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三章 王战落幕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二人之间真气又开始激荡起来,强烈的劲风使整个前院飞沙走石,烟雾弥漫。

独孤败天深深的震撼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击不是他当日舍身成魔时所达到的境界。他现在终于知道,当日他只初窥王级之境,并没有达到王级的大成之境,这才是真正大成的王级高手。

待劲风停止,沙尘不再飞扬,一切归于平静,一片废墟展现在众人面前。摇摇欲坠的大厅早已倾塌,前院遍地是细沙,再也找不到半块砖石。

杨瑞和李昌两人遥遥相对,胸前都洒满了鲜血,脸色虽然惨白,但眼中的战火却燃越烈。强大无比的气势自两人身上发散开来,铺天盖地一般涌向众人,令人有一股顶礼膜拜的冲动。众人赶紧运功相抗,但功力稍弱之人已经双腿颤抖。最后不得已,带着恋恋不舍的神色跑到众人身后,远远的躲开。

这样的气势对独孤败天并无多大影响,因为他早已达到了帝级神识。

这是一场纯精神的较量,二人不断的提升功力,气势不断攀升。

李昌的气势终于攀升上了最顶点,大喊一声:“妖王七击最后一击,妖法无天。”

同一时间,杨瑞的气势也攀升到了最顶点,大喊道:“大悲神功最后一式,天地同悲。”

紫、白两道光芒自二人手心发出,耀眼的光芒盖过了太阳的光辉,刺的众人双目生疼,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众人明白那是将先天真气自一双肉掌转化后又催发而出的先天剑气,众人之中或许有人达到了先天之境,但仅凭一双肉掌便催发出有如实质般的先天剑气,别说做到,就是想都不敢想。

初窥先天之境,便已位列超一流高手;达到先天之境,便已是超级高手,能够将先天真气发放于体外的,便达到了次王级高手。

王级高手已能够将先天真气转化为先天剑气,催发于体外。克敌杀人于无形,有神鬼莫测之能,这已超出了一般高手的想象范围。

两团先天剑气,有如实质金属相碰一般,在空中撞击后“铿锵”有声,震的人耳骨发麻。撞击时,四下飞散的光芒如炸雷一般,将前院轰的到处是一米多深的大坑,飞沙走石,尘土飞扬。

然而紫白两道剑气还在上下盘旋交锋,“铿锵”之声不绝于耳。飞散的光芒――――先天剑气波及到的范围越来越大,隐隐有向后院蔓延的趋势。

李放看得大急,李府的下人、家眷都住在后院,如果再这样下去,后院的人就危险了。他转脸看向秦安,秦安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后院的人没事,战斗马上结束了。

李放一听,更加紧张,这可是关系到他义父生死的一场战斗。

场上二人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紫、白两道剑气在前院上空不断回旋、冲击,如上山虎遇上了下山虎,云中龙遇上了雾中龙,棋逢对手,势均力敌。

远远望去,前院飞沙走石,尘土飞扬。但在沙尘之上,剑气冲天。一紫一白两道剑气如两条神龙般,怒吼着,咆哮着,仿佛要将空间撕裂,破空而去。

又是一阵“铿锵”之声,而后天地间便一下子静了下来,冲天的剑气刹那间消失,一切归于虚无。

待到烟尘散尽,众人闪目观看,两大王级高手都躺在了地上,遍的都是沙石。

秦安、刘一飞和韩闯三人赶忙飞跃过去,众人随后也围了过去。

杨瑞和李昌二人的嘴角不断向外冒血,胸前的衣襟早已经被染红了,肤色惨白,脸上俱是痛苦之色。

秦安赶紧将杨瑞扶起,“啪、啪……”先点了他身上的几处大穴。然后就地坐下,双掌抵在他背后,帮他运功疗伤。

韩闯也席地而坐,帮李昌运功疗伤。

围观众人除了震惊王级高手的高强武功之外,心中也忐忑不安,不知道这场比武到底是谁赢了。

李放心中更是紧张万分,万一是杨瑞输了的话,待李昌恢复功力后,谁还拦得住他。

这时突然有人开口道:“趁这两个拜月帝国的大魔头无暇分身,我们杀了他们,以免那个李昌伤害李林老将军。”

