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章 雾隐峰门人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喂,老骗子,我送你上去。”独孤败天笑着向他走去。

老骗子吓得一把抱住了司徒皓月,道:“不!皓月兄弟会带我上去的,不麻烦你了。”最终老骗子被司徒皓月背着飞上了峭壁上方,当他们上来时绝色少女又已无了踪影。峭壁下最少有一半人无功而返,上来的群雄继续前进。

雾隐峰顶不愧为古仙人遗址,亭台楼阁,奇花异草,小桥流水,仙鹤飞舞……让人疑在梦中。

负责接待群雄的雾隐峰弟子男的英俊,女的娇艳,一个个如金童玉女一般,惹得那些青年侠士和女侠们频频向他们注目。

“这位少侠可是独孤败天?”一个俊美的雾隐峰男弟子在独孤败天身后叫道。独孤败天回头看了看他道:“我们认识吗?我不记得曾经见过你。”

“独孤公子当然不会认识我,事实上自我学艺以来还未曾下过雾隐锋,但这一个月以来独孤公子名动清风,即使在雾隐峰也常闻公子大名,故此小弟和几位师兄想结识一下公子。”

独孤败天心中暗道:“想结识我?想结识我这个‘假冒伪劣’的李诗表哥吧。”不过他口上却道:“雾隐缝乃汉唐帝国武学圣地,门人弟子无不是人中英杰。兄台和我结交,那我可真是高攀了。”

“不不,是我高攀了。小弟郑清,以后还望独孤兄弟多多关照。这些都是独孤公子的朋友吗?”

“对,这些都是我的朋友。”独孤败天一一为他介绍,众人又是一番客气。

郑清道:“独孤兄弟,我的几个师兄也想结识你一下。”

独孤败天笑道:“雾隐峰高徒想和我结交,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只是此时战天精元大会就要开始了……”说着露出为难的神色。

“呵呵……没有关系,大会开始不会涉及到实质性内容,先请几位前辈说几句话,然后才讨论精元石的归属问题。”

独孤败天笑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接着他又向司徒三兄弟和老骗子三人交代了几句便随郑清向不远处的一所精舍走去。

精舍附近有不少的翠竹,显得这里格外清静悠远。屋中坐着三个年轻人,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岁之间。他们见独孤败天进来赶紧站了起来,热情的道:“这是独孤兄弟吗?”

独孤败天道:“在下独孤败天。”

“独孤兄弟一表人材果然人中之龙,快快请坐。”

郑清赶忙过来介绍:“这是我的大师兄张一平。”说着一指居中的那个年轻人。“这是我的五师兄刘文远,这是我的六师兄肖亮。”说着他又指了指另外两个年轻人。

张一平个子不算太高,中等身材,看看起来非常的英挺,一双虎目神光湛湛,一看就是个高手。独孤败天暗暗吃惊,他隐隐觉得这个年轻人修为在他之上。刘文远身材比较高大,只比独孤败天矮了一点点,给人一种压迫感,身上散发着一种慑人的气势。肖亮看起来比较文静,和大多数雾隐峰男弟子一样比较俊美,像个书生。

几个人相互客气了一番后张一平道:“我听几个巡山的师妹说独孤兄弟是李诗师妹的表哥,这是真的吗?”

独孤败天心道:“来了,不过也太快,太直接了吧。”嘴上道:“不错,李诗是我的一个远方表妹,我们两家又是世交,所以比亲兄妹还要亲。

张一平笑道:“这样说来,我们更加亲近了。”话声一顿又道:“李诗师妹天纵之资,在众多门人弟子中武功修为最为高深,实乃我雾隐峰百年来最杰出的弟子。而且又有独孤兄弟这样的表兄,以后在江湖行走必然能够大振我雾隐峰之威。”

独孤败天笑道:“张兄这样说让小弟羞愧的快无地自容了,天下谁不知雾隐峰乃汉唐武学圣地,谁不敬仰,区区一个独孤败天何足挂齿。”

“独孤兄太谦虚了。”

