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白玉寒冰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晶莹剔透的坚冰不知为何变成了洁白色,本来通明剔透,现在却如白玉一般泛着淡淡的晕光。被冰封的独孤败天最后连一丝影子都看不见了。

炎热的天气不能使坚冰有丝毫融化的迹象,而附近花草的茎、叶上却沾满了寒霜。

“驾”、“驾”……

十几匹快马自远方如飞而至。

“大人,战马不行了。再如此跑下去,我们的战马就要累死了。”

“混帐,是几匹战马的性命要紧,还是我们赶时间要紧。如果不能够见到我义父最后一面,我会遗憾终生的。”

马上是几位将官,居首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将军。此人浓眉豹眼,鼻直口方,颏下一缕钢髯,威风凛凛,颇有一股名家大将的风度。虽然着急赶路,但面上并没有惊慌失措的神色。坐下本来颇为神骏的马儿此时显得疲惫不堪,奔行缓慢。

他身后几人也都是英武不凡之辈,一个个都很年轻,都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各个肃穆,面含悲戚之色。

“大人,如果我们再这样下去,马儿迟早会倒毙半路之上,那样更耽误时间,到那时我们就真的无法见到老将军最后一面了。”说着竟然哽咽起来。

“停”那位三十多岁的将军率先下马,“你说的对,如果以我刚才的心态去对敌,一定会输的很惨。这种不顾一切后果的冲动最是要不得,你今天给我上了一课。虽然我很想马上见到我的义父,但这是不现实的。我们原地休息,让马儿到河边去喝水。”

所有的军官都立刻下马,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整齐一致,可见平时训练有素。

这些人将马匹牵到河边,让它们饮水,然后拿出干粮和水壶开始饮食。

“将军,您怎么不吃?”

“唉,我吃不下。”

“那怎么行,一路上您总是这样,你已经消瘦不了少,再这样下去您会坚持不住的。”

“是呀,将军。我们也想立刻见到老将军,没有老将军就没有我门清风帝国,老将军是我们清风帝国所有人的父亲。但是着急也没有用,您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为什么会这样?我义父一生精忠报国,却落得如此下场,一生孤苦。我身为人子,在他病危之时却不能在其身前尽孝,怎不让我伤悲?怎不让我羞愧?我真的是太无用了,为什么没有医治义父病情的办法?”说着这个铁血男儿竟然大哭起来。

“将军他们说的对,老将军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您不可以就此消沉!虽然大陆表面看起来平静异常,各个国家和平相处,但暗流涌动,随时有爆发战争的可能。如果您有个三长两短,清风帝国就危险了。”

“对,将军,您一定要振作!我们就要失去了帝国的战神————老将军。您再如此……”

“将军要振作呀!拜月帝国贼心不死,一直对我国虎视眈眈……”

“将军……”

…………

…………

…………

将军站起身来,道:“大家放心,我李放绝不会只知自怨自艾,未来的帝国还要靠你、靠我,靠我们大家去捍卫。我的眼泪只会在我的亲人、在我的朋友面前流,在敌人面前不是他流血,就是我流血!誓死捍卫帝国!”

“誓死捍卫帝国!”十几人齐声大喊。

“好了,我们上路。”

“将军你看,那边是什么?”

只见河边一片草丛中,一块巨大的白玉石在那里发着淡淡的晕光。

李放顿时显得激动异常,慌忙跑了过去。

只见白玉石周围的花草都已被霜冻,甚至挨着白玉石的几株花草都已经成了冰雕。

众人面面相觑,如此场景太奇异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块白玉石呢?而白玉石为何散发着如此强烈的寒气,将它周围的花草都冰冻了。看起来到像是一个大冰块,但炎炎夏日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冰块呢?即使是冰块,但它也不可能不融化,真是怪事。

李放将手慢慢的伸向白玉石,轻轻的抚摩它,就像抚摩孩子一般,是那样的轻柔。神情显得那样的激动,喃喃道:“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白玉寒冰?难道真的是能够解救我义父那一身疾病的白玉寒冰?老天你真的显灵了吗?真是太好了,哈哈……”说着激动的大笑起来。

“将军,这块玉石能够解救老将军于病危吗?”

