

独孤败天道:“一本残缺功法你也敢拿来现眼?”

陆风大怒:“你这个山野匹夫懂得什么,《飞花飞叶落天功》即使大不如从前,也是当今天下知名武功,你受死吧。”

陆风飞身扑来,气势大胜从前。雪白的手掌晶莹发亮,身体四周“飞花飘叶”。让人有一种错觉,仿佛置身与冬天的花季。

《飞花飞叶落天功》,显然“飞花飘叶”具能伤人。独孤败天不敢大意,静心凝神运起《九转》功法。王霸之气自身体散发出来,凛冽的劲气向四周直逼去,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这股狂野的气息,飞扬跋扈,谁与争雄!

“飞花飘叶”在独孤败天身体三尺之外被阻挡住,不能前进一丝一毫。

转眼间陆风来到了他的眼前,晶莹的玉掌和白玉般的脸颊说不出的妖冶,嘴角带着一丝的冷笑。独孤败天毫无惧色右拳直挥而出。

“乓”

两人掌、拳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这是两人第二次的硬撼,依旧平分秋色,各退三步。

船身大震,凛冽的劲气向四周震荡开去,许云和马龙站立不稳,摇摇晃晃险些跌倒在甲板上,立时脸色大变。他们认为只要《飞花飞叶落天功》一出,独孤败天绝不能幸免,即使不立刻败亡,也要身受重伤。然而事实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内心顿时震撼无比。船舱里水手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厉害的功夫,躲在里面战战兢兢不敢出来。

陆风阴森森道:“拓拔天,你行。难怪如此猖狂,连《飞花飞叶落天功》都不放在眼里,你用的究竟是什么功法?”

独孤败天笑嘻嘻道:“你听好了,老子的神功就是威震大陆,武林同尊,万众景仰,天下无敌,宇内称雄,上天入地惟我独尊的——《九转神功》。怎么样?是不是如雷如雷贯耳、皓月当空,经常听人说起?”

陆风皱了皱眉,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江湖何时曾出现过《九转神功》。按理说这样一套武功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但他就是想不起何时曾出现过这门功法。

“拓拔天,你少在那里胡言乱语。你这门功夫根本不是什么《九转神功》,这样的武功绝不可能默默无名,你既然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

独孤败天道:“实话告诉你吧,这门功夫是我新创的功法,不过还处于小乘阶段。”

陆风、马龙二人哈哈大笑,许云也笑的花枝乱颤。

笑了好长时间,许云才道:“你这个长毛鬼真是大言不惭,就凭你能够创出如此武功?”

“我怎么了,我不够帅吗?反正我不会娶你这样的货色。我不高吗?我看你们师兄妹就像看小矮人一般。我不聪明吗?我对付你们三个人,就像耍猴一般。”

三人的肺都要气炸了,而马龙对独孤败天如此跳跃的思维根本无法适应,傻傻的问道:“师妹,他一点也不帅呀,远没有师兄帅;他也不高呀,和我差不多;他也……”

陆风道:“你给我闭嘴。”

马龙吓得不敢再言语。

陆风道:“多说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看看谁的实力强。”

独孤败天道:“早该如此,来吧,小白脸。”

陆风非常恼怒独孤败天如此称呼他,当下催动功力将《飞花飞叶落天功》催发到极至境界,冰花雪叶漫天飞舞,三丈之内“落英缤纷”。

许云和马龙远远的躲了开去,水手们更是从船舱的上层跑到了下层。

陆风左手折扇被贯注《飞花飞叶落天功》后发出淡淡的毫光,右手掌如白玉般通明。

“拓拔天接招。”声到人到。

独孤败天顿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袭来,炎炎夏日竟然有一股严冬的感觉。

“来的好,霸王神拳,着。”

掌、拳相撞,扇和拳却没有相撞在一起。

陆风的折扇“刷”的一声打了开来,像一把阔刀一般划向独孤败天的咽喉。独孤败天急忙摆头向旁边闪去,躲的稍微慢了一些,一缕断发,飘落在地。

许云拍手叫道:“师兄打的好,下一次切下这个长毛鬼的头颅。”

马龙也叫道:“师兄果然厉害,赶紧杀了这个小子。”

陆风满脸笑意,“拓拔天,你还是认输吧,只要你给我磕三个头,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既往不咎,饶你一命。”

独孤败天向后退了两步,手抚断发处,默然无语。

马龙叫道:“小子,你也怕了?赶紧过来给大爷磕头。”

“放你娘的屁。”独孤败天突然双眼神光外射,“你们三个听好了,今天我一定要你们三个跪下来给我磕头。你们真的让我发怒了,啊……”独孤败天仰天长嚎。

他身上的衣衫突然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澎湃的真气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荡漾开去,漫天的冰花雪叶顿时被倒卷而回。

许云和马龙惊恐异常,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陆风也是心中大为震撼,这种人最为可怕,愈挫愈勇,只要有一口气就一定要拼到最后。望着独孤败天那雄伟的身躯,他忽然有一股如山如岳的感觉,心中顿时泛起了无力感。

他哪里知道,他是被独孤败天那帝级神识威势所慑。尽管他的功力和独孤败天不相上下,但精神方面的修为相差甚远,完全为对方的气势所震慑住了。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他感觉独孤败天浑身上下无丝毫破绽,如巨人般,有一股高山仰止的感觉。

许云和马龙也看出不对来,许云叫道:“师兄,你坚持一下,我去叫师傅。”说着向舱内跑去。

独孤败天带着强大无比的气势向前迈了一步,陆风顿时“蹬”、“蹬”、“蹬”向后退了三步。他内心的感觉真是难受异常,这股无形的压力压的他透不过气来。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一瞬间的功夫,这个大汉的气势攀升到了如此境界。

独孤败天又向前迈了三大步,落在地上的脚步声并不是很大,但听在陆风的耳中却有如闷雷一般。前两步犹如两记铁锤般捶在了陆风的心上,使他心神剧震。当独孤败天的第三步跨出时,他再也忍受不住,张口吐了一口鲜血。独孤败天的第三步落地,陆风也一头倒在了地上。

马龙简直吓得魂飞魄散,小腿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他努力想爬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独孤败天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他,他闭上眼睛,仔细的体会刚才的一切。这是他头一次将神识用于攻击,以气势压人,作到不战而屈。这无疑是他武道的一个进步,但刚才的那场精神较量的确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头脑有些昏涨。他现在的功力才不过普通一流高手水平,但刚才却要为强大的帝级神识提供助力。

他平息了一下内息,缓缓将眼睁开,一个半百老道人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