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冰封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老道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眨眼的工夫,这个小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怎么会突然涌现出这么强大的斗志,一个战败之人何以会变得又自信强大起来,他有何倚仗?

老道带着深深的不安,凝神戒备。空中冰花雪叶漫天飞舞,扬扬洒洒,被皎洁的月光照的晶莹发亮,璀璨夺目。

老道终于出招了,他无法忍受对方气势的不断攀升,他要将这股气势扼杀。他将《飞花飞叶落天功》运至极限,将飞舞的冰花雪叶朝独孤败天逼去。冰花雪叶突然狂暴起来,带着丝丝的破空之声,向独孤败天涌去。

飞舞的冰花雪叶在月光的照射下美丽极了。

冰花朵朵,雪叶片片,在距独孤败天三迟开外,像撞到了一股无形的气墙,再难寸进。

独孤败天突然动了起来,双脚一前一后分开站在地上,双手交叉胸前然后大吼一声向前推去,“《九转》护体,败天一击。”

雄厚的掌力如怒海狂涛一般向老道涌去,老道没有想到独孤败天能够打出这样的狂霸一击。他忙将双手举起,《飞花飞叶落天功》运至极限,朝独孤败天迎去。

“轰”

船身大震,船舱上层被两人雄厚的掌力震的碎裂开来,躲在里面的许云和马龙几人大惊失色,他们没想到独孤败天竟然有如此功力。几个水手从下舱上来观望,一看如此景象吓的惊声大叫,又赶紧躲了回去。

独孤败天和老道两人脚下的甲板成龟裂状,蔓延开去。

这一掌使独孤败天仿佛掉近了冰窖一般,浑身上下都泛着彻骨的寒意。喉头涌上一口鲜血,他强忍着,又悄悄的吞了下去。过了好长时间才开口道:“老道,果然好功夫,我拓拔天佩服至极。”

老道也显得脸色苍白,开口道:“小子,你这招‘败天一击’贫道也是钦佩至极,以你如此功力竟然能够打出如此一击,足以说明此招威力之巨,果然是奇功绝学。加以时日,你必定前途无量。可惜呀,你不会活过今晚,我绝不会给落天宫留下一个潜力无穷的后患,嘿嘿,小子你认命吧。”

独孤败天强打精神笑道:“老杂毛,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还想要我的命?实话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你们要从此路过,故意等在这里取尔等性命,你还敢对我如此大言不惭,真是活腻了。”

老道哈哈大笑道:“小辈,你凭什么口出狂言,死到临头了,还敢在此胡言乱语。”

独孤败天道:“牛鼻子,大爷我凭的是强横的实力。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故意隐瞒实力,所以才让你占了些小便宜。刚才那‘败天一击’才是我的真正实力。”

老道开口道:“即便真如此,你的功力也不过和我在伯仲之间,而我们的船上还有这么多人,只要我和你斗到精疲力竭之时,别人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将你杀掉。”

独孤败天轻蔑的看了一眼许云、马龙和昏迷不醒的陆风三人,冷笑道:“就凭那些饭桶?他们行吗?再说我还有更厉害的神功绝学没用呢。”

许云又气又恨,简直想将独孤败天生吞活剥,偏偏又无话可说。马龙早已让独孤败天吓破了胆,坐在破碎的船舱里一句话也不敢说。

老道顿觉颜面无光,自己这一群人居然让对方一人震住,当下大喊一声:“拓拔天,有什么厉害的功夫你尽管使出来吧,让贫道好好领教一下你的神功绝技。”

独孤败天道:“好,老杂毛,你作好准备。我这一招威力奇大,我怕这一掌下去你会尸骨无存,你可要小心了。”说着双手还是交叉,但不是放在胸前,而是高举过头顶。

老道虽然气的要命,但看到如此架势,不敢大意,静心凝神,准备接招。

“老道你可要小心了,我可要出招了。”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快出吧,贫道接着就是。”

“我可真的要……”独孤败天突然将话顿住,猛的一个翻身,头下脚上朝大运河中跃去。

老道这才知道上当,但为时已晚。等他冲到船边时独孤败天早已跃进了河里,只在河面上留下一朵浪花,早已没了影子。

老道气的咆哮道:“拓拔天,你即使上天入地,早晚有一天贫道也会捉住你的,到那时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许云和马龙望着状若疯子般的师傅一句话也不敢说,战战兢兢的呆在那里。