“听张兄说我的表妹功力很高,我真的感到很奇怪。她从小娇生惯养,吃不得半点苦,即使长大后每次到我家去也是一副娇娇女的模样,就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她这样还能够修得一身高深武功,张兄一定是在我面前为她说好话。”他边说边边观察几人的神色,刘文远和郑清明显露出关注的神色,而张一平和肖亮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独孤败天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暗暗做了计较:刘文远和郑清远没有张一平和肖亮沉稳,心志不够坚定,可以好好“结交”。张一平如此在他意料之中,肖亮的表现却出乎他的意料,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独孤败天有一种直觉,这个人不像外表那么简单,使他有一点反感。

张一平道:“没想到李诗师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在山上她生活特别朴素,总是勤修苦练武功,也许只有在亲人面前才有那种表现吧。她的武功在同辈中确实已稳居第一,就连我们的大师兄都要差她半筹。”

独孤败天笑道:“张兄就不必为她说好话了。前不久她到我家那次,我还跟她比划过几招呢,功力虽然不弱,但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结果我不小心伤了她,她一气之下便不告而辞,害得我们一家为她担心了还一阵子。”

刘文远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前些阵子李诗师妹从山下回来那几天闷闷不乐,还说该死的‘什么天’……”说到这里他赶紧住口,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独孤败天。郑清道:“独孤兄弟有所不知,李师妹自幼得师辈们喜爱。长老们不惜牺牲自身功力隔段时间就会用封功**封住她一部分功力,这样她修炼起来就会压力重重。但一旦她突破长老们的封功**,她的功力就会突飞猛进到另一个层次。我猜想那段时间李师妹一定又被长老们封闭了一部分功力,还没有突破那个限制,所以……”

郑清突然意识到这样说有可能惹独孤败天不高兴,忙改口道:“当然独孤兄乃人中之龙,赢了李师妹也很正常。”

独孤败天心中暗道:原来李诗当日被封住了部分功力,加之这次突破了门中长老的封功**,功力突飞猛进到另一个层次,难怪前后给人的感觉有天壤之别。他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李诗表妹说我其实根本赢不了她。”

正在这时一直未开口的肖亮突然道:“独孤兄是清风帝国人吗?”

听他这么问,独孤败天的心就是一跳,“不错。”

肖亮又道:“独孤兄武功修为如此高深,想必家中长辈必非无名之辈,但从未曾听说过清风帝国哪个世家复姓独孤啊?”

“唉,此事涉及到家中的一些**,我不好多说。我只能说我家现在已脱离江湖,算不得武林人了。”

肖亮脸上充满歉意,道:“独孤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探。”

“呵呵……没关系,谁没有好奇心。”独孤败天又笑道:“我这个表妹心高气傲,我常笑她,像她这么清高,对谁都看不上眼,到最后难免成为一个老姑娘独守终身。”他看四人都微微露出关注的神色,继续道:“现在我放心了,雾隐峰人杰地灵,竟然有几位兄台这许人物,我想表妹一定会有选择的。”说完“满含深意”看了四人几眼。

张一平笑道:“独孤公子说笑了,李师妹怎么会看上我们呢。”

刘文远道:“最起码大师兄就比我们强。”独孤败天注意到在说刘文远说到他们的大师兄时肖亮眼中精光一闪。

郑清道:“不怕独孤兄弟笑话,山上许多师兄都对李师妹颇有……颇有好感。”说完脸一下子红了。

独孤败天哈哈一笑,道:“今日和几位兄台相见之后,深感相见恨晚。我发自内心的感觉有一种亲切感,感觉和几位特别投缘,我有什么说什么,几位对李诗表妹印象应该不错。”说着他瞧了瞧几人,心道:“妈的,岂止印象不错,好的都要快上天了。”他接着又道:“我是他表哥,虽然她有时难免和我耍些小性子,但我说的话她还是参考的。我非常希望表妹能够有一个好的归宿,希望几位兄台莫要使我失望。”独孤败天如此露骨的表示,屋中几人哪能不明白,心里虽然非常高兴,却不显现出来,只是面上不住的恭维独孤败天。

独孤败天心道:“妈的,反正是空头支票,你们高兴吧。嘿嘿……‘李诗表妹’对不住。”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