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让往事飞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什么?前辈,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独孤败天早已从他爷爷的口中知道,他这一生不会平凡,但究竟怎样,谁也说不清。

“我总感觉你这个年轻人有很多秘密,你在故意隐瞒什么。我不相信你的《突飞猛进》神功,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真不太清楚。你放心,我这个人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秘密。”李昌看着独孤败天笑了笑。

独孤败天在心中长出了口气。

李昌又道:“现在的年青人越来越厉害了,真是后生可畏。”

独孤败天道:“您好像身有感触,但绝不是因为我前几天的表现。”

李昌道:“不错,就在前几天我在拜月帝国碰到了一个小姑娘。我看她根骨奇佳,想收她为徒,谁知道……唉,惭愧呀,我竟然被她拔去了几根胡须。”说完一脸羞愧又落寞的神色。

独孤败天一听就知道了,肯定是萱萱,只有这个恐怖又调皮的小魔女会做出这种事情。“前辈说的那个少女,可能、可能是晚辈的朋友。她就是那个样子,在山野长大,根本不懂得武林中的规矩,前辈不要放在心上。”说着他偷偷的看了看李昌的脸色。

李昌道:“她的那些举动,我并不放在心上。让我感叹的是,她小小年纪,功力竟然在我之上,你的这个朋友的确称的上是一个天才。”

“是的,她已经达到了帝级修为。”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李昌不住的感叹,接着又道:“我非常看好你这个年轻人,你将来的成就不会在她之下,好了,我就此告辞了。”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够和前辈相见。他日有成之时,必会去拜月帝国拜望前辈。”

“你我缘分非浅,早晚会再次相见,相信不久你便会名动天下。”

“多谢前辈吉言。”

“哦,对了。你那些朋友还没有走,叫什么丁平、王飞……”

“是的,那是晚辈在李府新交的朋友。”独孤败天内心一阵感动。

“好了,再见。”李昌说着快步走了出去。”

“前辈保重。”

独孤败天对这位前辈高人充满了感激,是他在比武之前给他吃了一定心丸,之后又一直等到他醒来。他慢慢的走下床,来到窗前。其实他这次所受的伤在初步舍身成魔时便彻底被治好了,后来只是身体潜能释放完毕,力竭而已。如今只是腹中有些饥饿。正在这时他看到了院中的一个人,一个异常俊美的青年,这是司徒明月口中的那个刘师兄。

独孤败天内心一片苦涩,他想起了长风镇小树林里司徒明月和他亲昵的动作。想起了司徒明月所说的:“他有理想,有抱负……要在大陆闯出一片天下……”他心中一阵阵刺痛。随后他又一阵阵的自责,为什么?为什么我还不能够忘却月儿,不是发誓再次相见时,要坦然面对吗?

他来到书桌前,提笔写了三封书信。一封是写给李放的,是一封致歉信。大意是:在李府为李放惹来了麻烦,没能够主人设身处地的着想。但有急事,不能够当面致歉,他日定上门请罪。

第二封信是写给丁平、刘逸风等人的。原文是: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相交深浅缘不在于岁月。弟有急事,故匆匆离去,望请海涵。他日相见,定当罚酒三杯,而后把酒言欢。

第三封信,他犹豫了很长时间,但还是提笔写了。原文:月儿,为兄有急事,故匆匆离去。愿你早日艺成,相信不久的将来司徒明月四字响遍大陆武林。

独孤败天本想给柳如烟和珊儿写一封信的,但考虑了一下,最终没有提笔。

独孤败天此时已经走在了开元城外的群山当中,他内心深处五味杂陈,有苦涩、有喜悦、有自豪……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不仅打败了清风帝国的老一辈高手落天宫的银髯道人,还结识了一帮值得一交的朋友,而且遇到了他青梅竹马的月儿,内心百感交集。

他此时有些后悔,暗暗自责。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就这样留书一走了之,对不起李放,对不起那般朋友,也对不起月儿。归根到底他还是放不下司徒明月,初恋为何如此让人难以忘怀。

难忘初恋,因为在那青涩中饱含热情,在那无忧中藏匿童真,在那关爱中深显纯真。

难忘初恋,因为曾经的山盟海誓犹萦于耳,因为过逝的音容笑貌仍现眼前,因为往昔的心有灵犀至今未散。

独孤败天在脑中苦苦的思索自己和司徒明月的这段不成熟的初恋,他想尽快的从脑中将这段苦涩忘却。

他脑中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间便走进了群山深处。眼前古木参天,怪石林立。他心中一动,眼前这个地方明显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所在,是一个绝好的修炼所在。他内心暗暗庆幸,胡乱走,竟然到了这样一个地方。

他抛开脑中那些无奈,开始思索起眼前的事情。他要提高功力,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清风帝国的“名人”,而实际功力却与之不相符,他要尽快的提升上去。

然而在这片森林中转了一圈,他始终不能够静下心来,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司徒明月的影子。他努力想别的事情来使自己忘却她。我走向江湖为的是什么?是为了追求力量的极限?是为了独孤家的再次复兴?是为了武,是为了武道涅槃,堪破生死?是为了统一大陆?都不是,是一种直觉,直觉告诉我要到江湖来,先使自己强大起来,有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到底是什么?

唉,人的烦恼为什么这么多,小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真是让人怀念啊!

直觉告诉他,他和司徒明月的这段恋情应该尽早结束,他开始反思。

“月儿要离开我了,扪心自问,我还爱她。我希望她过得幸福快乐,希望她跟真正她所爱的人在一起,绝不会阻止。只是不知道她那个刘师兄的人品如何,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际遇,既然她有了这样的选择,她就应该有勇气去面对未知的将来。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我不是一只放不下她吗?”

他突然想起了一首小诗:

爱不是占有

你喜欢月亮

不可能把月亮拿下来放在脸盆里

但月亮的光芒仍可照进你的房间

爱一个人

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拥有

让爱人成为生命里的永恒回忆

“既然这段感情从理智上说应该结束,那么就让它到此为止吧,连永恒的回忆都不要留下。

让往事飞!”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