“你们两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将那些水手叫上来,赶紧操船搜索河面。

“是,师傅。”

一会儿,那些水手哆哆嗦嗦的从下舱爬了上来。

老道怒道:“饭桶,还不快操船搜索河面。”

水手们赶紧掉转船头在附近搜索起来。可是搜索了将近一个时辰却毫无所获,在独孤败天的小船上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马龙道:“师傅,那个小子说不定早就上岸逃了。”

老道骂道:“笨蛋,你动动脑子。今天月光这么明亮,我一直注视着附近的岸边,根本没有看到他上岸,他只有躲在水里才不会被发觉。”

马龙没趣的退到一边。

许云道:“师傅,这个小子一定受了重伤,要不然他绝不会逃,我想他已经没多少力气了,一定是顺流而下了。我们赶紧顺流追下去,一定能够追上他,迟了的话,他就可能上岸了。”

老道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原先以为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虽然顺流,但水速太过缓慢,他要想往下游游去也要花费不少力气,故此认为他没有走远。看来是我错了。快,向下游去搜索。”

正在这时陆风醒了过来,他这次受的伤其实并不算太严重,只是心神受到了攻击,血吐出来以后就无大碍了。这主要是独孤败天功力太浅,要不然帝级的神识攻击怎会如此不济,即使不能立即取他性命,也要他就此痴呆。

刚才老道他们的话他都听到了,忙开口道:“师傅万万不可,正因为这……”

“徒儿你醒过来了,真是吓死为师了。你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不要多说话,安心的养伤吧。”老道显然对这个徒弟刮目相看,另眼对待。

陆风道:“谢谢师傅的关心,我的伤并不严重。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千万不可以向下游追去。”

他师傅和许云同时问道:“为什么?”

“正因为这个小子狡猾无比,他一定会选择一条出乎我们意料的路线逃走,我猜他一定向上游游去了。”

许云拍手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个小子狡猾无比,的确有此可能。”

老道也手捻须髯露出赞许的神色。

当下大船掉头向上游追去。

其实独孤败天并没有离开大船半步。他小时侯玩捉迷藏游戏对“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的地方”体会颇深,深知个中三味。所以他刚跳进水中,便游到了大船的船底,只露半个头在水面,双手牢牢的抓着船底。好在此船上下成梯形,上面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下方有人。其实他想游向别处也不可能,他在船上之时便已是强弩之末,待跳到水里之后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力气。

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老道感应到。默默的运转《九转》功法中的《明王不动》,来化解体内的寒气。但这次他受的伤太重了,最后那‘惊天一击’的盗版‘败天一击’虽然和老道的《飞花飞叶落天功》平分秋色,但他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反冲,使他的内脏严重受损。老道尽管也受到了反冲,但毕竟功深力厚,只是内腹血气翻涌,调息一下就没事了。

船上众人说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在大船向上游方向驶去时,他忙松开双手,奋起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向岸边游去。

他慢慢的爬上岸,艰难的向草丛中走去,仅仅十几步的距离却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刚走进草丛便“乓”的一声摔倒在地。

他的神志渐渐不清,但他不敢就此迷糊过去,使劲咬了一下手指,剧烈的疼痛使那恹恹欲睡的头脑又有了几分清醒,拼着最后的那点力气又运起《明王不动》来。

他的神志终于不再清醒,但《明王不动》已在自行慢慢运转,只是运转的非常缓慢。

慢慢的,他浑身上下结了一层冰,连口鼻都不能够幸免,冰层越来越厚,终于将他的身体冻成了一个大冰块。

独孤败天被冰封了。

若是有人看到在盛夏季节一片绿油油茂密的草丛中居然会有如此大的一个冰块,一定会惊讶的合不上嘴。

天光渐渐放亮,日出东方,又是一个炎炎热日。

草丛中的坚冰被太阳一照射,更显得晶莹剔透。只见冰中一个高大的男子安然的静躺在里面,一点也没有痛苦之色,表情安详,就仿佛睡熟了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冰的颜色慢慢的发生了变化,由晶莹剔透变得如白玉一般,颜色不再透明。里面那个高大男子的外貌也已看不太清,渐渐的,只能看到里边有一条淡淡的人影。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