李放稳定了一下情绪,道:“不错,如果这真的是传说中的白玉寒冰,我义父就有救了。让我来试它一试。”说着,伸出双掌,运起全身功力朝白玉寒冰拍去。

“乓”

白玉石没有丝毫破损,依旧泛着淡淡的晕光。强烈的掌风将附近的花草摧残了一地。

众人大惊,李放在军中一向以掌力雄厚闻名,如今却连区区一块玉石都没有打碎,怎不让人惊讶。同时明白这块玉石绝非凡品。

李放激动道:“真的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白玉寒冰,你们赶紧将战马牵来,快!但愿时间来的及。”

众人将马匹牵了过来,李放用力将白玉石抱了起来,飞身上马,道:“你们只跟三个人过来,将所有的马匹都牵上,以备中途替换,余下的众人步行前进。”

说着率先打马扬鞭而去,后面三个年轻的将官将所有的马匹牵在一起,紧追其后。大路上扬起无数烟尘。

李放坐下的这匹战马甚是神骏,负着将近三个人的重量,还是奇快如飞。仿佛明白主人内心的焦急,风驰电掣一般向前飞奔。这匹战马奔了将近四十里路终于坚持不住,从耳鼻向外冒血,但速度不减。李放心中大痛,忙将坐骑停住,翻身下马。这匹神骏的战马望了他最后一眼,双目一闭倒地而亡。

李放大悲,眼中热泪滚滚而下。

神驹通灵,为了主人,彻底透支了自己的生命。即便是死前的最后一刻也是速度不减,不断向前飞奔,终于活活累死。

望着战马倒下去的刹那,李放的心都在抽搐。几日几夜的飞奔,这个不会言语的伙伴终于失去了最后的生命。他对马儿充满了愧疚,转身对后面那三个年轻将官道:“你们三人当中留下一个,替我将这匹马葬了。说完抱着白玉石又上了另一匹战马,如飞而去。

三个年轻的将官内心也是一阵悲哀,他们这些当兵的人对马的感情就像对朋友一般,如今眼睁睁的看着神驹活活累死,怎不伤心。

李放一路纵马飞奔,沿途不知累倒下多少匹战马,终于望见了开元城的城门。当最后一匹战马倒地不起时,他抱着白玉寒冰开始在大街上狂奔。路上的行人惊异的望着他,谁见过如此大的白玉石,而且被一个人抱着一路狂奔。终于引来了城中卫兵的注意,几个骑兵向他飞奔追来。

“前方的人站住,我们有话问你。”

李放停身站住,待几个骑兵来到眼前,突然拔身而起,将一名骑兵踹下马,自己飞身而上,纵马狂奔。街上顿时一阵大乱,从没有人敢在清风帝国第一城开元城闹事,因为这里的城主是帝国的英雄李林李老将军。帝国上下无不对他敬若神明,谁会在他的城里撒野。而这个人不仅打了守卫,还枪了他的战马,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李放不理后方的骚动,一路打马飞奔,径直来到了城主府。到了府门前他飞身下马,抱着白玉寒冰一边往里狂奔一边大喊:“任何人不得阻拦,我是李放,我来救我义父来了。”

虽然李放已经离家多年,但大多数人还是认识他的,忙给他头前带路。一路上无人阻拦,径直来到了后院。只见院中站满了人,有头顶官帽的朝中大员、王孙贵族;有身批盔甲的各地城主;有名震一方的各大行会的会长、世家家主;还有形形色色的武林中人。三教九流,各界人士几乎都到齐了。

这些人当中有李放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顾不得上前和他们打招呼,径直向紧闭的房门而去。离房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忧伤而又美妙的轻唱:

“每日凋谢的玫瑰

皓月离去,碧绿、清新、明亮,

宛似白桦林中疯狂的女王……

我微微一笑,她俯身吻我一下

并将我的心带走,滚动在蔚蓝的天上!

给它戴上繁星的王冠,并在怀中将它摇荡,

在云朵上守护着它,在水面上映出它的形象……

将它放在玫瑰丛中,使它浸透玫瑰花香,

毫不动情地将它置于无垠的空旷!

赋予它温和、透明、金黄,

当黎明时将它送回我流血的胸膛,

我的心像凄凉的宝贝一样,

如同睡意朦胧的星星,湿润、芳香……”

李放顿时眼泪婆娑,这不是义父最爱哼唱的几首歌曲之一吗。每当义父思念义母之时便会哼唱这些歌曲,这又是谁在此忧伤的哼唱呢?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