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七章 九转之明王不动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我独孤败天就证明给天下英雄看,我自创的《九转》功法足以克制住《飞花飞叶落天功》,今天就让独孤败天自创的《九转》功法名扬天下吧。”

飞扬跋扈为谁雄?

天下风云出我辈。

王图霸业谈笑中。

逍遥载洒红尘路。

谁愿等闲归。

在坐的群雄对于他提到的《九转》功法到没有太在意,一个后生晚辈能够创出什么武功,顶多是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但对于他冲天的豪情却深感敬佩。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敢挑战老一辈的高手,无论成败,光这份勇气就足以让人钦佩。

银髯道人问道:“独孤败天,你在向我挑战吗?”

“如果澄清你们加在我身上的卑劣谎言也算是挑战的话,就请你接受我的挑战吧。”

“好,年轻人果然勇气可嘉,我妖天王很欣赏你。如果你能够接得住银髯的三记《飞花飞叶落天功》,我李昌保你平安无事。”

“多谢前辈。”

独孤败天立刻心中大定。他知道即使接得下银髯道人的《飞花飞叶落天功》,也要身受重伤,到时没有人庇护,难保不遭毒手。

独孤败天冲李放一抱拳,“将军,为证明我的无辜,在下只好斗胆在李府撒野了。若有得罪之处,望请海涵。”

李放本来就对独孤败天心存好感,又有妖天王的承诺,当下对他更感亲切。

“少侠不必客气,大家都是习武之人,不必拘于小节。但有一点,点到即止,不要伤了和气。”

“好,银髯前辈,我们到前院去比武。”

众人又来到了前院,不久前的一场王级大战的战果又浮现在众人眼前。倾塌的大厅,凹凸不平的前院,消融的院墙和化为飞灰的青砖,无不说明曾经的大战是多么的惊人。

望着这惊人的“壮举”,独孤败天内心涌起了滔天的豪情。

天下英雄出吾辈,王图霸业谈笑中。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就应该轰轰烈烈的闯荡一番。如果事事畏首畏尾,还不如就此变个女儿身呢。

独孤败天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战火。

银髯道人与他对面而立,不敢有丝毫松懈之处。他深知这个小子邪门的很,在船上时挨了那么重的一击,两天不见,又生龙活虎的站在了他面前。

两人暗运功力,随时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喊道:“慢,我们有话和独孤兄弟说。”

独孤败天回头一看,是自己刚认识的那几个朋友,他缓步走了过去。

丁平小声道:“兄弟,大哥功夫可能没你好,但江湖阅历还是要比你多一些的。这个老道的《飞花飞叶落天功》你可万万不能用手去接呀,中者毙命。你的功力远逊于他,千万不能为了一时意气而逞能。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当面给道个歉又能怎样?大哥我这些年来丢人的事多了,你这样不算丢人。”

独孤败天很感动,他一直以为丁平是个江湖骗子,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热血的汉子,这个朋友没有白交。

“丁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我真的曾经领教过他的那个《飞花飞叶狗屁功》。当时我都没有事,现在更不惧怕他。”

王飞等人在旁边道:“丁大哥怎么样?我们早就说了独孤兄弟是那种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的真豪杰。明知山有虎,也要往虎山行。”

刘逸风道:“独孤大哥,呆会儿和他动手时,你不要和他对掌,用我这把剑和他过招。虽然不是什么名剑,但也勉强能够削断一般的铜铁,很锋利。”

独孤败天苦笑道:“我还没有创剑招呢,只创了一套还不算成熟的拳法,不过也能够当掌法用。”

“啊……”

众人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样还怎么打。

独孤败天道:“兄弟们放心,我不会有事。呵呵,别忘了,我说过我要让我的名字变成一种信仰,我哪能这么早就挂掉呢。”

独孤败天再次来到场中,此时他内心热乎乎的,他感觉这几个朋友没有白交。

银髯道人压低声音道:“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独孤败天同样小声道:“你个老杂毛真是阴魂不散,我走到哪你追到哪。你以为我怕你,来吧,把你那个什么花呀、叶呀的狗屁功打出来吧。”

“找死。”

老道的气势陡的一变,刹那间,前院充满了一股肃杀之气。周围的温度刹时变的如腊月寒冬一般,让人冷彻心肺。

虽然独孤败天早已领教过这门奇功,但一股深深的寒意还是从体外和内心深处同时升起。

老道的气势与上次不可同日而语,以前的他如果说冷得像一块冰,那么现在的他就像一把冰剑,一把待人而噬的冰剑。

森森彻骨寒意直袭独孤败天,似有形,还无形;似寒气,又像杀意。

《明王不动》与《飞花飞叶落天功》似乎天生相生相克,受到《飞花飞叶落天功》的激发,以《明王不动》为主的《九转》功法自行运转起来。

一丝明悟自独孤败天内心深处升起,宁静致远,淡泊名利。看那花开花落,听那雨打芭蕉,世间荣辱皆忘。

独孤败天站在那里,静静的,一动也不动。在他眼里天地间仿佛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而和谐,微风是柔和的;蓝天白云是幽远的;艳阳是明丽的;就连眼前的群雄都显得那样朴实,甚至银髯道人都显得不再那么可恶。