众人轰然应好,人群蠢蠢欲动。

事情就是这样,凡是有人敢挑头,就会有一些追随者。

站在一旁的刘一飞把眼一瞪,怒道:“哪个人敢上前一步,我刘一飞必取他首级。”

蠢蠢欲动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人的名,树的影,堂堂王级高手发怒,那还了得。况且众人刚刚看完一场王级大战,与王级高手交手无疑是自杀。谁不爱惜生命,挑头的人已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刘一飞接着道:“我清风帝国的习武之人岂能干出那种卑鄙之事,如果我们真的那样做了,全大陆的人都会耻笑我们,说我们技不如人,只会耍阴谋手段。清风帝国的武人是光明磊落的,绝不会趁人之危。

况且杨瑞和李昌两人早有君子协议,他们的事情还没有了结,现在任何人都不能干预。如果有人硬要插上一脚,请先过我这一关。”说着双眼扫向众人。

看了刚才的王级大战,谁还敢上前“领教”,况且刘一飞说的又不是没有道理。

独孤败天心中暗想:这果然是一个强者的世界。如果没有一个王级高手在此坐镇,恐怕败月帝国的两大王级高手就要含恨收场了。身死是小,但死在一帮宵小之手,恐怕死后也不会瞑目。

正在这时秦安和和韩闯分别收功而起。韩闯冲着刘一飞一抱拳道:“多谢刘兄维护之情。”

刘一飞笑道:“你我都几十年的交情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秦安怒道:“你们真的是将清风帝国的脸丢尽了,是谁挑头的?是谁?”

谁还敢应答。

韩闯笑道:“秦兄不必如此,如果事情换作我拜月帝国,今天的事情恐怕也会如此。毕竟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比武,这涉及到一个受人尊敬的将军的生死,拥护、爱戴他的人必定要为他的生死着想。”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下来。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杨瑞和李昌二人纷纷转醒。见二人醒来,三大王级高手纷纷露出喜色。

刘一飞道:“你们两个老家伙怎么年纪越大,火气越盛,到了最后连老命都不要了,竟然施展出那么霸烈的招式。”

韩闯也道:“你们两个老东西是不是嫌命长了?”

杨瑞苦笑道:“我也不想那样呀,可是这个老家伙硬逼着我出手。我如果不施展那一招‘天地同悲’,不被他打成肉泥才怪。”话声一顿接着道:“老家伙你虽然没有输,但你也没有赢我。你可要遵守诺言,不得再向李林老将军寻仇。事情都都过去四十年了,谁对谁错?都是战争的错!他都快八十岁了,恐怕今年都过不去了,你根本不必动手。”

众人一听,杨瑞果然狡猾,竟然耍了个文字游戏。众人当时没太在意他们定的协议,以为只论熟赢,根本没想到平手这种情况,姜还是老的辣呀!

李昌笑道:“你这个老家伙不必这样唠叨了,我要想报仇的话,何必选在你们三人在场时来呢?李林在你们清风帝国受到全国人的尊敬,这样的一个人,我如果真的杀了他,是对是错呢?我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这不是一个人的错,这是战争的错。所以我决定放弃报仇。

只是我咽不下四十年前那口气。四十年前,我千里迢迢赶来报仇,却被你们清风帝国的老一辈王级高得灰溜溜跑回了拜月帝国。而且让我发誓,四十年内不得找李林报仇,你说我咽得下这口气吗?”

秦安道:“哦―――,你这个老家伙咽不下这口气,就盯上了我们三人,想要在我们三人身上一雪当年之耻。有你的,老家伙,怪不得火气那么冲。”

李昌尴尬的笑了笑:“谁叫你们清风帝国的老一辈欺人太甚。还有杨老头,你定的那个狗屁规矩,说什么只要我赢不了你,就不能找李林报仇。你也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咬文嚼字,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伎俩。”

杨瑞尴尬的笑了笑:“所以你将一肚子气都撒在了我身上?我还以为你这个老家伙真的要和我拼老命呢。”

众人大笑。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皆大欢喜。

前院是没地方呆了,众人赶往后院。

独孤败天望着两大高手战后的前院,心神俱醉。一股滔天的豪情自他心中涌起,他强烈的感觉到了心潮的澎湃。他找到了武道的第一个目标,他要尽快达到王级之境。他感觉到血液在沸腾,这是独孤家没落千年的血液在苏醒,这是不败的传承,一股强大无比的信心在他心中涌起。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