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行藏败露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在酒宴上,独孤败天总感觉有人在监视他,虽然他没有刻意运上帝级神识,但他那种出自武人本能的玄妙感觉还是要比一般武人敏锐上许多。他悄悄运起帝级神识,仔细窥探,终于发现了偷窥者,竟然是银髯道人。

独孤败天暗叫不好,这个老家伙居然在他身上看出了端倪。

他暗想:姜果然是老的辣,在这么多人当中居然能够认出自己的真身,老家伙的眼还不是一般的毒。怎么办?趁早逃离?不行,很快就会被他追上。求这里的高手庇护?也不行,跟他们非亲非故。管他娘的,以不变,应万变,过来再说。

过了一会儿慈眉善目的银髯道人果然走了过来,“这位少侠看着有些面熟,我们是否见过?”

独孤败天道:“道长是……”

“贫道银髯。”

“哦,久仰道长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独孤败天在心中暗骂:靠,遇见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老道笑着道:“拓拔天,你不认识我了吗?”

独孤败天道:“道长你认错人了吧,我叫独孤败天。”

旁边的丁平、王子等人也道:“久仰道长大名,今日得见道长仙容,真是荣幸之至。不过,道长你可能真的认错人了,我们这位兄弟确实叫独孤败天,并不是拓拔天。”

“哦?是吗,也许真的是我老眼昏花了。失礼了,独孤少侠对不起……”突然老道伸出右手闪电般抓住了独孤败天的左手。

独孤败天根本没有防备他会来这一手。只觉得被老道攥住的左手疼痛欲折,汗水立刻从额头冒了出来,顺着脸颊大滴大滴的往下淌。他赶紧运起《九转》功法。但手腕上火热的疼痛不减,他功力增加一分,老道的功力也增加一分。

旁边的丁平、刘逸风等人也看出了不对,丁平道:“道长你在干什么?快放手,我兄弟快受不了了。”

周天正等人也道:“道长快松手,有话好说。独孤兄弟如果真的有得罪您之处,您再责罚他也不迟。”

老道冷笑一声道:“拓拔天,到现在了,你还不认帐吗?脸虽然变了,但功法变不了吧。”

独孤败天知道不能善了,心道:好,既然你逼我,我就陪你玩大的。

想到这,他抬脚朝桌子踢去。

“哐当”一声大响,桌子被踢翻在地,“乒乒乓乓”碗碟的碎裂声顿时传遍大厅,满桌的酒菜“唏哩哗啦”洒了一地。

大厅刹那间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独孤败天他们这一桌。

今天的酒宴可不是普通的宴会,是为庆祝李林身体安康、和李昌过节一笔勾销的宴会。此外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不仅有朝中大员、地方城主,还有各行会的会长、武林中的豪杰,最主要的是坐在这里上座的是五个重量级的人物――――五大王级高手。

任何一个王级高手无论走到大陆何出,都不敢有人怠慢。况且今天五大高手齐聚,这可算得上近十年少有的盛会。

而此时竟然有人在这种场合下将一桌酒席掀翻,显然未将众人放在眼里。

银髯老道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堪起来,他显然没有料到独孤败天会来这一手,一下子有些懵了。

李放走了过来,沉着脸道:“是谁打翻的桌子?”

独孤败天道:“是我。”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

李放道:“这位小兄弟,李某可有对不住你之处?”

“没有。”

李放怒道:“那你为何搅扰宴会?”

独孤败天道:“李将军你误会了,搅扰宴会的人不是我,是这位道长。”

银髯老道一听就知道坏了,这个小子太坏了,赶忙开口道:“胡说,明明是你将桌子踢翻的。”

独孤败天道:“是他在李林老将军身体安康的大喜日子里,当着在坐各位英雄的面向我寻仇,浑然没有将身为主人的李将军放在眼里;没有将五大王级高手放在眼里;没有将在坐的各位英雄放在眼里。诸位请看,他想将我的左手捏断。我一时忍不住挣扎起来,才将桌子碰翻。”

众人将目光齐扫向老道的右手,老道刚才慌了神,一直抓着他的手没有放,但只是抓着,并没有用力。此时赶忙将手撒开,众人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独孤败天运起功力,硬逼出一身大汗。众人看了,更是深信不疑。

“这个,这个,不是……”

银髯老道现在的表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李放沉着脸道:“银髯前辈,我尊敬您为前辈,但您也太不给晚辈面子了。您就是不给晚辈面子,也要给上坐的五大高手面子吧。”

银髯老道脸色更加难堪起来。

这时陆风走出人群道:“将军息怒,您确实误会家师了。这个小子明明叫拓拔天,他脸上戴了一层面具,他混进李府欲图谋不轨。我师傅是想揭穿他,才发生了刚才的误会。将军不信的话,可派人揭下他的面具。”

独孤败天心道:这个小子真够毒,不过天算不如人算,这才是老子的真正容貌。只可惜你先入为主,棋差一招。

独孤败天道:“将军,事实胜于雄辩。刚才在座的诸位英雄都看到了银髯道长的所作所为,他自己都已无话可说,但他徒弟却偏偏要站出来歪曲事实。既然如此,就请将军派人来检查我是否戴了面具。”说着将手背在身后。

此时大多数人都已偏向了独孤败天这一边,陆风显然被他弄得措手不及,现在才想起这才有可能是他的真正容貌。

果然,检查之人并没有从独孤败天脸上扒下一层面具来。大厅中嘘声一片,银髯道人师徒四人脸色更显尴尬。

独孤败天道:“各位英雄,他们师徒明明是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里,借故向我寻仇。诸位我是怎么和他们结仇的吗?”

众人早就对他起了好感,大部分人都嚷道:“讲出来。”

尤其是丁平,王飞几人,更是大声嚷道:“讲出来,让天下的英雄评评理。”

独孤败天“慷慨激昂”的将运河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当然不忘加点“作料”,比如油和醋。

众人听得忿忿不平,纷纷出言指责这师徒四人。

陆风道:“诸位,不要听这个小子的胡言乱语,他的确不是好人。现在我才知道这次我们见到的这张脸才是他的真面目,他上次戴了一张面具。他当日正和人密谋今日要来刺杀李林老将军。正好被我们师徒撞破,我师傅出言警告他们不要来此搅闹,并让他们发了誓才放他们离去。不想今日他还是来了,而且还诬陷我们师徒。”

独孤败天大怒:“你胡说八道。”

陆风不慌不忙道:“诸位请想,如果我师傅想杀他的话,他跑的了吗?他又怎会接得下我师傅的一记《飞花飞叶落天功》呢?”

众人开始怀疑起来,有人说道:“对呀,《飞花飞叶落天功》可是天下有名的奇功。怀此功的人如果功力高于对手,打上对手一掌的话绝难幸免,除非由落天宫的人解救。”

众人纷纷将眼光转向独孤败天。

“诸位,我确实没有骗你们,我确实和这个银髯道长对了一掌之后侥幸逃得性命。”

陆风冷笑道:“拓拔天,不,独孤败天,有本事你再和我师傅对上一掌试试看。”

独孤败天道:“,你这个手下败将不敢和我动手,只会鼓动你师傅算什么本事。陆风,我敢发誓如果你敢和我动手,我一定打得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喽。”

众人大笑。

独孤败天又道:“和你师傅动手又有何不可,如果这样就能够说明事实真相,动手又何妨呢。我独孤败天就证明给天下英雄看,我自创的《九转》功法足以克制住《飞花飞叶落天功》,今天就让独孤败天自创的《九转》功法名扬天下吧。”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