清静无为正合《明王不动》心法的奥义,他体内的真气如涓涓细流,自丹田至百脉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阴冷的寒气、杀意被一扫而光,全身如沐春风般,神清气爽,身舒体泰。

在场大多数人都感觉到了独孤败天的变化,但究竟哪里发生了变化,却无法捉摸。

五大高手同时动容,独孤败天所散发的气息的变化只有像他们这一级别的高手才能够真真切切的把握到。

一个人的气质居然能够在刹那间发生改变,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身怀两种截然不同的高深内功心法。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不同的心法相互冲撞。除非天纵之资阅两部不同的心法而又超脱于这两部心法。

更让五大高手心惊的是这个青年凝练的精神修为,短短的一刹那,从普普通通的修为升华到了不次于他们的境界。

银髯道人感觉独孤败天整个人逐渐飘渺起来,似披云戴雾一般,他所发出的强大精神攻击刹那间变得无从着力。

明王不动,不动明王。心静,身静,清静无为,宁静致远。

独孤败天有一种错觉,他仿佛已经超脱于这个尘世,无欲,无求,舍心之外别无他物。体内真气运转更加流畅,生生不息而充满活力。

银髯道人越来越心惊,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再是他所认识的独孤败天。上次他和独孤败天打斗时感觉他霸气凛然,充满豪气,给人一种压迫感。而眼前的这个青年是那样的虚无飘渺,让人捉摸不定。

银髯道人知道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忙将《飞花飞叶落天功》催发至极限。整个人变得更加阴冷起来,露在外面的肌肤也变得异常白皙。尤其是一双手掌,晶莹如白玉,泛起了淡淡毫光。

周围空气的温度再次急剧下降,大片大片的冰花雪叶自空中纷纷扬扬,飘舞而下。白莹莹,亮晶晶,绚丽夺目。

围观的群雄有好多人是头一次见识这门奇功,见如此异相,纷纷称奇。

老道大喝一声:“独孤败天,我让你这个目无尊长的小子见识一下落天宫的绝学。落天掌第一式:落英缤纷。”

洁白如玉的手掌带着漫天飞舞的冰花雪叶向独孤败天席卷而去,急速飞舞的冰花雪叶发出丝丝的破空之声。

群雄大惊,这哪里还是绚烂的冰花雪叶,分明是满天飞舞欲夺人性命的暗器。

丁平,周天正等人更是心惊,脸上纷纷变色。

独孤败天大喝道:“明王不动,不动明王,转。”

说着双手掌如画太极一般在空中挥洒起来,纷飞的冰花雪叶如遇阻力般纷纷绕路而过,偏向别处。

待冰花雪叶散去,银髯道人也已如飞而至,晶莹如玉的双掌散发着彻骨的寒意。

独孤败天再次大喝:“明王不动,不动明王掌立于胸前,慢慢迎上老道的落英缤纷。

一个急速前行,一个慢慢迎上。一静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

双掌终于在空中相撞,发出震天大响,飞舞的冰花雪叶顿时向群雄席卷而去。

众人大惊,纷纷运功相抗。待冰花雪叶消弭于无形时,众人闪脸观看。只见独孤败天已经连续向后退了八步,在地上留下一行深深的脚印。脚步所过之处,凡潮湿的地方都已经结冰。

众人大骇,《飞花飞叶落天功》名不虚传,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奇功。同时对独孤败天自创的《九转》功法颇为惊讶。明眼人都已经看出,独孤败天吃亏在功浅力薄。单以功法而言,他自创的功法绝不差于《飞花飞叶落天功》。

《九转》功法竟然能够将《飞花飞叶落天功》的寒气传导于地下,众人大为折服。

一口鲜血涌上了他的喉头,他又生生咽了下去,但是嘴角还是渗出了丝丝血迹。

此时独孤败天身体异常难受,虽然他以《明王不动》为主的《九转》功法卸去了那份刺骨的寒意。但老道那深厚无比的功力他还是没有办法全部卸去,等于生生硬拼了一记。

“啪、啪、啪……”李昌一下一下鼓起掌来,脸上满是赞许之色,道:“《九转》功法果然了得,好一个‘明王不动、转’,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好一个‘明王不动,破’,一往无前,颇具大家风范。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众人无不动容,能得王级高手推崇,《九转》功法顿时身价百倍。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